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情义

    “薇儿,你拿石块砸它,若跟上来,就砸它一下,砸怕了它就不敢跟过来了!”聂秋染这会儿虽然极力忍耐,但仍是喘息了几声,刚刚一阵疾跑,不止是崔薇累,连他也有些累。崔薇听到他说话时,又看他抬起来的手,干脆扒他更近了些,将蓝子捞了过来,吃力的提在手上,扭了身子转过头看,那蛇一脸狰狞,浑身绿莹莹的,墨绿色表皮泛着淡淡的光,看得崔薇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聂秋染背着她还在往山外跑,她想了想也不知道自己准头如何,干脆先捡了一个小杏子在手上,试了试,朝着蛇头便砸了过去!

    那蛇一下子将头了昂了起来,舌头吐得更急,发出‘嘶嘶’的声音,像是被激怒了一般,看得崔薇身上鸡皮疙瘩立得更多。连试了好几次,扔了几个水果也没将这蛇砸中,聂秋染一边跑着,那蛇又不是傻立在原地任她砸,自然精准度便不高,直到扔了七八个时,崔薇好歹才找到了一点儿感觉,一块石头猛的就朝蛇头上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石头虽然没有砸到蛇头正中,但却砸到了它张开嘴时的牙齿上!估计这下子被砸得有些疼了,那蛇头往后仰了两步,发出嘶嘶的响声了,聂秋染背着崔薇飞快往山外跑,崔薇手里也不敢停,又捡了一块大些的石头,看那蛇似是被激怒了一般又追了上来,连忙将手里的石头又砸了过去!这下子正好砸到了那蛇眼睛上,崔薇焦急之时力道还不小,这下子竟然将那蛇眼睛砸得血都流了出来,那蛇吃了疼,身子在草丛中打了个滚儿,嘴里竟然发出奇怪的叫声。

    刚刚事态紧急,聂秋染捡的石头本来就不多。崔薇干脆趁着这个功夫一股脑的将几块石头全部砸了过去!其中有两块倒是砸到了蛇头上,有些却是散落在地的,还有几块砸到蛇身上的,那蛇受了疼,顿时身子拧了几个滚儿,也不敢再追了,聂秋染一路托着崔薇,飞快的便出了山中。

    渐渐朝外头走了,深山里的阴冷空气才消褪了不少,那种潮湿感一去。二人感到久违的阳光时,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原来猛烈的阳光在这个时候照在人身上竟然那么舒服,那林子深处实在太危险了。难怪平日村里的大人都不敢让自己的孩子进山去,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两人跑得远了,这样热的空气,估计外头蛇是不喜欢的,聂秋染这会儿也累了。崔薇听他喘气的声音,看他脖子后沁出来的汗珠,拿袖子替他压了压,一边低声道:“聂大哥,休息一下吧,已经跑很远了。那蛇不敢追了。”

    聂秋染听她声音软绵绵的,忍不住两手又将她托得高了些,一边摇头:“不用。还是先下山回头再说。只是这山里有蛇,恐怕还得回去与村里人说说,免得哪天有谁不知分寸进山里来,若是遇着了,恐怕没咱们这样好的运气。”崔薇其实并不重。她不过十来岁,身材又不高。聂秋染背着也不会吃力到哪儿去,只是刚刚两人遇着蛇紧张,一路疾跑了才会感觉有些疲惫而已。这会儿后面的蛇没追了,他自然就将脚步放慢了下来,一边背着崔薇慢慢往山下走。

    阳光透过树叶打在两人身上,崔薇将头靠在他背后,隔着背脊以及薄薄的两层衣衫,似是也能感觉到他心跳的声音一般。聂秋染身上一股竹香制成的书香味儿与汗迹融在一起,她想到刚刚聂秋染没将她丢下跑掉的事情,这样的事儿就算是换到了一个真正的恋人身上,恐怕能做到的也不过是像他一样而已,崔薇心里软软的,一边趴在他身上,一边轻声问:“聂大哥,你怎么没将我丢下自己跑了啊,我跑不过你,你一定能跑得掉的。”

    小姑娘的话没头没脑的,聂秋染却是听明白了,忍不住就弯了弯嘴角,轻轻笑了起来。他没有开口说话,崔薇却是想着前世时听到过的一个笑话,两兄弟遇虎,二人同时跑,不是跑得过虎,只要能跑得过兄弟,那样便得救了。今天的情况也是这样,遇着那样的大蛇,又是有毒的,恐怕不好躲得过,聂秋染就是跑不过蛇,他要是跑得过自己也应该有救的,但他却没自己跑,反倒是将她给背上了。崔薇一开始还觉得他说要娶自己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没放在心上,可这会儿看到他的举动,心里忍不住便涌出一些复杂感来。

    “我跑得掉,你不害怕?”聂秋染听她说话时声音软软细细的样子,故意逗她。崔薇认真就想了想,她当然怕蛇,前世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也许没死,但那样的状态自然不能称为她活着,不过因为之前连死都没感觉到睁眼就来到了古代,当然没觉得有多恐怖,但刚刚看到蛇,她是真怕了,现在想想那蛇的脑袋与身子,崔薇心里也泛怵,她一向就怕这些蛇虫之类的东西,一听聂秋染问起来,她下意识的就将聂秋染脖子搂得更紧了一些。

    聂秋染也知道她害怕,没有说话,只是又将她托了托,慢慢的就朝山下走。

    “聂大哥,你对我真好,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跑了一阵,崔薇身上连半丝力气都没有,搂紧了他一阵子,半晌之后手又松了开来,软软的搭在他胸前,一边将脸趴在他背上,一边轻声问道。聂秋染听得出她话里声音带了些倦意,像是要睡着了一般,脚步放得就更慢了些,一边声音里像是带了笑意似的:“那我对你好,你准备怎么回报我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帮崔薇的不少,虽然他是个什么意思崔薇知道,不过这会儿听他这样一问,崔薇脸上露出笑意来,故意开口道:“做好事,一般人家都不会求报的,大恩不言谢,聂大哥没有听说过吗?等以后有小恩再跟聂大哥说谢吧。”

    两人一边斗着嘴,一边渐渐迈离林子深处更远了些。林子外树木渐渐的稀疏了起来,聂秋染背着崔薇慢慢的往外走,一边也怕她回去之后心里害怕,故意逗她说话:“这恩谢得太没诚意了,要是这样的谢恩法,我可是不依的。”

    崔薇像是想了一阵,才忍了笑,突然道:“现在先让聂大哥多帮我一些,以后等我有银子了,连谢也不用说一声,就不理你了。”她说完,又补了一句:“古人都这么说的,这是重义气的表现!”她自个儿讲完这话,忍不住便在聂秋染背上笑了起来。

    她声音软软绵绵的,像是含了糖一般,平时从没有过这样示弱的情况,听来让人心里都软了半截,哪里还会与她再计较。

    虽然说平日里自己气得别人跳脚的时候有,但被别人气得跳脚,说不出话的情况还真是头一回。聂秋染被崔薇这样一说,顿时愣了片刻,接着恨得牙痒痒的,仰头无语望天。小丫头胆子倒也大,当着她的面也敢说这样的话,是真认为自己不会生她的气了?虽然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但聂秋染仍是忍不住想将这臭小丫头狠狠捏上一把才好,竟然将人家古人的话歪成这个模样,还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这臭丫头!

    只是不知道为何,跟她这样有说有笑的,听她故意说着这样无情无义的话,聂秋染心里也不觉得厌烦,反倒是更觉得她可爱,以前好像从没看过她这一面,性格里像是真露出了几分孩子气,并且聂秋染本能的觉得她离自己更近了一些,脸上笑容也跟着深了起来,听了她这话,故意身子一歪,作势要将她丢下的样子,惹得崔薇惊呼了一声,连忙死死将他抓住,这才嘴里开始说起乖巧讨好的话来。

    两人像是剥除了之前的隔阂与生疏般,变得亲近了许多,一路有说有笑的,下了山直接往家中走时,才看到崔敬平几人早已经是到了家了。之前一路只顾着跟聂秋染斗嘴,崔薇倒没想起他们,这会儿看到他们已经回家的样子,顿时松了口气。

    院子里已经摆了好大几背篼杏子与桃子等物,都摘得满满的,这几人倒也听话,就算是玩儿,也知道把正事儿给办了,几人手上还分别捏了一只牵牛,那牵牛正各自拼命摇动着翅膀,嘴里发出鸣叫声,一旦停下来,便被几人戳戳屁股掏掏嘴,不知道有多苦命了。聂秋染背着崔薇进了屋,这才将她放了下来,两人脚上都沾满了泥,看得坐在院子中的几个小孩儿顿时愣了一下,聂秋文连忙围了过来,像是有些稀奇一般,盯着聂秋染瞧,看得聂秋染眼睛都眯起来了,目光不善的盯着他,聂秋文这才打了个哆嗦,从崔薇筐里捡了个干净的桃子,在衣裳上头蹭了两下,蹭去了桃子皮上的一些毛后,直接便拿进嘴里咬了起来,一边有些含糊不清道:

    “大哥,你们怎么了?崔妹妹怎么是大哥背回来的?”崔敬平也跟着围了上来,有些担忧的拉着崔薇上下打量。

    ps:

    第一更,感谢的话说不出来,复制了半天,嘤嘤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6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六十一章 情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61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六十一章 情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