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别想

    “那房子本来是薇儿的,谁要你跟人说是咱们建给二郎住的?他要有本事,还用得着抢亲妹子的东西?传出去也不怕丢人现眼,你今儿丢人,是自找的!”崔世福这辈子还是头一回对杨氏说话如此大声,直喝得杨氏都有些发蒙,一想到今日受的耻辱,她也有些不甘心,仰着脖子便冲崔世福尖叫道:“我自找的?我不是为了咱们家儿子吗?崔世福,你有了一个女儿就够了,以后女儿出嫁,你还能靠得到?你就这样偏心,不怕寒了二郎的心?我这是为了谁啊!崔薇她一个死丫头如今本来就该替家里做事的,她挣的钱怎么了,没有出嫁,东西本来就该我保管着,我说这房子是我的,它就是我的!她要是不孝,老天爷会降一道雷劈死她!”

    杨氏话音一落,接着便是重重的‘啪’和一声脆响,听起来像是耳光的声音,崔薇皱了下眉头,一下子将门打开,便看到已经吵得面红脖子粗的夫妻二人这会儿正站在门口边上,杨氏捂着脸,身子倒在墙壁上,头发散乱了将脸挡住,又侧着身子看不清端倪,听到开门的声音,众人都将目光望了过来,崔敬平连忙小跑着站到了崔薇身边,杨氏缓缓的抬起头来,双眼通红,看着崔薇的目光好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似的,一下子站起身便朝崔薇冲了过来:“都是你,你不是我女儿,你不是我女儿!”

    刚刚看到她那模样,崔世福心里还有些后悔,他跟杨氏成婚多年,从来没有对杨氏动过半根手指头,今日气极了打了她一巴掌,看到杨氏惨白的脸色以及散乱的头发,其实崔世福心里也难受。不过这会儿见她状若疯狂朝女儿扑了过去,连忙一把拖住杨氏,便朝她推了一把,杨氏站立不稳之下狠狠就撞向了一旁的墙壁,‘嘭’的一声顺着墙壁就朝地上坐了下去,指着崔薇便是又哭又骂:“你不得好死,养你这女儿没有用,老娘今儿亲自打死你!”咒骂了半天,使得原本还想去扶她的崔世福拳头又握了起来。

    崔薇冷眼望着这场闹剧,杨氏的声音骂得极其响亮。这会儿村里不少的人都站了出来,看着这边崔家人的情景。崔世福强忍着心里的怒气,看到一旁抱着孙子的王氏。只觉得胸口一阵阵闷疼,额头青筋一阵跳动后,便见到后头匆忙赶过来的儿子崔敬怀,连忙就道:“先将你娘送回去,有事回去再说!”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崔薇你这杀千刀的,见死不救,眼睁睁看你二哥成不了婚,你这恶毒心肠的死丫头,你怎么不去死!”杨氏紧紧扒着墙根,双腿死死蹬在地上。她原本就彪悍,这会儿一旦发起泼来,崔敬怀拉了她好几把。竟然也没将杨氏拉起来。盛怒之下杨氏也顾不得眼前拉自己的是自己的儿子,劈头盖脸的便推了崔敬怀一把,朝地上啐了一口,恶声道:“大郎,你是不是跟你爹一伙儿的。成心跟这小贱人一方,连你二弟也不管了?要是你今儿说一声。老娘立马死在你们面前!”杨氏一边说着,一边哭嚎,也不管旁边还有人在看着笑话,抽泣了几声,便又恨恨的盯着崔薇。

    这边的闹剧很快惊动了原本就住得不远的崔世财一家人,杨氏还躺在地上嚎哭着,一旁崔世福脸色铁青,崔敬怀正有些不知所措时,林氏领着刘氏一家人朝这边急急忙忙赶了过来,见到远处站着指指点点看笑话的众人,以及坐在地上赖着不肯起身的杨氏,顿时脑门儿便一阵紧一阵的疼,身子摇晃了一下,接着便指了杨氏大喝:

    “起来!这样大的人了,都已经做祖母的,还这样赖在地上,成何体统!”林氏跺了跺脚,这会儿只觉得心里头堵得难受,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最近二儿子家里三番四次的闹出事情来,以前瞧着杨氏倒是个懂事的,没料到如今竟然偏偏在崔薇一事上犯了浑,林氏看着外头瞧热闹的村里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连忙去扯了杨氏一把,她一旦开了口,不比崔敬怀去拉杨氏还能仗着是长辈撒撒泼,这会儿林氏一来,杨氏就算是心中再不甘,也只有将那口气忍了下来,由着林氏将她拉了起来,一边忍不住就哭道:“娘,崔世福因为这死丫头,动,动手打我。媳妇儿自问嫁进崔家几十年……”杨氏说到这儿,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林氏瞧她这模样,心里既是有些同情,又是恼火,沉了脸,二话不说拉着杨氏先进了屋里头。

    崔薇忍着想将杨氏等人赶出去的冲动,由着林氏将人拉进来了,这才看林氏指挥了王氏将门关上。

    将外头看热闹人的目光挡在了门板之外,林氏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众人都朝崔薇屋里走,崔世福面色沉重,一边伸手就摸了摸崔薇的头,想到她刚刚出来时双眼通红的模样,顿时温和道:“别听你娘的,你是个好孩子,放心,这房子爹说了给你做嫁妆,便是你的,谁也要不去。”

    他跟杨氏吵了一架,现在还坚持这样的话而不是改口,算是给崔薇吃了一颗定心丸,崔薇点了点头,一旁崔敬平也紧紧拉着她的手,兄妹二人走在崔世福后头,一旦进了屋里,杨氏的目光似刀子一般转了过来,众人皆在屋中坐定了,王氏抱着孩子坐在椅子上,伸手左摸摸右摸摸,一边目光就在四处转,满脸贪婪之色。

    “娘,如今二郎年纪大了,我正与他说亲,可瞧来瞧去也没有个合适的,正巧这时我娘家妹子与我介绍他们同宗的妯娌曹家媒婆给我认识,替二郎说了一门好亲事,是隔壁村的刘老爷,家里有好几亩土地不说,而且刘老爷自己本身便是个秀才,他家女儿跟大家闺秀似的,虽说没几人见过,但听曹家媒婆说她长得端庄贤淑,我便想替二郎将这门婚事定下来。”杨氏双眼通红,忍了心里的愤怒,先将事情说了一遍,接着才有些愤怒的指着崔薇:“可是这死丫头坏事儿,我真恨不能当初生下她时便掐死……”

    “阿淑,你说话小心一些!”崔世福忍了火气,瞪了杨氏一眼:“谁让你与人说房子是二郎成婚用的,不是的事情哄了人嫁过来,往后难道当人家不与你理论不成?”崔世福话音一落,杨氏忍不住便捶着椅子大哭了起来:“你说得倒好听,这样大的房子给崔薇这死丫头住,我家二郎怎么办?他如今还与三郎住一个屋,难不成他成婚之后,还要与三郎住一块儿不成?”杨氏心里是十分不满,现在自己家里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可偏偏崔世福还在偏心,若是连一间房子都分不到给崔敬忠,往后可怎么讨得到新娘子?

    两夫妻眼看说着说着又要吵起来,林氏只觉得脑门儿一阵阵的抽疼,看了沉默不语的崔薇一眼,有些犹豫道:“薇儿,你一个人住着,这……”

    “祖母不用说了。”崔薇脸色有些冷淡了起来,一面将背脊挺得更直:“这房子是我自己接了镇上林老爷家的活儿,林老爷瞧我可怜,先预支了些银子给我,让我帮着做针线活儿与每次赶集送东西过去的报酬,我自己挣出来的,没花爹娘一个铜板,就连当初给大伯娘的一百文,我都已经还给了爹娘。房子我要自己住,若是娘觉得当没有生下过我,愿意将我自个儿单过分出来,与里长那边立个契约,我愿意给爹娘写个欠条,按照如今卖丫头的价格,把我自己买下来就是!”

    崔薇一句话说得冷静又清楚,听得杨氏脸色青白交错,又愤恨不止,那头王氏抱了孩子指着崔薇,既是兴奋又有些不满:“我就说这死丫头手里还有钱!你要想就这样将自己买出去,那可不成,最少要二两银子!”王氏话音一落,便让崔世福脸色更加难看,冲她厉喝了一声:“闭嘴!以后若是再这样的事你随意插嘴,便自个儿回你家去!”崔世福头一回对王氏说这样的重话,使得王氏愣了一下,那头杨氏一听到二两银子时,心里犹豫了一下,顿时不作声了,打量了崔薇一眼,脸上也露出为难之色来。

    “咱们家还没有儿子娶不上媳妇儿,便要为难女儿的。”崔世福一下子站起身来,捏着拳头狠狠盯着杨氏,看得杨氏心里又有些发酸了起来,她是深知崔世福性格,这会儿也不与他再硬着来,干脆只撩了衣襟抹着眼泪,一边哭道:“我也是没有法子了。家里剩余几百钱是要割稻谷请人的,二郎如今不小了,眼见翻过年便十七了,再大一些,如何好与人家说亲?家里就是这么一个条件,人家姑娘稍好一些的条件便瞧咱们不上,连个房子也没有,那不是亏了二郎吗?再者难不成你愿意委屈了二郎娶个只知种田的粗鄙女子不成?那可是你自个儿的儿子!”

    ps:

    感谢:闲心99,亲打赏的平安符~

    第三更,为粉红票五十五加更~~~~~~求小粉。。。五票加一更。。。。。亲们帮帮忙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9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九十章 别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90并对田园闺事第九十章 别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