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梁一梦

    杨氏的一生过得很是与村中所有的女人不同。她自出生时候起,倒是如同世上任何一个女孩儿般,帮着家里做事,直到长大了,被父母再许了人。她这前半辈子都过得平凡而又平凡,嫁人之后夫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胜在她嫁的男人老实而又知道心疼她,这一点可不容易,要知道此时的男人大多都性格暴烈,杨氏的兄长弟弟们,便都是个个脾气一不顺便要打媳妇儿的,好在她的丈夫崔世福虽然嘴巴不会说,但却极为心疼她,平日里有些什么重活儿累活儿的,他自己便做了,绝不让杨氏沾手一分。

    这样的日子让杨氏觉得虽然苦,可却又苦得值得。她从小便看到自己的母亲在家里当家做主,父亲也像是崔世福一般的人,沉默寡言不爱多说,因此家里的事儿几乎都是她的母亲在当家做主,她的父亲虽然时常让着她的母亲,可是对于她的母亲却并不如何爱惜,至少杨氏知道,现在杨家里虽然是母亲在做主,可母亲生了自己兄弟姐妹多人,落下了一身的病根儿,而也因为她平日里太能干了,父亲便撒手将许多的事情都落到母亲身上,原本该男人做的事儿,可她的娘却都一应全包了。

    在这一点上,她的母亲虽然强势,可却强势得如同一个男人,若是女人活到那份儿上,虽然自在了一些,可却又心累。好在她的丈夫崔世福虽然也是个老好人,但她跟自己的父亲不同的是,他知道疼惜自己,他甚至将家中的银钱都交到自己手中,平日里该他做的事情他分毫不少的做了不说,而且看到自己劳累时,还知道要搭手一把。这样的一个男人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才能,可却让杨氏过得很是满意,她甚至每当看到同样出嫁的姐姐在家中操持家务,侍候夫君照顾婆婆,劳心劳力,一把年纪便熬得苍老时,杨氏便觉得心头得意。

    她的婆婆林氏虽然早年守寡,可她却并不难侍候,她甚至脾气也不古怪,又不跟杨氏住到一块儿,也不要她来侍候,对于杨氏这样当人媳妇儿的,村里好多人都在背地里羡慕着她,杨氏也因此沾沾自喜,别说远了,她的母亲看着如此强势,便是将她的父亲压了下去,可家中祖母在世时,母亲这样强势的人依旧是被拿捏得不敢吭声。

    杨氏福气也好,她甚至早在成婚初时便找了人算命,人家都说她该是一个老夫人,子孙满堂的富贵命格,杨氏也因此沾沾自喜。她也争气,嫁给崔世福没多少时间,杨氏便有了身孕,头一胎不负重望的,她生了个儿子,从此以后,杨家更是人人都对她称赞有加,谁不来说她一声有福气?杨氏想着自己那个要当老夫人的合格,险些便笑了出来。

    大儿子崔敬怀才出生没两年,杨氏又接着生了个二儿子崔敬忠,这个儿子从小便聪明,能言会道的,与一向爱在地里玩泥巴的老大便不同,他好像生下来便显得比其他村里晒得黑不溜秋的孩子们白净几分,杨氏随着丈夫下地时,将大儿子扔在田坎边,而自己背着老2下地耕种,就这样一个夏天过下来,这个儿子竟然没有被晒黑半分,这在杨氏看来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每当背着这个儿子出门时,听着人家夸自己儿子俊秀长得好看的话,杨氏便能打从心眼儿里笑出声来。

    她的这个二儿子是与众不同的!杨氏一直以来心里便这样想。崔敬忠自小时起便与村中那些只知道玩泥巴捉蛐蛐们的小孩儿不同,他不喜欢玩泥巴,他甚至对于那些孩子并不怎么爱亲近,杨氏本来还担忧这个儿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可在看到儿子偷偷跑到村中聂家那对面田坎望时,又学着人家那些读书人一般,拿着树枝在地上比划着时,杨氏突然之间顿悟,她的这个儿子是不是天生该是读书人,当状元的料?

    崔敬忠从小便长得跟村里其他的孩子不同,他显得更清秀一些,因他长得不如大儿子那般身体壮实,因此杨氏两夫妻在他身上花费的心力并不比大儿子少,甚至要对他的关注更多一些,可这个儿子从小就瘦弱也并不强壮,在乡下里,这样瘦弱的男孩儿便代表着长大以后不能挑起一家之主的重任,也表示他不能做太多的农活儿,这曾让杨氏很担心过。可这会儿杨氏想到这个儿子并非只有一个种田的路走时,她顿时眼前一亮,好像是看到了儿子另一生般,顿时便与丈夫商量起,要送儿子入学的事儿来。

    杨氏也只是把自己的想法与丈夫一说而已,多年以来,崔世福一向顺着她,没有出乎杨氏意料之外的,崔世福果然答应了她的请求。杨氏不由想起了当初那算命的先生说过自己这一生有可能是个老夫人的富贵人生来,她兴奋异常的将这个瘦弱的儿子送进学堂之中,虽说丈夫的顺从让杨氏心里满意,也实现了她心中隐隐的渴望,但崔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富贵人家,送儿子去学堂时村里曾有人说过闲话的,杨氏本来就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哪里受得了这个闲言闲语,越发背脊挺得直了些,做事时也比以往更拼命。

    崔家的日子因为崔敬忠而过得紧巴巴的,这个儿子从小就与别的孩子不一样,杨氏从一开始对他的怜爱,渐渐的随着崔敬忠的读书,而变成了一种敬畏与讨好。儿子读书之后时常嘴里说着什么子曰,这些话杨氏一句也听不懂,可也正因为听不懂,她便越发觉得这个儿子跟别的更不一样了,对他也更是敬爱有加了些。崔敬忠成了崔家最特别的一个人,就是在杨氏后来又生了自己的小儿子崔敬平之后,杨氏对于这个二儿子,心里也最是看重。

    可也正因为崔敬忠,崔家的日子更是难过了些,杨氏生完了崔敬平之后,见到是一个儿子时,她心里才悄悄松了口气。崔家现在男丁还更少了些,大儿子崔敬怀才刚十三左右时,便已经开始扛着锄头跟着崔世福一块儿下地,都是从自己肚皮里爬出来的,杨氏看到大儿子这般劳累时,心里也曾心疼过,看着好端端一个少年,没几年的功夫便熬得跟个成年人似的,杨氏心中也难受,如今崔家的情景,她知道现在这几个男丁远不够用,尤其是崔敬忠读的书又不是一两天便能读得出来的,她得需要再生几个儿子,往后等儿子们长大了,崔家便有了接替人,崔敬忠也有了人供养,崔世福也不必那般辛苦。

    崔敬平刚出两年时,杨氏又怀上了,这个孩子可是杨氏期盼了多时的,村里人都说她这一胎怀的是个男丁。这话正中了杨氏的下怀,让她对于肚子中的孩子生满了期待。她希望能多生几个孩子,往后好减轻崔世福的负担,现在崔家儿子还是太少了些。她生的三个儿子中,一个儿子已经跟着崔世福在做事儿,而另一个儿子是读书人,十指不能沾阳春水,往后得要供着他,那是一个只能扔钱进去,短时间内可是看不到回报的罐子,而三郎崔敬平现在年纪还小,往后虽然他长大也能帮崔世福两父子的忙,但他一个人到底还是少了些。

    因此杨氏对于肚中的孩子充满了希望,几个月怀胎时间一滑而过,农家里本来就忙碌,杨氏便是挺着大肚子,地里忙起来时她也一样要跟着下地做事儿,而二儿子最近正学堂里读书,得有人侍候着他,杨氏一时间忙得脚不沾地,偏偏就是忙了一些而已,她的肚子便感到有些不舒坦了起来。这个孩子也实在是太过娇气了些,杨氏连着生了三个孩子,还从来没有过怀孕便这样难受的时候,她不免对肚中的孩子生出几分埋怨之心来。正在这个时候,崔敬忠在学堂里却与人发生了口角,这可是自己最心疼的儿子,杨氏哪里能容忍得了有人欺负他,因此急匆匆的便赶到学堂想找人讨个说法。

    她气冲冲的前去,却在儿子不满冰冷的目光中灰溜溜的回来。她知道,自己这样一通大喇喇的吵骂着进去,学堂里那个夫子却毫不客气的将一切算在儿子身上,在学堂中,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又泼辣的杨氏头一回开始觉得有些胆怯,她听到儿子让她以后不要再去学堂的话,她知道自己是给儿子丢人了。

    其实杨氏也不想这样的。她心里又是有些难受,又是有些惶恐,儿子读书了,有能耐了,成为了人上人,但他却不上自己这个生养了他的母亲,从小对这个儿子的另眼相看以及又疼又畏,使得崔敬忠心里已经不那么尊敬她了。被亲生的心爱儿子嫌弃,杨氏心中又是难受又是伤心,她一路哭着回来,却又怕今日自己这样一通去乱骂了回来还要被儿子埋怨,她甚至更隐隐也有些害怕自己真是给儿子丢人了。

    这样一路回到家中,来回急赶了,杨氏肚子便显得越发不舒服了些,她好像开始有坠胀的感觉,杨氏不是头一回当娘,她已经很明白这样的感觉是什么,她是生过孩子的。可再生过孩子,再有经验,生孩子本来就是一脚踏入鬼门关的事情,若是在路上发作了,那可就不太好了。杨氏心中焦急,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按着肚子又走得更快了些,她怕在路上发作,危险倒不必说了,她更怕自己这一趟是因为二儿子崔敬忠出去的,她怕对她一向爱重的丈夫到时会责备起二儿子。

    一想到这儿,杨氏心中更添了几分焦急不说,对于肚中的孩子,她也生出几分埋怨来。回到家中时,她肚子果然已经开始隐隐作痛,杨氏下午没有去地里干活儿,她躺回了床上,反正现在事情已经不那么忙了,丈夫与大儿子两个人在地里也能做的,她虽然也心疼丈夫儿子,可也同样怕自己要是在地中发作了,到时连累二儿子。

    躺了一阵,估计是胎儿又平复了下来,杨氏又觉得好了些,晚上时打起精神起来正做着饭。她想着自己今日得罪了二儿子,因此寻思着想要给他做顿好吃的,费尽心思做了饭菜,晚间时候二儿子果然回来了,一回来便如同杨氏想像中一般冷着一张脸。杨氏已经提心吊胆好几个时辰了,这会儿看到儿子的冷脸,越发觉得心头没底了些,因此小心翼翼的开口:

    “二郎,娘也不是想给你丢丑,但我听村里的郭大嫂说,有人敢在学堂中骂你,娘……”

    “有人骂我,那也是因为爹娘不如人的原因。”小小年纪的崔敬忠身上便有一种读书人特有的傲气与冷淡,这种在杨氏看来是富贵气的冷淡现在由她最心疼的儿子使出来那更是威力百倍,让杨氏心中越发惴惴不安,又听到儿子说自己不如人,顿时心中一酸,险些眼泪便掉了出来。她本来怀孕之后心情起伏就大,这会儿又听到儿子这样的话,心中锥心刺骨的疼,原本好不容易平复了疼痛的肚子这会儿又有些隐隐作痛了起来。

    “不是的二郎,娘以后再也不敢去你学堂给你丢人了,你就原谅娘一回,娘给你做好吃的……”杨氏讨好的跟在儿子身边,像是一个祈求着主人原谅的奴仆一般,崔敬忠却不为所动:“你们这样无用,害得我在学堂之中遭人嘲笑,说是好意送我去读书,却是连个像样的书袋也没有给我做一个,更别提给我买多余的宣纸笔墨……”崔敬忠心中的不满像是已经堆积已久,他痛快的说了出来,每说一句,杨氏便觉得越是自责不说,还越是难受。她哭得厉害,崔世福父子回来时,崔敬忠还阴沉着一张脸,杨氏知道儿子这是心中不痛快了,她百般讨好着,崔敬忠却不为所动,杨氏在给他打洗脚水时,疼了半天的肚子终于没能忍得住,一下子羊水便破了开来。

    这下子崔世福再也没能忍耐得住,伸手便给了崔敬忠一耳光。崔敬忠自小被人宠到大,他在崔家里恐怕不是杨氏最宠爱的老来子,但他却是杨氏最看重最在意的儿子了,这下子崔世福虽然因为他对于杨氏不敬而打了他一回,可这却大大损了崔敬忠的脸面,他本来今日下午因为杨氏便已经丢了脸面,心中积了一肚皮的怨气,这会儿被崔世福一打,便越发对父母怨恨了些,崔世福的行为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崔敬忠生平头一回那样生气,他狠狠的推了杨氏一把,哭着跑了出去。

    杨氏拖着疼痛异常的肚子想要去找他,但她这会儿哪里还起得了身。估计是下午便动了胎气却一直强忍着,杨氏生了好几个孩子,可这一个孩子却险些生得杨氏连命也送去了。本来女人生孩子便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中,杨氏又思虑过重,险些一口气没能提得上来。

    虽然她身子一向壮实,好歹还是熬了过去,这次生产杨氏尝到了前几回都没有尝到过的苦头,足足痛了她好几个时辰,让她死去活来的,好不容易才从她肚子里出来。也许是因为时间不对,这个孩子合该是来得不是时候,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出来,又让杨氏吃足了苦头,在躺到床上时,杨氏心里便已经先对这个孩子生出了不喜来,稳婆在替她接生时,她感到身体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她好像感觉到有东西从自己体内滑了出去,伴随着一阵湿润的温热东西流了出去,杨氏却顾不得问稳婆这是男是女,便听到了外头崔世福的声音,她颤抖着高喊:

    “二郎回来了么?”在这样的时刻,她顾不得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只想着晚间时候跑出去的儿子:“锅里还有热饭,给他热一热,让他吃了。”杨氏一边说着,一边又怕丈夫与儿子生出气来,到时父子闹得不可开交,因此支撑着想从床上下来。

    她刚刚才生产过,屋里的稳婆哪里会准她下床来,连忙好忙将她给劝住了,杨氏虽然有些不甘,但这会儿好歹回过神来,才问起自己生了到底是个女儿还是儿子。

    本来村里人人都说她是个生儿子命的,杨氏也一直以为自己生的就是个儿子,她还要多生几个儿子,让崔家以后兴旺发达呢,她问是男是女,也不过是生完孩子之后随口那么一问而已,杨氏心中根本没想过自己会生个女儿出来。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杨氏就那么随口一问,却得到了自己生了个女儿的消息出来。

    “什么?”杨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就是一个生儿子的命,怎么会生了个女儿出来。虽然崔家已经有三个儿子了,她也给崔家留了后,便是再生个女儿出来也没什么,崔世福也不一定会怪她,可杨氏自怀上孩子开始,就一直将他当成个男孩儿,又想到自己现在正在读书的二儿子崔敬忠,自然希望生个儿子出来能够替家里分担一些,可生个女儿出来,养大就是别人家的,有什么用?

    “崔二嫂,你生了个小闺女。”那个稳婆是附近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一般人家生了孩子是件大喜的事儿,虽说这生女儿在一些求子心切的人家里算不得什么真正的大喜事儿,可到底也是弄瓦之喜,崔家又不是没儿子,急着要有儿子来留后,照理来说这样的情况下她该讨个赏钱才是,可这稳婆脸色却有些发僵,杨氏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来,果不其然,那稳婆在她追问下,说出了她产后失血过多,刚刚又挣扎着想起身,这会儿下血更严重了一些,让她找个大夫来瞧瞧的话来。

    因为这件事儿,这稳婆连喜钱都没要,匆匆替小姑娘收拾了,便出去了。杨氏失血过多这可是大事儿,崔世福对于这个妻子一向又爱重,这会儿听到此事,自然着急,也顾不得再跟儿子计较,连忙请了大夫回来替杨氏诊断,结果比那稳婆想像中的要好一些,可也好不到哪儿去。

    杨氏没有性命之忧,在大夫两副药一下去,杨氏的血渐渐止住了,她没有因此失去性命,不过从此,她却失去了再生孩子的能力。原本还想要替崔家添丁进口的,可没料到就因为生了一个不是自己期盼中的儿子,反倒成了生一个女儿,竟然就绝了自己往后子之路。杨氏顿时就蒙住了,她有些不敢置信,一个月子里,崔家半点儿喜气不见,反倒都带着一股哀伤之气。杨氏在月子里哭了好几场,她将自己不能再生儿子的恨转移到刚出生没几天的女儿身上,也不肯喂她,更不想抱她。

    都是因为她的原因,崔世福才会伸手打崔敬忠,都是因为生她的原因,自己险些去了性命不说,还生出来的不是个儿子,更是从此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幸亏自己之前已经生了三个儿子,否则要是早生了她出现这样的事儿,这个女儿不是要将自己的一生都给毁了?杨氏一想到这儿,便不寒而粟,恨得牙痒痒的。

    她看着崔世福手脚笨拙的磨了米糊喂着孩子,她看到孩子哭得跟要断气一般,心里既是感到痛快,又是有一种隐隐想要她赶紧死去的怨恨感。可随之而起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孩子在月子中没有吃到过母亲的奶水,反倒从小就喂米糊的原因,她身体并不怎么好,刚出了月子,可比出生时才没长两斤,看上去跟一只小猫似的,哭声都断断续续。见到这样的女儿,杨氏心里不自觉的又有些心疼起来,到底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母女连心,她虽然恨女儿害了自己,可她又忍不住心疼她。

    这样矛盾的情况下,杨氏对于这个孩子的感情越发复杂起来。从此以后不能再生孩子是她心里的痛,使她不能释怀,看到这个女儿时,就是心中有怜意,也再使不出来。

    因从此以后不能再生儿子,杨氏对于最小的儿子崔敬平越发喜爱起来,女儿渐渐长大了,也不知是不是常年对她的矛盾想法渐渐使杨氏对于女儿更加漠视,也有可能是这个女儿实在是太安静了,她听话而柔顺,不知道是不是从小杨氏的态度影响到了她,让她变得很是乖巧,家中的事也尽量帮着分担一些,从一开始看到女儿柔弱的肩膀要做这些事情时杨氏心里生出不舍的情绪,到后来渐渐的杨氏开始变得习惯。

    反正哪家的女儿不是这样过的,哪户人家的女儿都跟她差不多,农家里本来就不养闲人,崔薇小小年纪要做事怎么了,她至少还没有像聂家孙氏那个老妖婆,对自己的女儿动辄打骂,当成佣人一般,她至少还不是时常的打骂女儿,她崔家还没有给女儿短了吃喝。

    如此一来,杨氏开始渐渐的习惯这样的情景,尤其是在崔敬怀娶了妻之后,她的儿媳王氏很快怀孕,家中多了一个人的田地,更是比往年要越发忙一些,随着往后王氏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再多一个人的田地一种,家里更是忙得要不可开交了。每当这个时候,杨氏便又要怨女儿一回。若不是当初因为生了那个冤家而坏了自己身体,让她再也不能生孩子,现在崔家里多子多福,恐怕早就富有了起来,只要多种几个人的田,家里儿子多了,存个几年,说不定还要存个多余的几两银子,以后好给二郎说个更好的媳妇儿。

    杨氏越想到这些,就更觉得女儿碍眼了些。但这样的念头有时也只是有午夜梦回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已,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又不可能再将女儿塞回肚子里重新再重来过,再加上王氏的肚子越发大了,杨氏更是平日里忙了些,又哪里还有空闲去想其它?

    而王氏也没让杨氏失望,她很快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出来,崔家里人人都欣喜异常,但杨氏没料到的是,一向乖巧的女儿,在背地里却是悄悄在发生着改变。头一回发生冲突是在女儿切猪食时,险些切断了手指头的时候。

    崔家的人已经早就习惯了,习惯了多了女儿这么一个劳动力,虽然杨氏心里依旧是不喜欢这个女儿的,可她没有料到,这个女儿不过是受了伤不能做一些活儿而已,可家里却整个都像变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平日里做完事儿回家里就能吃上的饭菜,因为女儿的手伤而没有了。家中时常最好使唤的人,在女儿发生了改变之后,杨氏开始无人能使唤。以往杨氏没有注意到女儿的重要之处,可没料到崔薇一不像平日一般柔顺,所有的事情便都变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杨氏感到有些愤怒,崔薇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些,打断了崔家一惯以来的平静生活!rs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黄梁一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并对田园闺事黄梁一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