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而返

    人群中顿时只听到陆劲的闷哼声,他倒也是个硬气的,被打了半天也不出声儿,只任由人打着,咬紧了牙关却是一言不发,崔薇深怕众人将他给打死了,虽然说陆劲此人刚刚生了那样的心思实在可恶,但就算是不看在陆劲份儿上,就算是看在刚刚秦淑玉撞了陆劲一回的情份上,她也不希望陆劲被打死了,因此连忙便开口道:“诸位不要将他打死了,只少打两拳就是了,陆大人到底是个文人,身体不比武将,可挨不得揍的!”

    “夫人真是好心!”许多揍过陆劲的这会儿心情爽快的挤了出来,冲崔薇恭维道:“只是有些人不打不知道怕,满嘴喷粪,就怕熏着了夫人。(百度搜文學馆)”

    没料到自己挨了打,反倒是崔薇得了个好心的名声。陆劲这会儿鼻斜眼歪,被打得脸庞肿似猪头,众人看他站都站不起身来了,也不怕他再去惊着崔薇,这才退了出去。

    候氏没料到自己儿子竟然挨了打,顿时又悲又愤:“这天下还有王法吗!竟然敢打朝廷命官……”话未说完,外头人群竟然间如流水似的朝两边分了开来,露出外头已经办妥了事,宫中已经布满了自己人,才放心回来的聂秋染等一行人。

    看到屋里这情况,竟然围了如此多人,聂秋染眉头刚皱了皱,百姓们便你一言我一语的开了口道:“主公,这老白脸儿跑到这边来想要夫人将粮食交给他拿给皇帝,还说不愿意便要抓了夫人,咱们气不过,将他揍了一顿!”聂秋染一听到这话,眼睛顿时便眯了起来,罗玄身影似鬼魅一般朝屋里闪了进去。就连崔敬平也加快了脚步跟在聂秋染身后。

    屋里陆劲刚在母亲候氏的挽扶下站起身来,一听到外头的话,顿时大怒:“还没有王法了,我要回报皇上……”

    “要想见皇帝,下阴曹地府去吧。”罗玄阴测测的声音传进了陆劲耳朵里,下一刻便只听到一声孩童的啼哭声响了起来似猫般,很快又没了踪影。这屋中哪里有什么孩子,只得陆劲自己的儿子而已,一听到这声音。顿时吓了他一跳,回过神来之后便看到了罗玄,大吃了一惊:“罗玄,你怎么回京了?”说完这话,又看到罗玄手上拎着自己的儿子。领子勒得小孩儿脖子,使他喘不过了气来,一张脸变得惨白无神了,陆劲脸都白了:“你赶紧将我儿子放下。”

    “我听说陆大人生平最爱的,便是将性命抛在外,如今看陆大人穿着一身丧服,恐怕早已经做好了想死的准备吧。反正我不入地狱,又谁入地狱?不如我做场好事,送陆大人一家上路吧。”罗玄抿嘴笑了起来,他原本长相便俊秀无比。且又面白无须,一笑起来眼中波光流转,偏偏满眼血色,又给他添了几分邪气。既是美貌,又是邪恶。

    若要说这话的人是别人。陆劲肯定是以为人家吓唬自己而已,毕竟没有谁敢冒着杀害十来岁孩子的名声真下手杀人,可若说这话的是罗玄,陆劲是相信的,以前罗玄在京中时陆劲没少听到他恶名,如今一听到罗玄说这话,顿时吓得语调都变了:“你想干什么,你可不要乱来,你不要以为区区一个孩子,便能威胁得了我。”

    陆劲已经年近四旬,可膝下却只得这么一个儿子传宗接代而已。这儿子是他旁边的那个妾室珍娘生的,因陆劲的母亲不喜儿子与其他女人行房,因此陆劲一大把年纪,几乎都是与母亲同岁,而少与女人亲近,如此一来,自然生不出孩子,而陆家又贫穷,陆劲自小便立志要做清官儿,如今两袖清风,既没银子买妾室,又得人生中大部份的时间除了贡献给皇帝,贡献给公事之外,剩余的一部分则又分了大半来孝顺母亲,只余极少的时间来与妇人相处,现在人都快步入晚年了,却只得这儿子一根独苗,若真死了,恐怕往后陆家就要断子绝孙了。

    不止是陆劲吓得厉害,那头候氏与陆劲的妾室都吓得脸色惨白,候氏想了想,突然间大踏步朝崔薇冲过去,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匕首来,指着崔薇道:“放下他,并将粮食交出来,否则我将这贱人给杀了!”候氏看到自己孙子被罗玄捏在手上,顿时脸都青了,又深怕罗玄不肯听,也摸不准罗玄与崔薇是什么关系,她是听到过罗玄的名声,但却没见过他人,因此认不出他来,但也知道他不是崔薇的丈夫聂秋染,虽然听到他名字,但一时间慌到了,根本没有往心里去,聂秋染她是看过的知道是崔薇丈夫,因此深怕罗玄不受威胁,连忙又道:“你要杀就杀她,不要杀我的孙子!”一边说着,一边朝秦淑玉指了指。

    我靠!秦淑玉真是躺着也中枪。摊上这么一个婆婆,崔薇都替秦淑玉难受,这可真是许氏给自己的女儿挑的好婆家,如今一到危机关头,竟然让人先杀她而不要动她的孙子。崔薇叹了口气,看着面色平静的秦淑玉,一边冲罗玄微微摇了摇头,还没出声,聂秋染的身影便已经朝候氏撞了过来,伸手将妻子搂进了怀里,一转身便离开了刚刚候氏匕首指着的方向,伸腿朝候氏背心踢了一脚!

    其实聂秋染就是不来,候氏也根本奈何不了崔薇的,但这会儿看丈夫紧张,她还没有脑子出毛病的让他不要救自己,因此安静的倚在聂秋染怀里了,只装作害怕的模样,没有出声,那外头的百姓被崔敬平招呼着又重新出去了,临出门儿时只看到了崔薇比匕首指着的模样,出去老远了还能听到外头人在骂陆劲一家的声音。

    “陆大人可是识相一些!”罗玄虽然心里存了杀意,但脸上却未显。陆劲心头一紧,却是想到大庆朝的将来,绝不能落到这些人手中,因此狠了心别开了头:

    “你要杀便杀,咱们陆家,可没有贪生怕死之人!大郎,你安心的去吧,往后父亲会替你报仇,为你雪恨,扫荡这些妖魔鬼怪,待天下安定之时,父亲一定修书一封,烧到地下与你得知,你安心的去吧!你就是咱们陆家的好儿郎。”

    “不,不要杀他,老爷,求求你。”那一脸沧桑之色,四十开外的妇人突然之间疯狂的摇起头来,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哀求的看着陆劲,陆劲却根本没有理睬她,冷哼了一声,别开头去。

    “这可是陆大人自己的选择,那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罗玄看到崔薇离那候氏远了些,眼中闪过阴鸷之色来,手掌收紧了些,那头陆劲喊得更厉害,谁料罗玄手中的孩子倒也硬气,除了开始惊呼一声外,后头便一声不吭了,反倒安慰陆劲道:“父亲,不必担忧,天将清明,只盼,父亲扫除牛鬼神,还大庆,和平。儿子,死不足惜,父亲报仇就是……”话未说完,罗玄便笑着收紧了掌心,只听‘咔嚓’一声轻响,那孩子顿时脖子一歪,只剩了出了的气,再没有进的气了。

    陆劲顿时眼中一空,只看到罗玄将儿子的尸体如破烂一般扔在了地上,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半晌之后候氏才高呼了一声:“我的孙儿啊!”说完,坐到地上拍着腿便哭了起来。

    而跪在陆劲身边求着情的妇人顿时眼睛一花,整个人软绵绵的便瘫到了地上。

    “罗玄,你不得好死!”陆劲眼睛通红,瞪着罗玄,似是要吃人一般,若不是刚刚他被人打得厉害,候氏一旦将他放开了,只勉强靠着门边,恐怕这会儿要冲上来与罗玄拼命了。

    “我好不好死,陆大人倒是看不到了,可陆大人好不好死,我却是能看到的。”罗玄笑了起来,一边朝后头被聂秋染抱住的崔薇看了一眼,也很想这会儿凑过去,因此越发起了想将陆家人一并送上路的心思,等到将这些讨厌的人解决完了,他才好凑到崔薇身边去。

    一边想着,一边罗玄又拧起了刚刚被聂秋染踢在地上的候氏来,嘴里咕哝了一句:“你抱姐姐安慰,我却得收拾这些人……”

    “你放开我娘!”陆劲没有听到罗玄的嘀咕,但是看到了罗玄拧起自己母亲的动作,顿时大骇,刚刚自己儿子的尸体还躺在地上,余温尤在呢,这厮杀人不眨眼,那是真会下手杀自己娘的。陆劲骇得脸都白了,儿子他可以说让他为了大义去死,但这可是自己的母亲,忠与孝之间,陆劲顿时纠结不已,那头候氏虽然怕,但她也是极为硬气,惨白着一张脸,却是梗了脖子道:“我活了这辈子,已经够了,只要往后你能辅助皇上,消灭这些奸臣……”

    “皇帝已经死了。”罗玄懒得看这老婆子啰嗦,一手拧她,一手挖了挖耳朵:“你们倒是可以到地底下去尽忠!”

    ps:第二更~~~~~~我知道,我不说大家也明白的。。。。但我还是说了。。。。。亲们,求求小粉票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8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八十九章 而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89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八十九章 而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