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见鬼

    屋里崔敬怀跟崔世福都已经坐着在候着,唯有崔敬忠却是不见身影,他如今正是新婚时期,每日起来得也晚,男人家睡得久便罢了,可儿媳妇也这样,杨氏进屋时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起来,崔世福也忙着给崔敬平拿凳子,拉了他坐下了,一边冲崔薇招呼道:“薇儿吃饭了没有,也一块儿坐过来吃。”他一旦发话了,杨氏表情便有些勉强了起来,昨日崔世福送了猪肉过去给崔薇,也没见这女儿拿什么东西过来还礼的,不过之前拆房屋的事情还没过去,杨氏纵然心里颇有微辞,却哪里敢说,一面转身进厨房里端菜了。

    王氏看到崔薇也过来,恨不能立即钻到桌子下头躲着,尴尬的笑了笑,忙挤到崔敬怀身边去躲着,一边连头也不敢抬。崔薇摇头拒绝了崔世福唤她坐下的意思,一面从提过来的布袋子里取了衣裳朝崔敬怀递了过去:“给大哥做了件袄子,今儿顺便送过来。”昨天崔世福的衣裳已经给他了,今日估计是没有出去访友,他并没有穿着新衣裳,反倒是穿着旧的,崔敬怀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衣裳接了过去,王氏怀里抱着儿子,虽然崔薇没有一来便朝她开口问还钱令她有些高兴,只是到底看到人家都收了好东西,自己却没有,不由有些泛酸:“四丫头不给我做就算了,不过小郎可是你侄儿,不知小郎有没有?”

    崔薇还没开口说话,崔世福便冷笑着朝她看了一眼:“薇儿自己的东西,爱给谁给谁,小郎跟她可没什么关系,你有本事,先把那一两半银子还了,不然自个儿还是进衙门领些板子吧。不过瞧着过年,还没发落你而已!”王氏心里不服气,哪里说分了家便真的没有关系了,崔世福也实在太过偏心了些,小郎可他的孙子!但这会儿王氏一听到衙门以及银子几个字,顿时吓得缩了缩肩膀,又看到一旁崔敬怀的脸色,恐怕今儿要不是大年初一的,他还要动手的。

    这样一想,王氏又有些怕了。连忙抱了儿子道:“我去瞧瞧二郎,都这样长时间了,还不起来。果然是年轻人,贪个新欢!”这话说得,崔世福都不好意思瞪她了,知道这个儿媳的德性,心里对她十分厌烦。王氏深恐众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连忙就想找了崔敬忠夫妻出来分担一些,抱了孩子便去敲着门。

    很快的,屋里传来一声西索的穿衣声,一个软绵绵的女声传了出来:“来了。”

    “都到了这个时辰点了,还在睡。莫非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秀才娘子不成!”王氏心里极不服气,嘴里不由自主的就念叨了一句,这话崔世福没有瞪她。事实上过年初一的已经到这个时辰了崔敬忠夫妻还在睡,实在是令崔世福有些不快,任由王氏去拍了好久的门,崔敬忠夫妻才拉开门出来,脸色漆黑。身后跟了一个脸色通红,低垂着头。身材纤瘦的女子。

    “儿媳给爹请安!”那女子挽了妇人的头发,额头几缕流海,肤色虽然算不得有多把白皙,不过相比起王氏来说不知好看了多少倍,面色羞红,一看就是安静害羞的模样,这还是崔薇头一回看到崔敬忠的媳妇儿孔氏,看样子倒是个腼腆的,孔氏才刚成婚不久,身上穿的袄子是大红色崭新的,看得王氏一阵眼红,她成婚时是在夏天,冬天穿的衣裳灰朴朴的,原本长相就比不过人家,如今一看这孔氏挽了个发髻,又簪了一只木钗,说不出的好看,顿时心里就有些泛酸:“弟妹新婚有些贪玩也是常理,不过这都多少时辰了,还在睡,娘不说,你心里也该有分寸才是!”

    一句话说得孔氏脸色煞白,眼里涌出泪水来,吸了吸鼻子,福了一礼忙慌乱道:“大嫂教训得是,我这就去帮娘的忙。”说完,便要起身过去,走到崔薇身边时,顿了顿脚步,回头就看了崔敬忠一眼,而这会儿崔敬忠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孔氏身上,反倒看着崔薇,神色大变,充满怒气道:“谁让你来这边的,滚出去!”

    他心里恨极了崔薇,又十分嫉妒聂秋染,那日崔薇当场不给他脸面,令他记恨如今,这会儿脸上哪里还有半分读书人的傲骨与清高,脸色狰狞刻薄,指着门口便冲崔薇大声喝道。

    崔世福脸色铁青,大年初一的崔敬忠便开始闹了起来,他伸手重重的在桌上拍了一下,厉声喝道:“逆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这个家老子还没死,轮不到你来做主,要滚也是你滚,谁给了你开口让人滚的权利?”到了这会儿,崔世福对这个儿子是十分失望了起来,原本以为他读书多了,总还明白一些事理,谁料最后养出这么一副德性。崔世福气得浑身发抖,崔敬忠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崔世福,接着苍白的面皮涨得通红,重重的一挥袖子:“哼!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他说完,气冲冲的便要进屋收拾东西,身后孔氏吓得浑身发抖,崔敬忠原本是想等着孔氏求情,崔世福便趁机下了台来,他也能保存得几分脸面的,谁料这会儿孔氏竟然如此没用,他又羞又恼之下忙就要进屋里去,谁料刚刚崔世福的大吼倒是将外头的杨氏招了进来。

    杨氏手里端着几大碗炒好的肉,一进屋门便看到屋里紧绷的气氛,崔敬怀沉默的样子,王氏幸灾乐祸的抱了儿子站在一旁,孔氏则是低垂着头抹眼泪,而崔世福面色铁青,瞪着崔敬忠的背影说不出话来。杨氏顿时心里一慌,连忙道:“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大年初一怎么又吵了起来,这样吵着,不吉利的!”

    “你自个儿问你养的好儿子,一把年纪,读书不知读到哪儿了,连做人处事的道理也不懂,我瞧着他这模样就是当了官,恐怕也是害人不浅的!”崔世福气得要命,指着崔敬忠便骂了一句。杨氏忙对着地上呸了几句,心里自然不满。崔敬忠冷哼了一声,欲要与崔世福吵起来,崔敬怀看他这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二郎,到底是父亲,父子之间哪里有什么仇的,今日三郎回来是好事,又何必在过年时吵吵闹闹的。”

    崔敬怀这个大哥在家里一向很少说话,这会儿一开口。崔敬忠心里自然不满。他连杨氏夫妇都看不上,对于这个没什么出息,又只知道在地里刨着的二哥自然是更没什么敬意。甚至根本瞧不上他,现在见他竟然敢教训自己,顿时便撇了撇嘴,还没开口说话,便回过神来。一听到崔敬怀说三郎回来的话,果然一转头就看到崔敬平,不由大吃了一惊:“三郎?你怎么还没死?”这话说得,就像是咒崔敬平早死一般,这回就算是杨氏面色也有些不痛快了起来,崔敬忠这才回过神。看到崔世福满脸阴沉的神色,头一回慌忙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三郎。我还以为你出事了,这几个月,你去哪儿了?”他说完这话时,神色有些不自在,显然心里并不如他表面的一般关心弟弟。崔敬平出去几个月,对人情冷暖自然看得更透。他对于这个二哥原本就并不怎么熟悉,以前崔敬忠看不上崔家人,尤其是他这个调皮不已的弟弟,不是教训便时常是不理睬,如今能说出这样的话自然也不奇怪。

    “在外面县里,二哥成婚了,我不在,在这里给二哥恭喜了。”

    崔敬平态度冷淡,崔敬忠也顾不上,只是面色有些不好看,犹豫了一下,看了杨氏一眼,有些为难:“娘,三郎回来他住哪儿?我屋里肯定是住不下了,反正他之前能在外头过几个月,想来也是有住的地方,不如开年之后……”

    “你给我闭嘴!”崔世福听到这个儿子如此自私的话,顿时气得浑身颤抖,他没有料到崔敬忠读了这样多年的书,竟然读成这么一个德性,若是早知道如此,当初便不该听杨氏的话,送他去读劳什子的书,一个月交到私塾都是好几十块铜钱,若不是为了他,家里何至于会过得如此紧巴巴的,可就这样,却供出了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东西!崔敬平在外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昨儿他已经说过,崔世福就算是没有亲眼看到,想着也心疼,他这个当哥哥的不止不想着照顾弟弟,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若是往后时间久了,岂不是要将他们这两个老的也赶出去,由着他们自生自灭了?一想到这些,崔世福便觉得心寒,冷着脸道:“这屋子是我的,三郎也是我儿子,自然要回来住,没有让他出去的道理,你如今年纪大了,也成了家,给你成婚花了不少的钱,你念书多年,想来也是个有本事的,你搬出去自个儿找地方住吧,那屋子让给三郎!”

    杨氏一听这话,嘴唇便动了动,那头崔敬忠脸色涨得通红,这已经不是崔世福头一回开口赶他走了,他自尊心哪里受得了,连忙便气冲冲的进了屋里,杨氏大急,忍不住哭道:“当家的,好端端的一个家,你要将二郎赶到哪儿去?”

    “你没听说他要赶三郎走?三郎在外头过的是什么日子,你这当娘的看不出来,你没瞧见他瘦了一大圈儿?”虽说儿子回来是件好事儿,但一回来便闹成这般,崔世福就是想忍,那火气也忍不住,一下子站起身来,指着杨氏的鼻子便怒喝。

    ps:

    求小粉~~~第五更~~~为小粉票一百九十五票加更~~~~明天依旧五更,今天关小黑屋关得眼前糊涂了,把传文的时间也乱了,明天老规矩。分别在两点,五点,七点,八点和九点~~~~

    感谢:兔儿乖乖,亲投的两张粉红票~~~

    感谢:邱了了、wang然、紫罗兰中秋、ヤo芙洛ooo、绝噬小妖、meierjulia、风过九州、米蝶香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血梦樱亲打赏的平安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3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三十五章 见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35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三十五章 见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