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名义

    “嫁不嫁得出去是我自个儿的事,就不用娘关心了,若是没什么事,我还忙着,就不送了!”崔薇现在对杨氏是完全没了客气,这句送客的话直气得杨氏浑身直哆嗦,看着崔薇气恨得说不出话来。那头崔敬忠脸色一下子铁青,狠狠甩了一下袖子,连看也没再看崔薇一眼,转身就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矣!既然你不肯帮这忙,我也不求着你!”说完,连杨氏也顾不得了,背脊挺得笔直,果然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崔薇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就冷笑了一声,现在他身上穿的衣裳还是自个儿出钱买的,他就能放出来这样的狠话,往后就算是有出息了,恐怕别人对他掏心挖肺,说不得他也认为是理所应当,人家要靠着他才讨好着他的,这样的人懒得与他多说。

    杨氏指着崔薇,恨不能上前拿了东西打她一顿,但她今日过来时是背着崔世福的,若是被他知晓,恐怕又是一地的鸡毛,到时凭添事端,因此强忍下了这口气,看着崔薇就咒道:“你就横吧,我瞧着你以后嫁不出去又没娘家帮持,一个孤家寡人的,老了病了也没人给添口水喝,死了也没人给端灵叩头,你现在就能耐吧,往后有什么事儿,你别再来崔家找你爹!”

    “我嫁不出去,总有我三哥乐意帮我做事。我不找爹帮忙做竹蓝,我找别人去,娘要这样说,我也无所谓,反正那些铜钱要是给出去,不知多少人乐意替我做事儿!”崔薇也不是故意要拿此话来说,实在是杨氏说话实在是让人心里火大。杨氏这会儿心中也不痛快,见她不肯帮忙,又嘴巴这样利落。竟然敢这样顶自己的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火冒三丈之下也顾不得崔世福了,伸手就要过去打崔薇耳光,崔薇后退了一步,警告似的看着杨氏:“我如今可是自立了门户,娘要是凭白无故碰着我一下,我马上去里正那边找人评理!”

    一句话说得杨氏脸色青白交错。原本满心的愤怒遇着这话顿时如同兜头被人泼了盆凉水般,一下子透心的凉!她倒不是怕去罗里正家里评理,也不怕人家说闲话。反正连女儿的钱都能收,杨氏如今为了儿子哪里还顾得了这些,只是她现在刚跟崔世福关系好一些。崔世福的性子她了解得很,若是在这会儿闹出事情来,一准儿会记往心里去,不如等过段时间,等他气消了。再来收拾这鬼东西!杨氏心里打定主意,又新仇旧恨一块儿涌上心头来,一想到之前为了房子的事情闹得自己跟崔世福险些翻了脸,被赶回娘家脸面全无,前些日子要送小郎过来崔薇又不肯,如今这样一点儿小忙崔薇也不肯帮崔敬忠。令杨氏心里恨得咬牙,阴阴的瞪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顿时转身出去了。

    遇着这样一个老娘,当真是崔薇的不幸了。可惜这事儿没办法重来,虽然今日没在杨氏母子手里吃亏,但多少还是影响了一些崔薇的心情,也懒得再做事了。干脆回自己屋里也睡了一阵,傍晚起来刚准备做饭时。门口又有人敲起门来。这下子崔薇是有些火大了,连忙忍了气,开门前从门缝里往外瞧了瞧,竟然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长儒衫的人站在门外,背转着身看不清颜面,不过光看这身材就不是崔敬忠,崔家里可没钱三天两头的给崔敬忠做衣裳,任他心高气傲,可这就是命的!

    一见到不是崔家母子,崔薇脸色好看了些,便将门打了开来,门外的人听到开门的声音,一下子转过头来,聂秋染含着笑意的面容眼睛就跟会发光似的,温和而明亮,一边就与崔薇打了声招呼:“崔妹妹打扰了。”这是上回聂家父子捎带了崔薇进镇里之的两人头一回见面,虽说聂秋染上次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将自己早带了过去,但坐了人家的车就要领人家的情,崔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一边就与他招呼道:

    “聂大哥过来了,请屋里坐。”

    小女生这些日子吃得好了,又天天喝羊奶,且又用些羊奶洗脸,肌肤看起来比之前亮眼了许多,双颊饱满剔透,泛着婴儿般的粉红光泽,头发也长好了些,不像以前枯黄的模样,倒令聂秋染看得愣了一下,听她邀请,也没有迟疑,就进了屋里来,一边左右看了看,见只得她一人,便笑道:“崔三郎不在?”

    聂秋文不也是不在他身边么!亲眼见过这少年短短的几次,他几乎都是为找弟弟而来的,可是聂秋文只要聂夫子一在家,他就不敢随便到处乱跑的,昨天就被他娘拘在了家里头,没出来过,崔薇听聂秋染这会儿问起崔敬平,只当他是来找聂秋文的,顿时一边先进了屋,一边给聂秋染拉了张椅子道:“聂大哥,聂二哥不在这边,昨儿就没来过了,我三哥出去给羊割草了,也不在屋里。”

    “我知道,秋文在家里头,我过来是崔妹妹的。”聂秋染温和的冲崔薇笑了笑,这模样这外表一看就跟温和可亲的五好少年一般,一看就让人心里生出好感来,只是崔薇却知道这少年的真实性格,哪里会被他给迷惑,虽说聂秋染长得跟花样美少年似的,但她现在外表年纪还小呢,哪里会去想到其它,因此丝毫不受他笑容影响,一边听了聂秋染这话有些吃惊,不过听聂秋染是来找自己的,想了想忙就将屋里的瓜子等物端了出来,末了又端了一小蓝子乳糖摆在桌子上,又倒了杯凉开水摆在聂秋染面前,将待客的姿态摆足了,这才也跟着拉了条椅子坐在聂秋染对面,一边就笑道:“聂大哥难得回来,也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崔薇跟聂秋染并不怎么熟悉,能说得上话还是因为聂秋文,今日聂秋文都不在自己这儿,聂秋染却仍是过来了,倒是令崔薇有些好奇了起来。聂秋染眼里含着笑意打量了小姑娘一眼,看她眼巴巴坐在椅子上望自己的模样,倒很是可爱。忍不住就低下头端了凉开水抿了一口,杯子挡住嘴时嘴角边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意来,放下杯子时,聂秋染又拿了粒奶糖吃了,忍不住就眯了眯眼睛,看崔薇有些好奇的样子,突然间开口笑道:“崔妹妹,你二哥最近跟我一块赶考,不知哪一日起身?”

    听到这话,崔薇顿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了。崔敬忠几时上路跟聂秋染有什么关系,值得他专门过来跑这样的一趟。崔薇眉头微微就动了动,默不作声的垂了下眼皮。接着才抬起头来看着聂秋染道:“聂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二哥要不要去赶考,何时去,又与我没有关系,聂大哥怎么会专门这事儿跑过来问我?难道是我娘去找过你们了?”崔薇说到这儿时,语气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心里也跟着涌出一团火来,杨氏若当真打了自己的名义去聂家让聂夫子帮忙带一下自已的儿子,那可真是有些好笑了,崔薇脸色虽然强忍着没变,不过手掌却是握了起来,眼中神色也微冷。

    聂秋染没料到她竟然像是不知道这事儿的样子。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说时,外头却突然间又有人拼命的捶起门来,孙氏的大嗓门儿在外头响了起来:“崔薇你这个死丫头。不过我家儿子在你那儿吃了些饭,你就要威胁着让我们家夫君带你那二哥去赶考,家里既然穷就不要学人家读什么书,连赶考的路钱都出不起,光想着打人家的秋风。我呸,你这死丫头出来。你这有娘生没娘教的小东西,不干不净的货色……”

    孙氏声音大得四面八方都能听得见,从她说这话崔薇就猜了出来杨氏恐怕是打着自己的名义去过聂家一趟了,应该说话语气还算不得好,因此孙氏这泼妇才闯上了门儿来,她心里腾的一下子涌出一股火气来,顿时四处找了找,欲将孙氏赶出去。虽然聂秋染还在身边,当着人家面打人家老娘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孙氏嘴里说话不干不净的,实在骂得她火大,自然顾不得其他。

    聂秋染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看崔薇镇定的睁着眼睛四处望,顿时便拉了拉她的胳膊,冲她摇了摇头,自己则是拉了崔薇去开门,孙氏站在外头还叉着腰骂着,冷不妨的门一开便看到自已儿子似笑非笑的站在屋里头看她,孙氏嗓音一顿,刹时声音就停了下来。

    与杨氏对崔敬忠略带讨好又略有些害怕与喜欢的情况相比起来,孙氏对这个大儿子其实心里还要犯怵一些,也不知道为何,这小子从小就不让大人操心,更是自小就被她家男人带在身边,轻易不肯让孙氏插手这儿子的事儿,长大了这个儿子跟她也并不像是聂秋文一般的亲近,孙氏心里其实是喜欢这个大儿子的,也很以聂秋染骄傲,可不知为何,她就是怕他,看到聂秋染就跟看到了聂夫子一般,甚至比看到聂夫子还要怵一些,孙氏这会儿一见到儿子,顿时便住了嘴,讪笑了两声,这才道:

    “大郎,你怎么来这儿了?”孙氏话音一落,又看到一旁的崔薇,以及儿子拉着这姑娘的手,顿时脸色就变了变,忍不住眉头一挑,顿时就骂道:“小东西,年纪不大,倒也挺会勾搭的,咱们家秋文这两天没出来,你便耐不住了想来勾搭我们家大郎?这才几天哪,你当真这样不甘寂寞的吗!”

    PS:

    求小粉啦~~~求小粉小粉小粉啊,五张小粉加更一张么亲们,帮帮忙吧,在这里莞尔谢谢大家了。。。

    感谢:sfoxs亲的两张PK票和:18912529299,亲的五张PK票,还有亲的PK票被刷不见了,嘤嘤嘤~~

    感谢:13662993358、快乐无罪288、沅涵、王立庚、米小米816、蓝紫云,亲们投的粉红票~~~~~

    感谢:Emma110、丹丹拉、亲投的两张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1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一十五章 名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15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一十五章 名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