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孝道

    杨氏被自己娘掐得眼泪直流,嘴里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眼泪珠子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她自然也看到了婆婆面上难看的神色,犹豫着站起身来。

    吴氏这才松了一口气,又看了崔薇一眼,刚想说什么,却见她笑了笑:“这聘礼聂家是不会出的,你也没资格要。想要聘礼,你又给我准备了多少的嫁妆?”杨氏初时听到她前一句话心里还有些不大痛快,可听到崔薇说起嫁妆时,顿时脸色便有些难看了起来。如今崔家穷得厉害,买崔世财家里的两头猪都是欠着债,如今欠了这样多钱,可怎么还得了?林氏那儿还欠着五两银子,崔敬忠又张嘴闭嘴的伸手要钱,杨氏如今正为钱犯着愁,只想着女儿出嫁了能补贴娘家一些,哪里想到还要置办嫁妆的,听到崔薇这样一说,顿时便愣住了。

    同来的吴氏等人也有些尴尬,倒是林氏想了想,将自己手指上的一块玉戒指取了下来,朝崔薇递了过去,一边笑道:“咱们薇儿成婚是件喜事,奶奶也没什么东西好给你的,只有这个给你当个嫁妆,往后也是个念想。”那戒指的成色并不好,不过因人戴得久了,戒身上倒也泛着光泽,戒面上镶嵌着一片儿薄薄的银块儿,大约一钱儿不到的重量,可玉这东西在乡下本来就少见了,因此这戴出去也是个体面的物什儿,崔薇看到林氏的笑脸,心里却是一酸,摇了摇头:“奶奶,我不要您的东西,其实我还小呢,这些东西根本用不上,只是那聘礼的事儿。你们也别再提了,她说得对,从此只当我是个没娘的。”

    崔薇一说完这话,就看到杨氏面色一变,吴氏跟林氏二人眉头都皱了起来,显然有些不在赞同,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讥讽之色意来,又接着道:“毕竟没哪个亲娘会将自己的女儿要送给老知县做妾的,恐怕也只有遇着后娘的才能干得出来!”

    这话一说出口,在场三人面色登时大变。吴氏有些不敢置信一般回头瞪了目光闪烁的杨氏一眼,气得浑身颤抖,林氏身体也僵住了。看着脸色冷淡的崔薇道:“你说什么?”竟然是极为不信的样子,一边又看着杨氏,厉声道:“薇儿说的可是真的?”

    “不是的不是的,娘,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杨氏目光闪烁了一番。接着才连忙摇头否认。崔薇顿时便冷笑了一声,看林氏等人的表情,就知道恐怕杨氏到现在还将事情兜着呢,难怪她敢拉了这两人过来让自己给聘礼,她现在对杨氏是腻烦透了,如今会替她兜着。听她不承认,不慌不忙的就道:“是不是,你心里最清楚。崔二嫂可是亲自过来跟我说了,若是我不嫁给她那弟弟冲喜,便只有被你跟崔二郎送到县里替他谋前程了,真当人是傻子呢,现在你不承认有啥用?”

    听到这话。林氏二人可不敢再教训崔薇不敬长辈了,都瞪着杨氏。心里一阵阵发寒,杨氏却兀自不自知,反倒气冲冲的站起身来,叉了腰便骂:“原来是那个小贱人搞的鬼,老娘这便回去收拾她!”这会儿杨氏活撕了孔氏的心都有了,难怪她说谁坏了自己的好事儿,还让崔世福也知道了这事儿,让自己被毒打了一顿,原来是这么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杨氏一想到现在孔鹏寿还在自己家里拖着,要死不活的,崔世福都贴了好几副汤药钱给他吊命,心里就呕得要死。

    但她这会儿恨孔氏入骨,却没想到林氏心里对她也是有些厌烦了起来,吴氏这会儿也忍不住想吐血了,见女儿还是这副风风火火的模样,她这脾性跟吴氏最像,因此以往吴氏对这个女儿也多有疼惜,可没料到她年纪越长,竟然遇事儿也分不清了,这会儿哪是能闹的时候?崔薇今日成婚,杨氏要是去教训孔氏,知道的只当孔氏干了惹她不快的事儿,可不知道的恐怕当她不满意女儿的婚事,借故在那儿闹着呢!吴氏这会儿想狠狠收拾杨氏一顿的心都有了,见她果然要往外头冲,连忙便厉声将她喝住:

    “你给我站住!”深怕她出去闹了事儿,再加上崔薇明显不待见杨氏的话,吴氏这会儿也坐不住了,从怀里掏了个荷包出来便往崔薇怀里塞,还没说话,崔薇便已经将东西给她还了回来,吴氏也知道这对母子心里裂缝已经深了,也不知道该再劝什么,只叹了口气,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干脆跟着杨氏起了身,勉强跟崔薇说了几句恭喜的话,这才出去了。这母女俩一走,林氏也坐不住了,今日被杨氏拉过来要聘礼,可这会儿知道了杨氏想要卖女求荣的事儿,她脸上也火辣辣的,心里埋怨着杨氏,自然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

    天色渐渐的晚了下来,外头还张灯结彩的,崔家里还热闹异常,外头摆了饭桌子,还有不少人围坐在桌子边说笑着,眼见天黑了下来,不少人家里还养着猪,三三两两的便回去了,聂秋染干脆拉了聂秋文出来挡在前头,看着天黑了想着隔壁的崔薇,干脆跟聂夫子二人打了声招呼,便要过去。如今他跟崔薇二人拜了堂,自然可以正大光明的留在崔薇这边住下来,孙氏一看到儿子打了声招呼便离开,心里那滋味儿便如同嫁了一个女儿般,而不是娶了一个媳妇儿,脸色都绿了,不由自主的冲聂夫子轻声埋怨:

    “也真是的,如今成婚了竟然还住在死丫头那边,知道的还说咱们娶了一个儿媳妇,不知道的还当咱们大郎娶不到媳妇儿,非要上赶着当人家的上门女婿呢,连酒席都是在这边办的!”孙氏开始时心里不痛快,连自己的娘家都一个没出席,原本是想给崔薇一家没脸的,可谁料杨氏的脸色比她还难看,她顿时心中就有些不满了起来,这不想办酒席的明明是她自己,如今却来怪人。聂夫子心里也不舒服得很,不过听到孙氏这样一说却是冷笑了一声,警告她道:“我跟你说,秋染如今中了举人,恐怕过不了几年只消使些银钱说不得还能谋个官身,你现在不要打扰了他,否则要是出了个什么差错,别怪我不跟你讲夫妻情份!”

    孙氏一听到这话,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儿。人家娶个儿媳妇回来是侍候婆婆的,如今听聂夫子的意思。竟然像是没分家便如同要分出去了一般,竟然让她不要找崔薇的麻烦,若是当儿媳的这样好做。她还当什么婆婆?孙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今日儿子成婚的情景实在是刺激到了她,还想说等到事成之后再好好收拾崔薇一顿,至少要让她将房子让出来给自己住呢。谁料聂夫子一张嘴便来了这样一句,孙氏顿时壮着胆子便反驳:“若是这样一来,岂不是乱了纲常?她成婚了,也是咱们聂家的人,她每天不应该来侍候着我?住的远远儿的,这福恐怕是享得太早了!”

    听她到现在还在计较着这些。聂夫子眼睛一下子便眯了起来,冷笑道:“你儿子不是个好惹的,若不然。你自个儿跟他说去,要是他愿意,你自然可以立你婆婆的威严!”说完,哼了一声,干脆起身甩了甩袖子走了。孙氏虽然知道聂夫子说的话是事实。但心中仍是不甘心,想到自己娶了个媳妇儿若是还不能拿捏。这跟没娶儿媳有什么区别?儿媳妇人选她不能决定便也罢了,可是这婆婆的面子怎么也要摆起来的,否则往后崔薇那死丫头岂不是要爬到她头上去了?孙氏一想到这儿,忙伸手便将自己的小女儿唤了过来,一边与她吩咐了几句,不多时便跟着她一块儿出了崔家院子。

    这头聂秋染刚刚出门还没进到院子,后头的聂晴便将他给唤住了,说是孙氏有话跟他说!聂秋染跟孙氏间一向感情淡薄得很,今日倒是稀奇了,孙氏竟然有话跟他说,聂秋染嘴角边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意来,令原本还想多央求他几句的聂晴愣了一下,接着便见聂秋染转了头道:“走吧,我倒要瞧瞧母亲究竟想跟我说什么!”他一调头,聂晴愣了一下,连忙便跟在了他身后,黑暗里,她一双眼睛亮得惊人。

    孙氏早在女儿出门时便已经等在了崔家大门之外,她刚等没多久,便见到儿子大踏步领着聂晴从黑暗里渐渐露出身形来,不知怎么的,孙氏心里先是一慌,总觉得对上儿子时心中有些犯怵,可看他自己一召唤便这样快就来了,连崔薇也没管,心里又有些痛快,连忙也跟着迎了上去,一边就笑道:“大郎,我还说你回屋了呢,没料到这样快就过来了。”

    这会儿天气已经有些凉下来了,崔家外头人少,夜晚风本来又大,孙氏刚从温暖的屋里出来,这会儿便冷得直搓手。聂秋染看她有些讨好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弯了弯嘴角,一边就道:“听到娘唤我,当然就早早的过来了,不知道娘唤我过来是有什么事要吩咐的?”

    自己一唤儿子便过来了,看来他果然还没有被崔薇迷得东倒西歪。孙氏心里一喜,连忙就故作亲近,原是想替他理理衣裳的,可谁料聂秋染人长得高大,她站在聂秋染面前不过刚刚到他胸口处,伸手刚够着他衣领,聂秋染的脸上虽然隔着崔家里的灯光看得出来带着笑意,但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冷清之感,孙氏在他目光下自然不敢靠上前,手刚伸出去便僵住了,一边理了理自个儿的头发,一边干笑道:“你是个好孩子,也知道孝顺我。可你那媳妇儿是个不着调的,如今她年纪还小,你们是不是应该回屋里住,让我好好教教她,这儿媳妇侍候公婆是天经地义的,你也知道,若是让她一人住着,家里有婆母她却不管,恐怕要遭旁人笑话。”

    PS:

    第二晚~~~

    感谢:lilyy、书友14736155、、我爱偷懒、huabinbin、mamaliu、花月殇、淡雨思涵、老虎妈妈猪爸爸、shenhangfei、83325065、书魂入雪梦、茫茫月色、龚羽茜、啥子名字都有了、123、迷路孔雀魚、水月?影、18912529299、蝴蝶雪、淡、紫、感谢亲们的两张粉红票~~~~~~

    感谢:baiyishang、亲打赏的灵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0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零三章 孝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03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零三章 孝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