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难受

    杨氏成天呆坐在屋里头,平日洗衣裳自个儿都不敢出门,就怕遇着人家来打探崔敬忠事情的,连洗衣裳的事儿她都交给了王氏去,虽说王氏也不肯做事情,不过若是到了溪边遇着一些妇人,能与她们说几句闲话,也比呆在家里头成天与杨氏面对面的强,因此王氏对于洗衣裳这事儿倒并没有抗拒。崔家里杨氏成天呆在家中剥着玉米,如今拜这股流言所赐,家里人天天呆屋里,连崔敬怀都没脸出去见人,一家人的玉米倒是剥了大半。几人都坐在堂屋里头,这儿除了留个吃饭的地方,其余地点都被收拾出来装了谷子和玉米粒,杨氏坐在玉米上头,一边就恶狠狠的咒骂了起来:

    “不就是中个秀才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成天在外头招摇,深怕哪个人不知道一般,现在时间还早呢,往后怎么样谁看得出来?”

    一边说着,一边杨氏就用力倒了一只洗得干净的布鞋倒挂在横着摆放的凳子腿上,拿了玉米往上头搓,不多时一粒粒橙黄的玉米粒便滚落下来,显然她心里气愤,是拿这个东西来泄愤了。

    看了她一眼,崔敬忠倒是还极为平静:“聂家那大郎确实是个好孩子,也是个有出息的,你就见不得人家好。”杨氏心里原本就有火气,听了崔世福这话,‘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脸色涨得通红,大声道:“我怎么瞧不得他好了?不过是个秀才,有什么了不得的,孙氏那贱人能生得出什么好儿子,现在全赖了他那个秀才的爹,若非不然,他连个屁都不是,你就胳膊肘往外拐。二郎才是你亲儿子,难不成你将那聂大郎赞出一朵花来,他还能管你叫一声爹!”

    她这完全是无理取闹!崔世福脸色气得通红,指着她说不出话来,半晌之后才看了崔敬忠房屋方向一眼,忍了气道:“你别说了,二郎如今心里不痛快,这回中不了秀才,下回再考就是,反正孩子现在年纪还小。你说这些若是让他给听见了,不是使他心里不痛快么?”

    杨氏见他服了软,心里也没欢喜到哪儿去。一想到崔敬忠这回没中秀才那些前来说亲的人都跑了个干净,反倒都往聂秋染家里跑,杨氏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重新坐下,拿了玉米重新剥着。一边就开始咒骂起那些见风使舵的妇人来,王氏间或在一旁附和她几句,她正骂得来劲儿,屋里崔世福与崔敬怀都没有理睬她时,崔敬忠反倒是从屋里走了出来,脸色阴沉。自打回来之后他便一直都是这个模样,看得杨氏心里既是心疼又是可惜,看他出了房门连忙放了玉米。拍了拍身上的玉米碎屑一边就道:“二郎,你可出来了,肚子饿了没?娘去给你煮几个蛋,吃了你再休息一会儿。”

    在这个崔家里头,唯有一个崔二郎是从来不会干活儿的。王氏一听到杨氏要给他煮蛋,心里就不大痛快。可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她哪里敢开口,心里也就腹议几番而已,那头崔敬忠对杨氏讨好的神情却是根本没有理睬,只是皱了眉头不满道:“娘,你们能不能小声一些,吵得我头疼!”说完,自个儿转身进了屋里。杨氏唯唯诺诺的跟在后头又问了他一句要不要吃些蛋,崔世福看到这情景,忍不住摇着头就叹了口气,崔敬忠开完口,堂屋之中倒是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听到杨氏吵闹不停的声音了。

    而与此同时聂家里却是一片喜庆,人来人往的络绎不绝,不少人都是前来恭贺聂家的,而也有人想要找聂夫子指点一番的,毕竟聂夫子自个儿是个秀才,却又教出了一个十三岁的少年秀才,一时间名声大震,聂家里人来人往的,聂秋文被困在家里好几天了,孙氏自从上回落了个把柄在崔薇手上,就不准他去崔薇家,深怕他再去吃几回饭那铜钱还要再加上一些,也怕崔薇来找她要钱,因此也顾不得儿子心中不痛快,硬是将他拘在家里好几天,聂秋文早就忍不住了,这会儿听着外头的响动声,忍不住跑出屋里,就看到外头热闹的情景。

    这几日为了贺聂秋染中秀才,聂家里是要摆几天流水席的,村里许多妇人都过来帮忙了,聂夫子出钱,买了不少鸡鸭鱼肉等,摆了好几桌,不少人都过来蹭上一顿饭,孙氏虽然心疼,不过这是好事儿,反正那钱就是不花,也落不到她自个儿荷包里的,聂夫子平日除了给她一些家用外,几乎不肯把钱给她,孙氏为人虽然泼辣,但却有些糊涂,说不得手里有钱便要惹出什么祸来,因此她钱平日也是刚好够用些,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除了聂夫子父子回来时能吃得一些好的,平日也跟村里人差不多,但就是这样,相比起许多过年过节才能吃上一块肉的乡下人来说,孙氏已经过得极好了。

    只是她手里没钱,也是知道欠了崔薇八百钱时有些心虚的原因了,因为她根本拿不出这样多钱来。

    聂秋文出来时正好就看到孙氏坐在院子里头,一副老夫人的做派,一群妇人围着她打扇讨好的,正说着杨氏坏话,拿她来作践着呢,两个姐姐正在做着事情,聂秋文看得有些烦燥,干脆别过头去一下子钻聂秋染的房间里头,就看到自个儿的这个兄长正拿了书本坐在窗边看着,像是根本不受外头的热闹情景引诱一般,聂秋文虽然怕父兄,不过这会儿实在无聊了,关在家里跟坐牢似的,现在也顾不得这个大哥恐怖,连忙凑了过去:“大哥,这书有什么好看的,咱们出去玩一下吧。”成天呆在家里头,对于聂秋文这个野猴儿似的人来说,简直是要闷坏了。

    他现在不敢自己出门,孙氏不许他出去倒也罢了,可如今聂夫子还在家里头,若是自个儿不听话跑出去了,他爹打他可不会留手的,反正如今他又有了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儿子,说不得打死自己他也不心疼。一想到这儿,聂秋文心里不由有些埋怨了起来,连忙就壮着胆子扯了扯聂秋染的衣裳晃了晃:“大哥。”

    看来自己今日是不能再继续看书了,聂秋文一旦下了决心,还敢来缠着自己,估计就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了。聂秋染也不跟他多磨,一下子就将自己的书放了下来,一边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边道上:“那你想去哪儿玩耍?”一般小孩子的弱智游戏他是不会陪着聂秋文一块儿玩的,聂秋文自己也知道,但他现在一天到晚也没事干,村里他只跟崔敬平与王宝学要好,崔敬平一旦改邪归正,连带着他也跟着收敛了几分,平日除了去崔薇那边,竟然好像是无处可去,这会儿知道能回去了,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在崔薇那边,犹豫了一下,又凑近聂秋染道:“大哥,咱们去崔妹妹那边吧,我听说她养了好几只,可想去看看了。但不知为何,娘就是不让我去,之明明还好好的。”

    听他不住抱怨的聂秋染神态极其镇定的端了桌上的水抿了一口,聂秋文不知道他娘为什么会反常,但一切事情聂秋染却是心中跟明镜儿似的,估计是孙氏自个儿心虚了,或是怕聂秋文再过去吃几顿崔薇要加钱罢了,上次的事情果然是将孙氏吓着了。一想到这儿,聂秋染忍不住嘴角勾了勾,轻咳了一声,将涌到唇角的笑意又咽了回去,想了想果断放了杯子,一边站起身来,动了动手脚:“走吧,去瞧瞧!”

    聂秋文一听他答应了,顿时高兴得险些跳了起来,连忙拉了聂秋染就往外头跑,孙氏见到这两人出去,连忙出声唤人道:“二郎,你这是要去哪儿?”她心里有些害怕大儿子,自然不敢问他的去向,旁边的妇人们一看到聂秋染,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口一个状元郎的唤着,眼珠子里都充满了算计之色,简直是恨不能上前来与聂秋染攀谈一番,可是又不敢。聂秋文被孙氏唤住,也不敢说自己要去崔薇那边,见他娘有些害怕大哥的样子,顿时眼角一挑:“娘,大哥带我出去玩儿,我们先走了。”说完,拉了聂秋染就往外跑,后头孙氏还要再叮嘱几句,不过转头就看到儿子跑得影儿都没了,也就作罢了。

    这会儿崔薇正刚在厨房里煮了羊奶正凉着呢,整个院子里都弥漫着一股浓郁之极的奶香味儿,听到敲门声时不消她去开门,崔敬平便已经先将门打开了,一看到聂秋文时,崔敬平顿时掀了掀眼皮,原是要骂他的,上回孙氏跑到崔薇这边来闹,最后聂秋文就少了跟他来往,他这会儿心里还有气,不过是看到一旁的聂秋染,他这才将气咽了下来,与聂秋染先恭敬的行了个礼,端正的打了声招呼,看到聂秋文时顿时态度就变得冷了些:“聂二郎也来了!”

    ps:

    第五更到~~~,为小粉票一百四十五票加更~~~~还欠好多,嘤嘤嘤,痛并快乐啊,再求小粉!章节名随便取取,实在是取名无能嘤嘤嘤~~~

    感谢:18912529299,亲打赏的五张pk票~~~

    感谢:wang然、书友090518193214661

    ,两位亲投的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1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一十九章 难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19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一十九章 难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