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母子

    一大早时崔家那边便又热闹了起来,说是来了客人,趁着崔敬平出去挑水崔薇放狗的时候就看到崔家大门敞开着,两个面容萧索,身材单薄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站在了崔家院子门外。那年长的妇人大约有五十来岁左右,头发都已经有些花白了,面有菜色,穿着一身打了几个补丁的粗布衣裳,背脊已经有些弯了,看起来极为穷苦的样子。而年纪小的那个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身材矮瘦,穿着一件崭新的青布袄子,与那妇人相较,他这身衣裳看起来倒像是要体面了不少。

    不过这人瘦弱得厉害,一身厚袍子穿在他身上显得空荡荡的,一手拿了帕子捂着嘴,不时唔上几声,只咳得像是连肺都要掉落出来一般,那妇人一听他咳着,忙不迭便给他拍背顺气,一副担忧焦急的样子。崔薇路过时那妇人转头便过来看了一眼,见到崔薇时眼睛登时便一亮。

    小女孩儿今日穿着一件淡绿色衣袖边儿绣了花朵的小袄,下身是一条厚百褶裙,层层叠叠的,走动间既显俏皮又显乖巧活力。头上戴了两个白色小毛球,衬着黑乌乌的秀发,更是看得让人不自觉的就心喜,那少年似是也感觉到那妇人的目光,跟着转过头来,便瞧了崔薇一眼,顿时眼睛也亮了亮,放了手中的帕子,转头便冲崔薇拱了拱手。

    两个陌生人,以前又不认识的,在崔家时候的印象好像又没这两个亲戚,崔薇也没将他们放在心上,只当是崔家哪个自己没见过的亲戚罢了,因此也冲这两人点了点头,这才朝自己家方向转去,那少年人刚刚转过头来时崔薇看到他脸色惨白一片。里头透着青色,跟活死人似的,那身影,风吹就会倒般,仿佛寒风一刮来他就会摇上几上,那咳嗽声隔了老远还听得一清二楚,像是连心肺都一并咳得要跳出来似的。

    崔薇刚一离开,那妇人便咂了咂嘴:“那小姑娘模样倒是生得好,瞧着衣裳也好看,不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若是往后寿哥儿你能给我讨个那样的媳妇儿回来,能帮衬着你,我也心里满足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便摇着头叹息了一声,刚刚那话她也只是敢在嘴里说说心里想想而已,哪里敢生出那样的心思。那少年一听她这话,忙咳得又更厉害了些,声音听得让人忍不住都皱眉。他原本还有些青白的脸上泛出潮红来,一边忙道:“娘……咳咳咳……”

    兴许是这边的咳嗽声吵着了屋里的人,崔家门口很快有一个人从门口出来了,隔着大开的院门一眼就瞧得清楚,那妇人便大喊了一声:“芳儿!”被她这样一喊,孔氏连忙又惊又喜。迎了出来:“娘跟小弟来了,我已经等了许久了,没料到你们这个时候才过来。路途可是耽搁了?”孔家原本是在离这儿好几个村子之外的石溪村里,若是步行过来少说也要一个多时辰,孔氏正等得有些着急了,看到母亲和弟弟过来顿时欢喜,一边扶着那少年便要朝里头。一面就道:“如今正好二郎回来了呢,娘你们赶紧进来。小弟的旧疾可是又犯了?他的身子还要多注意一些,若是钱不够,你们同我说,我那儿还有支钗子,兴许抵了能当百十个铜钱,够抓药了。”

    这少年咳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脸内疚的看着孔氏。孔家秀才早死,留了姐弟二人与一个母亲绍氏,一家人险些当年没活得下来。当年孔秀才身体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娶了一个只知三从四德的绍四,最后孔秀才吐血而死,他在时能挣的钱便不多,就算偶尔替人写些书信挣些铜钱大多也贴进了他的药钱里头,等他一死,孔家更是艰难,尤其是这孔鹏寿,更是身体弱得要命,当年便险些养不活,后来小心翼翼养到大了,却是使得孔家更是穷得叮铛响,债台高筑,孔氏从小跟弟弟母亲相依为命感情极好,而孔家里欠债又多,附近知根究底的没哪个肯娶孔氏,就怕张手便接个炭元儿回去,买了一个还得赠两个养着。

    最后也只有杨氏这个不知事儿的,以为捡到了个便宜,花了二两银子才将人抬回去,那二两银子转手便被绍氏还了债不说,又给孔鹏寿抓了药,平日母子二人日子难熬得很,一旦孔氏出了嫁,绍氏是个只知洗衣做饭的,孔鹏寿只知读书,又不会做家事,再者他身体又弱,自然绍氏更不会让他沾丁点儿烟火,母子二人过得紧巴巴的,今儿过来能吃上一顿,因此一大早的便起了身。

    孔氏也知道自家里的情况,看到孔鹏寿的模样,哪里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由鼻头就是一酸,连忙将人就迎了进去。屋里杨氏看到亲家母子过来了,脸上算是挤出一丝笑容来,无论如何这绍氏母子性子软绵好拿捏,比起那王家的,不知要好收拾多少倍,而且他们孤儿寡母的,又闹腾不起来,再看在二郎崔敬忠的份儿上,杨氏这会儿大过年的就算是看着孔鹏寿一副随时快要断命的模样心里有些不满,但仍是忍了下来,一面笑道:

    “亲家过来了,我还说都到这个时辰了,不知是不是路上耽搁了。”

    绍氏有些紧张的坐了下来,一面扶了儿子也坐下了,那头孔氏忙不迭准备去打热水取汗巾给二人擦脸,绍氏这才陪着笑道:“亲家母客气了,我家寿哥儿身体弱,一路走得便要慢些,倒是给亲家添麻烦了!”她话音刚落,那头原本抱着孩子的王氏目光便落到了孔鹏寿身上,看了半天,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了,目光便一直紧紧的盯在孔鹏寿身上看,众人聊着天一时间也没注意到她,崔世福哪里好意思将目光总往儿媳妇身上落,因此也没注意到,反倒是崔敬怀,瞪了王氏好几眼,王氏也没有收敛几分。

    这孔鹏寿长相倒是清秀,不过一身病怏怏的气息,身上带着一股的苦药味儿,幸亏他是个读书人,才惹得杨氏对他高看了几分,听到绍氏这样一说,顿时便顺着她的话题往下夸道:

    “我瞧着鹏寿倒是个有出息的,那身斯文气,不是读书的人都没有。”杨氏也没读过书,不知该怎么夸奖人,这话一说出口,崔敬忠便不由自主的皱了下慽头。不过杨氏这话不得崔敬忠待见,倒是很令那绍氏欢喜,连忙喜笑颜开,一边也跟着恭维了崔敬忠几句。

    没有当娘的不喜欢人家夸自己儿子的,原本杨氏对这穷亲家还只是想着要应付而已,可几句话下来倒真生出了一些亲近之心,看了看年纪一看就知道不小的孔鹏寿,一边道:“亲家,我瞧着着你家鹏寿已经十四岁了吧?不知道说没说亲?”

    当初杨氏娶了孔氏回家时,孔氏十六岁,这个年纪没说亲的在此时已经十分少见了,若不是杨氏动作快,半个月时间将孔氏娶进门儿了,要照正常礼仪走,恐怕一两年都不一定能将人娶得进门儿。而当初孔氏比她的弟弟大了三岁,孔氏过门儿一年了,这孔鹏寿算着也应该是十四了,若是再拖下去,恐怕他年纪大了,孔家既无男丁,又无家底,孔鹏寿这副模样又是病歪歪的,恐怕更不易说亲,要是耽搁下去,可真是断子绝孙了。

    “唉,不瞒亲家,咱们家的情况亲家也知道,哪里有人瞧得上?若是亲家有个女儿,说不得可怜可怜咱们,便嫁过来了。”绍氏这话只是无意间感叹出口,乡下里以女儿跟对方互换媳妇儿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不过那只是穷得娶不上儿媳妇的人家干的,绍氏这话一说出口,不止是崔世福脸色冷了下来,连带着杨氏面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起来。

    她倒不是对于绍氏这话气得难受,只是心中有些不满,她娶孔氏时可是明媒正妻,花了几两银子出去的,如今听绍氏这话,倒像是一个子儿不想花,就想凭白无故要讨自己一个女儿回去般,幸亏崔薇那小丫头如今跟她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否则要是听到这事儿,以她性格,还不得大闹一场?杨氏心中也有些不满意,要谁嫁给这孔家的小子,可真是倒了大霉了!年纪轻轻便要死不活的样子,家里还穷得要死,就是要卖女儿的也看不上他们,崔薇就算没跟杨氏闹翻这事儿杨氏也不得干,更何况如今她不能做主崔薇婚事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这件事,但杨氏听起绍氏的口气时依旧是有些不大痛快了,沉了脸就道:“亲家这话可说得不妥当了,就算我有女儿,哪里有养大了便白送给人家的道理,你家那闺女,当初我可也是花了银子才抬回来的!”绍氏原本以为闺女嫁了过来两家便已经是一家人了,听到杨氏这样说,顿时便有些发蒙,脸上火辣辣的烫着,嘴里唯唯诺诺道:“亲家别见怪,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懂不得这些道理。”她说完,又转了个话道:“刚刚我倒是瞧着亲家门口有一个小姑娘经过,穿得光鲜模样也长得好,就是不知是谁家的,跟咱们家寿哥儿年纪也配,若是能有她做媳妇儿,瞧她那身穿着,我往后就算死了,也不用担心寿哥儿的以后喽!”

    ps:

    第四更~~~为小粉票250票加更~~啊啊啊啊啊啊啊,关进小黑屋了,设字数时多打了个零,默默地流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5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五十四章 母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54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五十四章 母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