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如偿

    “最近村里潘老爷想卖地,给他儿子捐个官身,聂大哥,我想将地买下来。”不管是不是种植物,可到底地买下来还算是有了一个固定资产,崔薇心里也放心些。聂秋染不慌不忙的点了点头,端了她讨好递来的羊奶给喝了,事情经过又听她急匆匆的说了一遍,小姑娘的声音像是玉珠落在铜盘上似的,轻快又好听,叮叮咚咚的,她不知道她现在这样急切又眼睛晶亮时的模样有多可爱,聂秋染盯着她看了半晌,见她说得累了,又倒了一杯羊奶递到她手上,看崔薇三两口喝了,鼻尖上沁出细小的汗珠来,不由伸手进怀里掏出帕子来替她擦了擦,一边温和道:

    “你啊,急什么。我明儿进城里去,找个人过来将地买了,保准误不了你的事儿,最迟后天一大早,保准那地契便到你手上,好不好?”

    这话的语气里带着温柔又像是含了无奈,崔薇被他这样一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心里软呼呼的,一边有些别扭的坐到了椅子上,一边脸庞有些发烫,低声道:“聂大哥,你刚回来,怎么明天又要走?要不歇两天再说吧,其实我也不是非要后天便买到了。”

    “我知道你心里着急,你放心就是,这事儿交给我了,你不要担心了。”聂秋染看到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眼中露出淡淡的光彩来,一边伸手又摸了摸她的头,默默的把自己这回刚带回来的小东西顺手便别到了她头上:“城里的新花式,给你戴着玩儿。”崔薇不用摸也知道头上戴的什么,头一回没有想要马上取下来的感觉,反倒是扭捏了一阵,干脆站起身来飞快的说了一声去炒菜,便跑进厨房去了。

    聂秋染虽然没有抬头。但满眼的笑意却仍是印在了杯中荡漾的羊乳里。

    既然说他第二天要走,聂秋染吃完晚饭便拿了银子早早的回去了,崔薇猜着他应该是要去请别人帮忙,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晚上翻来复去几乎没怎么睡得着,满脑子总想着事情,到天亮时依旧是没能睡得着,干脆爬起身来,想到聂秋染今日要出去,干脆又穿了衣裳起身进厨房里做了些早点。外头天色还漆黑着,崔薇坐在厨房里发呆,几乎马蹄踩在乡间小路上的声音响起来时。崔薇下意识的便早已经拧了准备好的东西打开大门跑了出去,黑背跟在她后面,见她没有喝斥,也欢快的跟了出来,漆黑的早晨里。一辆马车正刚从聂家出来。

    早晨的雾气还有些大,崔薇身后崔家的房屋似乎隐在了雾中般,隔着崔家的房子,她自己的房舍像是与后头的青山融合在了一起,若隐若现的。月亮还未完全钻入云层里,瞧着时间。恐怕这会儿刚到寅时中而已,应该四点左右,隔壁崔家的鸡都还没打鸣。而且夏季天本来就长,到这会儿还没天亮,可想而知时间有多早了,而聂秋染为了她的事情昨天回来得那样晚,今天又这么早出去。崔薇心里也有些感动,连忙小跑了几步跨过了田坎。也不敢大声呼喊了,怕这会儿夜深人静的将哪个起得早的吵醒了过来。

    聂秋染正扯着缰绳坐在马车前,看到崔薇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他眼神好,一下子便看清了,这会儿天色黑,雾气又足,地上田坎里的土被雾色润得有些湿,踩上去便打湿,若是跑着跑着摔到地里去了可怎么办。他连忙将马勒住了,一边跳下马车来冲这边招了招手,示意自己看见她了,让她跑得慢一些。

    崔薇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边将手里的竹蓝往他怀里塞:“聂大哥,这么早,你还没吃东西吧?”刚刚一路跑得有些急了,她这会儿还张嘴喘着气,聂秋染伸手碰了碰她的脸蛋,早晨天色有些发凉,她脸有些冰冰的,那手倒还有些暖和,顿时松了口气将竹蓝接了过来:“你起来这么早干什么,我早上吃了的,我娘煮了鸡蛋给我的。”话虽然是这么说着,但他提着蓝子时脸上却仍带了笑容。

    看到他这样子,崔薇本能的觉得自己好像做得有些不大对劲了,可惜却又说不上来是哪儿不对,将竹蓝给他了,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犹豫了一下,这才道:“聂大哥,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吧,再睡一会儿。”聂秋染摸了摸她脑袋,神情温和,他没有开口让崔薇一路跟着进城里,崔薇心里觉得有些不乐意,可偏偏又说不出来哪儿不痛快,只能答应了一声,转身小跑回家了,一边后头聂秋染还在叮嘱着她慢一些。

    也不知道聂秋染这一趟出去是要找哪个来帮忙的,崔薇一整天都是心不在焉的,连那潘老爷家的地也不像平日时那样左牵右挂了,反倒是心里觉得有些歉疚不安。晚上照样没能睡得着,第二日天不亮便睁了眼睛,崔薇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大对劲儿,连着两天没能睡得着,就是睡前喝一大壶羊奶也总是觉得心里乱糟糟的,小脸上露出几分郁闷之色来,早晨天刚亮时,果然如同聂秋染那天晚上所说的,他又回来了。

    聂秋染回来先将马车停在了家里头,将想要留他在屋里吃饭的孙氏轻易的给打发了,知道崔薇这会儿心里肯定是有些着急了,连忙就朝崔薇那边走去,只气得孙氏在后面直咬牙,将崔薇骂了个半死才觉得心中痛快了一些。

    还没来得及出去洗衣裳,便看到聂秋染过来了,崔薇眼睛登时便是一亮,连忙就将人给让了进来,将衣裳桶丢在一旁,一边关了门。

    “聂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会儿天色还早着,聂秋染说他一大早会回来,没料到他一大早竟然是真的就回来了,崔薇仰头在他脸上看了一圈,少年俊郎的眉目间含着笑意,温润略尖的下巴处泛出点点青影来,给他平日儒雅斯文的形象又增添了几分男儿之气,看得崔薇心里也有些发疼。聂秋染现在十六岁,正是长胡子之时,他平日里将胡子刮得干净,崔薇还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模样,显然昨天一整日都在赶路,没功夫去管脸上了,才会这样的。

    崔薇一想到这儿,连忙将早就做好的零食点心都取了出来:“聂大哥吃,中午就在这边吃饭吧,我给你做好吃的!”

    “先不忙。”聂秋染坐了下来,从身上掏出了几张叠得整齐的纸来,一边展开了放在手边的桌子上,一边就冲崔薇招了招手:“地已经买妥了,我找秦淮借的人帮的忙,以他名义买下之后,再转手让给我的,中间花费了些功夫,不然一早就该到了。”那几张纸上分别用拓印着几排大字,后面盖了官府的大印,又有聂秋染的手印等,崔薇有些惊喜,上前接过纸来打量了一眼,果然是那几亩地的地契,顿时心里便松了一口气。

    聂秋染这回买地是费了一番功夫,而且他口中所说的秦淮便是上回买房舍时便帮了他忙的那个人,这下子倒让聂秋染欠了他两个人情了,崔薇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咬着嘴唇看着这几张纸没出声,聂秋染看她呆愣愣的样子,不由拉了崔薇的手示意她坐下来,一边道:“先捡好了,这下子随便你准备种什么,也方便了。不过你上回买的种子也只得那几样,我这次进城便又帮你买了一些,若是地里不够种的,你想要哪样再告诉我就是。”聂秋染说完,从身上掏了一个黄油纸包出来。

    崔薇觉得心里有些发涩,伸手将桌上的几张地契捡了起来,这是她往后安身立命的根本,自然是要好好收着。聂秋染看她收了种子包,嘴角边笑意更深。

    有了地,又有了种子,照理来说这地也是好种了,可惜聂秋染买的种子虽然多,但两人去瞧过一回那田地,虽然早就知道那地大,但是现在真正瞧过,才知道那地到底大成了什么模样。因为这地是要卖的,潘老爷在放出风声之时,便已经开始着手雇人收割起这地上的粮食来,如今已经弄得差不多了,又请人犁过一回,那土地在周围一片长着植物的地上看着更显得宽广了些。虽然地是买好了,但如今种子一样种一些便罢了,恐怕还是不够种的,而且这种地的事儿崔薇跟聂秋染都不会,还得请人过来办。

    两人又算了算手里剩余的银钱,这回买地可是真正一穷二白了,除了聂秋染这次带回来的二十两银子之外,添上买了地也没剩什么了,反倒是聂秋染,既买了种子,又贴了几两银子买地,身上是都没什么钱了,再欠缺的种子自然不能再进城里头去买,崔薇想了想,干脆道:“聂大哥,我想起上回我三哥他们进山里摘了好多葡萄青杏儿回来,我想山里应该是有些野生的,不如就去山里找找看,反正只要多摘些果子,将核埋下也就是了,多种一些,一定能种得活的。”

    ps:

    第四更,为小粉票265票加更~~啊啊啊啊啊啊啊,晚了。。。。。。嘤嘤嘤对不起大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5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五十九章 如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59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五十九章 如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