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的番外(五)

    附近的村民们在得知黄桷村在一夜之间被烧了个干净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文學馆)不知为何,这一夜里离黄桷村不远的附近村落都睡得极其香甜,直到天亮时才睁开眼睛,而早晨醒来时,黄桷村早已经成了一片灰烬。幸亏半夜里下过一场小雨,才将那火给熄了,不然否则这火会淹到四周来!

    村民们都说黄桷村是招了天谴,才引下了这样一场大祸。也有人说是黄桷村哪个人走了水,惹得村里人都死了,更有人讲这是黄桷村命中注定有此一劫而已,许多与黄桷村有亲戚关系的,个个都悲伤无比,哭声振天,找了官府过来,但罗玄等人出手是何等严密,这样杀人放火的事儿这些时日来都不知干了多少,官府过来自然没查出什么原因,只落了个黄桷村走了水的结论而已,为了防止这里死人过多,瘟疫蔓延,官府便让人一把火将那儿烧了个干净。

    县令也怕上峰怪罪下来自己担当不起,毕竟死了一个村子,若是上报回去,上头的官员可不会管他是否无辜,一个治下不严之罪是少不了的。不过是死了几个无权无势的村民而已,事情闹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对县令来说,几乎能保得住性命都是意外之喜了,更别提以后还有什么前途可言,自然是做主将这事儿给遮了下来,反正在这个县中他最大,朝上头便只报了一个村里生了瘟疫之话。无论如何,黄桷村从此是毁了个干净,许多人都不敢再往那边前去!

    而这会儿罪魁祸首早已经到了离黄桷村几十里之外,一夜疾行,罗玄脸上却是丝毫变化都没有,依旧是一片冷淡,好似昨夜里毁了黄桷村。并杀了村中如此多人的不是他一般。这一路进京里去,罗玄没有意料之外的,遇着自己心心念念中都想见到的那个人!

    为了姐姐,为了能铲除正德帝,只要能扶着刘乾上位,总有一天他能将刘乾也踢开,到时他愿意将这天底下也捧给自己的姐姐当做礼物!

    崔姐姐是跟聂秋染一块儿进京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年幼时候起,罗玄就对聂秋染心下有些忌惮。他也感觉聂秋染恐怕心里也在防备着自己,但不论如何,他也是曾年少时少有没向自己露出过厌烦神色的人。而且他是崔姐姐的丈夫!罗玄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一点时,便觉得心里隐隐生出杀意来,他只想崔姐姐永远像多年前看着自己时的目光那样看着他,他想要崔姐姐永远只对他笑。像以前一样摸他脑袋,责备他,甚至骂他。可是罗玄知道,自己只要真敢对聂秋染动手,姐姐是不会再喜欢自己的,他的心里只能住一个人。也不能做到像别人所说的爱屋及乌,可崔姐姐却永远喜欢的不会是他一个人。

    罗玄为此感到苦恼,可他更慢慢觉得苦恼的是。聂秋染好像也发现了他的心思,开始处处隔离他。正德帝那老东西老而不死,实为贼!竟将他发派到西凉。罗玄虽然不甘心,可他还知道来日方长的道理,他现在暂时与正德帝相比。没什么优势,可他比正德帝年轻。永远有多过他的岁月。自己不怕死,而皇帝那老东西却是贪生怕死!终有一天,他要理气壮的陪在姐姐身边,终有一天,他还会再回来,到时哪个也不要想将他跟姐姐分开!

    临走时,聂秋染与他长谈了一番。从聂秋染的谈话中,罗玄知道了他许多的计划,与自己的想法相同的,甚至是聂秋染比他杀了皇帝的念头更绝!他甚至想要让自己在西凉发展势力,他再前往定洲部署,而从聂秋染口中听到的什么洪水与开河道等,罗玄只觉得如同天方夜谈一般,可不知为何,他就是相信聂秋染所说的一切都会发生!

    这些事情实在太过玄幻,可偏偏罗玄愿意为此而博一把。他的骨子里本来就有着不同于世俗的不安份,让他循规蹈矩的过一生,等到年老时才出人头地,他做不到!他要的是早早的踩在众人头顶之上,将天下最好的东西送到自己最在意的人面前。

    罗玄愿意拼一把!只是在临走之前,他得要替姐姐扫除一切障碍与麻烦!聂家那老妇人,胆敢三番四次与姐姐为难,姐姐就是太善良了,才每回都纵容她,既然姐姐不愿意下手,他自然不介意替姐姐除去这样一个讨厌的人!孙氏是聂秋染的母亲,既然聂秋染拿她没办法,他便助姐姐一臂之力!将孙氏与那对姐姐起了心思的老头儿捉了过来,罗玄看着他们临死前的恐惧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惜姐姐没有看到,否则若是让孙氏能跪在她面前求饶,姐姐一定会狠狠出一大口气的!

    可惜姐姐太心软了些。不过这样也好,自己背地里悄悄替她做事,只要有人使她烦心,想对她不利,自己便全替她铲除。罗玄一向不信这世上有鬼神,可他又情愿这世上是真正有鬼神的,人生毕竟短短几十年,他不怕死,可却怕死了以后看不到姐姐,一想到那情况,罗玄便再舍不得闭上眼睛,甚至连睡觉都不愿意。因此他希望这世上是有鬼神的,若真是那样,自己下一世还要与姐姐相遇,而要真有鬼神,有报应一说,杀人之事,报孽便应该全在自己身上!

    便是自己下辈子做不了人,成为猪狗,可只要能再继续跟在姐姐身边,那他便已经满足!他的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的,这些血腥之事不应该沾染在她身上,一切的罪过,全部由他来承担!

    在临走之前除了将孙氏二人弄之死,他还顺手将顾宁溪也毁了去。罗玄有一种野兽般的直觉,聂秋染虽然与顾宁溪没什么关系,但他本能的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再加上顾宁溪不知廉耻竟然意欲与自己的姐姐抢丈夫,她最怕什么,自己自然要送她什么大礼,将聂秋染往后可能纳她的后路给斩断!

    将目前能威胁姐姐的事情一一铲除之后。罗玄才心满意足的开始带着与聂秋染商议的事情前去西凉,他在西凉根基极深,说是地头蛇也不为过,尤其是在底层流放犯人之中,再加上阴氏一族的力量,可以说到了西凉才是足以让罗玄如鱼入大海般,如今又加上了正德帝的命令,给他的监军之职,更是使得他如虎添翼,很快便将势力发展了出来。

    三年之中与聂秋染相辅相成。在这三年里,罗玄很快发现聂秋染的可怕之处,这个人初时见他只是文质彬彬。见谁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可其实只有相处过后才知道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他心思缜密而不易接近,冷静而又冷淡,越是与他相处,使得罗玄心里那个阴暗而不能见人的念头开始渐渐打消。罗玄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有时手段与聂秋染相比起来,他不见得能比得过,不知为什么,聂秋染总给他一种让他忌惮的感觉,像是本来该是天生的敌人一般,偏偏又因为崔姐姐而两人不得不绑在一起。

    更为古怪的是。有时聂秋染做事手段又使他有一种像是极为熟悉的感觉,两人并不是什么亲兄弟,可不知是不是因为崔姐姐的原因。偶尔两人做事竟然想法如出一辙!这让罗玄开始对聂秋染有些感兴趣了起来,他便是想破脑袋也不想不到聂秋染重生过,并在重生之后借用了他前世时的一些手段。罗玄只是觉得聂秋染开始越来越让他有些欣赏,从一开始恨不能使他消失,到后来的惺惺相惜。

    罗玄心里想。除了多个姐姐之外,要是能多个兄长也不错。罗家的那些垃圾渣滓自然不配称为他的兄弟。甚至不应该配称为他的亲人与他同姓一个罗字,所以那些人已经消失在这世上,但如今看来,聂秋染也不错,除了有时脾性与他相合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是姐姐的丈夫。他比自己更亲近姐姐!虽说这个念头一涌上来罗玄便浑身都有一种暴虐之感,但活了这样些年,虽然这世上任何事他都敢去想,敢去做,可唯独聂秋染的事情,他不敢去做,甚至连想也不敢想。

    除了有些忌惮聂秋染之外,他更怕的是,姐姐以后看自己时,那异样的眼神!

    摧毁大庆朝,灭了刘家皇室嫡系!这样一件事原本是罗玄答应了当初那怪异老头儿的,他原本以为自己要到多年以后才会实在这个目标的,如今的罗玄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只有狠辣与勇猛的人,他在外头经历多年,学会了思考,不是只凭凶狠伤人,他知道了正德帝并非那样轻易便能扳倒的,刘王室统治大庆朝多年,并非他一个势单力孤的人只有蛮狠就能弄垮的,罗玄后来虽然知道了当初那老头儿给自己下了一个套,但他骨子里却有一种倔强,就算知道当初那老头儿心怀不诡,甚至有可能让自己去送命,可他虽然对人狠辣无情,他罗玄再不是人,可却并非是一个有恩不报,答应了别人而不做的人!

    罗玄不止是对别人狠,他对自己更狠!人命在他眼里根本只是一个数字而已,这其中的人命自然也包括了他自己的,他不怕死!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学了那老头儿的武功,自然也要该付出代价才是。便是用这条命偿还无所谓,这全天下,他谁的恩情都不想欠,也不想与人有什么瓜葛,除了姐姐之外!

    可罗玄没有料到,自己以为的会以命相报老头儿的事并没有发生,而这一切全因为聂秋染,轻易解决。借聂秋染挖河道之事,罗玄与他一并扬名天下,不费吹灰之力,不用双手沾满血腥,不用以蛮横的态度来解决问题,兵不血刃之间,轻易便将以往高高在上的正德帝给拿下,明明是逼宫的事,在世人眼中本来看来是大逆不道的,可他偏偏没有沾到一丝的骂名,反倒人人称赞,既完成了老头儿的命令,自己还并未付出生命的代价,这让罗玄开始对于聂秋染有些佩服了起来。

    他生平除了对崔薇之外,别人从未让他低过半丝头,也没让人能让他真心佩服过,可偏偏聂秋染实在让他出乎意料之外,让他实在是有些佩服了起来。好像除了狠辣,只用血腥手段让人低头之外。他又像是看到了另外的一条道路般。

    杀死了正德帝,当初高高在上的,曾将他视作无物的皇帝趴在自已的面前,任由自己跟只蚂蚁般的捏死,罗玄完成了当初对于阴氏的承诺,从此世界之上,他除了姐姐之外,再也不欠任何人。

    当初穷山沟里,没人会想到这个当初被人瞧不起,被人称做天煞孤星的罗玄会有如今的成就!看不顺眼的人已经死了。罗家的人个个死得凄惨,就连当初唯一放过的聂明也被她自己的亲生母亲折磨至死。当初人人都欺辱的孩子,如今却凌驾在众人之上。

    完成了对那老头儿的承诺之后。阴氏的人才告诉罗玄,他练的武功当初是那老头儿得到的奇妙武功,是特意为内侍所创,倘若练到后来却非得要人身体完整才可达至最高境界,练至后期。若是那命根子尚未真的绝断脱离身体而去,甚至可以再恢复为正常人。这是一个秘密,也是由阴流知道的,直到要等罗玄将正德帝弄死之后阴氏的人才准备告诉他的。而若是罗玄并未完成这个目标,他自己要是因此而死,这个秘密他自然不用知道。而他若是没有完成这个目标。自然也是一辈子都得是个废人!

    阴流跟随罗玄多年,虽然到后来也没渐渐对罗玄忠心,也知道罗玄手段。但他却一直守着上个主子的吩咐,直到大庆朝即将改朝换代,才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他原本以为罗玄会让自己生不如死的,甚至这个事情在某一方面来说,其实也算是一种背主。阴流都已经有自己会死的准备了,可谁料听到这个消息时。罗玄却突然间笑了起来。

    他当初是自己勒了命根准备进宫为侍,当初也是因此而练了那老头儿教自己的武功,他天份极高,练到后来阴流所说的话他其实早就已经有预感到了。当一个完整的人,能传宗接代,在此时的人来说是一件大事,可是对于罗玄来说,传宗接代根本不在他看在眼内!

    罗家对不住他!当初罗家对他无情,如今他自然是对罗家无义,他以杀灭罗家全族来应了当初罗家人所口口声声说的天煞孤星,克亲人克父母的话。既然老天不收罗家人以应这句,他便将罗家人赶尽杀绝,以应了罗家嘴里所说的话。他既然灭了罗家全族,自然便没有要给罗家传宗接代的意思,更何况这普天之下,有什么样的女人能配靠近他?有什么样的女人配得上生他的孩子?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想看到有人与自己如此亲近,在罗玄心里,他要的是崔薇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最亲近的那个人,罗家人也不许占了那个位置,所以罗家要死!

    而要是生完孩子,姐姐便不是靠他最近的人之人,一想起来罗玄便心里生出嗜血的冲动来。他不要什么孩子,也不要什么传宗接代,在他心里,姐姐与他最亲,谁敢生出与他亲近的想法,谁就要死!

    更何况聂秋染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如今自己以半残之身靠近崔薇,聂秋染已经百般阻挠,幸亏当初年幼,恐怕聂秋染也只是在强自忍耐而已,这些年与聂秋染打交道下来,他知道这个人的性格,强势而霸道,独占姐姐之心不比自己少到哪儿去,现在靠近姐姐都能招他忌惮,若是往后他真正成为完整之身,恐怕这一辈子,就是想尽主意要时常靠近姐姐,那也是难上加难!

    尤其是自己若是真成了完整之身,就算练出什么绝世武功,往后能天下无敌,就是能活多年,可身边要是没有姐姐相伴,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倒不如像现在,陪着姐姐慢慢老去,往后她死,自己也死,就这样,等她闭眼之时,自己亦步步相随,岂不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了?

    什么传宗接代,长命百岁,统统去死吧!

    罗玄警告了阴流将这事儿给烂在心里,往后不许再提半字。他知道,若是姐姐明白这件事儿,她一定会让自己留个后的,可他不需要!罗玄心性冷淡,对于子嗣也看得并不如何重,他要的是什么,他永远清楚!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并不是传宗接代,亦不是扬名万年,他要的,只是当初那个会拍他头,会微笑着看他,会责备他,会给他糖吃,第一个将他当做人看,如同阳光一般,照进他阴暗黑冷的心里,那个最重要的人而已!

    姐姐!

    ps:石头的这一世番外到这里结束了。还有好多感觉没写出来,但想了想,意犹未尽就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石头的番外(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5并对田园闺事石头的番外(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