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原谅

    聂秋染这会儿正讨好的与崔薇挟着菜,一副巴结听话的模样,那表情叫一个献媚,那叫一个温柔,不知怎么的,罗玄心里开始别扭了起来,明明平日里挟菜的动作都是自己做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聂秋染抢了自己的位置。【刚想凑过去,崔薇便已经放了碗站起了身来:“三哥这趟回来多住一段时间,我还有话想跟你说呢,你们先吃着,我去看看娇儿。”

    崔敬平虽然不知道这两夫妻是怎么了,不过看到聂秋染郁闷的神色,他也没有出声儿,连忙站起身来就答应了一声。现在皇帝死了,太子还没上位呢,估计现在还做着称霸大庆的美梦,自己也确实要留下来一段时间让太子明白如今大庆朝究竟该由谁作主,他会等到聂秋染完全接替了京中的政务之后才会真正的回西凉去,因此崔薇这样一说,他就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妹妹放心就是,这趟还要多留一段时间呢。”说完,忙又道:“我还没看过娇儿呢,等下也过去,我从西凉带了上了年份的雪莲回来,晚些时候拿过来。”

    雪莲是只有西凉那边才会生产的东西,虽然算不得十分的珍稀,可是上了年份的也难寻,崔薇自然不可能让崔敬平一份心意平白浪费,因此点了点头,看也没看聂秋染一眼,冷着脸出去了。

    等她一走,罗玄才端了碗凑到了聂秋染身边:“聂大哥,你怎么得罪我姐姐了?”这家伙眼力好,感觉又敏锐,一点儿小事都不一定能瞒得过他,更何况崔薇表情都这么难看了,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罗玄又哪里有不知道的道理。聂秋染听出他话里有些幸灾乐祸的滋味儿,顿时脸色更难看了。自己是重生回来的,而崔薇不是原本崔薇的话自然不能往外说,听到罗玄这样一问,他顿时笑了起来:“石头,你想知道吧?要不你去问问就知道了。”

    要是罗玄真跑去问崔薇,估计也得吃场挂落。罗玄虽然有些好奇,但又不是傻子,一听到聂秋染这语气顿时自然就摇起了头来:“不用了。要是聂大哥不想说,当我没问过。”说完,坐回自己位置上,果然不提刚刚的事了,令得聂秋染又郁闷了起来。

    崔敬平的回来虽然使得崔薇高兴了些。但没有对夫妻间的冷战起什么作用。果然没有出聂秋染所料,皇上驾崩,太子登位,在三月登基大典一过,便果然下令将原本七王刘承的住所真正赐给了聂秋染,并因聂秋染此次在定洲水患一事儿中立了大功,封为柱国公。并领左相一职。罗玄则是除了长平候一个虚衔之外,又被另封为门下令。此时聂秋染改了原本大庆朝一直延续下来的九卿制而成三省制,共分尚书、中书、以及门下三省。

    除了门下隶属于罗玄,由他自己安排之外。其余两省中的人手都被聂秋染全部换上了自己的人。太子刘乾新上位本来准备大干一番的同时,没料到聂秋染的手段竟然比自己还大,顿时自然不满,但当初能压着太子的正德帝都被几人杀了。太子上了位之后,在罗玄不可能在为他杀人时。竟然起了色心,罗玄自然不客气,给他喂了一条正德帝曾吃过的虫子,外头势力早不在皇权之中,而全是聂秋染心腹,宫内侍人又几乎全是以罗玄为首,内外夹击之下,皇帝才看清了事实,绝望之下,老实了下来。

    朝中安顿下来后已经是五月开春时,原本因为水灾而乱起来的局势,随着百姓们渐渐安定下来,这会儿倒是不再像之前那般乱。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盐的价格开始疯涨。原本盐的最大出产处就是在定洲,因为那边靠海,许多百姓们大部份都会制盐,现在一旦遭了水灾,定洲的百姓也大多都跑到了京中这一带,没了人制盐,自然盐的价格就开始上涨。

    开始时还好,毕竟新皇登位,又要顾着脸面,一些商人也害怕这位皇帝也像先皇一般出手就来抢,因此就算是家中有存盐的,都不敢将价格定得太高了,就怕引了皇帝眼红,如此一来盐的上涨价格倒是隔了一段时间,可渐渐的,看着皇帝没了动作,那盐的价格便开始涨了起来。盐这东西又不是买一包便能吃到永远的,这是必须要吃的,就是有人买了盐吃完了又要再买的,商人们手中的盐就是高价卖了,也不愁没人买,后来价格定得再高,可偏偏没货了,皇帝也对此束手无策,倒引得百姓又开始埋怨了一回。

    与此同时,崔薇也开始准备着手处理自己隔壁院中堆着的小山似的盐了。当初花了三十万两银子买下来的粮食与盐等物可不是闹着好玩儿的,因为前世时崔薇受买盐狂潮的影响,没少对盐上心,因此那大半部份的银子都用来买了盐,当初的阴流与道一二人对于崔薇这个决定还有些不太理解,可随着聂秋染将粮食运回了京中,缓解了灾民缺粮的危机之后,盐便显得珍贵了起来。

    “夫人果然是有先见之明,如今这些盐若一旦流入市中,不止是能缓解现在无盐的危机,说不定还能替主公再赚得一些名声来。”将当日崔薇买盐的事情道一都跟聂秋染说了一通,末了还称赞了崔薇两句。他本来不是多么嘴舌伶俐多话之人,但如今竟然能称赞崔薇一句,倒令聂秋染看了他一眼。前世的道一就是聂秋染的手下,对这人的性格聂秋染实在是了解不过了,前世时他对顾宁溪都看不起,对她时并不如何恭敬,更别提痛后说她好处,如今竟然能说出这话来,聂秋染虽然不是一个靠别人多嘴几句就会改变主意的人,但一听到道一夸崔薇,却是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

    两主仆背后说着话时,崔薇已经生了心思准备将这些盐交给聂秋染处理了。夫妻两个之间冷战归冷战,但她可没有真不要这个男人,要将他推到别人怀里的意思,不过是给他一些处罚而已。既然知道自己是喜欢聂秋染的,崔薇当然不可能放开他,虽然前世崔薇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也不可能真让他一辈子不娶,若为了一个莫名的理由他就一辈子打着单身,崔薇恐怕不会觉得这个男人人品好,反倒有可能会怀疑他有什么暗疾了。

    更何况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崔薇心里也仔细想过,若是没有前世时聂秋染的那些遭遇,他这一辈子不会真正对她倾心之后便不可能再看其它女人一眼,甚至真说了不纳妾倒做到了。也只有像他这样已经什么都经历过,甚至看开过的人,说到不对女色动心才真有可能。人家既然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了,聂秋染虽然不是什么浪子,但那其实都已经是前世的事情了,崔薇逮着冷他几天,给他一些厉害看,让他以后不至于再会有事儿瞒着她,甚至再看其他人,记着一个教训就是了。

    若真捏着这事儿不放,恐怕将聂秋染冷得久了,要过度了,那便得不偿失了。想到这些,其实崔薇早就心里决定原谅聂秋染了,又看他这些日子以来不止是忙着别的事儿,还要小心翼翼哄着自己这边,其实她心中也酸酸楚楚的。就当聂秋染以前交了几个前女友就是了,反正不是他这辈子的事情,再者说事情过都过了,他这一世也没跟顾宁馨等人有什么联系,甚至在聂娇一事儿上他甚至没有因为聂媛而替顾宁馨求情,证明他心头是知道的,再冷战下去,若是哪天将他逼得急了就不好了。

    崔薇想了这些,晚间时候聂秋染还没回来时,便令碧枝让厨房做了些好吃的,又早早的将儿子哄着回屋去了,知道聂秋染喜欢吃甜食,又亲自下厨房里做了几样甜点,等到天色将黑时,叮嘱了厨房里的人看着糕点好了之后再起炉送上来,自个儿才赶紧回屋里洗漱了一番,将身上的油烟味儿洗净了,正倚在内室里绞头发,外头送了吃食糕点等物过来的丫头退了出去没多久时,聂秋染便回来了。

    外间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丫头们都早早的退出去了,满屋的饭菜香让聂秋染愣了愣。虽然这些日子以来饭菜都是他跟崔薇一块儿吃的,但平时崔薇可没理过他。前世时娶了顾宁溪,生了个聂媛是他错了,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不知道媳妇儿要多久才能气消得了。一想到自己虽然死活不肯单独出去睡,反倒跟崔薇同睡一张床,可好久都没碰着妻子了,聂秋染虽然在外头风光无比,可这会儿却忍不住泪流满面。

    “将饭菜给我端进来。”屋里崔薇的声音懒洋洋的响了起来,她已经许久没有主动跟自己说过一句话了,虽然聂秋染不确定她是不是在跟自己讲话,但一听到妻子声音时,依旧忍不住精神一振,连忙端了菜捡到一旁放着的托盘里便往屋里端。

    这会儿天色将将亮下来,可内室里却已经点了上灯火,聂秋染进了屋里看到崔薇身影印在屏风上头时,眼神不由一柔,脚下走得更快了一些。

    ps:第四更~~~四更已完,还有亲小粉票没有被我求完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9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九十五章 原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95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九十五章 原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