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提议

    崔世福一摆手时,崔薇就看到了他手掌上好多处被割开的伤口,已经干硬开裂了,上头沾满了竹屑碎沫儿,崔世福常年做活儿,手掌上茧子不少,连有这样厚的茧子也被割穿,显然他最近真是拼了命在编蓝子,崔薇叹了口气,忙让崔敬平打水过来给他洗手,一边也有些心疼:“爹,我竹蓝子不着急的,您要是将手割伤了,往后沾水都疼,您先缓一缓,这几个月不要做了。”崔薇心里有些沉甸甸的,虽说崔世福平日嘴上不多言不多语的,但为人其实极其憨厚,对人的好也不是挂在嘴边上说,光从他行为就能看得出来了。如今手割成这般,指着上大大小小裂开的口子,看得崔薇眼眶都有些发酸。

    家里没什么药,这个时候也不像现代时有各种卖的油膏,崔薇也只有将崔世福手洗了,又叮嘱了他几遍让他先不要做活儿了。崔世福也只是憨厚的笑,听到女儿这样说,俱都是温和的笑着点头,崔薇每说一句,他便点几下头,那表情一看就像是在哄小孩子的,他的性格崔薇也知道,是闲不下来的,现在见他这样,崔薇也有些丧气,知道说他不听,决定这事儿以后再多叮嘱几回就是了,她也不敢现在给崔世福钱,就怕一给了,他另一头又觉得心里过不去,再拼命做竹蓝,想着下回再买些东西给他,崔薇便把这事儿给放下了。

    一边又想到今儿崔敬忠回来的事情,崔薇便有些好奇道:

    “爹,二哥今天回来了?”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崔世福便气不打一处来。他最近几日天天都在家里做竹蓝,崔敬忠回来时崔世福表面虽然不显,但心里其实是高兴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出去了好几个月,他心里哪有不担忧的,这人又一直没有音讯儿,如今回来了,崔世福才算松了一口气,可谁料崔敬忠刚坐下没多久,不冷不热的跟杨氏与他打了个招呼,那态度一瞧便跟贵人来自己家里做客一般,崔世福心里的火气又涌了出来,哪里受得住这些。心里便有些不满。

    而这倒还不算是最令他生气的,若是单这样,他还能忍得住气。谁料崔敬忠一坐下来便跟杨氏提道:“娘,我最近住县里,回来多有不便,每趟一来回便只能搭乘别人的马车,也要花上不少钱。如此不止是耽搁时间,而且还极为不便,若爹娘想要时常看到我,我便想要买一辆马车,有人愿意将一辆自家换下来的马车便宜卖给我,只要……”当时崔世福一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也没听他说要多少钱,便忍不住将人赶了出去。

    现在想起来崔世福心里还气得要死。刚刚在家里还强忍着怒火,这会儿过了女儿这边来,听她问起这事儿便再也没能忍得住,冷声道:“家里如今这光景,之前还为那孽障连鸡鸭都卖了。幸亏找你奶奶借了些铜钱,想来大哥大嫂心中已经不满了。现在他竟然还闹了这么一出,唉!”崔薇知道崔世福性格,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心里实是有些难受了,顿时心里对他的处境也十分同情,虽说以她看来崔敬忠这样的崔世福本来就不应该再管了,就是现代来说,十七八岁的人也该成年了,在古代崔敬忠自个儿都娶了妻还这样闹腾,刚刚借了钱给他贴上,只管着自己快活,也不想想家人。

    不过这些话崔薇也只是想想而已,崔敬忠就算是千不好万不好也是崔世福的儿子,他哪里可能真不管,最多也就说说气话而已,因此崔薇听了也没说,想了想便宽慰了崔世福几句,又取了两块麦酱肉将他带上了,这几个月为了崔敬忠的事情,崔家人日子过得极不好,恐怕好几个月都没见着油荤了,对女儿递来的肉,崔世福本来不想收的,但崔薇一定要给他,只说如今天气渐渐凉了起来,再过几个月她又能再做,好说歹说,才让他将肉收下,把人给送出门去了。

    等他一走,两兄妹相互对望了一眼,忍不住都摇了摇头。现在天气凉了起来,如今家里又不差钱了,崔薇干脆又着手准备给崔世福做件衣裳。有了事情做,时间便过得特别快,晚饭时屋里刚生完火,那头崔敬平正喂着羊呢,聂秋染便领着聂秋文过来了。

    聂秋染一向是十五号左右才回来的,崔薇开了门将这二人迎进来时还有些惊讶。聂秋文自个儿一进屋便钻羊圈里跟崔敬平说话去了,崔薇领着聂秋染进了屋,一边有些好奇:“聂大哥,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不是还要几天的嘛?”外头天色渐渐黑了,冬季里白天本来就短,崔薇点了灯,回头便看到聂秋染从胸口间拿了一个小袋子出来,以为他本来是给自己银子的,谁料他一打开来,里面放了一串晶莹剔透的玉珠串子,一边就冲崔薇招了招手:“薇儿来瞧瞧,这是送你的,看看喜不喜欢。”他头一回送人礼物不是带了绒毛的,崔薇好奇的探了过去,那玉珠子手串上还带了他的体温,每粒珠子约有花生米大小,玉珠颜色极正,崔薇伸手过去摸了摸,光滑细腻,顿时就来了兴致。

    “很漂亮。”崔薇点了点头,一面将手串戴到了自己手腕上,那珠串跟她手腕相差无已,里头绳索又不是带了弹性的,戴上去便有些发疼,幸亏她手掌也不大,再加上小孩子骨节又柔软,只将手捏拢,轻轻一滑便套上去了。聂秋染看她没有跟自己客气,脸上笑意更深了一些,这才将这回卖的银子取了出来,放到了崔薇面前,一边问道:“买地的事儿你瞧得怎么样了?”照理来说若只做糕点那水果之类的用场应该不大,聂秋染也没尝过添加了水果的蛋糕是什么样子,他只觉得现在这些蛋糕便已经不错了,不过崔薇既然喜欢,又见她对这事儿上了心,他自然也要留着一个心眼儿。

    一听到他说这事儿,崔薇顿时叹了口气。锅里煮着饭,灶堂里又塞着玉米核,一时半会儿也歇不了火,她干脆也跟着坐了下来,拨了拨手上的玉珠子,一边有些闷闷不快:“不成,我年纪小了,连户头都只是罗里正瞧着我跟崔家分开了,暂时给我放到一边的,若想要自立。得等到十三岁了才成,若是租人家的地,我又怕到时惹上麻烦。”若是到时有人见她挣钱眼红了。非要将地收回去,她懒得去惹那种麻烦。

    聂秋染沉吟了片刻,突然间道:“不如这样,干脆我跟你以及三郎单独各自立一个户头,我如今年纪到了。是可以立户的,若是能买得到地当然最好,若是买不到,便先租朝廷的地种着,到时也会免了税。不过三郎的事儿,你得瞧瞧崔二叔愿意不。”聂秋染这话大大出乎了崔薇意料之外。他竟然说要将户头迁了和自己一块儿,这样做当然能令她容易立户买地,但同样的。也是让她跟聂秋染紧紧绑了起来,别说她自己愿意不愿意,恐怕光是孙氏那头,她便不会同意,可惜崔敬平也只是比她大两岁而已。现在才刚十二岁,离十三岁还差半年时光。要是等他十三岁了,杨氏估计也舍不得将儿子分出来。

    想到这些,崔薇便忍不住摇了摇头:“我爹不说了,但我娘肯定舍不得将三哥的户头剥离出来,而且聂大哥,你娘能同意你那样做?”

    “我娘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跟我爹都是秀才,家里的税原本因为我爹就是免了的,少了我也不会出什么情况,再者我跟我爹常年不在家中,原本家里租种的地便不多,我娘只是租借了两份,平日根本没用完名额,我娘的事,你不用担心了,只是薇儿,你自己得要想清楚。”聂秋染意味深长的看了崔薇一眼,他话里的意思崔薇自然是明白的,如果他有法子能将户头搬迁出来,那么两人这回是真正有些牵扯不清了,虽然因为开店铺的事他已经帮了自己不少的忙,这上户头一事就算他瞒着不说,孙氏也装着不知道的话,那么瞒得过别人,却是瞒不过自己的。

    之前聂秋染还说过要娶崔薇的话,以前崔薇只当他和自己开玩笑而已,如今看来,他这架势不太像。崔薇也没有立即便答应了下来,只是犹豫了一阵,说要想上几天,她倒并不是害羞了,而是终生大事,她不想草率就决定了,往后再来后悔。聂秋染这人确实是很好,以小湾村的人看来,恐怕自己跟他之间说不得人家还真当自己是高攀了他,不过崔薇自个儿知道自个儿的事,她倒并不是真认为自己配不上聂秋染了,而只是怕这样没有选择的婚姻,以后自己熬得难受。

    这不是现代,不满意了两个可以随时离婚,一旦嫁了人,便没有反悔的余地,可惜如今跟聂秋染不知不觉的越纠缠越深,她要是想不嫁人,恐怕崔世福不会答应,若是最后真要被逼着嫁人,说不得嫁给聂秋染也行,至少他虽然是读书人,但并不像是崔敬忠那样不事生产只等人家养的,而且他虽然骨子里也有傲气,但并不是眼高手低,只不过两人搭伙过日子而已。只是那人性格实在太过狡猾了些,到了这一地步,不知怎么的,崔薇心里又隐隐觉得这样有些太过草率了,虽然现在宅子都买了下来,她也确实是很想要开成临安城的店铺,不过这事儿关系着她一辈子,因此吃完饭,送了聂家兄弟回去时,她自个儿洗了澡便上了床。

    ps:

    第二更~~~~

    感谢:zcxzy、书友080426100730388,两位亲投的两张粉红票~~

    感谢:牛妈的窝、如月似梦,两位亲投的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5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五十二章 提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52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五十二章 提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