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梁一梦(三)

    若是当杨氏自己没有偏心太过,女儿依旧是在她身边,若是嫁给了聂家这位有出息的大郎,女儿有银子了,又跟崔家关系好,何愁她不会对崔家帮扶一二,自己的二儿子也有了妹夫的依靠,哪里不能有出息的,便是让崔薇拿些钱来捐官位,也比如今崔敬忠瘫在床上要好得多。

    杨氏每每想到这些,心中便如同刀剜似的疼。若是女儿肯对崔家伸出援手,她的二郎便不会因为常年躺在床上,有志不得伸而变得脾气古怪,追根究底,这一切依旧是崔薇弄出来的,若不是她这样小器,若不是她心狠手辣,连丁点儿亲情也不顾,崔家与自己,何至于会与她走到如今地步,说到底,还是自己将她生了出来,这生养之恩,怎么这死丫头便半点儿记不得了?杨氏想到这些,哪里还记得自己本来是想要与女儿重归于好的,心里的怨恨之意一重重的涌出来,她甚至现在希望崔薇能答应她的要求,答应她将女儿嫁到崔家来的话,若是如此一来,她自己也不过是个舍弃女儿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自己?

    这个念头一涌上心头来,杨氏越发感到一股难言的满足,自然更是要要求女儿答应自己这个要求,着急便道:“答应我!照顾崔家,照顾你二哥,把你女儿嫁给佑祖!答应我!不然我做鬼了,也不放过你!”杨氏这会儿心里是真这样想的,她想。如果崔薇不肯答应她的要求,自己便是死了,也不能瞑目,她要时时缠在崔薇身边,让她不得好死!这些全是崔薇欠自己的,她应该答应自己的!

    杨氏信心满满,她自己都已经如此决定了,她觉得崔薇应该能看得出自己的决心。这个女儿受了自己生养之恩一场,她欠了自己的。她应该感到心虚的,自己这样一说她应该害怕的。谁知出乎杨氏意料之外的,竟然是她看着这个女儿冲自己笑了起来:“做鬼也不放过我?我可不是你们崔家的人……”崔薇仍在冷静的说着什么,但杨氏听到她说她不是自己的女儿时,杨氏觉得自己像是听到了生平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你的女儿,早在当初王氏生崔佑祖时。便已经死了……”崔薇仍在继续说着,杨氏先是想笑,接着心口儿一阵剧痛,像是有什么微冷的东西朝外头涌了出来。她好像是刚刚笑时将胸口儿间的伤口扯开了,这会儿她都好像能感觉得到,随着心口间血液流出去的速度。她浑身感觉冰凉了起来。她开始仔细想崔薇的话,后背冷汗不住的往外冒。

    这个崔薇说她不是自己的女儿。她说自己的女儿当初在王氏生孩子时便已经被崔敬怀推在地上摔死了。这怎么可能?杨氏心里有些不敢相信,可不知怎么的,应该是她人都快死了,崔薇没有必要来骗她,而且杨氏自己心里估计早已经有了这种预感般,她竟然有些相信起崔薇这句话来。

    事到临头了,杨氏开始回想起这些年来的种种事情。原本因为她受伤之后便时常昏沉躺在床上的原因。也许又有可能是年纪大了,她本来脑子早就记不清楚许多的东西。甚至这会儿弥留之际,她感到自己活不长了,感觉丈夫儿子们的影像在自己脑海里都有些记不清了,可崔薇说了她不是自己的女儿时,杨氏不知是在做梦,还是清晰的开始回想了自己这后半生的情景来。她记起来了,她记起来当日王氏生崔佑祖时的情景,她只是记不得女儿是不是在当时真的死了,可后来好像王氏与崔薇起口角时,自己的三郎好像曾经提过,妹妹当时险些被推得去了半条命。

    是了,崔敬平确实是说过,他的妹妹被大哥推倒在院里的长条石头上面,头磕上去,昏死了,险些没命了。杨氏开始回起想自己当时的心境,好像也曾经有过一些担忧的感觉,但后来好像又不以为然,毕竟当时女儿虽然差点儿死了,可毕竟不是没死么?她当时以为女儿是没死的,后来又觉得女儿变化太快,并没有想到其它,可现在被崔薇一说,她的女儿竟然是在当时就死了,杨氏开始恍然大悟。

    难怪后来自已无论怎么样都觉得这个死丫头不对劲儿,胳膊往外拐也就罢了,偏偏对自己也不亲近了,出嫁了竟然还不知道要补贴娘家,难怪不像当初那样听话了,竟然处处与自己作对,还闹得崔家鸡犬不宁,原来她竟然不是自己的女儿!杨氏这会儿觉得心里想通了,原来是不知从哪儿来的孤魂野鬼占了自己女儿的身体,原本是这样,自己的女儿才不管娘家人,若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哪里会干出这样心狠手辣的事情来?

    杨氏心里想通了,接着生出一股怨恨来,自己这崔家就是被这个不知从哪儿来的孤魂野鬼给害的,自己要揭穿她的真面目,她还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所以敢这样肆无忌惮的说这样的话吧?要是崔世福等人知道了她的真面目,哪里还会处处维护她!杨氏想到这儿,突然间眼前一亮,胸口又扯了一下,她想起来了,要是聂大郎知道自己娶的是个什么东西,他一定会嫌弃她的,他在愧疚之下,又娶的是自己的女儿,对这个孤魂野鬼肯定会处处厌烦与害怕,他一定会休了她,想办法收了她的!

    只要聂大郎能将自己的女儿找回来,从此夫妻两个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自己的亲生女儿不消说,肯定也会好好照拂娘家!杨氏想到这些,眼睛登时又更亮了些,瞪着崔薇便道:

    “聂大郎知道了,不会放过你!我的女儿要是在,肯定不会这样心狠,不管娘家的……”她浑身开始越来越无力,说话也有些吃力了起来。但杨氏瞪着一双已经不太清楚的眼睛瞪着崔薇看,像是这样瞪了,她心虚之下自己的女儿便会回来一般。

    “我喜欢的,本来就不是你的女儿性格。”聂秋染的声音好像响了起来,杨氏听到他的声音时,也不知从哪儿生出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子将背挺了起来,她要告诉聂大郎,这个孤魂野鬼占了他妻子的身体。这个孤魂野鬼迷惑住了他,自己要揭穿她!可是聂大郎到底在说什么,他说什么自己的女儿变成了什么崔梅,竟然嫁给了什么陈小军,这是什么意思?杨氏有些不明白,这会儿她本来是要揭穿现在这个假崔薇身份的。可不知为什么,脑海里竟然只涌上了一个念头,崔薇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早在十多年前便死了!

    这个念头涌上心里,原本便撕裂般疼痛的胸口儿开始更加尖锐的疼痛了起来。杨氏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她的女儿死了。她一向不太看重,甚至有些怨恨的女儿死了!怎么会这样呢?她一向不太喜欢这个女儿的。她甚至后来不能生育,因为崔薇而险些害了二郎的,她本来该恨她的,可是这会儿听到她早死了,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好伤心呢?杨氏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她的胸口儿越来越痛,有什么东西越发往外涌。杨氏开始哭了起来。

    得到过的东西一直存在时,她并不觉得有什么。甚至下意识的忽略她,也知道她永远会在自己的身边,就正因为她以为女儿一直在,便肆无忌惮的将怨恨发泄在她身上,一直以为她在,一直以为自己便是到死,她也不会消失,便更是忽略了。有时候重要的东西一直存在时,她感觉不到,可一旦等到失去了,杨氏才开始觉得心痛难当,她的女儿,她唯一的一个女儿,甚至还没有享受过自己疼爱的女儿,怎么就会早死了?

    杨氏开始心痛了起来,她想哭天嚎地,可是身体里越来越没有力气,她想女儿,她错了,她后悔了,若是时光能倒流,天下间哪个卖个后悔药给她吃,她愿意付出一切来换这个药,她的女儿啊,她的女儿,怎么就会消失了?

    心口儿像是破了一个大洞般,开始不住往里头灌着冷风,冻得杨氏浑身直哆嗦,她哭得撕心裂肺,可惜在外人看来却是半点儿声音也没有,她的身体越来越冷,接着,杨氏悲痛欲绝之下,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渐渐的,杨氏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轻乎乎的飘了起来,她看到了靠在门板上,脸色死白睁着眼睛的老妇人,她看到了站在床板边不远处满脸苦笑之色的崔薇,杨氏这才意识过来,那床板边靠坐着的老妇人竟然是自己!她吓了一跳,她明明还在的,怎么就会人已经死了?

    杨氏有些惊慌,也有些害怕,她家中过得很是困难,因为二儿子崔敬忠之故,家里人时常拼尽一切来养着他,顾着他,因此家里穷得连半块儿铜镜也没有,她从来没有照过镜子,竟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老成那般吓人的模样!杨氏又想到自己的女儿,也顾不得自己那吓人的老态了,又开始悲伤了起来。这会儿她开始肆无忌惮的哭,可惜却半块儿眼泪也流不出来。她哭得悲切,眼前的景像开始慢慢扭曲,杨氏开始好像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在刚生完女儿之后看着那团软肉厌弃的神色。

    她刚生完孩子便要下床,是要去给二郎煮吃的。人人都在劝她保重身体,可偏偏她就是不听,连女儿都不肯喂半口奶。若是以前的杨氏,必然觉得自己没有错的,她有什么错,哪家哪户的女儿莫不是要被当成宝贝疙瘩来养的?二儿子崔敬忠才是她最喜欢的,她给儿子煮顿饭吃有什么错?

    但现在的杨氏刚咽下最后一口气,而她的死,还是被她最喜欢的二儿子崔敬忠给捅的,又得知了女儿刚死的消息,她心里便有些复杂了起来,她没有去管外头的崔敬忠,因为她知道,这个儿子并不会出什么事儿。她开始飘到那放着女儿的襁褓边,看到女儿甜甜睡着的瘦小身影。

    这个女儿刚出生时竟然是这么一副弱小的模样呢,她以前倒是没有看到。都怪自己在怀着她时早产了的原因。杨氏心里有些心疼,她这辈子好像细细数来从来还没有抱过这个女儿一次呢,她看到女儿,心里柔软了起来,想要伸手去抱她,可是她的手穿过了襁褓,连她的脸蛋都摸不着。

    杨氏痛苦异常,她时常守在女儿襁褓边,不肯离开。可是她只能看着。不能碰触自己的女儿。不知为什么,明明女儿在她身边时,她不知道去珍惜,可现在女儿她不能碰到了,杨氏心里又涌出一股黯然来。接下来的时光,她看到女儿开始慢慢长大。她身体弱,从小时又没有喝过母奶,一直喂着米糊糊,好几回都险些没有了,可她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却并不在意这个女儿,反倒任她自生自灭。她一心都扑到了二郎与三郎身上,哪里管得了这个弱得像小猫一样的孩子。杨氏心中十分痛苦。又很是懊悔,她现在后悔了,可偏偏不能再碰到孩子,甚至不能告诉她一声,而以前的她触手便能挨到孩子身边,她却半点儿目光也不肯施舍过来。

    崔薇开始渐渐长大,她虽然好几回都险些没了。但却总是熬了过去,杨氏好几回看到她盯着那个活生生偏心的杨氏背影那目光时。心如刀割。她后悔了啊,她的女儿啊,还她的女儿。她想摇醒当初的自己,怎么被猪油蒙了心,就偏偏只将心思放到儿子身上去了?她看到幼小的女儿被当年的自己当成一根草,时常使唤着她做事。她看到崔薇小小年纪便搭着凳子开始洗衣做饭,杨氏后悔得心头滴血,可惜却半点儿眼泪也流不出来。

    如同杨氏所知道的情景一般,她看到当年的自己将王氏给讨了回来,杨氏想冲当年的自己大吼:你眼睛瞎了,怎么讨了这么一个搅事儿精回来,你疯了吗,不要找她!可是当年的自己听不到她的呼喊,王氏被抬了回来,她看到女儿被王氏处处欺负,杨氏心痛得无以复加,可是她看到王氏鼓起的肚子时,杨氏开始警惕。

    她想起来了,当初那个崔薇说,她的女儿死时就是在王氏生产的那一天!杨氏警惕了起来,她不要自己的女儿死,她不能让那个孤魂野鬼占了自己女儿的身体,她不能让女儿死!这样一个柔顺而乖巧的孩子,在杨氏现在这样时常陪在她身边时,她已经渐渐的喜欢上了她,她喜欢自己的女儿,她喜欢崔薇,她喜欢她,不能失去她,哪怕现在就是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陪在她身边!杨氏决定了,要让自己的女儿活下去!

    在王氏生产时,杨氏紧跟在女儿身边,看女儿吃力的烧水,手被锅烫得起泡,恨不能替她吹一吹,恨不能温言哄她两句,可是她不能,她只能眼睁睁的瞧着,看着这个柔弱的小姑娘蹒跚着脚步做事。杨氏恨不能抽自己两耳光,这样乖巧可爱的女儿,她当初竟然是着了什么魔,竟然不喜欢她!

    可惜老天爷竟然不肯给她一次机会,若是让她现在变成当初的自己,她一定不会再嫌弃女儿,她一定会好好对待她的!王氏阵痛了,女儿提着热水出去,杨氏看到大儿子满脸 焦急之色,女儿提着桶时崔敬怀的手肘竟然撞了她一下!后面就是石头啊!她的女儿可不能出什么事情。杨氏想也不想的。便朝女儿飘了过去,她忘了自己现在是个不能碰触到人,不能摸到人的灵魂,可她本能的心里便想着要救自己女儿一回,她挡在了崔薇身体下面,她要救女儿!

    这个信念让杨氏心里充满了一往直前的勇气与暴发力!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恩赐,她好像感觉到女儿摔倒在自己身上的感觉,那瘦得跟个皮包骨头似的小身板,杨氏这还是从女儿出生以来,头一回抱着她,头一回这样挨近她!

    自己的这个女儿竟然如此瘦弱吗?杨氏大吃了一惊,她抱过崔敬怀,抱过崔敬忠,抱过崔敬平,甚至连自己的小孙子崔佑祖她都时常抱在怀中,可唯独没有抱过的,便是她那最小的最命苦的女儿。竟然这样瘦吗?杨氏有些不敢相信,又摸了摸女儿的身体,确实是半点儿肉也没有,她瘦得骨头铮铮,杨氏心痛如绞,还想要再抱女儿时,她的手却穿过了女儿的身体,再也碰不到她了。

    杨氏觉得自己开始虚弱了起来,她好像随时都要消散在天地间一般。可是她不后悔,因为她看到了,自己已经将女儿救了,崔薇活了下来,她不是后来那个孤魂野鬼,她不再是当初那个心狠手辣,占了自己女儿身体的人。杨氏感到满足,她觉得老天爷派她看到这一切,就是为了让她救女儿一回的。杨氏开始感到欢喜,她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她知道。

    她看着这个被自己救下来的女儿时常受当初的自己打骂时,杨氏也心疼过,她时常跟在女儿身边,知道她就算感觉不到,也替她吹身上的伤口,日夜陪在她的身边。她想安慰女儿,往后这个女儿可是享福的命呢,她会嫁给聂大郎,她要享福呢,她要当官太太的呢!她想安慰女儿,让她再忍耐两年,往后就苦尽甘来了。杨氏开始觉得自己越来越弱,像是随时一股风吹过来便会消失在天边一般,可她不怕,因为她知道,自己只要再熬上两年,等女儿长大了,她就会嫁给聂秋染享福,到时自己看到她过得好,便是死也瞑目了。

    抱着这样的念头,杨氏数天天一般的度过。可是女儿到了十二岁了,聂大郎竟然还跟她没有什么交集!这个女儿太胆小了,她早被当初的自己磨得半点儿脾性都没有了,这样下去,她连聂秋染都不认识,往后怎么嫁给他?而且杨氏记得,崔薇嫁给聂秋染时就是十二岁时,当初那没了良心的二郎竟然想将她送给县太爷和妾!杨氏想到这些,不由骂了自己的儿子好几句。

    这厢她急得要命,可时光却依旧慢慢的流过。杨氏看到聂大郎如同自己知道的一般中了秀才,又中了举人,自己的二郎却依旧只是做一个童生,她的女儿已经快十四岁了,聂大郎竟然还没有来向她提亲,杨氏开始有些焦急了起来,她又有些埋怨聂大郎,之前对着一个假的崔薇他也能百般体贴,现在自己的女儿明明就在他身边,怎么就偏偏不对她安抚几句!

    杨氏心中抱怨着这个该死的聂大郎,可令她恐惧的是,当初的自己竟然好像起了要给女儿议亲的心思!这怎么行,女儿是要嫁给聂秋染享福的,当初的自己究竟想干什么?杨氏吓得险些魂飞魄散,她看到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来到了自己的家中,她看到了,她竟然看到了陈小军!

    这是怎么回事?杨氏急得灵魂都哆嗦了两下,她看到陈家来向崔薇提亲,她看到了!不知为什么,杨氏这会儿开始想起了不知道多少年前,像是自己快死前,聂秋染好像与自己说过的一句话:崔薇代替了当初的崔梅,过完了她的一生。

    原本这话是什么意思,杨氏是并不明白的,可在这个关头,她如同被雷劈过一般,以往不明白的事情,她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崔薇代替崔梅过的一生,那岂不是,岂不是证明,证明自己的女儿,会像崔梅一般,嫁给陈小军,最后落得个不得好死的结局?

    杨氏开始回忆起多年前的事情来,多年前陈家也算是附近有名的小康之家,陈小军又是个读书人,家中还有几亩薄田,若不是有了一个十分有出息且又有前途的聂大郎在附近的十里八乡顶着,恐怕这陈小军该是一片地带上最受人欢迎,且又最受人看得的金龟婿了。扪心自问,若不是杨氏后面这些年来陪在女儿身边,又知道当年的崔梅嫁给陈小军之后的结果,她恐怕也要认为陈小军是个良配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继续六千字大更~~~亲们,求新书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黄梁一梦(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并对田园闺事黄梁一梦(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