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逼宫

    “怎么,爱妃不愿意?”正德帝有些不满了起来,刚想站起身来,阴沉着一张脸要发火,外间却突然间传来了一阵笑声,接着一阵寂静之后,几道人影出现在了朱红色的宫殿门外:“皇上若是想要见臣,又何必为难一个妇孺之辈呢?皇上有此雅量,臣可不敢受此大恩!”聂秋染似笑非笑的迈进了殿中来,身后一大堆穿着青色衣裳的人一下子就涌了进殿中来,正德帝吓了一跳,连忙站起了身来:“你们想要干什么?”

    这些人根本不理睬他,极快的将殿中的内侍与宫人全部都反剪了双臂拿了下来,正德帝当了二十年皇帝,威风凛凛了一辈子,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情况,顿时吓得脸色都变了,一旁顾宁溪看到聂秋染时,眼中露出了迷醉之色,只是她在看到似笑非笑站在聂秋染身边的罗玄时,她打了个激伶,眼里仅剩的最后一丝不甘一下子都被吓得烟消云散了。

    宫里这会儿安静得如同一座死城一般,照理来说诺大的皇宫,便是除去后宫之外,外殿之中甚至该有期门与羽林两支专属于皇帝护卫的士兵在,可这会儿一个人影也看不到。正德帝不管平日里多威风,多么高高在上,看着这些凶神恶煞的人冲进殿中时,他还是慌了:“聂秋染,莫非你想弑君不成?你可别忘了,我可是皇帝,我还有西凉大军在,如今这些人恐怕也近京中了,若是你们识相的,便走吧退去,我便当今日这事儿没有发生过了。”

    没等聂秋染开口,罗玄一听到这话已经仰头肆无忌惮笑了起来:“你唬谁?西凉大军?接近京中?就是接近京中了,我先送皇上一程。就是大军到来,岂不也是回天乏术?”他本来长相便阴柔俊美,这会儿一笑虽然眼中血光闪烁,但却给他另添几分邪气的美感来。正德帝一眼便认出了罗玄,心头不由暗骂太子刘乾招了恶虎进门,心中又气又恨,却是希望今日能将聂秋染等人哄着了,等到大军到来之时再与他们另做打算才是。

    可这会儿听到罗玄这样一说,皇帝心里着急不说。而且还窝火,其实心里真怕罗玄会这样做,可一时间又说不出什么让他们不要杀自己的话来,只能出口威胁了:“朕乃皇帝,你们若敢行此大事。天下百姓悠悠众口,你堵得着么?”

    “堵不着就全杀了!”罗玄懒得跟他多说,一边将自己的短刀抽了出来,一边伸手在刀刃上抚了抚,才满脸戾气道:“反正到时你一个死人了,还管那么多做什么!”

    “你!”正德帝气得脸色惨白,胸膛起伏着说不出话来。

    看着罗玄三言两语的将皇帝气得要死。聂秋染忍不住笑了起为。罗玄这家伙气死人不偿命,那表情那神态,实在让与他作对的人心头不是个滋味儿,上一世聂秋染替正德帝做事儿。可是领教了他这一招儿不少时间的,如今换了个受害人,他反倒是自己这一方的了,看着才知道心头有多爽快。

    “皇上也不必等什么大军了。西凉军中已经来了五万人,不过如今已经跟百姓们一块儿入了宫中。请皇上下旨退位。将皇位禅让于太子。”聂秋染温文尔雅的冲正德帝行了一礼,才转头与苏全道:“苏公公将玉玺拿来,旨意臣已经替皇上拟下了,皇上只消盖上玉印便是!”

    这实在是太过大胆了!这些人根本不是突发其想而已,他们其实是早就已经有了预谋!正德帝气得脸色铁青,不住摇头:“朕不会退位,你们休想!”

    “敬酒不吃,吃罚酒!”罗玄懒得与他啰嗦了,脸色一下子布满了阴霾,他可没有像聂秋染那样的耐性,一下子大踏步便朝正德帝走了过去,伸手便将顾宁溪推了个踉跄,一边拉起了正德帝的后衣领,将他整个人半提了起来,扯着他的头发,随手将刀插在了书案之上,这才空出了右手,伸到自己腰间掏了个盒子出来,打开之后看也不看,直接一拳揍到正德帝脸上:“老东西!敢收回我姐姐处所,我要用你的皇宫来赔!”说完,趁着正德帝张嘴惨叫时,将那盒子里的东西全朝他口中倒了过去。

    聂秋染有些无语的看着罗玄粗暴而又直接的动作,顿时眼角不住抽搐了起来,这家伙也不知想杀皇帝有多久了,看他这动作那叫一个干净利落,连犹豫一下也没有,直接便不知给皇帝灌了什么东西,虽说刚刚没有亲眼看到,但依聂秋染前世时与这家伙打交道的了解,估计少不得是一些虫蛊之类的。

    “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皇帝那一下被打得不轻,半晌之后脸庞都是木然的,鼻子酸楚难忍,一股殷红的热流涌了下来,好半晌才能开口说话,便已经慌乱的大叫了起来。罗玄懒得理他,伸手将他狠狠的推到了地上:“可是大补之物,我让你好好瞧着!”

    他说到这儿,目光阴测测的落到了一旁面色惨白的顾宁溪身上去,眼神阴冷,笑了起来:“没用的东西!枉费还给你吃了如此珍贵之物,如今看来,却如此无用。既然如今皇帝已经快归天了,你便先行一步吧!”一说到这儿,顾宁溪连忙摇起了头来,但罗玄哪里看她,只懒洋洋的唤了一声:“阴高!”一道细小的笛声响了起来,顾宁溪脸上皮肤突然之间涌起了一股股青色的血脉,胀在脸上,眼珠充血,极为的恐怖吓人。

    正德帝看到这情景,险些吓得屁滚尿流。但这还不是最令他害怕的,顾宁溪嘴里发不出声音,张开了嘴,一条雪白虫子长得如同手指粗细,约有巴掌长短的虫子从她脖子处钻了出来,顿时便露出指着大小的血洞,不住往外冒着血花。顾宁溪像是吃疼,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捂,那虫子却又从她下巴处钻了进去,如今反复钻了几回,顾宁溪身上大小开了无数血洞来,都往外冒着血水。

    这模样看得人后背寒毛都竖了起来,顾宁溪这会儿却已经喊叫不出声来,她身上早已经被钻得体无完肤,整个人看起来如同被扎成了筛子一般,血‘扑哧扑哧’的往外冒着,再配上她脸上的神色,那情景能看得人胆寒。

    “你你们,太,太胆大包天了。”正德帝这会儿话都说不利索了。顾宁溪身上的变故大大出乎了他意料之外,这会儿令他牙关都打起了架来,没有不怕死的,尤其是当皇帝的,更是怕死,现在顾宁溪这模样刚刚罗玄还说便是自己以后的下场,正德帝一想到自己以后有可能和顾宁溪一样,顿时便心理崩溃来。

    顾宁溪现在已经眼睛瞪大了,胸口儿也不再起伏,只除了身体本能的还在抽搐外,整个人瞳孔放大了,已经没有了呼吸。罗率这才懒洋洋的看了她尸体一眼,脸上露出微笑来。

    这贱人想抢自己姐姐的丈夫,如今让她活到现在,可真是已经足够了,半点儿用处都没有,早知道如此,当初便该弄死了她,免得如今还要麻烦。

    罗玄的任务已经完成,他自个儿懒洋洋的拖了把椅子便坐了下去。聂秋染虽然前世时曾好几次都看到过罗玄用这样的手段来杀人,但再一次看到时依旧是头皮发麻,这家伙果然不负他的名字,心肠就是石头做的,又冷又硬,杀了人眼睛都不眨的,前世的他既无弱点,又行事光凭喜好,且手段凶残,极是难对付。没料到重活了一世,罗玄有了一个弱点,反倒看起来比前世时行事还要凶残上几分。

    “皇上速速按了印吧。不瞒皇上说,西凉已经来人了,便是崔将军。皇上不必再等了,西凉其余的人不会再过来了,还是早日退了位,让了贤,从此安享晚年,岂不痛快?”正德帝刚刚在看到过罗玄手段之后,这会儿早被吓得三魂七魄丢了大半,又听到聂秋染说什么崔将军,又说西凉不会来人,而他手指的那个却是站在聂秋染身边,明显就是一伙儿的,肯定不会助自己,什么时候明明看着稳固的大庆朝,竟然如此脆弱了,轻易就被这几人逼了宫不说,而且还大喇喇的害他。

    正德帝心头一片冰凉,连大胆两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下意识的盯着聂秋染指的那个面色沉毅,年约三十许,唇上留着胡须的青年看,却又听聂秋染笑道:“当初秦姑娘与我这舅子有婚约,皇上却是强夺他人之妻为别人所用,如今可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了。”聂秋染越说,崔敬平脸色便越难看,恨不能当下抽出腰侧挂着的大刀一下子将皇帝砍成两截,如今他在边关多年,对于秦淑玉的感情倒是看得淡了,毕竟在生死都不一定能由自己的情况下,哪里还有想着儿女情长,不过当初的耻辱与羞恨依旧是令崔敬平现在想起来还心头大恨,若不是当初聂秋染指点他前去边关,恐怕这些怨气,也要忍耐一辈子了。

    PS:

    第二更。。。碎碎念。。求小粉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8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八十五章 逼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85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八十五章 逼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