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嫉妒

    冷不妨被点名问到,那老妇人听他这样一说,顿时愣了一下,接着满面惊惶,顿时拍着大腿哭了起来:“哪个杀千刀的拆了老婆子的房子,老婆子要他的命!”说完,急急忙忙的便要挤出人群去。虽说此时心情不好,不过看到这样的情景,崔薇却是忍不住差点笑了出来。

    聂秋染眼睛闪了闪,回过头时场中的杨氏脸色更加苍白。聂秋染的专长就是能将人吓得个半死,偏偏还不会对他生出恶感与怀疑之心来,连轻飘飘一句话就能哄得人家真当自己家里房子被拆了,这也实在是他本事。

    “崔二婶虽然替崔家育嗣有功,但闯入人门户,并拆人屋子,如此行为,与闯入室中抢劫的江洋大盗并无区别,而这两位,破门而入,又毁人门庭不说,崔妹妹,你刚进屋里去察看,可是发现有何失窃之处了?”聂秋染温和的朝四周看了一眼,头也没回便朝身后的崔薇问了一句。

    此时崔薇气得半死,心里又极其的不平静,早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幸亏聂秋染帮忙,心里对他实在是感激,听到他问话,又之前看他空手套白狼骗过孙氏签了一纸欠条的,哪里还有不明白他的意思的,若说以前崔薇对崔家人还多少有几分容忍之心,这会儿是早就落了个干净,闻言想也不想就道:“有二两多银子,存起来是准备还娘当初逼我花三两银子买身的钱的,这会儿柜子被人橇开,全不见了!”

    一听这话,王氏顿时勃然大怒,一下子站起身来,指着同样满脸愤怒之色的唐氏大声喝道:“好哇,你这小贱人。说了东西一人一半,你竟然敢独吞!”

    “谁吞了,那银子明明是你拿了!”唐氏也不甘心,也跟着一块儿骂了起来,两人说着说着,便扭打成一块儿,杨家与崔家众人脸色顿时阴沉,崔世福气得浑身颤抖,杨家的人再也忍不住,刁氏上前狠狠抽了这个儿媳妇一耳光。厉声喝道:“蠢东西,你给我闭嘴!”场中不少人因为王氏与唐氏二人的怒骂而惊呆住了,唐氏捂着脸。身体抖得如同风中落叶一般,眼神闪躲。

    “虽说不是我的家事,但若是崔二叔家里出了贼人,按例得拿了送官才是,偷窃犯事者当斩手斩脚。崔二叔家里如今还有崔二兄在。若是往后出了事,影响了崔二兄的名声,那便不好了。”崔敬忠站在人群里头,看着众人的目光全部都集在了聂秋染身上,心里的妒火忍都忍不住,他也恨王氏二人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毁他名声。但这样的话却并不该是聂秋染来说出口!崔敬忠只恨不能自己是聂秋染,站在正中,他看到许多人在对着聂秋染时。脸上满上恭敬与讨好之色,不少人嘴里还对他称道有加,心中火气便更盛。

    崔薇几次三番不肯助他一臂之力,开始时崔敬忠心里还不满,如今看来恐怕是这小丫头攀上了高枝。以为靠得住,便不欲帮他这二哥了!如今院墙被推倒了。眼下看来他的房子是没有着落了,崔敬忠心里的火气是越忍越烈,王氏与唐氏二人听到说要送官查办,且要斩去一只手脚时,顿时都慌了神,软绵绵的跪在了地上,再也起不了身来。看她们被姓聂的一句话就吓成这般模样,令崔敬忠心里实在是有些不舒坦,忍不住就冷淡的站了出来,一边道:“聂大郎是不是不该来开这个口?怎么说这也是咱们崔家自己的事情,实在不宜让外人来多管,不如请聂大郎让开,让我四妹出来说上几句,聂小秀才以为如何?”

    这会儿任谁都能听得出崔敬忠语气中的不满了,聂秋染却并不以为意,反倒身体并没有退开,而是将崔薇更拉到了身后一些,一边就冲崔敬忠拱了拱手:“崔兄亦是读书人,该知道千防夜防,家贼难防的道理,更何况崔妹妹如今只是姓崔而已,事实上与崔家并没有什么关系,而这位嫂子我瞧着倒是有些面生,应该算不得是崔家的人,既然这事儿与她有关,我与崔妹妹也是一个村儿的,自然可以问上一问!”

    崔家里头聂秋染跟崔敬忠已经互相斗了起来,众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而另一头那些好事想看人闹架的却是连忙朝聂家这边奔了过来,聂夫子一家人正准备吃着饭,刚一听到敲门声,孙氏便有些不大耐烦的掀了掀眼皮儿,让女儿去开了门,将人请了进来。还没有开口问是何事,前来报讯的妇人已经冲聂夫子等人道:“聂老爷,秀才娘子,如今崔家已经闹起来了哩,那崔二嫂拆了女儿的院墙,如今闹得正凶哪!”

    “我去瞧瞧!”一听到这妇人的话,孙氏顿时便兴奋了起来,眼睛一亮,放了碗筷就要去看。杨氏的娘家人一大早时便被她唤到了这边来,也不知是闹的个什么事儿,听说中午吃完饭便开始准备起了拆房子,崔世福父子在地里忙着,也没人通知,孙氏心里头原本就想去瞧瞧热闹的,可是聂夫子一直在家,她纵然是有贼心也没有那个贼胆,因此一直忍着,那心中跟猫抓似的难受,好不容易这妇人说崔家闹了起来,她便想过去瞧瞧。

    那崔世福心疼女儿是出了名的,杨氏闹出这事儿,也不知道怎么收场。崔家那死丫头脾气也不见得是个不好的,可偏偏这回她竟然没闹,也不知道杨氏将她怎么了,若是杨氏当真将她给卖走了,说不得自己倒是逃过一回,若是能脱了那几百钱的债,她也松一口气不是。孙氏这会儿想要去瞧热闹,简直是连一刻都等不住了,那边聂秋文却是目光躲闪,也没说要过去的话,只是低着头扒饭,聂夫子看到自己娘子的动作,顿时脸色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非礼勿视!人家里的事,你何必这样热心,食不言寝不语,教你的都忘了?”

    孙氏被他一句话说得昏头昏脑的,那什么非礼勿视的,完全是听到了却不明白,不过那食不言她却是听明白了,平日没少因为挨聂夫子教训,一旦发了话,孙氏顿时便如同霜打过的茄子一般,焉了下来。而那妇人瞧见孙氏这举动,也并不意外,反倒大声道:“聂老爷,可是你家小秀才领着崔家那四丫头一块儿回来了啊!”

    “什么?!”这话使得聂家三人一下子全都跳了起来。孙氏与聂夫子吃惊倒是不假,不过连聂秋文都惊呼了出来,孙氏为人简单,自然不会多想什么,而聂夫子则是眯着眼睛警告似的看了这个小儿子一眼,顿时面色一沉,也跟着放了筷子,站起身来。这会儿孙氏心里真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了,不知崔家那死丫头怎么阴魂不散的,这会儿倒是跟自己的儿子扯上了关系,她一见聂夫子这模样,便知道他也是动了火气,恐怕是要过去看的,她心里一松,果然看聂夫子倒背着双手就朝外走,孙氏忙跟了上去,有心想跟着那妇人快跑几步奔过几个田坎便过去了,可惜聂夫子慢慢走在前头,孙氏哪里敢做那样的动作,便亦步亦趋跟在他身边,连累得那前来报讯儿的婆子都只能慢吞吞的跟在后头走着。

    聂秋文听说崔薇回来了,连忙也扔了饭碗跟在父母的身后。

    这会儿崔敬忠对聂秋染不满久了,自从聂秋染中了秀才而他名落孙山之后,崔敬忠心里便一直觉得憋屈也不甘,如今又见聂秋染一直助着自己的妹妹,顿时心里一股火气便涌了上来,指着聂秋染,面皮涨得通红:“聂大郎,你不要仗着自己中了秀才便四处横行!今儿这是我们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来做主,崔薇,有何话你不可自己说,非得要让旁人来与你出头,聂大郎是你什么人,男女七岁不同席,你如今年纪不小了,难不成这样靠着他,以为聂大郎往后会纳你为妾不成!”

    崔敬忠这话已经说得极重了,众人愣了一下,连崔薇也双目冰冷,在她还没有说话时,崔世福竟然脸色涨得通红,狠狠一巴掌抡了便朝崔敬忠脸上甩了过去,嘴里大喝道:“畜生!薇儿是你妹妹,你怎么说这样的话来污她名声?家里供你读了这样多年的书,难不成你全部读到了狗肚子里头?”崔敬忠这随口胡说的话极有可能会害了崔薇的一生,若是聂秋染不肯答应纳了崔薇,往后崔薇名声坏了,如何还能嫁得出去?更何况崔敬忠用心险恶,说的是纳妾,而不是娶妻,就算是聂秋染同意了,可自己一个好端端的女儿送给人家作妾,崔世福这心里头还真是有些不是滋味儿,聂秋染再好,可那也是他的事儿,若是要自己女儿给他作妾,倒不如嫁个普通人家,薇儿如今有本事了,她嫁到哪户人家过不好的,又何必去闹那心?更何况那孙氏可不是好相与的!

    PS:

    感谢:牛妈的窝、夏天的依兰、xtggw1314、梅一雪、快乐无罪288、亲们投的粉红票~~~

    感谢:这厢有礼、亲投的两张粉红票~~~~~

    感谢:血梦樱,亲打赏的灵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2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六章 嫉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26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六章 嫉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