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和好

    屋里崔薇倚在软榻上头,旁边一个小盆儿,里头不知何时调了些凤仙花汁儿,这会儿她正拿了竹签儿裹了棉花小球儿,正沾了那殷红的花汁儿往手指上头抹着,她似是已经洗漱过了,头发都披散得满身都是,也没绾着,就任它这样洒了下来,铺得满榻都是不说,身上衣裳只随意着了寝衣而已。这会儿五月末的天气了,正热着,她穿得又不厚,薄薄的乳白色绸子衣裳,里头鹅黄的肚兜儿颜色都让聂秋染看见了。

    胸脯儿高高耸起,圆鼓鼓的两团,似是散发着暧昧的气息,她半躺着的姿势尤其是将那腰肢给显了出来,纤细得像是一握手便能折断般,越发衬得那胸浑圆高翘。一楼青幽的发丝垂在她胸边,离手极近,一黑一白,那指尖儿跟青葱管儿似的,纤细笔直,指甲椭圆淡粉,沾了花汁儿后显出颜色来,可偏偏那花汁儿顺着指尖就能往下滑,这一情景看得聂秋染胸膛起伏不定,恨不能立即扑过去才好。

    已经忍了好几个月了,刚回来没两天才崔薇又不准自己时常碰她,又脑子发昏与她说了前世的事儿,他说就说了吧,为什么又要从媛姐儿的事情说起?早知道晚些说也好啊。聂秋染一想到这些,便恨不能抽自己两耳光,连忙将手里的托盘搁下了,朝崔薇凑了过去:“薇儿,我,我来给你抹指甲吧。”

    崔薇自然看到了他异样的神色,却没有答话,只是朝桌上他端进来的托盘看了一眼:“外头还有我做的蛋糕呢。也给端进来。”

    “我……”聂秋染不想去,他这会儿目光紧紧盯在妻子身上,崔薇穿着一袭轻柔细纱裁制成的罗裙,层层叠叠的洒了下来。落到榻边,一双小脚半隐半藏的,看得他恨不能将裙子拉开将那双玉足看清楚才好。崔薇看着他目光,故意伸出腿踢了他一下:“还不快去?”

    聂秋染晕乎乎的点了点头。连忙出去端了东西进来。今日崔薇做了蛋糕,还拿了果酱进来准备沾着吃,以往这些东西都是他的最爱,可这会儿聂秋染哪里还有心思看这些,恨不能扑到妻子身上才好。崔薇看他神色,也不敢再逗他了,深怕他等下连东西都顾不上吃,便扑过来,连忙道:“把桌子摆好了。我饿了!”

    “摆摆摆。”聂秋染动作神速的将饭菜摆了出来。一顿饭夫妻俩都吃得悄无声息的。聂秋染食不知味,只拿一双眼睛不时的看两眼崔薇。

    装着没看到他眼睛四处转移的动作,崔薇自个儿斯条慢理的将饭吃完了。这才抹了抹嘴巴,刚一将筷子搁下。聂秋染便跟着将手里的碗筷也放了下来:“薇儿,我替你涂凤仙花汁儿?”

    上辈子时他也看到过顾宁溪等妇人弄这些小东西,因此对刚刚的东西并不如何陌生。崔薇冷哼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看他:“你倒是对这东西熟悉得很,我就不说你也知道,以前给人家抹过好多回了吧?”崔薇这样一说,聂秋染顿时郁闷了起来,恨不能又抽自己两下,什么不好说,偏偏要说这个,明知道崔薇现在对这事儿敏感得很,他还偏提了这个,这不是自作孽么?聂秋染心里郁闷得很了,连忙便哄道:“哪儿能呢,除了你,我可是哪个都不会帮她们做的。好薇儿,求求你了,给聂大哥一个机会,以后保管不再看其它人一眼,原谅我吧,别生气了啊,乖啊。”一边说着,一边就缠了上来。

    崔薇知道他的心思,没想躲开,也没能躲得开,被人扑了个正着便紧紧抱在怀里死也不撒手了,勒得她喘不过气来,聂秋染身体紧绷异常,崔薇只觉得被他一勒住,像是根本无法挣扎一般,双腿突然间一轻,被人勒着腰便抱了起来,她下意识的伸手将聂秋染脖子搂住,已经被人直直的抱着朝床榻前去了。

    聂秋染忍耐得久了,这会儿一点儿都不想放开,等他尽兴时,崔薇已经软绵绵的靠在他身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再动弹一下了。

    本来是有话要跟他说的,但这么一闹,昏昏沉沉的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时手指头上还被人用布细细的缠好了,崔薇坐起身来,浑身酸疼难忍,双腿像不是自己的一般,软得根本使不出力气。身边床铺已经空了,也不知道聂秋染什么时候起来的,透过窗依稀能看到外头天色早已经大亮了。崔薇吃力的挪着身体下地来,她身上光溜溜的连件肚兜儿也没剩下,地上昨儿撕烂的衣裳倒早不见了。早知道不该与他闹了这么久,果然忍耐了许久的男人都是疯狂的。崔薇一站起身来,顿时身体里一股热涌便涌了出来,顺着光滑笔直的大腿就往下滑。

    昨儿聂秋染应该是与她收拾过了,但肯定是没有收拾干净。崔薇气恨的拿了帕子擦腿,一边将聂秋染骂了个遍,外头兴许是听到了她的诅咒声,碧枝的声音传了进来:“夫人,您起来了吗?奴婢热水已经准备好了,您要沐浴吗?”

    崔薇先是点了点头,接着才想起自己这样点了头碧枝也看不到,连忙便出声道:“起来了,你等下让人将热水抬进来就是。”碧枝答应了一声,崔薇浑身都是青紫的瘀痕,自然沐浴穿衣都不敢让人看见,将衣裳穿戴妥当了,碧枝等人才进了屋里来,一边替她梳着头,崔薇从黄铜镜里便看到了镜中自己的倒影,虽然穿的衣裳是将身体的痕迹遮住了,但锁骨处还能看得到一点儿痕迹,碧枝正拿了一双红宝石的坠子想替她戴在耳朵上时,崔薇连忙就摇了摇头:“不戴这个了,就给我找条项链罢。”

    碧枝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脸颊微红,答应了一声,找了一条缀了零碎宝石而制成的项链替她戴上了,倒刚刚将那痕迹遮下了。

    这会儿天色已经不早了,崔薇昨日里被聂秋染吃得干净,这会儿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众人刚摆着早饭,外头秦淑玉便过来了。

    陆家出了大事儿,陆劲如今在外头名声早已经臭大街了,没有了对陆劲又爱又恨的正德帝,如今掌权的又是聂秋染,他早对陆劲是有些厌烦了,现在陆劲上头没人遮着,下头百姓间又传闻他与自己的母亲有不伦之恋,要知道名声这东西不是越传越好便是越传越臭,不可能传完便没没无闻下去,陆劲当日被他那妾室白氏暴出来的事儿令他名声臭得厉害,以往还怕他,吃了他不少亏的官员权贵们如今可算是像找到了报复之地一般,现在陆劲母子早不知道去哪儿了,已经出了京城,而秦淑玉与那妾室白氏倒是留了下来。

    她们两个妇道人家,开始在京中乱起来时自然不敢随意乱走,无奈之下也只得麻烦崔薇,不过秦淑玉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总过来见崔薇,她住在这边已经好几个月了,倒从来没有主动过崔薇这边来一次,这会儿崔薇看到她过来了,先是吃了一惊,接着又笑了起来:

    “秦姑娘来了,用了早饭没,快请坐下。”秦淑玉是一个人过来的,她今日穿着一件灰布衣裳,脸颊上早已经不见了崔薇头一回见她时的明媚笑意,反倒变得有些低沉,她依崔薇的言坐了下来,却是抿嘴笑了笑,这才道:“崔姐姐,我这趟过来是想跟崔姐姐告辞的。”如今陆劲倒了大霉,正德帝都死了,她自然不可能再回陆家去,而她现在不回陆家,因陆劲不论是在百姓间还是在贵族间名声都极不好听,因此也没哪个说她不好的,反倒是在崔家一些下人当日听了白氏所说的话之后都颇为的同情她,秦淑玉在崔家里住了一段时间,瘦弱的双颊倒是养得稍微丰腴了一些,看上去多了几分神彩。

    “这么快?你多住两天吧。”其实说到这事儿,崔薇也觉得有些尴尬。她如今又住回了昔日刘承的王府,照理来说这王府地方不小,房屋也多,住一个秦淑玉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便是再住她一百个也是能住得下的,光是这王府之中侍候的下人里里外外的便都有两三百个,可偏偏她留秦淑玉住着,却是十分的尴尬。

    现在崔敬平也住在外院之中,若是没有以前的过往,便是这两人没有谈婚论嫁过,那倒还好,可偏偏因为有着那样一层关系,崔薇又知道秦淑玉对崔敬平的感情,这会儿倒是显得有些尴尬了起来。崔敬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怕遇着秦淑玉,连内院都很少进,崔薇若是想要与他说话,就只得出外院去找他才成,秦淑玉住在这边确实不方便,可要让崔薇找地方将秦淑玉给腾出去,她却是有些不忍心。

    这个姑娘并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儿,便是以前有什么因差阳错,那都是与她无关的,事实上她嫁给了陆劲那样的人也真是可惜了,崔薇现在本来就很怜惜她,再者秦淑玉在京中又没有哪个亲人了,就因为想让她避开崔敬平,就让她一个孤身女子搬出去,崔薇还真是不忍心。

    PS:

    第一更~~~今天继续四更,感谢的话明天一起传,求求大家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9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百九十六章 和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96并对田园闺事第四百九十六章 和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