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险些

    “本来不是很重!”那姓游的大夫恨恨的瞪了她一眼,一面指使着崔世福拆那捆紧的棉被和袄子,一面道:“原本昨日在崔丫头那边住着,若是住上一日,喝过药发了汗也就好了,可偏偏你这屋里闷得很,连扇窗也没有,而且你这儿还给他捆成这般模样,发汗早就发完了,可他本来就发着高热,身上又捂得这样厚,他年纪小你们又给捆着不让他动弹,连东西也掀不开,热毒入侵,哪里还有不再高热的道理?你看看,现在都烫什么模样了,你知不知道这样一直高热不退,容易变成傻子的!”

    一句话吓得杨氏顿时便慌了神,哇的一声便哭了起来:“游大哥,你赶紧救救我们家三郎,我可不能没有他啊!”

    这会儿游大夫哪里还要理她,崔敬平嘴里只轻声说着他要回去,崔世福面色铁青,有些歉疚的回头看了女儿一眼,却看崔薇转头冲他道:“爹,你把三哥背到我那边吧,等下我烧桶热水,给三哥洗个澡,去了身上的汗迹,他也舒服一些。”她这话一说出口,杨氏虽然还有些不好意思,但一听到她说要让崔世福给自己儿子洗澡,顿时就道:“哪里洗得,洗不得洗不得,要是风寒入了体,可不是小事儿。”

    可屋里哪里有人还理她,崔敬平就是被她包成这样的,崔世福现在揍杨氏的心都有了,那游大夫也点了点头道:“洗个澡是好的,洗烫一些,洗完说不得能降降温,现在若是温度降不下来,孩子便危险了。”父女二人都对他点了点头,杨氏被人扔在后头,尴尬又郁闷。可又舍不得儿子。屋里被子等物被拆开了,酸臭得厉害,她自己闻着也受不了,想到昨日崔敬平在里头被捆了半天,她心里也开始隐隐后悔了起来。

    那头崔世福背着儿子便往崔薇那边走,崔薇已经先一步回家扯了柴烧起了水来,锅里烧了满满一大盆,可惜她之前没有找曹木匠照着前世时的浴缸模样用木头给制个盆子出来,不然现在崔敬平洗着更方便,不过就算是这样。现在天气热,水烧烫些也是一样的。那头崔世福将已经烧得有些发昏的儿子背了过来,这边崔薇又洗了锅开始熬稀饭。火开得大,想到崔敬平恐怕现在不会想吃得太油腻,干脆跟崔世福说了一声,去他地里扯了把空心菜,又摘了几条黄瓜这才回来。

    把空心菜将稍老些的梗掐掉了。只留了嫩的多洗几次切碎了放在一旁,又将黄瓜切成小片儿拿盐泡了约有半分钟,崔薇这才拿水把黄瓜洗了一道,尝了尝,黄瓜腌得半熟了,不过还保留着清脆。咬上去口感倒好,她加了些陈醋,又放了点儿上次熬的小虾酱进去。还将几支青椒切碎了,另一边大蒜倒是放了,但姜没敢放,若是昨日崔敬平吃些姜倒好,但现在那游大夫都说了崔敬平这感冒是热毒入体了。又无法排出去,姜是生热驱寒的。自然就不敢放了。

    最后怕凉的黄瓜没油崔敬平不肯吃,崔薇又给拿了小勺放在已经沸腾的热水上蒙了一阵,顿时那油便渐渐化了。崔世福打了热水给儿子去洗澡,等崔敬平洗了出来,那粥便差不多要熬得好了,又不是熬的什么补粥,也用不着讲究那什么火候,崔薇将火烧得很大,这会儿功夫粥熬得浓稠了,又放了菜叶进去搅了搅,顿时泛了些淡绿的新米里便又衬着一粒粒的菜叶,看着便让人胃口开了几分。

    崔薇拿了个木托盘将饭菜放了进去,又将温开的油也倒进黄瓜里,这会儿功夫放油倒是刚刚好了,又抓了两颗之前扔进泡菜坛里近菜根出来拿碟子放了,这才端着进了屋。

    这会儿洗过澡后崔敬平精神登时看起来便好了许多,只是脸色仍有些发红,不过到底是神智清醒了,不知何时杨氏也过来了,正坐在他床边,崔敬平看也没看她,倒是让杨氏很是尴尬的样子。崔薇端了饭菜进来时杨氏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这才要接过托盘道:“让我来吧。”崔薇没理她,自个儿从一旁拖了张小柜子过来,将饭菜放了上去,杨氏伸出去的手落了个空,更是显得有些窘迫,只是坐在一旁的崔世福却没理她,反倒拿帕子在替崔敬平擦头发,一边道:“三郎,可是感觉好些了?你妹妹给你做了饭,不管有没有胃口,多少还是吃一些,有了精神才好得快。”

    刚刚游大夫说儿子若是再烧下去就要傻了,把崔世福吓了一大跳,这会儿心里还有些后怕,若是好端端的一个儿子变成了傻子,他真是打死杨氏也没办法赔个儿子回来。现在看崔敬平好端端的,虽然神色还有些萎靡,但总算眼神清亮,没变成傻子,他才松了口气。

    “三哥,我给做了些清淡的,你先将就吃着。”

    杨氏开始还觉得这个女儿有些懂事,看到崔敬平生病知道做饭,可是探头过去一看,却见到那小柜子上头摆的饭菜只是稀饭和泡菜,还有一盘凉拌黄瓜,顿时就有些不满:“吃这东西哪能有力气,不如我去割些肉,晚上给三郎补补身子吧。”那坐在一旁准备开着方子的游大夫一听这话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也没看杨氏,手下动作却是不停:“现在刚病着,连胃口都没有,哪里能吃那些油腻的东西,我看就是这些东西挺好,崔丫头是个懂事儿会照顾人的,你三哥要是由你照顾,不出两日,必定又生龙活虎了,今儿你们也是唤我来得早,若是再耽搁个半日,你家这小子就危险喽!”

    一个村里的人,他自然不屑于威胁杨氏,这句话纯属是替崔家担忧而已,顿时说得崔世福既是后怕,又恨杨氏无比,现在听她还在开口说话,忙就喝斥她道:

    “不懂便闭上你的嘴!要不是昨儿你自作主张,三郎都险些没了。”关系到自己儿子性命,杨氏哪里还敢一个劲儿的说自己对,只能怏怏的点了点头,不敢再开口了。

    崔敬平端了碗便喝了口稀饭,粥还有些烫,但他本来就要发汗的,身上披着一条软厚适中的毯子,手里又捧着粥,没一会儿功夫额头便沁出密密的汗珠来,再配上几口酸辣无比的开胃黄瓜,一大碗稀饭片刻就下了肚。他从昨日发了烧之后到现在还没有进过半点儿米,人都虚了,昨天被杨氏灌了碗汤药进去,排山倒海的吐了一阵,肚子中更是空荡荡的,又被她折腾着说要捂汗,拿了被子与袄子给他捆上,他又累又饿又病,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又不想在杨氏面前哭,只强忍着,直到这会儿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杨氏看到儿子开始吃东西,也跟着松了口气,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来,她是真喜欢崔敬平,这会儿看到他好端端的,才觉得心里头稍微放心了些。那头崔敬平吃了东西,身上才觉得有了些力气,讨好的笑着冲崔薇又伸手道:“妹妹,我还要吃!”

    “能吃就好,能吃就好啊!”那游大夫笑了起来,崔薇也笑了笑,转身拿了碗出去又给他添了一大碗进来,稀饭并不干,也不至于稀到能见人影,喝着倒是极舒服,崔敬平一连吃了两碗,把面前的菜都吃得干净了,这才将碗筷放了下来。崔世福看到儿子吃完了,忍不住摸了摸他脑袋,感觉到他身上出了不少汗水,刚刚才给他擦了半干的头发,这会儿又浸湿了,果然额头因为有了汗珠出来,这会儿一放碗,窗口里风一吹来便冰了些,不像刚刚烫得扎手了,心里才真正一颗大石头落了地,一边笑道:

    “还是薇儿有办法,煮的东西也香,你三哥喜欢吃,看他吃得这样香,我都有些嘴饶了起来。”崔敬平望着他也跟着笑,杨氏在一边尴尬无比,丈夫儿女都不理睬她,那游大夫这才站起身来,他没有留药方子,只写了几句注意的话,崔薇拿过来瞧了瞧,游大夫又给她解释了一阵,崔薇这才付了钱,将人送了出去。

    中午杨氏还舍不得儿子,被崔世福连拖带拽的给弄走了,崔敬平这才如同活了过来一般,又被崔薇唤着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裳,他自个儿实在是折腾累了,昨儿生病到早上都昏昏沉沉的,没怎么睡得着,这一放松下来,虽然烧是退了,但浑身都疼,那全身的骨头都跟被人拆过一般,崔薇替他放了窗帘,让他自个儿睡了一会儿,不知是不是回到了他熟悉的地方,这才没一会儿便听他响起了打呼的声音。

    养了几天,崔敬平才真正养好了身体,又变得活蹦乱跳的了。时间一晃到了七月十四号,崔世福晚上在吃饭前过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背篼,里面装满了刚扯出来的花生,崔薇往里头瞧了一眼,顿时便有些惊喜了起来:“爹,你怎么给我送这么多花生来了?”那花生个个水灵灵的,上头还粘着泥土,花生上面的叶子是被崔世福已经摘下来了,只是有些根连在一起,还得自个儿收拾一番,崔世福看她高兴,也跟着笑道:“这花生给你送过来,你到时晒干了,也好炒着吃,香。”他说完,便将花生放在了一旁的石桌子上面。

    PS:

    第一更~~~晚点上传感谢的话。求下小粉,五票加更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6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六十六章 险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66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六十六章 险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