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存钱

    崔世福一开始还只是有些赌气,可时间长了,见儿子这个要钱的比自己这个出钱的还要厉害,那气焰十足不说,而且还盛气凌人,他现在有求于自己人都敢摆出这等模样,他日若是崔敬忠真的中了秀才,等往后自己年老了,要依靠他时,岂非他的下巴要翘到天上去了?一想到这些,崔世福也寒了心,硬是不肯答应让崔敬忠进县里读书,崔家里闹得不可开交,足足闹了一个月,崔敬忠自认自己往后是有大出息的人,崔世福要依靠着自己,自然不肯率先服软,他一如此摆出架势,崔世福心里肯定也不甘,干脆也狠了心不搭理他,这样吵吵闹闹的,杨氏每日被闹得精疲力竭,连崔敬平都顾不上了,除了隔壁吵了一些,崔薇倒真是安静的过了一个月。

    月中时,聂秋染回来了,一回来便给崔薇带了接近有二十两的银子,其实有十三两是崔薇的糕点卖的钱,而其余几两是他替人抄书以及平日闲暇时替人写书信以及卖字画挣的,崔薇想到他这些日子以来给自己的银子,竟然比她一个人当初卖给林府点心时还多了一大半,加上这二十来两银子,都足有一百五十两左右了,崔薇心中多少有些不安,要买店铺是她的事情,用聂秋染的关系帮着找铺子便也罢了,如今点心奶糖等都靠他帮忙卖,这也实在是有些太过劳烦他,再加上他现在给自己的银子除了卖糖果的,多的还不少,就算这些奶糖按林家人给的价钱算,到现在为止挣的一百来两银子中,恐怕也只有三十来两是自己的,剩余的竟然全是他的。

    “聂大哥,你将银子全给我了。以后你自己要用怎么办?”虽说一想到能开个店铺往后搬过去崔薇也高兴,不过欠了聂秋染这样多钱便不说了,那人情债可不是好还的,比钱债还要厉害的多,到时要怎么还?崔薇脸上有些不安,那头聂秋染却是拿了根头绳出来,动作笨拙的替她绑了几下,也许手势还有些生疏,崔薇的头发如今又到腰下了,被他扯断了好几根。一阵生疼,顿时火大了起来,哪里还记得刚刚想问他银子的事儿。顿时要将头发抢回来:“不要闹了,我下次做个洋娃娃送你!”

    聂家也有两个姑娘,他偏偏不爱玩,每回都来折磨她,一摸到自己头上。果然不知什么时候又暂了朵小绢花上去,那小辫上的发绳儿都用兔子毛裹了边儿,一摸上去毛茸茸的,崔薇郁闷得要死,一边摸了摸脑袋,想去解辫子。又怕一解下来聂秋染又想给她梳其它的,手一刚摸上去便又作罢,瞪了他好几眼。聂秋染目光不时在她头上徘徊,一看就是蠢蠢欲动的模样,崔薇警惕的离他远了一些,聂秋染这才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声,表情一整。又变得温和俊朗,一边道:“薇儿如今手里银子有多少了?”

    崔薇手中的钱几乎都是聂秋染给的大半。剩余的五十来两估计他是不知道的,不过大部份其实都是他给的,崔薇也不怕他当真听到自己手中有银子便生出心思来,若是他早有其它主意,当初也不必将银子每个月都回来交给她了,因此想了想便小心翼翼道:“约有一百五十两了。”

    听了这话,聂秋染点了点头,脸上丝毫没有露出吃惊之色来,想了想就道:“我回去找我爹借三十两银子,我手里还有一些,算算应该能凑得上二百两了,差的再想办法,这趟我回临安,你干脆跟我一道吧!”他这话的意思竟然是直接进城买房子了,崔薇吃了一惊,连忙道:“真的?可是聂夫子怎么会借给我?”上回聂秋染说要娶她,聂夫子还不情愿,这回又怎么可能借钱给她?不过崔薇倒是没有料到,聂夫子那样一个不苛言笑的人,手里竟然存了这么多钱。

    “谁说借给你了?”聂秋染看了她一眼,一边取了个杯子倒了杯羊奶朝崔薇递过去,这羊奶都是每日现挤现煮的,为的就是怕这天气大,到时羊奶会变味,虽说崔敬平等都不爱喝羊奶,可是聂秋染跟崔薇倒是挺喜欢的,平日崔薇都要煮一些,而且喝过羊奶坚持了大半年的时间,崔薇到现在也看出了效果来,她身高长了不少,而且身上比之前有力一些,不像以前背着一些东西便浑身累得大汗淋漓。多余的羊奶用来洗澡洗脸等,肌肤变得又白又嫩。

    聂秋染看小丫头一脸健康的模样,小脸上透出红晕来,嘴唇嫣红,配上那头青幽幽缎子般的秀发,上头梳了两个包包头,余下的头发梳成辫子,上面两个毛茸茸的发绳儿搭在胸前,不知有多可爱了,只是崔薇不肯让他重梳辫子,看起来那头发稍微凌乱了一些。聂秋染有些遗憾的低下头来,看自己刚刚说了一句话崔薇有些等不及想说话的模样,又接着慢吞吞的开口:“不借给你,我找爹借。”

    崔薇一听到这话,顿时愣了一下,脸上现出迷茫之色来,下意识的接过羊奶喝了两口,聂秋染才接着道:“我就说要与同窗交游,总要花上一些,我爹会同意的!”崔薇没想到聂秋染竟然也会一本正经的说要找聂夫子借银子的话,顿时愣了半晌,又想到隔壁还在闹着的崔世福父子俩,顿时有些犹豫了起来:“聂夫子会同意吗?要不以后再说吧,反正也最多再等半年时间。”她不想欠聂夫子人情,就算是在他并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这回正好问到一个小宅子,正巧位于东南交汇处,是一个正五品的同知,如今任职期满欲回京中复职,这才想将宅子出售。”临安城虽然说大不大,可是说小也不小,不过若只是一个知县,在当地恐怕还混不出名堂来,如同当初的林老爷便是,就算最后能弄到一些银子,也不过回老家享福而已,却没有在临安城落户下来,一般在那个地方能买得到房子的,除了有钱之外,还得有权,碰巧聂秋染同窗之中有一个与他交好的身份不凡,靠他游说,才知道有这样的一所宅子。

    那同知走得急,京中调令都已经下了,恐怕离开就是在这一个月左右中,这正五品的官儿在临安城算不得什么,他买的宅子也并不大,只约有三进的院子而已,有个小花园,在一应达官贵人中实在算不得什么,可也正因为这宅子不大,他才卖得不高,再加上有聂秋染同窗相助,因此价格才又更便宜了些,若是错过这一回,往后想要再买这样地方的宅子,便难上加难了。否则聂秋染也不会提出找聂夫子借钱的话。

    要知道聂夫子手里虽然有银子,可照聂秋染所估计,就算聂夫子手里有些银子,也最多不过三四十两左右,他这些年替人做西席,一个月束修最多也就半钱银子,这在小湾村来说已经算不少了,可要存下来却着实存不了多少,逢年过节再有主家赏赐一些,还得拿回家供孙氏等人嚼用的,剩余的便根本不多了。聂秋染自小读书厉害,许多夫子就宁愿教这样的孩子,容易扬名立万,他自小到大倒是聂家里最少用聂夫子银钱的人,聂秋染稍大一些,自己卖字画儿或是替人抄录书本等赚银子,聂夫子对他使的银子不多,这也是聂夫子到后来他说要娶崔薇时没有多大反应的原因之一,毕竟儿子大了,连吃穿用度都不能遏制得到他,自然对他便少了底气干涉,这也是他与崔敬忠完全没有不同的地方之一。

    崔薇不知怎么的,本能就是不想去找聂夫子借银子,一听到聂秋染这样说,虽然心里也有些意动,但仍是摇了摇头,总归不太愿意找聂夫子,她有预感,若是找了聂夫子,往后自己恐怕还有麻烦。聂秋染见她抿着嘴儿摇头的样子,有些无奈,不过想了想仍是让她一块儿此趟随他进城,反正差不差钱,进了城再说,大不了到时再想其它法子就是!

    心里记挂着自己的事情,崔薇这两天干脆就开始做起各种点心蛋糕来,奶油等物如今的她虽然做不出七彩的颜色,但大部份原因是因为没有果酱加入到里面而已,若是能有果酱,也不是调不出其它的颜色,不过奶油的味道却是已经很纯正了,崔薇也怕坏,只做了约十个,准备这个是用来送礼的,顺便试试看古人的口味喜不喜欢这个。

    这回守家的仍是崔敬平,如今崔家里闹得不可开交,崔敬忠一天到晚要死要活的,杨氏等人根本没有功夫来找她麻烦,更何况上次杨氏骗了崔敬平以致崔敬平逃离家之后,杨氏便是被吓坏了,应该不大会再来闹事,一想到这些,崔薇心里自然更加放心,聂秋染那边既然决定要带她进城,自然原本准备再在家里呆上几天的,可这回便说有事要回城里,因此提前了几天准备离开,以便到了临安城,能带着崔薇好好逛一逛!

    ps:

    第五更到~~~

    今天停到停到现在才来,慌死我了,也热死了。。。。。

    就知道大家等急了,其实我也热锅上蚂蚁,打电话去供电局不停问。

    看到亲有人说我刷票的,天地良心,我真心木有,就是自己的号有张粉红票,都傻了在月初时一下子送给自己的老书了,我可以拍着胸口说,每一张粉红票都是我的勤劳换来的,如果我是刷子,我的订阅不会有这么多,可以去看新书榜,我是用五票一更换来的粉红票,我不敢说我是最勤劳的一个人,但我绝对可以敢保证我是勤劳的人,五票一更,坚持半个月五更,甚至有时候六更,我的小粉问心无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4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四十五章 存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45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四十五章 存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