第四百八十四章 归来

    已经阔别了好几年的崔敬平这会儿早已经与当初四年多年前不一样了,整个人英挺而又稳重了许多。这几年聂秋染虽然时常知道崔敬平的消息,甚至知道得比崔薇多得多,也常听罗玄捎来他的变化,可那些只是听说而已,远不如此时亲眼见到时的真实。

    当初崔敬平因为与秦淑玉的婚事,深受许氏挫磨侮辱,含恨带怨之下,与聂秋染谈过话,这才毅然决然离开京城,前往西凉投军。这些年来他不要命一般,每回战事都往前冲,倒也很快积累了功绩。

    罗玄这厮当初做为监军前往西凉,很快便站稳了脚跟,这家伙心肠狠辣不说,而且手段百出,手下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很快将西凉控制了起来,发展出不少的地痞势力。这些势力是前世时的聂秋染一开始所看不上的,但他其实前世还是险些吃了这些人的亏,罗玄这家伙确实有法子,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总之是很快把西凉的势力掌握到了自己手中,依着前世时聂秋染对他的了解,应该是用了一定阴私手段的,有了罗玄背地里的帮助,再加上崔敬平自己的努力与拼命,因此这些年崔敬平的名声在京中不显,可其实在西凉那边,却是人人皆知了。

    “妹妹这些年还好吧?”崔敬平笑了笑,隐约还能从他的笑容中看得出来一些以前的影子,但整个人气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像以前笑起来时憨厚中带着一丝稚气。如今就是笑起来,也给人一种沉稳之感,罗玄在一边听着这话也笑,与聂秋染两人相互交换了个眼色,都极有默契的决定暂时不将聂娇的事儿说出来。

    “都好,就是担心着你而已。”聂秋染说了这最后一句家常,便立即将话题给转了:“这一趟正德帝下旨让人带兵进京擒我,你可是带了多少人回来?”

    罗玄一听到这儿,忍不住想笑。正德帝以前的心腹手下早被当初的太子借着他的手除了大半了。西凉中忠于正德帝的将领大小等几乎现在肚里都吞着他特地让人准备的蛊虫,如今一家老小性命都捏在他手中,就是愿意为正德帝卖命尽忠的,这会儿都早到了地下先行一步等着皇帝老儿了,偏聂秋染要自己等来等去,直接一刀将他了结了。那不知方便了多少倍,偏偏要让崔敬平带兵进京来。

    聂秋染一看罗玄的笑意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们三人中,罗玄是手段最毒辣,心肠最狠最残忍,且又刁钻古怪的。为人做事只图痛快,不管结果。上一世的罗玄因为这性格虽然活得痛快,可也没少惹麻烦,使得不少人背地里恨他入骨,可以说罗玄行事虽然全凭一已喜好,手段也直接令人害怕,但其实做事仍是不免太过霸道刚烈。崔敬平经过这几年淬炼,倒是沉稳了几分。是个只要交待了他事情,便能老实办好的。初一看这样的人并无长处,可实则崔敬平这样的人极容易跟人相处,而聂秋染在三人中那是心思最细腻的一个,若三人组在一起,可以说是搭配得刚刚好。

    “聂大哥之前已经带了消息,所以我这一趟只带了五万人左右。”西凉总共有大军三十万人,只是有二十来万人马根本不是崔敬平这几年的根基便能指挥得动的,一些将领虽然吞了罗玄喂的蛊虫,但其实心里对于罗玄是很痛恨的,表面就算是服气,心里也肯定是恨极。如今聂秋染要做的事儿无异于逼宫一般,如此重要,自然不敢随意什么人都能拉过来,所以崔敬平也知道事情严重,因此只带了自己这些年尽力拉拢的人而已。

    “五万人,那也已经够了。”聂秋染笑了起来,拍了拍崔敬平的肩:“如今京里头皇帝最多也就能集合两万人,若是再策反一番,恐怕真正对他忠心不二的,便也只得一万人左右,这些已经足够了。”正德帝当初高高在上,不将自己这些人当人看,如今一说到要将皇帝掀下马,不止是聂秋染,就连崔敬平眼中也露出腥红之色来,罗玄更是将腰侧一柄弯刀取了下来,在手中扔着转成了一圈儿,脸上露出戾气,迫不及待道:“聂大哥,此时赶紧进宫吧!我倒是想看看这皇帝看到咱们时,该是何等表情!敢将我送给姐姐的房子收回去,我要他死了也没房可住!”语气阴森可怖,眼中凶光闪烁。

    聂秋染有些无语的看了他这满脸嗜血之色的神情一眼,想了想反正自己等人此时只要太子上位,正德帝下台,再将太子控制在手中,往后再迫使他让位,将大庆朝这两个野心勃勃的父子给端了就行,至于老皇帝是个什么下场,聂秋染还真不想管,也由得他开心去了,反正天公不作美,谁让大庆朝遭了这番劫难,皇帝又高高在上惯了,当初做事不留后果,以为人人都是他掌在手中玩耍的泥人儿,却不知如今泥人儿也该有几分土性,反正是个该死的,罗玄要喜欢,扔给他玩儿就是了。

    几人商议一定,外头崔敬平随后而来的下属也跟着进了城来,崔敬平一路领人入京,自然不可能让人就穿着一队官兵衣裳而来,因此众人来到时,个个都穿着青布衣裳为。大约半刻钟后,这些散于四处的人按照早已经约定好了的口号,先后来到了京城之外,得了命令之后,陆续混入京中。

    那守城的士兵看到一时间有大量人马涌进京中来,虽然也吓了一跳,但却没有胆子去拦,心中也没有觉得诧异,更没有多想,只当是又从哪儿来的灾民,如今到了京中而已,因此只例行公事般朝上头回报了一声,便将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此时正德帝在宫中正数着时间,焦急如火。他早在几个月前便已经派了人前去西凉征调兵马回京护驾。可是如今好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聂秋染都回到了京中,护驾的人马却是到如今尚未出现。这会儿聂秋染的名声越大,崔氏又没有如正德帝所想一般被自己掌在手中,反倒是打草惊蛇,引得聂秋染此时竟然连他召唤都不进宫中前来,果然狼子野心,早已经谋划多时了。

    正德帝一想到这些,心里便十分痛恨。以往能让他身心舒畅的美酒佳人到这会儿也令他烦燥了起来。顾宁溪过来时正德帝自己一个人缩在椅子中,目光呆滞,苏全上次被打之后连伤也不敢养,便已经开始当值,不知是不是留下了后患,如今站得久了。浑身都觉得难受,见到外头的小太监儿使眼色时,苏全出去了一趟,这才进来小心翼翼道:“皇上,静妃来了。”不知道一时间是不是将心思放到聂秋染身上久了,好半晌之后正德帝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这静妃是谁。还是苏全看着头疼,才小声又多提了一句:“顾娘娘来了。”

    顾宁溪早在前两个月时侍候得皇上舒坦了。得了个静妃的封号,虽然还不是四妃之一,但她却可以说是最近宫中最为受宠的女人。若是国泰民安时,正德帝少不了还有闲心与这些女人**说爱,但现在是什么时候,多事之秋!那些贱民险些吵着要将他的皇宫给掀了,正德帝现在哪儿有心思去想那些风花雪月。想也不想便挥了挥手:“让她滚!朕不见!”正德帝本来气恨的说完这话,接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间眼睛亮了起来,连忙又改了主意:“将她给带进来。”

    皇帝的脸,可真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苏全心里腹议着,表面却不敢说出来,答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不多时顾宁馨穿着一身湘妃色长裙,外头只着淡紫披帛,连大氅也未着一件,娉婷婀娜的走了进来。

    “爱妃。”没等顾宁馨行礼,正德帝便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伸手将顾宁溪拉了起来,欢喜道:“朕如今有一事想让爱妃为朕分忧,不知爱妃可愿意?”

    “自然愿为皇上代劳。”顾宁溪本来自己浑身已经冰凉,但正德帝已经松弛的手将她给拉住时,那掌心的温度依旧令她激伶伶的打了个冷颤。正德帝一听她这话,顿时便笑了起来:“爱妃果然深明大义!我曾听说爱妃之前心悦聂秋染,如今若是我想让爱妃替我做说客,让他进宫一趟,爱妃可有把握?”正德帝事实上是想直接让顾宁溪使出美色,看能不能哄得聂秋染进宫一趟,但他身为帝王,这样的话自然不好多说,只能隐晦提了一番。

    顾宁溪心头倒是千肯万肯,若是真让她来选择,嫁给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儿,往后三四十年都要守活寡,倒不如嫁给聂秋染,至少聂秋染如今有势有地位。可惜她不敢!罗玄那大贼人,不知何时竟然给她下了毒,每月总有那么几天,生不如死,好似骨头中有虫子钻来钻去一般,必须要他给自己解药才成,顾宁溪虽然想要地位也对聂秋染不甘心,不过她更爱惜的是自己的小命,这会儿听到正德帝说出这样的话,其实她自己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了,若是没有她身体里的毒,倒是应了也无妨,可如今她怎么敢去跟罗玄那厉鬼一般凶狠可怕的人做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今天继续四更,亲们~行行好,求求求求求小粉票~~~~~

    感谢:书魂入雪梦、lh720118、丑面人、欣欣虫、水墨颜、花家露水、kidmeteor、baiyishang、女流氓万岁、110418191302、我爱天天我儿、datoumei、我爱我的月神、紫晶果子、一笑姚、熱戀^^、喜欢你的人喜欢你的书、蒂努薇尔、宮千絕、花家露水、joyzhang2012、紫衣霓裳、猪猪6224、wang然、反反復複、加菲G、念荷、水清浅oo0、flameslion、513205014578、woshiivy、老虎不怕猫吗?、xueyaohao、漫敏、木悠悠然、木星系、杨晔、镜子一面、090807124404422、wang然、vannias、gracehe、cc889、身未动心~~、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熱戀^^、木悠悠然、zhuxyhh01、蓝色焰尾狐、srrsrg、感谢亲们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猫子咪、美味书虫、感谢亲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雲隨風飄渺、感谢亲打赏的香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8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八十四章 归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84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八十四章 归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