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过年

    “我娘让我给送些青菜头和大头菜过来,还有莴苣杆。”王宝学侧了侧身子,露出后头满满一背的东西,崔薇连忙让他进来。王宝学的娘刘氏对她倒是真好,虽说王宝学有时留在这边吃饭,不过她总是要送些东西过来,崔薇也不好意思收,每回便要送些东西给王宝学,可惜黑背那鬼东西精明,一看到王宝学拿了东西走就要追,唤它好几声才回来,王宝学怕它得要命,要吃什么东西,干脆在崔薇这儿吃够了才离开,有时崔薇给他送过去了,下回再见时这狗便冲他极为不友好的叫,将王宝学吓得个半死。

    中午将王宝学留在这边吃饭,聂秋文听到消息也赶了过来,这几天临近过年了,他家里也买了肉,不过孙氏做饭手艺没有崔薇好,再加上小孩子喜欢的又是那种众人围在一起吃饭的乐趣,自然家里千好万好都比不上了。饭桌子上,聂秋文一面吃饭,一面想到这几天孙氏给的消息,也不管他娘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出来说,毫不犹豫的就将他娘当做秘密的事情说了出来:

    “崔妹妹,我爹和大哥要回来了,我大哥上回让你写的字儿,你写完了没有?”一说到这儿,聂秋文脸上忍不住都露出同情之色来,崔薇也太倒霉了些,不知怎么就被他大哥给盯上了,每回一回来就要查作业,连他听着都打哆嗦,那样几百篇大字儿,得写到多少时候?

    事实上这段时间崔薇懒了,根本没有要动一下,一听到聂秋染要回来,她顿时慌了神,吃完饭送走了这两人,登时便开始了天天写字练琴的地狱生活。事实证明,临时抱佛脚真的没什么用,虽然在聂秋染回来的前一天将字写完了,可是崔薇却也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聂秋染回来当天晚上就往她这边过来了,聂秋文那个没义气的根本没来,崔薇小心翼翼的开门迎了人进来,一边倒了羊奶奉上,一边诚惶诚恐的将自己写的字捧了出来交给大爷检察。

    “写得虽然不算凌乱,但也不大工整,是这几天才开始写的吧。”聂秋染一面喝着羊奶。一面翻着纸页,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将崔薇的情况一下子就点了出来。崔薇脸色干笑了一声,她这会儿一想到自己当初胡言乱语所说的话便想抽自己两个耳光。叫她说自己没琴棋书画配不上聂秋染,叫她说话冲动了。

    “能在这几天时间内,写得完这样多,还不显得乱,已经不错了。”聂秋染喝完羊奶。将空杯子放了下来,看了崔薇一眼,示意她又给满上,崔薇连忙又殷勤的给他倒上,虽然聂秋染这话听起来像是夸奖人的,不过崔薇了解他性格。肯定不止这样而已。果然,聂秋染一边喝着羊奶,一边就与她道:“既然几天时间就能写完五百篇。看来一个月写一千篇你也能写得完了。对了薇儿,我这趟回来要过完年再出去,到时我可以过来帮着你了,你高兴不?”

    说完这话,聂秋染找了个位置。故意歪了头看崔薇,果然见她脸色青白交错。顿时眼里就闪过笑意。

    “我不写了,我又不是要去考状元,我学这么多干什么!”崔薇终于忍不住了,也不讨好他了,干脆拉了椅子坐了下来,她这会儿已经八百次后悔当日因为聂秋文而认识这家伙了,实在性格太恶劣了!难怪聂秋文被他吃得死死的,连孙氏都逃不出他手掌心,实在是整人的方法花样繁多还不带重样的,王氏与唐氏当日立下字据欠了她的钱,据说到现在已经利滚利滚到一两八钱银子了,王氏现在一听到姓聂的,就要打个哆嗦,连看到了崔薇她都要躲着走,可以想见她怕成什么样子了。

    “好,你不考,我去考。”聂秋染的话像是带了一丝无奈,又像是在对一个任性的小女生在说话一般,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本身就是个小女生,但见到他这一副:孩子,你真调皮的,的模样,崔薇依旧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考状元?聂大哥你不是还没考举人吗?”

    聂秋染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看到她一坐下来就捏着手腕揉,顿时招手示意她坐过来一些,见她不动,索性自个儿拉了她椅子就将她连人带椅给拽过来了,一边将小姑娘的手腕握在手里,替她不轻不重的揉着,看她原本不情愿的神色渐渐柔和了下来,聂秋染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却又故意吓她:“我跟我爹保证过了,考中状元就娶你过门!”

    崔薇刚想捡颗羊奶糖吃了,一听这话,忍不住顿时咳了起来,她忍着没有将奶糖喷出去,却是咳得满眼泪水,聂秋染有些无奈的替她拍着背,一边叮嘱着她小心一些,一边接过桌上放着的奶壶,替她倒了杯羊奶,端着喂她喝下了,崔薇顺了一口气,一旦停了咳,立即便过河拆桥,将杯子奔了过来,怒瞪着他:“我不会嫁给你的!”尤其是在这几个月生活得水深火热之后,崔薇无比坚定而且肯定这一点。

    不想嫁给他这句话不是说第一次了,聂秋染不会再将小姑娘这句话当做随口开的玩笑,眼睛里也认真了起来,一边眯了眯眼皮,一双漆黑的眸子时顿时闪过算计之色:“不想嫁给我?为什么,你怕我中状元太迟了,所以有些担忧?”他爹娘估计也是这样一个意思,毕竟此时年少有为中状元的并不多,若是聂秋染一次不中,聂夫子便打着想要先给他说亲的主意,找个岳家给他帮忙,直到他就算以后有天大机缘能中状元了,崔薇也被拖得年纪大了,说不定早就嫁了人,就算没嫁,而聂秋染早已经成了婚,有了正室,就像当日崔敬忠说的,聂秋染纳了崔薇,看在都是同一个村子的人份儿上,也并没有什么,不过就是多个人,多张嘴吃饭而已,孙氏可不是好相与的,崔薇就是嫁过来,也不是平白无故就等着吃饭的。

    聂夫子虽然对自己的儿子有信心,不过此时中一个举人都如此的困难,说到状元,又谈何容易,他不过是在哄着儿子,暂时稳住他而已。

    “不是的聂大哥,你是秀才也好,状元也罢,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崔薇看着他,正色道:“我喜欢的并不是聂大哥这样的,聂大哥很好,大家都喜欢,可我就是笨,不会欣赏。”崔薇深怕再给自己设绊子,因此小心斟酌着开口,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得极其认真。

    居然说喜欢的不是他这样子的人!聂秋染想过好几种答案,都没料到这小丫头竟然会这么回答,他原本对于这小丫头也并没有什么印象,可是越相处,却越觉得她可爱,若一开始说娶她为妻只是为了给她解围,现在觉得真跟她过一辈子也不错,至少每天瞧她为了习字苦恼无比的样了,他看了就想笑!可是这小丫头竟然说她喜欢的不是自己这样类型的!聂秋染忍不住在心底狠狠笑了起来,一边脸上神色却更温和了些:“薇儿不会是在哄我吧?那你跟我说说,你喜欢哪种模样的,若是胡说八道,可骗不过我的。”

    崔薇一听他连这都要问,顿时绞尽脑汁,硬着头皮道:“要高大威猛的,还要身体结实的,反正不能像聂大哥这样读书的人,我最讨厌读书了!”最后一句话说得铿锵有力,果然是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聂秋染将她随口所说的话全牢牢记在了心里了,这才冲崔薇冷哼了一声,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来,一看就不怀好意:“我不管你喜欢哪个,反正不嫁给我你就天天抄书识字儿,而且你也别想嫁给别人!”

    这人也太霸道了!崔薇有些不服气:“凭什么,我不嫁给你,我也不读书识字,我也喜欢谁就嫁给谁,我偏不听!”她实在不想像个孩子似的跟聂秋染吵架,但真是忍受不了啊喂!

    “你不听话,我娘天天来缠你!乖乖的,不然到时我也帮不了你了!”聂秋染说完,看她愤愤不平的模样,忍不住又是想笑,半晌之后才忍住了,一面就伸手拍了拍她小脸蛋。小丫头几个月下来出落得好粉嫩,脸颊摸着像上好的嫩豆腐般,让人爱不释手。

    他这样一安抚一威胁,虽然崔薇不怕孙氏,也知道他是故意来逗自己,但很快气势却被他打了下来。

    年节很快到了,家家户户开始杀起猪来,四处都一派欢声笑语的,崔家这边却是一片愁云惨雾,崔敬平到现在还没回来,杨氏又悲伤过度,卧病在床了,家里抓汤药等过得很是拮据,她那几两银子是要留着给崔敬忠娶媳妇儿的,自然不肯在现在便拿出来用了。虽说没了一个儿子,但总还有其它两个儿子在,眼见着快要过年了,杨氏便也打起精神起了身,崔敬忠如今已经满了十七岁了,像他这样年纪大的,并不好说亲,事实上他之前中了一个童生,照理来说在这村里头也是一个大喜事,可谁知道偏偏有个聂秋染也一块儿去赶考了,而且最后他还中了秀才,死死压在崔敬忠头上,瞬间便把崔敬忠本来就不多的一些光彩给盖了个干干净净,再加上崔家最近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又哪里有人不知道的,因此杨氏说亲,自然没人肯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3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三十一章 过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31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三十一章 过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