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母爱

    吴氏与林氏二人双眼通红正坐在一旁,杨氏的老父亲也坐在一边与人说着话抽着旱烟,脸上虽然没笑,但却并没有什么凝重的味道。屋里罗氏等人在准备着白布与麻草等,这会儿看到崔薇过来了,崔世福连忙过来道:“薇儿,你进去跟你娘说说话吧,以后就看不到了……”

    崔薇没有出声,与聂秋染一块儿进屋里去了,跟她一路过来的碧枝等人却是留了下来,引得村里好些人都好奇的盯着她们看,一副想围上来说话又不敢的样子。

    屋里杨氏已经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裳,被人抬到了用门板临时搭起来的架子上,一身的黑布衣裳,衬得她那张脸更是惨白得半点儿血色也没有。崔世财的媳妇儿刘氏正阴冷着一张脸领着自己的两个儿媳妇在替杨氏收拾着她睡过的床铺,看到崔薇等人进来时,刘氏冷哼了一声,也没动弹,收拾了一下,索性便坐下去了。

    “你,你……”杨氏喉咙里发出‘霍霍’的声音,目光都有些涣散了,昨儿她确实是回光返照,她是一直在熬着等崔敬平回来呢,但崔薇心里却是不解,明明之前那大夫都说过杨氏是治得好的, 虽然身体失血过多,往后治好了也不一定会身体好,但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才是,怎么好端端的,人却就要死了?

    别说崔薇想不通,连聂秋染心头也怀疑,与崔薇使了个眼色,聂秋染便退出去了。屋里一股阴森森的味道,就是呆了这样多人,也半点人味儿也没有。崔敬平不知何时也站到了门口边儿,盯着屋里,崔薇转了头去看他时,只看到他熬得通红的一双眼。

    屋里静悄悄的。杨氏冲崔薇伸出一双手来,像是要与她说什么话般,但她却明显说不出话来了,喘气声也更急了些,像是下一刻便要断了气的样子。

    就是有再多的恩怨,看到这情景,崔薇也只有叹了口气算了。走了几步进了屋里来,屋里一股刚烧过的香烛味儿,熏得人难受,崔薇还没开口说话。刘氏便道:“你娘要去了,你就好好陪她说说话,也不要再倔着了。知道你是姓什么的,得顾着些娘家才好,咱们可一笔写不出两个崔字,你也是嫁了读书人的,该懂着些。别自己人不顾了,去顾别人……”

    崔薇懒得理刘氏在这个时候想要趁火打劫的行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刘氏被她一瞧,冷哼了一声,又不多说了。聂秋染从外头领了个背了药箱的老头儿进来,崔薇转头去一看。顿时便将他给认了出来,这就是众人回乡时带回来的御医令,在太医院中医术可是最好的。崔薇让他来是照顾自己女儿的,之前崔世福等人不肯信他,以致于另外请了人过来医治。

    聂秋染领着御医令进来,那后头崔世福等人也跟着过来了,还有刚刚在外头跟着众人说话的游大夫。也兴奋的跟了进来。

    “华大人,劳烦您瞧瞧。她这身体到底是怎么了,之前还说能治好的。”崔薇冲这御医令福了一礼,一边让到一旁,顺手拎了根凳子过来,摆到了杨氏躺着的门板子面前。

    “夫人折煞老臣。”那御医令半侧了一下身子,让开了崔薇的礼,连忙才惶恐的道了一声谢,小心翼翼的沾着一小半凳子坐了下去,一边将自己的箱子放了下来。一旁崔世福看到崔薇又找了人过来给杨氏看,心中有些不满,黑了脸道:“你娘现在人都快没了,你还让人来折腾她……”

    “三哥,点个灯来。”崔薇根本没理他,只回头冲崔敬平吩咐了一句,崔敬平答应了一声,连忙出去了,不多时果然点了灯进来。御医令道了声谢,一边伸手将杨氏眼皮儿揭开了,一边又说了声开罪,拿了剪子便要剪开杨氏的衣裳,崔世福与崔敬怀两父子刚要着急发怒,崔薇便淡淡道:“你放心,等下我出银子,重新再给整治一身衣裳。”只要有钱,没什么东西是办不到的,崔世福一听到这儿,虽然仍是有些愤怒自己妻子都快死了这些人还要来折腾,但却勉强忍着心里的火气,只恨恨的冷哼了一声。

    那御医令就是没问,也准确的将杨氏伤口处的衣裳剪了开些来,只一剪开,便看到里头化烂了的伤口来,烂得已经发黑了,足有碗口大小的伤口,一个大洞,里头的内脏都能透过伤处瞧见一些端倪。众人给她洗澡时估计不敢碰她这伤口处,因此血肉模糊的,看起来十分吓人,还有沾着的麻布,让人一瞧便触目惊心。

    “不是一个匕首伤吗?怎么这样严重?”崔薇一看到这儿,便吃了一惊,在场除了大夫便都是自己人,再者杨氏又没露出什么肉来,御医令的动作十分有分寸,连半占儿多余的地方都没看到,这会儿连聂秋染等人都能直视了,崔薇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问了出声来。

    “崔夫人恐怕是约一个月前受的伤,本来倒是瞧了些,用了些药,也该有效果,若是由老臣来治,将伤口缝上,能使她半月内恢复的,但如今经人诊治,本来也无大碍,想来这副模样,该是服食了一些药,可又未全服的原因吧?”御医令一边瞧着,一边张嘴数了几样药材出来:“这些可都是补血的使身体加速复原的好东西,一般大夫应该会开,但想来是没有吃,或者是遇着庸医,将次品充好了吧?”

    屋内顿时死一般的寂静,半晌之后,崔薇大声道:“将那大夫给抓过来!”

    “不用了。”崔世福这才开口,小声道:“那些药开了,但是你娘说要留给你二哥,所以……”

    这话一说出口,崔薇是真的有些无语了,看了门板上躺着的杨氏一眼,半晌说不出话来。杨氏这会儿说不出话来,但好歹还能听到,呼吸声便更大了些,一边激动着,她那伤口竟然又渗出血来,御医令想了想索性从自己的药箱里取了一个针袋出来,拈了根针在她身上摸了摸,隔着衣裳便朝杨氏身体缓缓针了下去,那肉眼瞧着往外渗的血,一下子便渐渐停了下来。

    露出这一手,顿时令现场看到的人眼睛都瞪大了,游大夫更是兴奋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深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回夫人,若是昨日这位老夫人伤口未被扯开,说不得老臣还有法子,但如今伤口已经错位,已生毒气,原本伤处便在心脏,如今直攻心,恐怕……”御医令原本露了一手,令众人眼睛一下子都亮了起来,可听着他这样一说,崔世福眼里的光彩迅速黯淡了下去。崔薇冲这华御医令点了点头,他才接着道:“老臣有法子使这位老夫人稍精神一些,至少去时不能感觉疼痛,能使她与夫人说几句话倒是成的。”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看了崔薇一眼,崔薇又转头瞧了瞧崔世福:“你们认为如何?如今情况已经这样了,这位华大人医术高超,能使她去得无痛苦一些,让她清楚一些,至少能说几句话……”

    “不能治好吗?”崔敬怀有些绝望的问了一句,刚刚那老大夫开口时他还心里生出期望来,这会儿听到这老大夫不能治好,顿时便险些哭了起来。

    “当初若是用了华大人医治,又何必会有今天的苦痛?”这是古代,可不是现代能做手术的时候,也最多只能做到这个样子而已。杨氏的伤口在心脏处,又发黑化脓了,谁敢去动那手。崔薇叹息了一声,听到杨氏让了药材给崔敬忠吃时,不知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崔世福咬着牙,脸上现出挣扎之色,半晌之后才痛苦道:“使她去得安心一些,是我对不住你,是我的错,早该听薇儿的,我错了!”崔世福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的敲起自己的头来,崔薇叹了口气,示意御医令动手了,那御医令才点了点头,一边将自已的针抽了出来,朝杨氏身上不停的落下去。

    随着杨氏身上的针渐渐落下去,原本一张死灰色脸的杨氏竟然脸庞渐渐的红润了起来,眼睛里也多了几分光彩,急促中带着时常就像要断气一般的呼吸声渐渐的平缓了下来。

    “好了。”随着最后一针的落下,御医令站直了身子,抹了抹满头的大汗:“最多能支撑一刻钟,多的便不行了,夫人有话便说吧。”

    他话音刚落,本来众人以为随时会断气的杨氏竟然自个儿支撑着,半坐起了身来:“我的话跟夫君,跟儿子们,说得都差不多啦。”她声音中气十足,若不是瞧着她那衣裳还被剪开的,里头露出的碗口大小的伤口,众人刚刚还看她躺在门板上要死不活的,都不敢相信不过是几针下去,这人竟然平白无故能自己坐起来了。

    众人的目光都赞叹的落到了御医令的身上,崔世福嘴唇动了动,看着杨氏,眼泪一下子便滚落了出来:“阿淑……”

    PS:

    第四更~~~~~~新书求包养,田园求粉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51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五百一十四章 母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514并对田园闺事第五百一十四章 母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