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请求

    又炝炒了一个青菜,乘余的一只狍子腿儿早被崔薇用来煮了汤,揭开盖子看锅里头泛出油珠来,崔薇才将刮了皮的丝瓜划成田字,一边拿刀往里头削了进去,这才重新又盖上锅。她手脚麻利,这丝瓜又煮得快,一顿饭不出一刻钟便已经整治完了。外头几个人闻着刚刚的香味儿早有些受不了,这会儿一见到崔薇端盘子出来,一个个不用她吩咐,拿筷子的拿筷子,洗碗的洗碗,连崔世福也跟着端了菜出来,几人坐在院子里,配着月光与屋里露出来的光线,热闹气氛竟然根本不比刚刚屋里的差。

    崔世福这是近些日子来头一回觉得欢快的时候,身边有儿有女,又都是些天真的孩子,难得放松下来跟这样的孩子们一块儿吃喝,竟然难得进屋里舀了些酒出来。那狍子肉香辣好吃,用来配酒最好不过,几个小孩子个个吃得满头大汗,都想着要尝尝崔世福的酒,满天星斗下,几人倒是笑闹成一团。

    屋里原本还吃得香甜的人这会儿闻到院外的香气,也有些坐不住了。王氏扔了手中啃得香甜的狍子肉,闻着外头的菜香,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可惜她知道今儿自己得罪了崔薇不好出去,心里不知有多郁闷。

    众人匆匆吃完饭,崔世财率先站起身来,林氏与有些不情愿的刘氏钻进屋里哄了一阵杨氏,再出来时杨氏虽然表情有些不自在,不过总算是露出脸出来,崔世财等人准备回去了,杨氏站到门口来送,看到屋外吃得欢快的几个人,心里又有些发堵,崔世财看到她的神色。顿时笑了一句:“四丫头煮的饭菜倒是香,难怪老二你偷偷跑到这儿来吃了,倒将我们一大家子给撇了下来。”他这话一说出口,算是给崔世福夫妻解了围,杨氏表情也好看了些,崔世福看到是大哥说话,沉默了片刻没开口,算是给他留了几分脸面。崔世财夸了崔薇几句,领着有些挪不动脚步的儿孙等回去了,屋里走了这样多人。顿时就变得冷清了下来。

    杨氏一边安排着王氏收拾屋里,自个儿也安排着王家人今日住哪儿,崔家地方并不大。就得这样几间屋,可王家人住在隔壁村,今儿都过来了,而罗氏的女儿没有过来,想来是留在屋里照家了。以这王家人的性格,今晚上是不会回去了。

    聂秋文等人一个个吃得肚皮都险些翻了过来,桌上菜汤都被人倒了去泡饭,干净得很,崔敬平挺着肚子让两人帮着收碗筷,几人都没有搭理一旁的杨氏。越发让她有些尴尬了起来。崔薇自个儿收拾了碗筷,崔敬平送两个小伙伴去了,院里就留了崔世福夫妻两个。杨氏头一回看到丈夫这模样,心里也有些犯怵,趁着这个时间没人在时,想与他赔个不是,谁料崔世福站起身来便进了屋。留杨氏一个人在外头脸色青白交错,半天说不出话来。

    屋中王家人吃饱喝足了坐在凳子上聊着天。崔薇洗了自己等人吃的碗,也没管厨房里堆着的那一大堆,自顾自烧了些水自个儿先去洗了澡,留了一些崔敬平的,便没有再管。洗完澡出来时看到堂屋中的众人她也不以为意,正要自个儿回屋时,却被等在屋里的崔敬忠一下子唤住了。

    “小妹,先等一下。”崔薇愣了愣,头发还有些湿,看到唤自己的人是崔敬忠时,倒是真有些吃惊。平日崔敬忠在崔家可是一个地位与诸人不同等的,他常年念书,可是杨氏的骄傲,若说杨氏心里最疼的是小儿子崔敬平,可她最看重的便是二儿子崔敬忠了。平日这个二哥对崔薇倒是有些冷冷淡淡的,一吃完书就自个儿钻进了房中,真正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家里情况他是一应不管的,除了吃饭时,还没有单独唤过崔薇,这会儿见他将自己叫住,崔薇顿了一下,接着才道:“二哥,有事吗?”

    崔敬忠点了点头。他今年十六岁,唇下隐隐冒出一些青影来,常年读书不劳作让他面色有些苍白,表情冷淡,身材单薄,与人说话时低垂着头,眉宇间带着傲气,不知为何,崔薇突然间想到被崔敬平赞叹不止的那个聂大郎来。聂秋文的哥哥与自己的二哥崔敬忠一样是个读书人,据村里人说这聂秋染还是一个书读得极好的,自己也曾见过一面,与二哥崔敬忠瘦弱单薄风吹就倒似的形象不同,聂秋染虽然也称不上多强壮,不过至少比起崔敬忠来说要高大得多,他比崔敬忠还要小上几年,与人说话时虽然也温文尔雅,就算是有傲气也不会浮于表面,那次见面时,虽然聂大郎腹黑的将弟弟拐回家挨打,不过崔薇对他印象虽然称不上有多好,可也不坏,但比起眼前满脸古板之色的崔敬忠来说,聂大郎的形象无疑要鲜活得多了。

    “我今儿听娘说你去镇上林老爷家接了些活儿。”崔敬忠斯条慢理的开口,表情有些严肃,一边又接着道:“那林老爷你可知道是何人?”

    这倒是有些新奇了。崔敬忠几乎从来不管家中的诸杂事一心只读他自己的书,如今竟然会关心起自己接的活儿来,崔薇嘴角边忍不住露出一丝细微的笑意来,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表情有些镇定了些,干脆拉了凳子坐了下来,冲崔敬忠点了点头:“二哥说得是,听林家的人说,林老爷曾当过临安府的知县老爷,身份来头大着呢!”

    “那可不止!”听到妹妹说出了林老爷的身份,崔敬忠顿时神情便是一振,脸上添了一丝少年人特有的激动兴奋之色,与刚刚他那冷淡模样相比,如今他才像是一个活人了般,一边身体挺得更直,一边道:“那林老爷曾是天元帝十五年时的探花,后曾在翰林院任职三年,最后才被外派。林老爷是真正的天子门生,且那临安城可不是普通地方。”崔敬忠越说越是有些激动,原本还有些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些激动的红潮来,不过看妹妹一脸冷静的样子,他顿时又有些兴致索然,想了想道:“算了,与你说了也不懂!”

    头发长,见识短!这几个字就算是崔敬忠没有说出来,不过崔薇却是已经感受到了,她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也没有开口,崔敬忠讲到这儿必定是有下文的,他既然说了林老爷,便不会平白无故与自己说这林家的事情,必定有所要求才是。果然不出崔薇所料,崔敬忠说完这一句话后,满脸期望的看着崔薇,一边道:“薇儿,你既然去过林老爷府上,下次不如与他提下我的名字如何?若是能得到林老爷亲笔手书引荐,那才真正是天大喜事,再过几月便是秋试之时,我想下场试试,若是能有林老爷帮忙,得童生资格不过探囊取物而已!”他说完,看崔薇皱了眉头不说话的样子,眼角余光又看到杨氏夫妻从外头进来,顿时又接着道:“要是能再中秀才,往后我便是有了功名的人,见老爷而可不跪,又可与家里免些赋税了!”

    一听到这话,崔世福面色还强自镇定,杨氏已经忍不住惊呼出声来:“什么,免税?”

    不止是杨氏惊骇万分,连那王家人都险些跳了起来!要知道这赋税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现在谁家里不是儿女一大堆的,这按人头都是要上税的,家里又没别样营生,靠种着那几口薄田,一旦交完了税,剩余的刚好够一家人紧巴巴的嚼用完一年,日子虽然不是过不下去,但也是过得紧巴巴的,多的一分都扣不出来,杨氏等人也是从嘴里省着,才供出一个如今的崔敬忠来,将希望都放在他身上头,这会儿听到崔敬忠说了这样一个好消息,杨氏顿时激动得进门儿连先提哪只脚都忘了,同手同脚的走进来,拉了把凳子坐儿子面前就问:

    “当真中了秀才就要减税?”

    崔敬忠眉头由自主的皱了皱,接着才松了开来点了点头。崔薇想着若不是面前坐的是杨氏,恐怕崔敬忠连理都懒得搭理了,读书人的傲气在他身上展现了个淋漓尽致。那头杨氏从儿子嘴里得到一个肯定的回复,顿时喜不自胜,也不顾得之前还与崔世福在赌气,连忙道:“他爹,你听听,家里有个读书人果然是件好事,这税可是不少,若是能都免了,一年也能省得下来不少东西,这是好事儿啊,果然是祖宗显灵保佑,我明儿便要扯些纸钱去坟上烧香,感谢列祖列宗保佑咱们家二郎啊!”

    一旁王家人听得心里又羡慕又嫉妒,不过他们家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又穷又没孙子,两个儿子连地里的活儿都不想干,一天到晚好吃懒做的,顿时心里更不是滋味儿,王家老太董氏连忙典了脸笑道:“亲家,咱们也是亲家,若是二郎中了秀才,不知道咱们家能不能也免了这笔税?”

    ps:

    书名:浮霜

    简介:上辈子,她是父亲手中的一枚棋子,最终只落得三尺白绫魂断他乡。这辈子重新来过,她不再讨好任何人,不再强求任何事,只求在这乱世棋局中,肆意一把……(棋子反败为胜,主掌棋局的故事。女强文,he,宅里斗天下。)

    求粉红票啊~~~~~~~求小粉啊,还差三票加更,嘤嘤嘤,亲们今天要放我假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7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七十四章 请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74并对田园闺事第七十四章 请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