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娶她

    一句话便将崔薇逼得无路可走,崔世福心里当真是又气又怒,激动之下当着众人的面便打了崔敬忠一耳光。这可是崔敬忠自懂事以来,生平头一回挨打,他一向五谷不分,四肢不勤的,常年读书不劳作让他身体瘦弱无比,崔世福常年做农活儿的人,这一巴掌足以打得他一个踉跄险些站不住脚了。杨氏一见儿子挨打,‘嗷’的叫了一声,扑上前便护在崔敬忠面前,这会儿也顾不得怕崔世福了,大声哭道:“你要打他,你先打死我好了,崔世福这可是你亲生的骨肉,二郎一向懂事听话,你竟然也舍得打他!”

    接下来林氏等人一见不好,也连忙涌了上前来要劝话,崔世福身体气得不住颤抖,好半晌才忍了下来。崔薇在后头听得火大,好几回忍不住都想站到前头,聂秋染一只手却死死将她手心握住,指尖在她掌心里划了划,是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的意思,崔薇本来不想听他的,可谁料这聂秋染看似瘦弱,实则人倒是壮实,竟然一只手反手将她揽在后头,死死压在他背上,崔薇紧紧贴着他,动弹不得,听到崔敬忠的话气恼得要命,可偏偏聂秋染不肯让他出来。

    崔敬忠挨了一回打,心中怨气更深,崔世福这一下用了几分力气,直打得他口角破裂流出一些鲜血来,他表情更加森然,眼神阴狠狠的瞪着聂秋染,一边冷笑道:“如何,聂大郎,你可愿意纳我这个妹妹?”崔薇刚想说这事儿与崔敬忠无关,那头聂秋染却是深呼了一口气,一边看着崔敬忠微笑了起来:“要是要,不过却并不是纳。”

    “不是纳,难不成你是想娶了?哈哈哈哈哈!”崔敬忠一听到这话。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忍不住仰头便笑了起来。聂秋染却是眼神平静,看着周围众人一眼,目光扫过杨氏与村中诸人,声音温和却坚定:“我娶她!”

    这话似炸雷般的响在众人耳边,崔敬忠也愣住了,笑声噶然而止,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场中,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聂秋染身上,少年眉目俊郎目光如画。鼻若悬胆,眼似星辰,整个人如一支翠绿的竹节。既是高雅风洁,又隐隐带着一丝淡淡的疏远,嘴角边带着一丝细细的笑意,许多人听到他这一句话时,甚至几乎都快忘了聂秋染的年纪与他家中父母。

    聂秋染这话刚一出口。场中顿时安静了片刻,突然间院子外传来了孙氏一声怒喝,尖叫道:“我不同意!”

    一个说要娶,一个又说不行,现在闹着倒当真是有些意思了。

    不少人脸上露出兴奋之色来,孙氏气急败坏的挤开人群朝里头涌。她身前站着聂夫子,不消他喊,人群便自动让开一条道路来。聂夫子的目光在众人眼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与儿子贴得近的身影上头,眉间不由自主的拱出了一座山丘,却并没有第一时间便上前让两人分开,反倒是冲崔世福拱了拱手,神色严肃:“犬子无状。给崔兄添了麻烦,如今崔兄的家事。犬子不分轻重胆敢去胡言乱语,只盼崔兄看在他年幼无知的份儿上,不要与他计较!”

    崔世福的脸色阴睛交错,他哪里听不出来聂夫子如今说聂秋染年纪小胡言乱语便是不认刚刚聂秋染说那话的意思,虽然知道自己家里是配不上聂家,但自己的女儿如此聪明能干,这样短的时间挣到了房子不说,还能挣到几两银子,无论是嫁到哪户人家,都亏不了,聂夫子就算是看不上,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样的话,若是聂秋染认了之后而聂家不承认,崔薇岂不就成了大家一场笑话了?

    到了这一刻,这个一向有些憨厚老实的汉子亦忍不住心中埋怨了起来,并没有张嘴回答聂夫子的话,另一边孙氏早就忍不住了,她气得要死。崔薇这死丫头刚勾搭完她小儿子,如今竟然连自己的大儿子都给勾搭了,简直是没一个省心的,孙氏听不懂聂夫子刚刚那话里表达出来的意思,她只知道自己儿子有出息,是中了秀才的人,往后说不定还能中个举人,到时候便是老爷,崔薇这死丫头有什么好的,脾气差不说,而且还名声不大好听,有什么资格嫁给自己儿子?

    大郎模样生得好,又能读书,若中举人老爷,就是县中的富人家小姐他也娶得,何必要与崔薇这死丫头拉上关系?孙氏气得要死,指着崔世福等人便骂:“美得你了,让我儿子娶你家闺女,我呸,你们是个什么样的东西,能和我儿子相比,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我儿子那是一朵鲜花,也不能插在这堆牛粪里头,你们想也不要妄想!”

    孙氏噼里啪啦一顿乱骂,顿时将崔世福气得浑身颤抖,若不是他一个大男人不好与别人家的婆娘一般计较,他早一拳头就打到孙氏脸上了,孙氏看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心里也有些犯怵,连忙站到了聂夫子身后,又继续说道:“你也不撒泡尿瞧瞧镜子,自个儿生得什么模样,你家那丫头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小小年纪竟然就学会了……”

    “娘。”聂秋染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冷着眼望了孙氏一眼,平日脸上挂的笑容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孙氏原本正骂得痛快,被儿子这一唤,竟然激伶伶打了个冷颤,刚想说自己不同意他娶崔薇,却又听聂秋染道:“爹娘请先回去,孩儿的终生大事,还望爹娘能够容孩儿自己喜欢!”婚姻大事由父母作主,聂秋染虽然心里以前是并不以为意的,但如今若是能帮到崔薇一回,那也是件好事,反正这小丫头并不无趣,反倒也是可爱,最近孙氏已经开始给聂秋染留意亲事,若是换了一个其它不认识的人,倒不如与崔薇过一辈子。而婚姻大事虽然他自己绝对可以做主,但在外人面前多少还是要给聂夫子留些脸面,因此他说了这一句话,却是加重了声音,大有回去再商议的意思,也没有一句话便说死。

    聂夫子脸上的神色多少好看了一些,他自然也想让儿子取个举人的头衔回来,那可是他求了一辈子,却也没有得到的东西,若能让儿子得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而以聂秋染的学文,得到举人并不难取,可若是想要再谋个出路,便需要有人提携了,若儿子能娶个可以帮他的岳家,那自然便能省不少的事情。可聂夫子心中纵然有打算,不过这会儿听到聂秋染如此一说,他又一向知道这个大儿子的脾气,因此便忍了心头的焦急,点了点头,也不开口说话了。

    虽然说知道聂秋染是个好意,可她这会儿却是恨不能咬聂秋染一口,他要娶,但问过她愿意没有。孙氏刚刚竟然将她贬成癞蛤蟆,而且还敢说她是牛粪,嫁给聂秋染若是有个这样的婆婆,还真不是件好事,若是他像聂秋文那样好拿捏便罢,可这人精得跟狐狸似的,粘了毛便能变成猴儿,她就算是感恩,可也不能嫁给他啊!不过聂秋染紧紧将她脑袋压在他后背上,让她连出气都有些困难,只气得磨牙。

    这个动作看起来是有些亲近了,不过刚刚既然聂大郎说了要负责,自然便没人会去说什么,只是不少人都当崔薇会嫁的是聂秋文,可又没想到原来与她真正有关的人竟然是聂家这位有出息的大郎!不少人心下是又嫉又恨,直叹崔薇这是走了狗屎运,许多人心中酸溜溜的,完全不知道这会儿崔姑娘心里已经是泪流满面。

    聂夫子并不想再留下来看后面的事情,如他所说,崔家的事儿这是家事,他并不承认崔薇是他未来儿媳,自然不愿意再留下来看,拉了还想再说几句不甘愿的孙氏回去了。

    崔敬忠挨了打,心里又气又恨,他生平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这会儿脸皮像是要滴出血来,身上的疼痛远没有心里的羞辱来得重,聂秋染的行为像在他脸上重重的抽了一耳光,而他则是云淡风轻的样子,根本没将他放在心上!既然已经说了要娶崔薇,虽然还没正式的过媒说亲,不过总算的崔世福看聂秋染神色要缓和了许多,至少他今日愿替自己女儿出头,又将聂夫子等人叫走,也算是保全了女儿颜面,勉强暂时没有再让他也跟着出去。

    既然已经说了要娶崔薇,聂秋染便不再客气,指着王氏等人,便一边说道:“这二人心术不正,且走空门,实在不可饶恕,将她们送官,不知大家可有意见?”若是一旦被送进了官府中,崔家肯定是不会管王氏的,不告她一状便已经不错了,哪里会拿钱替她说和放她出来,而王家更是比崔家还靠不上,王氏顿时身体软绵绵的滑在地上,唐氏那边吓得也不轻,二两多银子,就算她跟王氏一人一半,她就是卖了所有的东西,也不一定能全部赔上,而若是杨家出了钱,少不得她回头便会被揍上一顿。

    PS:

    感谢:wang然、璜蕴、笨鸟先飞哈哈、亲们投的粉红票~~~~

    感谢:ヤo芙洛ooo,亲打赏的灵鹊~~~

    感谢:coye,亲打赏的平安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2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七章 娶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27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七章 娶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