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事

    出门这样多天,崔薇倒也不是怕外头的世界,她只是担忧自己家里的羊没人照顾,只是若能真买到一头狼狗回来养着,恐怕以后杨氏还真不敢过来找她麻烦。聂秋染皱了皱眉头,突然开口道:“崔妹妹若要去,不如我陪你去一趟吧,反正两三天时间,也不是赶不回来的。”

    众人谁都没料到聂秋染会说这样的话,顿时都吃了一惊,连崔薇也吓了一跳,有些傻愣愣的抬头看了聂秋染一眼:“聂大哥,你带我去城里?”

    聂秋染点了点头,满脸的平静:“我跟爹娘说去城里访友,想来爹娘不会阻止我,陪崔妹妹来回一趟反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正好我进城也能买些东西。”这趟因为聂秋染已经中了秀才之故,自然不用在以前读书的地方继续呆下去,而得另谋地方学习,聂夫子也早有想让他进城看看找个学堂或是官府中开的官学打量的意思,原本聂秋染便想着哪日进城一趟,如今崔薇想去,正好便借这个机会能进城里瞧瞧,反正聂夫子教的那家少爷这回考试也中了童生,一家人正是欢喜的时候,难得放聂夫子回家休息一个月,聂秋染就是将马车开走一段时间,也误不了事儿!

    难得碰到这样的机会,就算是崔薇明知道这样要欠聂秋染一个天大的人情,但她也忍不住有些心动了,来到这古代几乎快一年的时间了,她还没去过外面瞧瞧,若是能去看看,再买回一条狗来,这回只花三两时间麻烦了,往后便能解决不少的麻烦,因此她犹豫了一下。仍是答应了下来。心中感激聂秋染的好意,崔薇干脆留了这两兄弟下来吃饭,那头聂秋文虽然也想跟着去城里一趟,但他也知道聂夫子肯定不会同意,因此被聂秋染叮嘱了不能随意将这话说与别人听之后,便答应了下来。

    家里没人照顾,崔薇干脆将手里的钥匙交给了崔敬平,让他帮着照顾几天,主要也就是给羊割些草,平日喂上一些罢了。她出去若是来回得快,最多也就是三日时间左右。一下了决心,聂秋染回头很顺利的果然就取得了聂夫子的同意。孙氏是根本不敢管这个儿子的事的,对儿子要进城的事她完全是没有发言权,派了聂秋文过来与崔薇说了准备在一日后起程的话,崔薇准备了一番,想着刚过大集不久。反正就算自己消失几天,恐怕人家也发现不出来,因此自然是没有异议。

    简单的收了些东西带着,因为坐的是人家的马车,也不好总是带太多东西了,想到聂秋染爱吃甜食。崔薇又提前做了不少的奶糖点心等放着,一面又将全部的银子放在了身上,这一趟出去的时间久。她也不是信不过崔敬平,怕他拿自己的钱,而是她怕自己这一趟出去要买的东西多,也不知道那狼狗多少钱一条,总要多带些钱心里才有底气。又带了一身换洗的衣裳。第二日天不亮时,便一块儿悄悄上了聂秋染的马车。两人一路朝城里去了。

    这马车崔薇不是第一回坐,可依旧是被抖得头昏眼花的,坐了半天就忍不住了,而这会儿在半道上,偏偏又不能将马车停下来,两人还要赶路的,若是迟了回去,说不得又会起风波。崔薇一路强忍着难受,车厢里沉闷异常,再滚来滚去恐怕就要吐了,崔薇难受异常,干脆出了车厢跟聂秋染坐到了外头。

    看不出来聂秋染年纪不大,但赶马车倒也似模似样的,崔薇一出来,他就转过头来瞧了瞧,一边道:“不在车里休息一阵?”这会儿天气还热着,坐在外头马车朝前跑,一股股的轻风迎面吹来,使得崔薇心里好受了许多,听聂秋染问话,便摇了摇头,一面忍着反胃的感觉,一面将自己拿出车厢的小蓝子取了出来:“聂大哥,我带了奶糖,你要不要尝一颗?”聂秋染点了点头,却是双手抓着缰绳,拉着马转了些头,还没有放下鞭子去取,崔薇看他双手没空出来的样子,一面干脆取了颗糖就递到了他面前。聂秋染愣了一下,回头看了她一眼,这才有些犹豫着张嘴将糖咬进了嘴中。崔薇等他吃了,才觉得这个动作有些不大妥当,不过幸亏她年纪还小,也不至于真让人误会什么,因此故作无事的伸回手,自个儿也吃了颗糖,两人便不再说话了。

    马车一路滚动着,中途二人也没休息,饿了便吃些糕点,这样跑着很快到晌午时便来到了县里,县中比起镇上不知热闹了多少倍,就算不是赶集,街上卖东西的人也不少,既然县里都到了,城里便不远了,聂秋染又驾着马车看了方向,便朝临安城而去,崔薇看得心里也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自己本身是不会赶马的,因此也不好说让自己替一替他,让他休息一下的话,只能在一旁坐着陪他说说话。

    赶了大半天路,这样颠着崔薇也有些受不了,她早上起得又早,虽然极力让自己不要睡着了,不过这样摇来摇去的确实困得很,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与聂秋染说了一声,爬进车厢里本来是准备靠着闭一下眼睛,谁料车厢里摇得厉害,她在榻上躺了没一会儿便有些受不了了,连忙又钻了出来,干脆靠着车厢壁睡过去了。

    聂秋染眼神专注,正赶着车时,却感觉到她的小脑袋一摇一摇的,朝自己这边滑了过来,她却睡得很熟,小女孩儿粉嫩细致的肌肤连脸上的细小绒毛都能看得清楚,崔薇的身体渐渐靠在他手臂上,渐渐一股小小的压力传来,倒并不怎么重,不过男女授授不清。聂秋染犹豫了一下,想要将她推开的念头在看到她睡得极熟的模样时,到底是慢慢的散了开来,反正她现在年纪还小,就算是靠一下也没什么,再说小姑娘平日也乖巧可爱,不过是睡一下觉,今日她起来得确实是早了些。

    念头一闪而过。聂秋染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看她靠得有些累的样子,干脆自个儿坐好了靠在车壁上,一边将她脑袋揽了过来靠在胸前,这样两人都省力了少,崔薇也明显睡得舒服了一些,一路睡到了临安城时,才醒了过来。

    这一觉直接在人家身上睡着了,崔薇多少还有些不好意思,连到了临安城也没好意思跟聂秋染说话。二人找了间客栈暂时住下来。一路坐人家的马车,又睡人家的胸膛,崔薇哪里还好意思让他付住宿钱。忙抢着自个儿将钱付了,二人收拾了东西,又将马车停到了客栈后头,将马交给店小二照顾了,这才各自回房歇下。天色现在早已经黑了。现在就算是想要找狼狗,也不能急于一时,白天时赶路两人都有些累了,第二日崔薇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聂秋染早已经出去过一趟,将自己要读书的官学已经瞧好了。官学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进的,不过因他年纪不大,再者又中了秀才。自然是人人都抢着想收的对象,不过大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将事情办妥当了。

    买狼狗的事倒是没有着落,崔薇初来临安城,两眼一抹黑。她这才感觉到在古代自己一个人的不方便,就算是她手里有银子。可却苦于并无门路,幸亏聂秋染有法子,去找了官学之中的同僚,与人打听了大半日,官学之中的学生非富即贵,再不然便是品行与学识出众之辈,聂秋染自然很容易的便将事情打听出来,这才买到了一条刚出生恐怕只有一个月的小狼狗。

    人情这下子可是欠大了,不过债多压身崔薇也不愁了,又在城中买了不少的东西,想着聂秋染喜欢吃甜点等物,又自个儿称了不少糕点与零嘴儿等,足足买了好几大包,两人这才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回到小弯村时,天色已经大黑了,崔薇早在村头无人处便下了马车,提着大包小包的手里又抱着一只黑背黄毛的小狗,那小身子被压得都快弯了下去,聂秋染犹豫了一下,干脆又招手让她上来,反正这会儿人少了,四周黑漆漆的,送崔薇回去恐怕也没人看见。

    这儿离崔薇家可还有一段路程,若是任由她一个人这样走回去,恐怕再走一刻钟都不一定能到家门。

    崔薇这趟已经麻烦了聂秋染不少事情,这会儿再让他送哪里还好意思,只是她刚想拒绝,那头聂秋染已经将她手里的东西接了过去,又放在后头的马车上,东西也确实沉得很,麻烦聂秋染的事情又不止这一件了,崔薇有些不好意思的与聂秋染道了声谢,这才爬上马车坐到了他的身边。

    原本以为这会儿天色已经晚了,村里许多人恐怕都早已经应该歇下了,谁料马车远远的驶近了崔家时,却看到崔家灯火通明,吵闹声快将屋顶都掀开了,院门大开着,崔薇这依稀像是能看到不少人的样子,许多人说话的声音不住传来,尤其是杨氏的哭喊声,极其的尖利。崔薇心里本能的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连忙捉了聂秋染的手道:“聂大哥,你快一些,我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听了她的话,聂秋染点了点头,感觉到隔着一阵衣裳,崔薇的手冰冷得厉害,身子都有些颤抖了起来,他扬了扬鞭子,嘴里轻喝了一声,那马儿撤开四蹄便奔了起来,果然很快就到了崔家。

    五更到,今天就五更,为小粉票一百六十章加更,上一章说错了,上一章是一百五十五票加更~~~~

    PS:

    感谢:ヤo芙洛ooo、kkecho、很老猫妖,亲们投的粉红票~

    感谢:睡琉璃,亲投的两张粉红票~~

    一朝穿成穿二代,身为高门嫡女却带着幼弟流落农家。

    辗转数年回朱门,所遇之人却是左白花右渣滓,美人皮下尽毒汁。

    她为护胞弟,一身戾气,恶名远扬。

    众人将她当蟑螂,左一脚右一脚,偏生踩不死。

    她冷笑,“蜚蠊这种虫,即使没有了头却依然能够活九天,想斗死我,烦请回炉重炼!”

    ————*————*————

    且看《朱门恶女》,笑傲宅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2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24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