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冲喜

    这一些情况险险把杨氏给逼疯了,她不能忍受若是众人在知道崔敬忠根本没有当官儿后的诧异神情与嘲笑神色,也不敢去想崔世福借了五两银子来给崔敬忠买官儿,最后却一无所获的后果,更不能被孙氏那贱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得意非凡!

    既然软的来不成,杨氏心中便开始想着要来硬的,女儿虽然也是她生下来的,但崔薇这些年来脾气倔强,根本不得她喜欢,再说就算崔薇柔顺,可儿子与女儿之间,杨氏会做选择的,当然只有自己的儿子而已。如此一来,她自然更下决心,心中存了那样的念头,杨氏自然也顾不得管绍氏母子住下来的事儿,反倒一心扑在了怎么将崔薇弄出小山村而不被崔世福发现的事情上。

    绍氏母子住了下来,崔家又因为崔敬忠之事,成天几乎都嚼用的好的,每日这两母子倒当真像是来做客的一般,万事不管,绍氏最多是在孔氏做事儿时帮着搭把手,其余时间便坐在院子里,那孔鹏寿更是了不得,一天到晚只窝在崔敬忠以前的房间里拿了他的书看,动不动便咳上几声,像是连心肺都要咳出来一般,王氏对这孔家人心里实在是厌烦得紧,她刚从外边儿割了背猪草回来,便瞧见绍氏坐在院子里头,手里拿了把扇子正在摇着。

    如今都已经快九月半了,天气早就凉快了下来,也不知道她这样扇着是做给谁看的。王氏干了半天活儿,额头汗水跟下雨似的不住往眼睛里流,哪里看得绍氏这个悠闲模样。孔氏如今正在厨房里头烧着饭菜,王氏顿时便眉头一竖,一边将猪草扔在了地上,冲绍氏道:“姻伯母,你帮我将猪草切了吧。我要去瞧瞧小郎这会儿起了没有。”王氏话一说完,那头绍氏便放了扇子,一边讨好的冲她笑了笑,回头便冲厨房里的孔氏吩咐:“芳儿,你嫂子打了猪草回来,让你出来切了呢。”厨房里孔氏答应了一声,王氏顿时气闷无比,干脆朝屋里迈去。

    只是还没踏进屋中,堂屋里捧了一本书的孔鹏寿便咳得脸颊涨红,伸手拿了帕子捂着嘴。单薄的身子像是骨头都要戳破衣裳露了出来,脸色消瘦,显得颧骨极高。更衬得那双眼睛又大且无神,瞧着便有些吓人,跟两个黑洞似的,王氏一进屋门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儿,抬眼便看到了桌子上的药汤子。险些忍不住便吐了出来。这下子王氏终于再忍不住了,叉了腰便骂:

    “一个二个的当咱们这崔家是个什么地方?可以为是打尖儿的客栈,想住多久便住多久了?一个要死不活的药罐子,在害瘟啊,咳得这般厉害,莫非是肺痨?要死了便滚出咱们崔家。不要脏了咱们这崔家的地方,以为嫁了个女儿进来,就当死在崔家了还有人给你收尸出棺材钱不成?”

    说话时语气尖酸刻薄。像是在骂人一般。王氏实在是忍不得孔鹏寿这个病秧子了,每日咳得厉害,连隔壁大伯母刘氏都不肯再让他继续住在崔世财家,就怕他这病要传染的,杨氏近日也不知道在忙着什么事儿。成天的不肯管管,孔鹏寿一住到崔家来。一晚上都能听到他的咳声,吵得人睡都睡不着,王氏还担惊受怕的深恐他这病传染到了自己身上,一想起来便烦腻郁闷。

    “大嫂,你,你这话,也实在,太……”孔氏听到屋里的骂声,连忙拿着火钳从厨房里头出来,正好听到王氏指着孔鹏寿的鼻子骂,眼圈儿不由一红,险些就哭了出来。那头绍氏之前还记得王氏打人时的情景,远远儿的缩在一旁,不敢过来。孔鹏寿听到王氏咒自己,顿时激动异常,站起身来,可惜他身体弱,越着急想说话,越是咳得厉害说不清楚一句完整的话出来。咳了半天之后,他的力气也像是被掏空了一般,身子篓弯着,一手撑在桌面上,像是不堪重负一般,那手臂抖得如同秋风中落叶似的,一面看着王氏:

    “咳,咳咳咳……”他想说话,可是一张嘴便是一股血丝溜了出来,这情景不止是吓了孔氏一跳,连王氏都吓得厉害。孔氏尖叫了一声,将手里的火钳一扔,便大声惊呼了起来:“请大夫啊,快请大夫啊,二郎,你一定要撑着啊!”

    孔鹏寿只是盯着王氏,说不出一句话来,嘴里还在咳着,他每咳一次,那嘴角的血泡沫便跟着涌出来一次,直吓得绍氏面无人色,软软的瘫在地上起不来。

    杨氏这几天心情不爽利,身体也不好,一整宿的睡不着,那被猫抓的地方以及被狗咬的屁股现在还疼,睡觉时都不敢平躺着,一晚上都受折磨,这会儿天色大亮了她还歪在床上,孔鹏寿的咳声吵得她心烦意乱的,刚刚王氏的怒骂她也听到了,只是不想去管,如今听到孔氏的尖叫,杨氏顿时撑着身体站了出来,就看到孔鹏寿软软摊在孔氏身上,整个人瘦得跟皮包骨似的,那面上泛着一股死金之色,看起来确实像不大好了。

    “这是怎么了?”杨氏怒骂了一句,孔氏只知道哭,王氏见到这孔鹏寿被自己一句话说得便吐了血,吓了一跳之后接着心里又生出一股恼怒来,指着孔家姐弟便道:“娘,这孔家人想赖在咱们家不肯走呢,您瞧瞧这病秧子,咳得一副随时会断气的模样,如今还住在咱们家里头,我估摸着他是想赖在咱们家,好连棺材钱也省了下来,孔家断子绝孙,这婆子又只得一个女儿,说不得往后便要让娘您给她养老送终了啊!”一句话说得孔氏泪流满面,嘴里只是不停的说道:“不是的娘,不是的娘。”她这模样看得杨氏也替她着急,恨不能逮着她问清到底是怎么样才好。

    这个儿媳妇软得跟面团儿似的,让人看着便难受,如今被王氏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她嘴里却只知道说这样一句,也难怪人家会不相信她的话。杨氏就算明知道王氏说的不一定是真的,不过见到孔氏这模样时,她却觉得碍眼得很,更何况绍氏母子住在这边好几天时间了,杨氏当然也不舒坦,只是因为有崔敬忠的事儿,没来得及料理他们而已,现在听到王氏这样一说,正好找到了发作的理由,冷着脸便道:

    “孔芳,你大嫂说的也是,亲家母来这边已经住了好几天了,恐怕也是该回去了,你弟弟这样子一看便是旧疾发作了,本来就该在家里养着的,如今在外头成什么话,你下午时便将他们送回去吧!”杨氏脸色有些不耐烦,而绍氏顿时看到儿子这人事不醒的样子,便有些慌了,连忙跪着挪了几步,爬了进来:“亲家母,饶命啊,我们家寿哥儿如今成了这般模样,实在是不能搬动啊,亲家母行行好,请个大夫过来帮寿哥儿瞧瞧吧,亲家母,我求求你了。”绍氏说完,便不住的跪在地上叩起了头来,那厢孔氏便抱着弟弟痛哭不止。

    杨氏面色顿时就变了,还要花钱给这孔鹏寿请大夫?她连自个儿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隔壁林氏处她还欠着五两银子没还,刘氏又不是个省油的灯儿,她如今挤得出来铜钱给这姓孔的请大夫抓药?又不是她的儿子,更何况这孔鹏寿就是个无底洞,一旦沾上便没个好事儿!杨氏这会儿悔得肠子都青了,她当初便不该慌乱之下娶了这孔氏回来,如今摊了这么一家子,自己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了,偏偏他们还想着要自己出些银子,那不是要自己的命么!

    “亲家母,这个忙我没法儿帮,也帮不上,最多你们吃完晚饭便走吧,我也没那些钱救你们。”杨氏话音一落,王氏脸上便露出笑容来,一边瞧了这孔家人一眼,看到孔氏满脸惶恐之色,只知道抱着孔鹏寿哭,而另一厢绍氏也是六神无主的模样,孔鹏寿满脸都是血,她顿时心生恶意,凑了过去便冲孔氏笑道:“弟妹,别说我这个做嫂子的没有提醒你啊。你这弟弟瞧起来面无人色,恐怕命不久矣,不如早早给他穿了寿衣罢,否则若是阎王爷来锁了命去,到时你们再给他梳洗,便来不及了!”

    “不,我弟弟不会死的,不会死的。”孔氏一听到王氏这样说,眼泪又涌了出来,一边抱着气若游丝的孔鹏寿不肯撒手。王氏瞧她这模样,不由就撇了撇嘴:“不会死?瞧他这模样也是活不得了,恐怕就是找个人过来给他冲喜,也是活不长的,反正我是一片好意,听不听就全在你了!”

    “冲喜?”孔氏嘴里喃喃了一句,半晌之后顿时便眼睛一亮,与绍氏相互看了一眼,母女二人干脆将孔鹏寿抬了起来,绍氏打了水给孔鹏寿擦脸,而孔氏这会儿连饭也不做了,干脆起身便出去了。杨氏刚进屋躺没多久,便闻到了屋里一股胡味儿,顿时大怒,拍了拍床板大声喝道:“王花!你这贱人在干什么,煮饭都煮胡了,你让一家人等下吃什么?”

    PS:

    第五更到~~为小粉票375票加更~

    感谢:yinliu88、纠缠三世、abbc231,亲们投的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9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九十六章 冲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96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九十六章 冲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