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亲事

    如今崔家名声不好听,尤其是杨氏,连女儿也能这样刻薄,对别人家的女儿就更不会同意了,杨氏拖着病体,相看了好几家,好不容易瞧得上眼的,人家又不乐意,有些人让她出聘礼多一些的,杨氏又瞧不上,跑了一天下来浑身酸软,回到屋里王氏那懒鬼却连火都不生,这样冷的天,她连口热呼的水也喝不上,别提心里就多呕了。

    在外头受了气,杨氏回来时面对崔世福等人那张脸,她哪里敢去撒,只逮了王氏过来,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心里这才舒坦了,王氏被她骂得敢怒不敢言的,只能陪着脸讨好的笑着,不甘愿的出去做饭了,如今她的事情还没解决,之前只是众人都忙着找崔敬平,还没来得及与她算账而已。

    那头崔敬忠从屋里走了出来,最近杨氏与他说亲的事情他也知道,虽说表面不提,但实则他内心也在意,如今崔敬忠年纪不小了,若是再拖下去,别人家孩子都成群了,可他还没有着落,哪里可能安静得下来,杨氏的房子建了一半便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停了,任谁瞧着都糟心,崔敬忠没能住得到新房子,自然也不痛快,心里不止是不喜崔薇,反倒是将她给恨上了,幸亏现在崔敬平死了,没人和他争房间,若是往后成了婚也不用苦恼住的地方,他这才没有闹出来,不过平日脸色也不大好看就是了,这会儿见到杨氏这模样,他哪里不知道事情结果,顿时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不冷不淡的看了杨氏一眼,连招呼也未打,便要进屋里去。

    杨氏自然看得出儿子的冷淡来。连忙站起身来唤住他道:“二郎,娘这几天跑了想给你说门亲事,你有什么意见没有?”杨氏失去了一个儿子,便将崔敬忠看得尤其重要了些,一边迎了上前来,讨好的与他说道:“如今临近过年了,我跑了隔壁村的王老财家里,他家有一个闺女,今年刚不过十六岁,极为能干。若是你娶了她呀,往后一定能好好侍候着你的。”杨氏提起精神来儿子笑了笑,却见崔敬忠丝毫感兴趣的神色都没有。顿时心里有些酸涩,连忙又道:“要是那个闺女你不喜欢,还有其它的……”

    看到杨氏这献宝一般的神情,崔敬忠没来由的觉得心里有些烦闷,大声的打断了她的话:“娘。你说的这些如此粗鄙女子,如何能配得上我?若是娘看来看去只看那些专会种田喂猪的,我宁愿终身不娶!”崔敬忠说完,重重的挥了挥袖子,冷哼了一声,转身回房间里去了。

    崔世福站在门口看到这情景。气得浑身发抖,杨氏转过头来时,脸色惨白。跑了一整天,这样冷的天气,她连热水都没顾得上喝一口,脚底板都快磨破了,结果相看了几天就换来儿子这样几句话。顿时心里有些发蒙,崔世福看她这样子。真是心里既可怜她又觉得她极为可恨,他心里还有怨气在,崔敬平至今未曾找到他的下落,崔世福心里对杨氏根本没有怀疑,冷哼了一声,自顾自拿了东西便进屋里去了。

    如今村里家家户户都已经开始置办年货,人人都欢声笑语的开始走亲访友,偏偏崔家却是一片愁云惨雾,冷锅冷灶的,屋里竟然在周围热闹的情景下,显得越发凋零了些。待崔世福一旦冷着脸进屋里去了,她终于忍不住,伏在桌上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她也有些后悔啊,她的儿子啊,如今不知是死是活,如果是死了,尸体在哪儿,总要给他安置了,如果还活着,他是不是被拐子拐跑了,现在快要过年了,他过得到底好不好?

    杨氏越想,心中越是难受,越是哭得大声了些。

    虽说崔敬忠那日说的话令杨氏狠狠哭了一场,但哭过之后该办的事情还是得办,俗话说得好,有钱没钱,娶个媳妇儿好过年,崔敬忠年纪不小了,翻过年便是十八,许多人像他这样大的,孩子都抱上了,他有了媳妇儿,明年也好专心读书!照杨氏看来,自己这个儿子虽然会读书,也能读书,不过如今看来,他也只会这一样而已。虽说他有学文,可等他中秀才,能谋得到位置,挣得到银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在这期间若是能给他娶上一房能干的媳妇儿,一来可以照顾着他,二来也能帮家里做些事情。

    最主要的是,若崔敬忠中了秀才,那自然不必说了,杨氏就是三媒六聘的也要给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可他并不是秀才,人家秀才家的女儿怎么瞧得上他,就是愿意将女儿嫁过来的,那要的聘礼也是不少,动辄便要好几两银子,崔家就这些家底,若是全折腾光了,一家人难不成喝西北风去?再者说了,杨氏心里也有数,恐怕就是将家给拆了,也不一定能给人家凑得齐要嫁姑娘过来的聘礼,因此她才将脑筋动到了乡下姑娘身上。

    在杨氏看来,找个勤劳些的姑娘没什么不好的,既是能干,身体又强壮,而且还能生,家里还算多了一个壮劳力。若是讨个秀才家的姑娘回来,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如今家里这样多地,只靠崔世福父子种,如何能行。杨氏一整晚愁着这事儿,也没睡好,虽说知道自己家的情况,不过仍是想满足儿子心愿,头一个老大便娶了一个不顶事儿的王氏回来,闹得家里如今成了这般,她若是要给二儿子娶媳妇儿,便要挑一个性情软弱好拿捏,且又要能做事,娘家又不如自己强势而且还是读书人家女儿的。

    这个条件苛刻了些,但杨氏跑来跑去,倒真在十一月底时,给她找着了这样一户人家。

    那户人家原是姓孔的,那姑娘今年正好十六岁,与崔敬忠也算相配,家中原本父亲也是个秀才,可惜死得早,那姑娘是个长姐,做事能干不说,且模样还出挑,最重要的是,她性情软弱好拿捏,家中只得一个刚满了十三岁的弟弟与寡母,屋里穷得都揭不开锅了,正等着好嫁了女儿一家人能吃上口饱饭。

    没料到自己竟然遇着了这样天大的好事,杨氏当即喜不自禁,这姑娘条件可说是样样都满足了崔敬忠的喜好,出身不是普通的农户,而且那性情柔顺的令她也满意,而且这家里急着用钱等买米下锅,姑娘年纪大了,还没遇着人家说亲,因此要的聘礼也并不多,只要二两银子而已,而且他们愿意将亲事在半个月之内办妥当,能在过年之前便将这门亲事给结了。

    如今整个崔家里都冷冷清清的,若是能在过年前说妥一门亲事,而给崔家冲冲喜,那可是天大好事了。再加上崔家最近事情闹得不少,许多人碍于杨氏等人的名声,不肯与她结亲家,她怕夜长梦多,时间久了这家人反悔,也不肯将女儿嫁过来,因此慌忙便找了媒人去下聘礼,一来一回的不出十来天亲事便办得妥当了。王氏想着杨氏这趟给崔敬忠娶群媳妇儿花出去的钱不知比当初娶自己时多了多少,心中跟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难受得紧。

    崔薇跟隔壁的杨氏等人算是已经闹翻了,她又不喜欢崔敬忠,因此崔家办喜事时她并没有过去,只是隔着两道城墙听到隔壁吹锣打鼓的声音倒也热闹,欢声笑语的,倒也将最近隔壁的沉闷消褪了几分。也不知这会儿崔敬平在哪儿去了,虽然许多人都说崔敬平死了,但崔薇就是觉得他根本没死,那家伙机灵着呢,这小湾村附近他哪儿都是跑熟了的,又哪里那么容易跌进粪坑里,不过是躲在哪里,恐怕不愿意回来而已。

    叹了一口气,给几头母羊挤了奶,刚想拿出聂秋染布置的作业给做一会儿,聂秋染便过来了。他是独自一人过来的,聂秋文没有跟在他身边,崔薇懒洋洋的侧开身子等他进来,两人熟悉了,崔薇对他便没有一开始的客气,进了屋见他自个儿已经倒了杯羊奶喝了,招手示意她坐过去,崔薇翻了个白眼,这才坐了离他最远的地方,还没有开口,聂秋染已经笑了起来:“薇儿,再过几日便要大年三十了,你一个人在家里也冷清,不如去我家里吃饭吧。”

    一听到这话,崔薇本能的就警惕了起来,想到孙氏那张脸,顿时便果断的摇了摇头:“我不去,我自个儿家里挺好的,要是看到你娘那摆出来的脸色,我根本吃不下,再说了,我还没有那样厚脸皮,我不去!”崔薇说这话时根本不客气,也丝毫没有顾忌聂秋染的意思,当人家面说他娘,一点儿羞愧都没有。孙氏这会儿恐怕是恨不得教训她一顿,不过找不到机会而已,她跟孙氏之间绝对是相看两相厌,为了能好好过个年,崔薇绝对不愿意去聂家那边。

    ps:

    感谢:乐谣,亲打赏的平安符和投的粉红票~~~

    感谢:龚羽茜,亲投的粉红票~~~~

    之前的传不上来,这是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3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三十二章 亲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32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三十二章 亲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