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赶人

    稻谷收割了之后,便已经是七月份了,中间聂秋染回来了一趟,给了崔薇十两银子,并指明临走时让她再做一些奶油蛋糕,到时准备再拿到学院里去,上回那种新颖蛋糕倒引得那姓秦的年轻人很是喜欢,出了五两银子一个准备买两个,若不是知道这东西不能久放,恐怕他买得更多。有了银子,崔薇手里也渐渐宽松了不少,虽说现如今宅子是买了,但要做的准备工作却仍是很多,家里这几头羊产的奶只卖一些小东西那是够了,但要是用来开店,这些羊则是远远的不够了,而且崔薇上次进京时买了好几种水果种子,准备拿来种下的,若是能有些地种上这些水果,往后自己开店时要用也方便。

    一面让人帮忙着留意母羊,一面崔薇则是开始准备存钱先买些地,这样时间忙忙碌碌的,很快便一晃到了十月份时,她手里也大约存了五十多两银子了,其中有十两是她自己卖给林府东西挣的,而另有约五十两左右是聂秋染帮她卖点心挣的钱,不知道原本是要离他远远儿的,怎么如今却是越缠越紧,可是崔薇现在哪里顾得上这些,她既然连宅子都买了准备开个店,自然不可能半途而废,往后她若是挣到了钱,自己腰背挺得直不说,若能好好过上一生,也不枉这平白无故得来的一世了。

    只是卖地的事儿崔薇跑了好几趟,却一直事情没什么进展,她生日是在十一月份时,还差一个月才满十岁,若要上真正上户籍,而不是临时的,最少要等她十三岁才成,要么就是她成婚。以夫家的名义买地。这两样哪一条都不好干,而且这年头,不是被逼得没法子了,一般人家都不会卖地的,对庄户人家来说,地就是一家人的命,而若是转租别人原本在官府租的地,实在是没有保障,崔薇怕自己到时若是种得好了,人家眼红要想将地收回去故意勒索她。那是真没法子了,这个时候又没人去兴写合约的事儿,几乎都是靠口头约定。若真遇着人家见钱眼红的,恐怕还真要麻烦一些,崔薇每日跑得累,但偏偏事情并不顺利。

    十一月中旬前两天是她生日,可崔薇这几日因为买地的事情却是没什么精神。一大早的也懒得动身了,反倒是崔敬平,自个儿找她要了银子便兴匆匆的准备去镇上一趟要买些菜回来,崔薇兴致倒也不多,今日并不是赶大集的时候,她也懒得去跑。干脆留在了家里头。如今许多人家地里东西都收得差不多了,天气也渐渐凉了起来,许多人闲暇时无聊便走家过户的窜窜门子。一年之中难得有这样悠闲的时光,不少人都三三两两的聚一块儿说说笑笑。

    崔敬平买了一大背东西回来时,不少人还与他笑着打招呼,如今村里没人不知道崔二家这个小儿子跟崔家里关系僵,都住到崔薇那边去了。也不知崔家最近走了什么霉运,接二连三的遇着这样的事情。崔敬平背着菜回来。崔薇就算是再不想动,看到哥哥忙了一场的情景,自然仍是强打着精神起身准备弄饭菜,可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隔壁便传来了杨氏的一声惊呼与欢喜声,也不知发生什么事了,竟然闹得这么大声,崔薇与崔敬平相互对看了一眼,两人顿时心里都生出疑惑来,自己家的事情如今还没理清楚,崔薇也懒得去搭理崔家的事儿,反倒是崔敬平兴致勃勃的朝门外跑。

    刚炒了两个菜,崔薇手里还在切着肉呢,那头崔敬平就回来了,兴匆匆的跑进厨房里,冲她道:“妹妹,二哥回来了!”

    崔敬忠之前跑出去到现在也好几个月时间了,没料到这个时候竟然回来了,难怪杨氏刚刚那声音一听着便是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崔薇手上动作也不停,崔敬平一边坐到灶台前生火,一边与她说道:“说是刚刚回来的,现在已经在县里头读书了,这趟回来是怕爹娘担心,因此才来报声平安!”

    一听到这话,崔薇纵然是不想搭理崔家的事情,依然忍不住是翻了个白眼:“要怕担心,早让人送封信回来了,我瞧着这一回来事情没那么简单。”上回才有了崔敬忠偷钱以及出去借钱的事情,算算至如今也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了,崔敬平借的七分银子加从家里摸出去的两百文到现在为止恐怕也应该是花得差不多了,毕竟每月要交到学堂给夫子的束修不少,几个月下来他应该也剩不了多少,再加上读书的难免买些宣纸等物,恐怕现在是要没钱了才会回来,否则若真传平安,早该让人带封口信儿了。

    今儿是崔薇生日,以崔世福性格,恐怕过会儿是要来一趟的,要想知道事情如何,等下问他也就知道了。崔敬平看她不想说这事儿,也没提这个话了,他跟二哥崔敬忠以前虽然是住一个屋的,但崔敬忠一向瞧不起他,认为他一天到晚调皮捣蛋,又不会读书写字儿,两兄弟一整天能说的话恐怕还超不过十句,而且过年时他回来后崔敬忠的表现也令崔敬平有些失望,自然也不肯搭理他了。

    两兄妹刚炒好菜,还没摆饭,那头没等着崔世福过来,便又听到隔壁一阵吵闹,杨氏的哭声夹杂着崔世福的怒骂声以及不少人的劝阻声传了过来,也不知这是闹的哪一出,刚刚才听说崔敬忠回来,这对于杨氏来说应该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了,怎么又会闹起来?崔薇这会儿也有些好奇了,忙打开了院门走了几步看着崔家那边,村里许多端着碗的人已经围了过来,劝说着崔世福熄些火气,人群外崔敬忠穿着一身崭新的墨绿色长衫,外表有些狼狈,被众人护在圈子之外,面皮泛得通红。

    崔世福手里还拿着一个洗衣棒,冲着外头喝道:“你给我滚出付出,我这家里头不欢迎你!”他这话一说完,杨氏便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孔氏照例跪在外边哀求着,却没人理她。崔敬忠脸上现出羞恼之意,狠狠甩了一下袖子,声音有些尖利:“不回就不回,爹要如此绝情,往后求我也不回来!”这话音一落,杨氏便大声哀求了起来:“二郎,你跟你爹赔个不是,父子哪里有隔夜仇的。”杨氏说完这话,又转头冲崔世福求情:“当家的,这是你儿子啊,若是真出去一年到头的看不到,你这心里也难受啊!”

    “我没他这样的儿子!”崔世福气得胸膛不住起伏,连握着洗衣棒的手都有颤抖了起来,一边厉声道:“要滚你自个儿滚,不要再回来了,你要有出息,我也不贪图你的,只是丑话给你说在前头,乡亲们给我作个证,往后这孽障要是走投无路再在外头借了银子,哪个过来我都不认的!”

    这话说得丝毫没有给崔敬忠脸色,直羞得崔敬忠拿那宽大的儒士袖袍将脸挡住了,也不顾别人的推阻,头也不回的朝外走了,杨氏在后头哭得撕心裂肺的,崔世福脸色也极为难看,人群里众人说什么的都有,劝崔世福与杨氏的人也不少,不远处聂家孙氏抱着碗坐在院门口处这边瞧热闹,一边看到崔家的闹剧,心里不知有多舒坦。

    崔薇看到崔敬忠离开了,这才又回了屋里。她对于崔世福的性格也了解,是个很老实的人,他现在能这样对崔敬忠,除了原因是因为对这个儿子有些失望外,恐怕更多的是堵着一口气,崔敬忠既想要好处,又不肯低下头来求人,他自然心中越来越气,但崔敬忠出去了好几个月,这一回来照理说崔世福应该高兴才是,不知怎么的竟然将他赶出了门,也不知崔敬忠竟然又做了什么事,惹得崔世福如此的火大。

    两兄妹这厢猜测着,那头崔世福果然在饭后过来了一趟,还拿了一大提竹蓝过来。蓝子被竹片儿搓成的绳索穿了一大堆,瞧着约摸有四五十个了,崔世福最近几乎每日都要送些竹蓝过来,如今正是农闲的时候,人家都天天在屋里耍着,一年之中难得这样休息几天,偏偏他还在忙个不停,给自己做了竹蓝送过来,估计是之前崔薇给了他铜钱,他心中是觉得有些不安了,这才想多做一些竹蓝过来。

    崔薇心里有些发酸,招呼着黑背坐下了,一边让崔世福进来,那头崔敬平已经机灵的拿了一些糖果点心等摆出来,崔薇让他进了屋,先把竹蓝捡好了,这才也跟着坐了下来冲崔世福笑道:“爹,您这几天也劳累了,不如歇一歇吧,这竹蓝的事也不急在一时,等过段时间再弄也行,反正我现在有这样多了,也不怕不够用。”崔世福听她这样一说,连忙就摆了摆手:“我这段时间闲着,就多做一些,你先拿着用,若是有多的,存着就是,你只要用得上就好。”

    ps:

    第一更~~~~

    感谢:、超级老书虫、丁丁20100503、nirm,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兔儿乖乖,亲投的两张粉红票~~

    感谢:晏三生,亲打赏乞巧符和灵鹊~~

    感谢:18912529299,亲投的五张pk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5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五十一章 赶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51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五十一章 赶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