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撞见

    院子中杨氏已经和王氏扭成一团滚到了院子中,王氏头发散乱,嘴里哭着喊打死人了,一面却被杨氏压着坐在了地上,两条腿不住乱蹬,如被翻了身却转不过来的乌龟一般。杨氏抓了她头发,左右开弓,十几耳光下来,直将王氏打得头昏眼花的。今日杨氏本来就窝了火,再加上她是做惯农活儿的,力气不输男人,王氏平日偷奸耍滑,生完孩子又养尊处优这样长时间,哪里会是杨氏对手,杨氏一个打她母亲董氏与大嫂罗氏都是不见得会喘气的,打她一个自然绰绰有余,这会儿外头王氏嚎得震天响,屋里崔佑祖亦是扯着嗓门儿哭得厉害,崔敬平早上起来知道事情时便跑了出去,现在还没回来,崔世福看着眼前的情景,顿时脑门儿一阵阵的疼,眼前发黑,指着院中扭成一团的两个女人,顿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你们……”崔世福只觉得脑门儿一阵阵的疼动,额头青筋一阵乱跳,看着眼前的情景,顿时说不出话来。杨氏一大早起来连饭也没心思做,更别提去管鸡鸭等物,到现在猪还没喂,在猪圈里已经燥动不安了起来,不时发出嘶鸣声,院子中地上全是鸡屎,到这个时辰了,太阳正好的时候,可屋里的玉米却还未拿出来晒,王氏这人懒得烧蛇吃都不愿意剥皮的,杨氏没做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做,这会儿两人滚做一团,身上都带了些鸡屎,神情说不出的狼狈。

    到这个时间点儿了,屋里还冷冷清清的没做饭,崔敬平估计是跑崔薇那边去了,崔世福脸色铁青,先是示意儿子上前将这两个女人分开。自己又忙大踏步进了屋里瞧,看到崔佑祖这会儿流得满裤裆都是大便,抓得一手都是,哭得脸都涨红了,刚站在门口一股臭气就扑面而来,崔世福顿时胸口剧烈起伏,上前抱了孙子,也顾不得他刚拉出来的秽物会沾到自己身上,瞪着杨氏二人便厉声骂道:“你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屋里怎么闹成了这般?”崔世福这会儿杀人的心都有了,那头杨氏一见不好。起身时狠狠掐了王氏一把,王氏刚唤了一声疼,那头崔敬怀便脸色极为难看的狠狠一脚踹在王氏胸口儿上。让她惨叫了一声仰面便倒了下去,半晌回不过气儿来。

    “当家的,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去镇上可是借到钱了?”杨氏之前拿到钱时的欣喜这会儿已经散了大半,看到崔世福漆黑的脸色。杨氏这才开始有些后怕了起来,她去找崔薇要钱只是一时冲动,又受了王氏在一旁撺掇不说,还怕崔世福真去借印子钱往后崔家翻不了身,才闹了这样一出,可她还没跟崔世福商量过。这会儿便干了那样的事情,若是崔世福知道了,恐怕二人之间纵然感情再好。崔世福也饶不得自己。

    一想到这儿,杨氏脸色变了变,看到孙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时,连忙就要打了水给他洗,可是她刚刚才回来。王氏又懒得很,厨房里连火都没生。到这会儿还没有热水,幸亏早晨时放了一桶冷水在外头,如今被太阳一照,摸上去倒也温凉凉的,杨氏连忙接过崔佑祖一面替他洗着身子,一面看着王氏渐渐从地上爬起来,崔敬怀又拉了她一耳光打了过去!

    “打得好!”杨氏一面给孙子清洗着,一面看了王氏一眼,脸上便露出狰狞之色来。王氏今儿竟然敢以下犯上跟她这婆婆对打,再不修理,恐怕没有王法了,平日就是崔敬怀打她打得少了,让王氏现在竟然敢冲自己动手。一想到这些,杨氏便是怒不可遏,指着王氏道:“今儿将这贱人给我捆了送回王家去,反了天了她,竟然敢动手打婆婆,要是王家不给个说法,她也别回来了!”崔敬怀早忍了王氏多时,今日看到自个儿媳妇竟然跟自己老娘打了起来,他哪里还忍得住,一面果然便要回屋里去找了草绳将王氏捆了。

    王氏刚被崔敬怀踹了一脚,正正踹在她的胸口上,钻心的疼,一时间连喘气都有些费力,可听到杨氏要送她回娘家的话,顿时又怕又气,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力气,‘咕咚’一声,竟然麻利的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甩着脚拍着地,指着杨氏便大哭了起来:“你这偏心的老东西,崔大不是你亲生的罢,这样偏了心眼儿,你当我是崔薇那好欺负的死丫头是不是,就算是要给二郎娶妻,也没有将老大一家逼死的道理!”王氏这会儿也横了心,她虽然也怕杨氏,但今日跟杨氏打过一场,肯定会被杨氏记恨,倒不如撕破脸闹了开来,说不得崔世福面上过不去,便要将好处分些给她也说不定!

    听到王氏竟然敢如此骂自己,杨氏险些气得发了疯,忍不住便想站起身来,幸亏崔佑祖还在她怀里头,纵然再是火大,可杨氏好歹还记得这是自己的长孙子,因此强忍了火气,一面抱着崔佑祖,一面指着王氏便开骂:“你这黑了心烂了肺的东西,老娘自己的银子,想怎么使便怎么使,轮得到你来多说?老大是我儿子,我自然不会亏了他,往后这老房子全是他的,你要是不满意,自个儿收拾了东西滚回你们王家去,老娘还不信,离了你王花,咱们家大郎便讨不到媳妇儿了!”

    崔世福在一旁听着什么银子什么偏心的,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那头王氏却也在气头上,听到杨氏这话便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见崔敬怀伸手过来要揍她,连忙就朝崔敬怀喊道:“你这傻子,你娘当你是后娘养的,建的新房子给两个小的,你一辈子就在这崔家死做吧,一分好的也落不到你头上来,一天到晚就算是做死了也没人理睬,一个破房子,谁稀罕,我呸,你这个老东西自个儿留着埋尸吧!”王氏这会儿也是豁出去了,她不相信自己若是说出了房子的事情崔敬怀还要跟着杨氏他们站一边,若到时真是那样,自己今日发作一回挨了打也是认了,反正杨氏便没想过要放了自己,刚刚一时气愤下跟她动了手,那老东西估计不会放过自己。

    而若是自己跟崔敬怀一条心了,说不得他便会站在自己这边,好歹能让杨氏吐出些好处来。

    被她这样恶毒的一骂,不要说杨氏,就连崔世福也气得浑身发抖,崔敬怀只觉得一股恶气自心底涌了上来,令他这会儿眼睛都有些发红了,看着王氏那目光令人不寒而粟,崔敬怀还没动手时,崔世福突然间喝了一句:“且慢!”他这会儿觉得出不对劲儿来,王氏话里口口声声说杨氏不公,又说什么旧房子新房子的,他们家哪儿来的什么新房子,莫不是杨氏今儿想了方法去要了崔薇那一套房屋?虽说昨日里自己便将话说得清楚了,但杨氏的性格崔世福却清楚,她是不到黄河不会死心的,尤其是这事儿关系了二郎的往后,她更是不择手段恐怕都会去些事情出来,崔世福一想到这儿,脸色登时就变了,瞪着王氏:“什么旧房子新房子的,你给我将话说清楚!”

    崔世福看着大儿媳妇,这会儿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自从王氏过门儿之后,崔家虽然不是什么有钱的人家,但崔世福却自认自己没有对不起这个儿媳妇过,以前好吃好喝的供着,如今不料竟然供了尊大佛出来,若是早知道王氏是这么一个德性,当初怎么也不该向那王家人提亲,不止是害了大郎一个人,更是害了自己一家!想想自王氏进门儿之后,接连崔家便起了事,杨氏性格虽然不好,但以前总会克制一些,如今有了个孙子,又有王氏挑拨,如同变了一个人般,纵然杨氏自己有错,不过崔薇搬出去,与王氏不和是最大的原因,想到女儿被她打掉的几颗牙,崔世福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若不是碍于老大往后还要过日子,他又一向是个厚道人,恐怕这会儿早就开始斥责王氏了。

    王氏激愤之下原本脱口而出的话,被崔世福逮到这样一问,顿时脸色便变了变。一旁杨氏心里也是暗暗叫苦,当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她原是想找机会再把社事儿与崔世福说,到时只要自己将银子拿出来,不怕崔世福不动心。可谁料王氏这蠢东西,成事不足,却败事有余,三番四次险些坏了自己的好事,杨氏心里气得不行,恨恨的警告般瞪了王氏一眼。开始时王氏心中还有些害怕,不过被杨氏这样一瞪,王氏却想起了杨氏这偏心的老东西,竟然得了银子不肯给自己一点儿好处,既然是这样,那她也不要想得这钱,更不要想将这些钱独吞了给崔二郎办亲事!

    一想到这儿,王氏顿时眼珠子一转,她是知道崔世福性格的,最是老好不过,又肯维护他那女儿,看得跟眼珠子一样,也不知崔薇那死丫头有什么好的,偏得他这样维护,不过如今若是自己将杨氏的事情捅了出来,她一准儿吃不了兜着走!王氏一想到这儿,顿时脸上便露出了兴奋之色来,她是知道的,崔世福今日早晨天不亮时便出了门儿,杨氏出去找崔薇,是后来才起的义,他根本不知道的。王氏心思一定,朝杨氏恶毒的笑了笑,想到她刚刚打自己的行为,顿时便朝崔世福道:

    “爹,娘手里有银子,是卖了四丫头得来的,娘想用这银子建新房子给二郎成婚用,一点儿也不肯想着一些大郎和咱们小郎,实在……”

    照旧五更,以为时间没到,没想到三点了,接下来四更时间不变~~

    ps:

    五张小粉票一更,这是正常的第一更~~~~~~粉红票下一章感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4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四十四章 撞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44并对田园闺事第四十四章 撞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