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摆摊

    崔敬平听聂秋文念叨不止,也不废话,这会儿天色确实不早了,四周都雾蒙蒙亮了起来,村里离镇上好歹也要走上一个多时辰的功夫,要是再耽搁下去,恐怕天亮还到不了镇上。农村人起得都早,要是迟了些去,恐怕人都要走光了!几人又去王家接了王宝学那家伙,也不敢像平日去镇上时边玩儿边走了,反倒加快了脚程,远远的看到镇上时,天边才刚现光亮而已!镇上好些人已经背着背篓等开始准备找起摆摊的位置来了。

    几人钻进人群中,四处望了望,周围几乎摆摊的卖的都是自家里生产的东西,无外乎是些鸡鸭蛋等,几人瞧了一眼,很快便失了兴趣,崔薇自己都有东西卖,自然要找个好的地方站下来再说,这街上卖菜的不少,不过要卖熟菜的地方却是一个也没瞧见,崔薇跟着挤了一圈儿,眼看人越来越多了,也不再多挑,犹豫了一下,干脆将自己的摊位停在一些卖山货以及猎物的地方。这地方现在瞧着虽然冷清,不过因为卖的都是一些人从山里挖的类如药材或是猎的野味,一般乡下人没这个钱往这边凑,不过若是那些有钱人,恐怕便喜欢往这边过来。

    更重要的是,乡下人起得早,一些摊位早被人占满了,连蚊子都挤不进去,唯有这样卖野味的地方人最少,聂秋文等人卖的是蛇,这东西也不是家养的,干脆也与崔薇一并站在了这边,两人将袋子往地下一扔,也不管干净不干净,厚着脸皮管人要了一张荷叶,一屁股就坐了下去,还替崔薇兄妹也要了一张。跟着铺在了地上。

    一看这两人理所当然的模样,就知道这样的事儿不是头一回干了,崔薇跟旁边的人道了谢,这才抿了抿嘴,一边将崔敬平背上的背篼取了下来,一面将里头放着的大陶盆放了出来,连带着里头的香蕉也一并取了出来,又拿了盖在上头的稻草铺在地上,将香蕉放了上去,定睛看去。黄橙橙的一堆,倒也惹眼。

    旁边一个面前摆了两条血淋淋的不知道什么动物的汉子凑了过头来,往这几人面前看了一眼。忍不住就笑道:“小姑娘这是卖的什么,倒与山里长的芭蕉有些相似,不过却颜色不同。”这汉子身材魁梧,穿着一身粗布衣裳,袖子挽了起来。说话声音也洪亮,崔薇见他面上带着笑,不像是个坏人,想了想干脆抿了嘴笑,一边揭开了那陶盆上的白布,一边与那汉子说道:“大叔。您撕半张荷叶过来!”

    刚刚聂秋文就是管这人要的荷叶,这会儿听到崔薇这样一说,那汉子只当她还要荷叶似的。听她唤人唤得清脆,也不小器,答应了一声,笑呵呵的果然回头就扯了一张荷叶递过去:“半张荷叶能抵什么事儿,这东西也不值钱。你要是有用,多拿几张就是!”这汉子一边说着。一边就伸了手递过去,崔薇也不解释,拿筷子挟了一大挟木耳丝,放到了那汉子摊开的荷叶上,那汉子愣了一下,看得出来崔薇不是想让自己给荷叶,反倒像是给自己东西的,顿时愣了一下,崔薇一边放下筷子,重新将白布盖上,一边冲他笑:“大叔您尝尝。”

    那汉子愣了一下,看崔薇笑眯眯的样子,小姑娘虽然瘦弱,看起来也面黄肌瘦的,但笑起来却是十分可爱,那大眼睛间露出一分灵动来,汉子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将手又缩了回去,看手中黑不溜瞅一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不过这小姑娘既然敢拿到这边卖,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东西,他也不避讳,拿手抓了一些便扔进了嘴中。

    这木耳丝刚一扔进嘴中,这汉子便嚼了几下,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捧着荷叶将这木耳丝就全扔进了嘴中,两三下嚼了,末了忍不住回头拿起自己放在一旁的竹筒喝了两口,这才擦了擦嘴,张嘴吸了两口凉气,赞道:“好吃,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好吃!”说完,嘴里又发出‘嘶嘶’的抽气声,显然是有些辣了。

    崔薇冲他一笑,一边就回答道:“大叔,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些小菜,准备拿来卖卖看,您喜欢就好了,等下我给您包上一些吧!”那汉子本来也是想讨要一些,不过听到她说是拿来卖的,顿时便有些不好意思,打消了这个主意,连忙就摆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能尝一口就已经不错了,你卖钱的东西,怎么能给我!”这个时候虽然也有像王氏那样讨人厌的,不过更多的却是性子纯朴的人们,崔薇这会儿没卖过木耳丝,也不敢肯定,因此听这汉子一说,便也跟着住了嘴。

    这会儿天色还蒙蒙亮着,周围不时有人提了背篓过来,几乎都是些过来摆摊的,倒没什么出来逛街的人,那汉子吃了崔薇一口菜,顿时大方的抽了好几张荷叶过来给这几人,他带的东西只有面前摆着的两只狍子尸体,并没有什么东西好拿来给这几小家伙的,唯一有的就是出门时自家摘的一大把荷叶而已,这会儿吃了崔薇的有些不好意思,趁着这会儿人不多,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着崔薇说起话来。

    没过多大会儿功夫,几人就将这汉子的情况摸了个透!这汉子姓姜,家住在望岭村的,家里有六口人,一儿一女都跟崔薇兄妹年纪差不多大的,这汉子趁着这两天收完玉米空闲,进山里捉了两只野味,自家舍不得吃,拿到街上来卖的。这汉子性情直爽,说话也痛快,很得崔敬平几人喜欢,没几下说话时便跟着随意了起来。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四周来往的行人越来越多,就着天色,崔薇偏了脑袋往这条街看了一眼,一溜儿望过去不是卖山货的就是卖野味的,还有一些卖皮毛的,不过这会儿正是夏季,因此看的人也不多,这条街上不是有钱人不会往这边凑,乡下人就是自家里产的鸡蛋都舍不得拿来吃,又哪里舍得去花钱买野味打牙祭,因此这边冷冷清清的。只是聂秋文几人却不以为意,他们都来这边卖过好几回蛇了,知道这边那些老爷们的管家一般会到日上三竿才过来,因此丝毫不着急,反倒自顾自在一旁与那姜大叔说着闲话。

    不多时,果然这边来往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那姜大叔的狍子也被人以七十文的价格买了一只去!这狍子恐怕一只得有七十来斤了,而且还是正宗的野味,可在此时竟然只抵得到两只鸭子的价钱而已,崔薇顿时有些凌乱,可惜她手里没钱,否则这样的便宜她怎么也要买上一只了!

    聂秋文等人的毒蛇也有人买,不管是一些走街窜巷卖五毒酒的,还是一些跑江湖卖杂耍需要蛇的艺人们都喜欢这个,因此聂秋文手中的七八条毒蛇很快以二十三文的价格也跟着卖了出去!几人一旦卖了钱,兴奋得跟什么似的,凑在一块儿数着,并各自按照三人分,一人分了七文钱,剩余的两文三人都决定等下要买些零嘴儿一并吃了。如此一来倒也皆大欢喜,崔敬平摸着手中刚刚才拿到的七文钱,犹豫了片刻,接着才有些肉疼的塞进了崔薇手里。

    “三哥,你给我做什么?”崔薇愣了一下,接着才偏了脑袋看崔敬平。

    这会儿崔敬平内心滴着血,面上却是露出一个略有些狰狞的微笑来:“妹妹,你拿去买零嘴儿吃,再买些花戴,可要小心藏好了,免得被大嫂摸去。”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崔敬平声音压低了在崔薇耳朵边,毕竟家丑不外扬,王氏再不好,在家里自个儿说说也就罢了,要是被聂秋文几人听见,他也面上无光。崔薇听他这样一说,顿时愣了一下,接着又感动得,捏着钱,咬了咬嘴唇,将钱又朝他塞了过去:“三哥,我不要,我年纪还小,打扮那些做什么。”

    几个小孩子捉蛇时看似轻松得很,实则也惊险吓人,要是被毒蛇咬上一口,恐怕命都要休了,若是杨氏知道儿子拿命去换了这样的钱来给崔薇买糖吃,估计要将她打得满院乱窜的。崔薇倒不是担忧杨氏会打自己,不过就是有些心疼崔敬平,这样的钱她如何能要。崔敬平却是豁达的性子,他开始还有些舍不得,不过一旦将钱送了出去,便没有要拿回来的打算,一边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放自己荷包里藏好了,这才笑道:“你自个儿放着就是,以后想吃啥买啥,我跟聂二猴子他们是好兄弟,要花钱,他们会帮我的,是吧,聂二?”

    说完,崔敬平回头就冲这两小的咧嘴笑了笑,一双丹眼皮笑眯了像轮弯月似的,却是让这两人激伶伶打了个冷颤,郁闷得很,这会儿却依旧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咬牙切齿道:“好兄弟,自然要讲义气。”那模样,一看就言不由衷。

    ps:

    求首订啊亲们~~~~~~帮帮莞尔的忙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6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六十二章 摆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62并对田园闺事第六十二章 摆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