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巧遇

    早日死了再去重投胎,希望不要再摊着一个像杨氏等人那样的爹娘,不过就算是再不济,恐怕也要比聂秋染口中她的遭遇好得多,只盼那个可怜的女孩儿这辈子将下辈子要吃的苦都已经全吃过,以后过得好一些。

    从妻子的口中,聂秋染听到了不少奇思妙想的东西,什么男女其实地位都一样,女人也能自己抛头露面出门挣钱,甚至还有许多新奇的东西,不用油便能亮的东西,不出门便能与他人说话的工具,还有一些什么东西等等,令聂秋染听得昏头昏脑的,一时间妻子在他心里像是由她说着,便要飞走了一般,令聂秋染不由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两夫妻说着话,也不知道哪个时候睡着了,等到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外头已经飘起了小雪来,下了今年换了皇帝之后的第一场小雪。聂秋染等人收拾了东西,领了大队人马出了京中,不少百姓知道皇帝一旦坐稳了位置便过河拆桥时,许多人都将皇帝骂了个半死,聂秋染走时不少人都到城门外来送过,京城外的护城河里这会儿已经漂了一层雪白的雪花,许多百姓已经站在了城门外朝这边望着。

    罗玄倒是没有出现,反正这一趟崔薇出京不过是避避风头而已,又不是不再回来了,只要他将京里的麻烦扫除,崔薇便早早回来了。

    聂秋染一行人走到半路时,刚到十二月上旬,京中便已经传出皇帝已死的消息来。

    京里皇帝一死。顿时形势便大乱,许多人已经开始闹腾起要换新皇帝来,等到消息传到聂秋染一行人耳朵中时,这会儿的他们已经到了洛城。这一路虽然聂秋染没有急赶。但到底还是慢慢的回到了洛城,众人都听说了皇帝已死的消息,城里许多地方却是一片冷淡。聂秋染等人要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大肆宣扬,就怕遇着有心人。一行人来到洛城时。天色都已经快黑了,崔薇在洛城是有落脚点的,自然直直的就朝那边过去了。

    谁料来到自己那栋宅子时,一个衣着破旧,穿着黑色袄子的壮实人影却是站在门口前,似是在与一个穿着青色厚袄子的人争着什么。

    远远的马车驶过去时,还能听到那穿着青色袄子的人不耐烦的挥着手道:“你赶紧离远一些,这地方可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过来的!”崔薇听着外头的动静,探出头来。还没有注意看那人影。便听到一声熟悉的话传了过来:“这地方是我妹妹的。再说我又不要,只是借住一晚,借点儿银子罢了。我以后,我妹妹一定会加倍还你的。我是有要事要上京找我妹妹的,这房子就是我妹妹的,我真的不骗你,你要不信,你就行个方便吧!”

    崔敬怀的声音里含着焦急与疲惫传了过来,令崔薇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她现在实在是不想跟崔家这一群人再有牵扯,可不知怎么的,还没有回小湾村呢,如今便遇着了崔敬怀,这可不得不说一声孽缘了!

    “你唬谁呢!”那穿着青色衣裳的小厮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眼睛朝这边打量了一眼,也没看崔敬怀一眼便道:“要天底人要饭的人人都像你一般说是咱们夫人的兄长,那咱们夫人可是兄长遍天下了!”他一边讥讽着,一边目光却是落到这边,看清了一行人之后,又看到了探出头去的碧枝,眼睛登时便瞪大了,嘴里唤了一声:“夫人!”显然他是看到了探出头来的崔薇,连忙便要朝这边过来,崔敬怀却是拉了他焦急道:“我真是她的大哥,我从不骗人的,我真有急事……”

    “大爷夫人回来了。”那小厮却没功夫理睬他,只是推了崔敬怀一把,连忙便朝这边凑过来:“今日早上便听到喜鹊在枝头叫着,还当小人是有什么喜事儿呢,如今看来果然是大喜的事了,大爷夫人竟然回来了!”

    能够被这小厮称一声大爷夫人,便是崔敬怀再傻也知道是哪几个人回来了,顿时也跟着转过身来,在看到身后远远行来的马车队伍时,一下子眼睛便瞪大了,连忙朝这边扑了过来:“妹妹。”他大喝了一声,眼圈儿都红了,激动无比道:“我本来想进京找你们的,没料到竟然在这儿遇到了。”

    那刚刚还讥讽过他的门房本来当他是招摇撞骗想要银子的,可一听到崔敬怀这话,顿时吓了一跳,他敢当着这样多人的面都这样喊,莫非真是自家夫人的兄长不成?可是看崔敬怀穿成这副破烂德性,哪里看得出来。那门房心里着急,崔薇却是听到崔敬怀的声音时,便由碧枝扶着从车上下了来,看到满面沧桑的崔敬怀之后,皱了皱眉头,没有崔敬怀那样看到自己时的欣喜若狂,反倒不知为何,这会儿崔薇的眼皮儿开始跳了起来,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态度并不如何热切,反倒有几分冷淡:

    “大哥怎么会在这儿?”

    “我正是要进京找你的,妹妹,娘不大好了啊!”崔敬怀说到这儿,顿时便哭了起来,他以往一向沉默寡言的,崔薇倒还是头一回看到他哭成这般,又听到他话里所说的娘不好了,顿时嘴角便抽了抽,还没有开口说话,身后聂秋染也跟着下了马车:“有什么事,先进屋再说吧!”一旦他们前面的马车停下了,后头的十几辆并在一块儿的马车便停了下来,将巷子都堵满了。崔敬怀看到这情况,脸庞微微一僵,连忙抹了把脸,一边点了点头,跟着崔薇进了院子。

    “娘昨儿照顾二弟时,受了伤,如今抬在家里,爹深怕她有个什么意外,你瞧不见了,因此让我进京来通知你一块儿,可没料到这会儿竟然是遇见了。恐怕也是祖宗在天有灵保佑着,正巧这样遇上了哩。娘以前就说不能晚上梳头发,深怕你回不来哩,就怕没见着她最后一面……”崔敬怀这会儿激动异常,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嘴里不住念叨头,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崔薇却并没有如他想像中一般露出焦急与难受之色,反倒态度十分冷静,表情甚至隐隐带着一丝冷意,这令崔敬怀有些不解的同时,又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满:“妹妹,到底娘也是你的娘,就算以往有不是,可她做长辈的,也没有与小辈赔礼的道理,你也知道,长辈若是跟你认错,那不是折了你的福么,再说娘现在身体已经不大好了,就是她以往有什么,妹妹你也……”

    崔薇停下了脚步,冷冷看着崔敬怀没有说话。身边的下人都慌忙朝屋里跑去收拾着,只有聂秋染以及崔薇身边贴身侍候的碧枝等人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崔敬怀本来有些不满的,可一看到崔薇这副冷淡的神色,顿时吓了一跳,有些怏怏的住了嘴,半晌之后又不甘道:“娘再有不好,如今都已经躺着了,这个时候还记挂着你哩,到底妹妹你也是她生的,娘现在身体不好了都还想着你,让我来找你,可见心头是有你的,妹妹又有什么过不去的?”

    “只怕不是想见我了,而是又想出了什么主意吧!”崔薇看着崔敬怀半晌,才冷冷的说了一句,只是这一知,顿时让崔敬怀脸色涨得通红,眼里露出怒火来,有些激动的提高了声音,大声道:“什么主意不主意的!娘现在不好得很,游大夫说了,她老人家随时都有可能去……”崔敬怀一边说着,一边抹起了眼泪珠,他脸庞一向苍白之色,看起来倒真像是难受得很了,吸了吸鼻子,又大声道:“你再怎么不满,可到底也是你的娘,反正你都回来,早点儿回去见见娘不是更好么?”

    崔敬怀一边说着,一边吸了吸鼻子,眼神愤怒,看着崔薇时的目光带着不满与气恨。但崔薇丝毫没有受他影响,反倒十分冷静的朝屋里走了去,崔敬怀一看她动作,连忙便跑到了她身前,伸出手臂将崔薇给拦住了,大声道:“你现在不能走!现在天色还没有全黑,咱们现在出城还来得及!娘真的不大好了,她想见见你,临死前想见见你,你怎么这样狠的心,娘想见你,又不是哄你的,怎么就不能回去见她老人家最后一面。”

    一边说着,崔敬怀又难受了起来:“又不是要你的金要你的银,怎么你就这样狠的心,娘好歹也是生下你来的娘啊。”

    “大哥的意思,是让我连夜就赶回去?”崔薇对于杨氏并没有像崔敬怀那样焦急的心情,只是有些不大耐烦:“她到底好不好了,是不是真想见我,还是有其它主意,现在大哥就说不是了,恐怕还早了些。”

    崔薇这样一开口,崔敬怀顿时便愤怒了,眼睛都涨得通红,狠狠伸出手来便想朝崔薇一耳光甩过去:“她好歹是你的娘!你怎么这样狠的心!”

    PS:

    第二更~~~~求小粉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50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五百零四章 巧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504并对田园闺事第五百零四章 巧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