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失踪

    两个妇人心里都怕得要死,连忙哭天抢地的一面叩着头求饶,一面表示愿意将拿去的东西还回来。杨氏暂时没有被休,而是决定明儿一早将她带到罗里正处,好好再说此事。不过这是成婚几十年,崔世福头一回说要休了她,杨氏知道崔世福脾气,轻易这样的事情别说提出来挂在嘴边了,他是根本连想也未曾想过的,如今他一旦想了,恐怕便会真正有可能会休了她了。一想到这儿,杨氏既慌且乱,又害怕,一口痰涌上来,气没接过,顿时便软软的倒了下去,她身旁的崔敬忠捂着脸,满脸怨恨的看着聂秋染这边,杨氏滑倒,他连扶也没伸手过去扶一下,吴氏见了,不由自主的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才上前将要死不活的杨氏扶了起来,手狠狠掐了她人中一把,杨氏才悠悠转醒。

    也不知道这是闹的什么事儿,好端端的,便变成这般模样了,林氏心里泛着堵,正在此时,外头门口处传来一阵喧哗声,人群被挤开后,崔敬平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面,他这会儿光着双脚,腿边裤腿挽了起来,鲜血淋淋,那双脚掌边上既是沾了血又带了些泥,看样子是跑了很久了,他这会儿还在喘着粗气,看了杨氏等人一眼,被他这样一瞧时,杨氏心虚不已的低下了头去,崔敬平又瞧了瞧靠在聂秋染身后的妹妹,突然间抿了抿嘴唇,看向杨氏的目光带了些陌生与疏离,突然之间他转头便跑,杨氏一见到这样的动作,顿时大急,连忙伸出手来,撕心裂肺的大喝了一声:

    “三郎!”母子连心,做一个母亲。她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实在是有些害怕,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儿子这一跑,恐怕是真正与她离心了,若是让他跑了,寻恐怕以后便再也瞧不着他了。

    杨氏连忙挥了挥手,一边如着了魔般,疯疯颠颠要站起身来,嘴里慌忙带了哭音道:“帮我拦住他。帮我拦住他,求求你们帮我拦住他!”崔世福也有些担忧,到底是自己的儿子。也顾不得收拾王氏二人,先朝外头追了过去。

    只是小孩子人小,身体也灵活,等他追出去时,外面黑茫茫一片。四周只能听到蛙鸣的声音,远处一片漆黑,甚至连月亮都被一片乌云挡住,四周伸手不见五指,哪里还有人影?早不知跑到何处去了!崔世福等人打了火把,又请了村里的人帮着一块儿出去找人了。院里安安静静的,一刹那时间倒像是空了下来,崔薇挣扎着要离开。聂秋染见她跟小猫似的不安份的模样,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放开手来,得到自由的崔薇立即便跳离了这家伙好几步远,看不出来聂秋染人不壮。可实在是有些力气,将她手腕都捉得恐怕紫了一圈儿。

    她一离开。两人捂得久了,聂秋染也习惯了那种温度,冷不妨的这样一分开,寒风袭来,倒令他真正有些不习惯了。

    “先进屋里吧,明儿找人来再将房子收拾过就是,那边不要用了,干脆将院墙重新围过,往山那边延伸一些也就是了。”

    崔薇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房子的事情,有些焦急就要往外跑:“我三哥不见了,我要去瞧瞧!”

    虽然将家交给了崔敬平,这家伙没能守得住,不过到底是崔薇的三哥,而他也是真心对崔薇好的,无论是她穿越过来开始的那些日子,每几日偷偷放在她桌前的那碗鸡蛋,还是后来帮着她的模样,都让崔薇不可能真正的将这个三哥完全没有感情的扔到脑后。房子被拆了一些,可至少还能修,她有银子,修个比这还要好的房子已经足够了,而人则是灵活的,一旦出了什么意外,就算是后悔也没用了。

    聂秋染想了想,便点了点头:“你去吧,我帮你照着家,让秋文陪着你去,仔细一些,若是找不到,恐怕他躲在哪儿,明天天亮了我再陪你出去瞅瞅。”既然当着众人的面已经说了要娶崔薇,聂秋染自然也没将自己当做外人,与崔薇说话时也少了几分生疏多了一些随意,他知道自己此时不能阻止崔薇去找人,若是一旦崔敬平出了什么意外,恐怕崔薇一辈子都会心中不安,因此这才点了点头。

    虽然心里还有些怨他三两句话就给自己未来引来麻烦,可这会儿听到聂秋染说这些,崔薇心里依旧是忍不住一暖,点了点头,头也没回便要往外跑,聂秋文躲在院墙外,这会儿听到自己大哥点了他的名,忍不住就吐了吐舌头,大哥实在太厉害了,跟长了千里眼一般,连这样也能猜得到,他心中也是有些担忧崔敬平,因此也没进屋里跟聂秋染说上几句,便跟着崔薇一道出去了。

    外头全部都是打着火把找崔敬平的人影与呼唤声,将整个小湾村都照得星星点点的,一片亮瞠。估计整个村子里的人听到这事儿都已经钻了出来帮忙,平日里虽然各家有个什么笑话与事情瞧的,许多人心里也爱凑个热闹,平日也会相互之间说些闲话,可这会儿崔敬平一不见,不少人便都开始展现出心里柔软的一面,谁家没有个孩子的,若是这样消失的,当爹娘的都得心疼死。再说这村子四周到处都有粪池,与水墉等,若是跌了下去,恐怕捞起来找到人就要没气了。

    杨氏由人扶着,四处在田坎边寻找着,一口一个三郎啊,你在哪里,语气绝望又担忧,喊得人心里都跟着有些酸了起来。

    众人出动找了大半夜,却依旧未见崔敬平的身影,许多人心里便猜测着恐怕崔敬平该是不知落到哪儿去了,多好一个孩子啊,虽然平日调皮捣蛋的,但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再者男孩子淘气一些,当时气过了就算了,哪里会真与他计较的,如今一想到他可能没了,许多人心里便都替崔家同情了起来。

    众人都回去了,崔薇却是不肯回家,又直绕过小湾村走到了隔壁邻村里,也没有再找着崔敬平的身影,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一旁聂秋文也是着急得不行了,两人准备回去瞧瞧崔敬平回家没有,这才一块儿朝崔家走去。

    许多人一宿没睡,崔薇回到满院凌乱的院子时,聂秋文果然还等在那里,屋里点着一盏亮灯,聂秋染正取了一本书坐在灯前不远处的椅子上瞧着,神态安静优雅,聂秋文撑不住早回去睡了,崔薇满身疲累回到家时,心里没找到崔敬平的慌乱与难过,在看到聂秋染还在等她时,顿时种种委屈都涌上了心头来。

    “回来了?”聂秋染虽然一晚没睡,但面上却并未露出疲态,若不是崔薇昨儿一整天都与他在一起,知道他并没有睡过,恐怕看他这样子,只当他是早已经睡过起来了。崔薇勉强与他点了点头,想了想一边就道:“聂大哥,昨儿谢谢你帮忙了,只是我也知道聂大哥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薇儿高攀不上,聂大哥的好意,我铭记在心,只有以后再报答了。”崔薇并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之前孙氏说她是癞蛤蟆以及牛粪令她很是气愤,因此她这会儿与聂秋染挑明了,免得往后孙氏还当她对聂秋染存了非份之想!冤得崔薇心里郁闷无比,聂秋染再好,可也不一定就是她的菜,就算人人都说他有前途想嫁给他,不代表自己就非要跟别人想法一样不可,再加上这家伙性情腹黑,跟他在一起哪天被他卖了替他数钱都有可能,崔薇哪里还敢与他在一起,自然是有多远就躲多远了。

    聂秋染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但崔薇不自觉的就打了个哆嗦。其实聂秋染对这小丫头也并不是多么喜欢,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觉得她有些可爱便已经不错了,事实上娶不娶她都可以,他昨天那样说,只是权宜之计,若是往后相处几年,她要是有了其它主意,大不了聂秋染以成婚为名义将她带出去,到时她自个儿再打主意便是,若是她能活,在哪儿都能活得好好儿的,若是她没有其它想法,两人成婚也不错,反正夫妻就是为了生儿育女,他又没有其他喜欢的人,而且聂夫子与孙氏等人的想法不代表就是他的,就算往后仕途,聂秋染也没有要靠哪个女人的意思,因此才提了这事儿。

    他没有料到的是,众人处他都有法子想办法令人家听他的,可偏偏崔薇自己却是拒绝了这件事情!聂秋染挑了挑眉头,这家伙本能的觉得自己要是失去这样一回机会,以后肯定会后悔,虽然这个念头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过只要有一点儿这样的感觉,聂秋染自然便上了心,想了想,搁下书,一副准备与崔薇长谈的架势,一面自顾自拧了面前一杯水喝了几口,这一晚在崔薇这儿他倒是像在自己家里一般,桌上还摆了一些糕点等物,不过看样子他倒是半块未吃,这家伙倒不会委屈自己,崔薇嘴角不住抽了抽,若不是现在情景不对,谈的事情也不对,估计她有心思还可以笑得出来。

    PS:

    上一章为粉红票165加更,这一章为粉红票170票加更~~~~稍后还有两章!!!

    第四更~~~~求小粉啊亲们~~~~求小粉啊,五票一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2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八章 失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28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二十八章 失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