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预想

    聂秋染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令崔薇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儿,像是心弦被人重重拨了一下,有些惊骇,又有些害怕,还有些被吓到,崔薇浑身哆嗦了一下,勉强道:“聂大哥是当日在厅堂中与她说话时她告诉你的吧?”

    其实崔薇也猜着那姑娘可能叫做聂媛,毕竟她口口声声唤着聂秋染做爹,不管那姑娘真是哪个孤魂野鬼来认亲戚也好,还是想要喊聂秋染一声爹好成天缠着她也罢,那姑娘在与聂秋染说话时一定会称自己姓聂的。【染沉默了半晌,摇了摇头:“不是的,她是聂媛,确实也是顾八娘子亲生的女儿。”他摇头时的动作,以及说话时引起胸膛的起伏,那声音透过胸腔像是炸响在了崔薇耳朵边般,令她哆嗦了两下,张嘴说不出话来,聂秋染的声音却又接着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顾氏当初嫁到聂家时,曾带了顾八娘做腾妾,几年后生了一个女儿,名叫聂媛。”聂秋染早就想与妻子摊开来说,但一时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才好,直到如今有了聂媛的事情之后,他才决定从聂媛的事情入手,将原本自己打算想说的,缓缓道了出来:“当初我初进京中时中了状元,我爹一心想让我攀个高枝,我娘虽然希望我能娶孙梅为妻,但因我爹的原因,却只能纳了孙梅为妾,入了京之后,顾氏为了避开宫中大选,又见我中了状元,当初又颇得正德帝看重,因此顾延年主动开始与我爹透了口风。”说起前世的事情。如今都已经过去好几十年了,虽然那些记忆还在,但这会儿聂秋染早已经非昔日头一次初进京中时的那个懵懂少年,而是历经了两世。且又心思成熟稳重的人,自然不可能再因说起当年的事便心情激荡到不能自已。

    他用一种极为平淡,毫无语气起伏的话开始说起了当年的事情:“我爹自然迫不及待,替我聘了顾氏入门。孙梅心中倒是不甘,秋文又被我娘宠得不着调,一把年纪却还一事无成。我将后院的事情交到顾氏与我娘手中,一心只想着要出人头地,并往上爬,好使家人沾光。在这个时候,孙梅与秋文不知何时凑到了一块儿。”聂秋染说到这儿时,顿了顿:“我娘倒是求情不止,我原本对于孙梅倒是不喜。”孙梅若不是被他纳为了妾。又享受着他给的一切好处便偏想着要与聂秋文裹到一块儿使他脸上蒙污。当时聂秋染是在孙氏的求情下放过了聂秋文。但却并没有放过孙梅,而是在心头给她记上了一笔。

    要不是怕事情闹了开来往后孙氏在宅中难以相处,恐怕他当时便将孙梅给杀了。

    也只是当时那一念之间。聂秋染看在了孙氏是自己生母的份儿上,没有给她太过难堪。可谁料他的好母亲,没等他动手,便不止没有悔过,反倒将心思动到了他的身上来。聂秋染想到这些时,忍不住冷笑了两声:“我娘贪心不足,最后被聂晴挑拨,以为杀了我唯一的女儿聂媛,便能往后让秋文得到我所有的一切。”聂秋染说到这儿,笑了起来:“我哪里有这样轻易便便宜了他们的,若不是后来听到我娘与聂晴那几句话,说不得多少咱们还该有些母子情,可谁料我娘太贪心了,我也只好送她上天享福,给她烧了九九八十一天的金箔纸,让她享受个痛快!”可惜上一世的孙氏没得到好下场,偏偏这一世却半点儿没收敛几分,最后落到了罗玄手上。

    那也好,前一世孙氏杀了他的女儿,又害他到后来地步,甚至对他也生出了杀心,母子情份早就断了个干净,他下手将她处理了也并不为过,这一世的孙氏倒是起了那样的心思,可还没来得及出手呢,聂秋染要杀她虽然没什么心理负担,但那样的血染在自己手上,总觉得恶心粘腻,如今正好有罗玄那厮替自己代劳,免了他一个麻烦。

    崔薇的身体开始如秋风中落叶一般,哆嗦了起来。就是被子围在身上,可她依旧觉得冷。聂秋染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伸手用力将她往上头抱,使她与自己躺了只差半个头而已了,让她枕在了自己的肩上,这才伸了手指捏住她下巴,将她脸轻轻抬了起来,一双幽黑似是深潭一般无底的眼睛盯着崔薇看,将她慌乱的神情都尽收到眼底了,看到她这神情,聂秋染心中甚至更有把握了一些,忍不住勾起一丝细微的笑容来:“那是我前世时的事情,薇儿,你应该知道的,是吗?”

    “聂大哥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崔薇表情一下子僵硬了起来,心里掀起了惊滔骇浪!聂秋染是重生的,他竟然是重生的,这样的事情竟然能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而且还不是聂媛一个人而已,崔薇脸色苍白,这会儿听聂秋染说起了以前的往事,以往许多不明白的地方开始渐渐的搭上了线来,两人成婚时聂秋染对于婚礼的细节清楚的知道,可不像是一个才刚成婚的人就能办到的,再者这人从小就太妖孽了,便是他天姿聪明,可瞧着他当初画画儿,那可不是一般十几岁的人便能有的功底,崔薇虽然对于国画儿不太擅长,可到底还长着一双眼睛。

    以往不知道他为什么让自己小心聂晴,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跟孙氏之间并不亲近,甚至与聂夫子等人的关系都是淡淡的,现在听他说起这些,崔薇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因为上一世的事情,聂秋染才对这些人心中有了阴影的。而他是重生的,自己呢,他是看出了什么吗?崔薇心里有一种自己这一生最大的秘密即将被人揭破时的慌乱与无助。

    “前世时村里的崔薇嫁给了陈小军为妻,你知道吗,上一世倒霉的是崔薇,而不是你。崔梅所过的日子,上一世时的崔薇比她还要惨百倍不止!”聂秋染的眼神眨也不眨的盯着妻子看,一字一句道:“依你的性格,你不可能容忍陈小军纳妾,也不可能容忍自己如崔梅一般跪倒在地上任人践踏,更不可能由着陈小军的娘贺氏来折腾你。最后就是要被欺负至死了,还忍气吞声不敢反击,当时的崔薇向我求救时,连陈小军一句坏话都不敢说。”聂秋染说到这儿,语气越发沉着:“当时的崔薇孩子被王氏打掉,而忍气吞声不敢找王氏闹,最后回去被陈家人险些折腾死,若换了是你,孩子没了,你会忍着任人辱骂殴打吗?”

    “不可能!”崔薇下意识的就喊了一句,只是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这样说无疑便是承认了聂秋染的猜测,顿时又不敢开口了。可事实上她若真正是那个崔薇,恐怕宁愿坏了名声当姑子也不愿意嫁给陈小军那样的男人的,更何况还能被王氏打得掉孩子还不敢喊。崔薇心里十分的心寒,对于前一世的原主遭遇,也有对于崔家人的冷漠与恶毒,这会儿都开始有些替前世的崔薇同情了起来,但在聂秋染面前却是再也不敢露出半点儿端倪,而是将头死死低了下去,不再抬起来,让他看到自己表情了。

    聂秋染对于她的躲避,也不以为意,刚刚听到崔薇那一句不可能时,事实上他心里便已经松了一口气,这会儿心里猜测几乎已经认定了是自己想像中的那般,眼里闪烁着奇异的色彩,一边又放柔了音调:“薇儿,你知道吗?因为前世时猜着恐怕崔薇是被聂晴算计才有后来的遭遇,又因她又向我求救了一回,你知道吗,我其实重活回来时,曾注意过你一段时间。正德帝十年冬时,我发现你就开始有了些变化。”

    崔薇心里一跳,眉梢抖动了两下,却没有出声。聂秋染看她到这会儿还不承认,忍不住抿了抿嘴角:“原本的崔薇就是被欺负到死也不敢反抗,就算是她跟我一样,有可能是重活一世,但牛牵到京中依旧是头牛,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知道吗,你所做的糕点等物,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也从来没有吃到过,一些什么奶糖等,以前我连见也没见过,前世的崔薇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乡下丫头,她就是重活一世,也不可能骨子里便如同换了一个人般,她对于陈家人以及崔家人是从骨子里感到害怕的,薇儿。”

    那一声唤的薇儿令得崔薇心里都轻轻抖了一下,像是被羽毛不轻不重的划了一下,既是感到心里痒痒的,可偏偏又好像留了疼,但要认真追究哪儿疼时,却又再找不出那疼的地方以及难受的感觉来,好像四肢百胲都要融化了一般,那种感觉十分的陌生,也令崔薇有些害怕。

    她知道,聂秋染挑了今日这个时候将话挑明,连他自己的过往都说出来了,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容许自己躲避下去,他既然将话说开,便存了要得到答案的心思,他连这种种不对劲儿之处都提了出来,崔薇哪里还能再反驳?一个这个世界还没有出现过的奶糖与蛋糕等便是她不是崔薇最大的破绽。原本的崔薇性格又是那样软弱无能,更令崔薇害怕的是,聂秋染前世时是对本来的崔薇颇有了解的,如今他看出了不对劲儿来,自己真的能死不肯承认她没问题吗?

    ps: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9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九十三章 预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93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九十三章 预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