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召唤

    之前跟刘氏说那话明明就是闹着玩儿的,但这会儿听聂秋染这样一说,崔薇脸色却是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抽了好几下脚,但她人小力气也不大,被聂秋染抓着也没抽得回来,脸色通红任由他将自己脚擦干了,也没穿鞋,聂秋染便跟对待小孩子似的,将她抱进了屋中,自个儿出去倒水了。

    今年的冬天不知怎么的,特别的冷,晚上盖了两床厚厚的棉被也冷得很。这会儿还没到腊月,刚入夜便已经有些僵手了,才烫了脚没一会儿功夫,崔薇一上床便打了个哆嗦,忙脱了衣裳扔在一旁便钻进了被窝里直发抖。烧好的汤婆子将被窝暖出一小块地方来,崔薇就卷在里头缩成一团,聂秋染倒了洗脚水进来时就看到她直发抖捏着被子的小模样,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她这样子眼珠滴溜溜的转,一头黑亮的头发披洒得满枕头都是,这小丫头爱睡软一些又高的枕头,平日里又很爱干净,这样大冷的天也要隔段时间便洗被子洗澡的,因此床铺上都带了一股清幽的香草叶子味儿跟乳味儿。两人成婚后能睡到一块儿而不被崔薇排斥,聂秋染心里自己猜想着应该与冬天来了她怕冷的原因有关,这会儿看她冷得直打哆嗦,忙也跟着脱了衣裳钻进被窝里头,一把将她搂过来两人挤到一块儿了,半天才渐渐暖和了起来。

    “聂大哥,把灯熄了!”崔薇伸手戳了戳他腰,一边理直气壮的吩咐。成了婚之后崔薇倒是觉得好处比没成婚前多了不少,自然两人住一块儿这些日子以来,生活还算和谐,聂秋染也不像以前总让人一副有些防备的样子,反倒是对她好了不少。果然像他说的,连读书识字儿都不让她去练了,这段时间靠他还解决了不少的麻烦。崔薇没意识到自己对他越来越没什么防备,这几天忙着地的事儿,她也累得很了,来到古代之后又一向早睡早起,现在眼皮就有些睁不开,迷迷糊糊中像是听他提了一句陈家还是什么的,崔薇也没听得清楚,便胡乱答应了一声。靠着他一手搭在他身上,跟抱了个枕头似的,不一阵就睡了过去。

    聂秋染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她熟睡的模样。想到之前问她的事儿,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薇儿,那凤鸣村的陈小军,你认不认得?”

    崔薇这会儿连眼皮都涩得睁不开了,聂秋染问了好几句。她才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陈小军是谁?”一句话说得含糊不清的,眼睛半睁着,明显是没有醒的样子。聂秋染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透过昏黄的灯光看她的脸,一片光洁柔嫩的小脸上眉头紧急着,一副不耐烦的神色。并没有难受或是装睡的情景,聂秋染眼睛更亮了些,小心的下床吹熄了灯。这才又重新爬上床,替她掖紧了被子,这才将人搂在怀里抱好了,跟着闭上了眼睛。

    半夜里估计是两人挤在一块儿睡觉热,崔薇踢了好几次被子。闹得两人都没怎么睡好,到天色大亮时才起来。崔敬平这会儿都将粥煮好了,崔薇本来今早上想炸些油条吃,不过见到这样的情景,自然也只有作罢了。

    白天时又陆续接了好几拨过来问了崔薇是否要帮忙的村民们,到下午时,聂晴便过来了。

    前几天村里的石匠刚送来她之前订做的石磨,这还是一次都没有用过的,崔薇昨日便泡了些黄豆今儿本来想磨成浆了煮豆花吃,聂晴过来时正好崔敬平拉着石磨把手,两兄妹正磨着豆浆,那头坐在屋里的聂秋染一开了门,聂晴便站在门口怯生生的朝崔薇唤了一句:“大嫂,我能进来吗?”

    她身上穿着一身洗得有些褪色的蓝袄子,肘子胸口处都打着补丁,下身穿着一条灰布棉裙,头发有些枯黄,在头上绑成两个丫髻,有些楚楚可怜的样子。崔薇还没开口说话,那头聂秋染便已经倚了门边,皱了皱眉头:“你来有什么事?”也没有说要请她进来的话,聂晴像是受到了惊吓般,抬头看了聂秋染一眼,这才小心翼翼道:“大哥,爹,说您跟大嫂几天都没回去了,所以让我来唤你们中午回去吃饭哩。”她一边说着,一边求救似的目光便落到了崔薇身上,一边嘴里软软的唤道:“大嫂……”

    崔薇本来想唤她一声聂二姐,可是听到她口口声声唤自己大嫂,突然间也不知道喊她什么才好,干脆冲她笑了笑,也没出声。看得出来聂晴很想要进来,但聂秋染一副不肯让她进来的模样,崔薇自然也没有去多那个嘴,聂晴眼里的光彩黯淡了下去,突然间咬了咬嘴唇,一边抬头就轻声央求道:“大嫂,我能不能进来喝杯水?”

    人家都已经求到这个份儿上了,崔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回头看了聂秋染一眼,犹豫了片刻,便点了点头:“三哥,你给她倒杯水吧,我来磨豆子。”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握在了石磨的木把手上,本来是想要让崔敬平端了水去给聂晴的,谁料她一开口,聂晴便笑着道了声谢,拧着裙摆便进了屋里来。一边毫不陌生的坐到了崔薇身边,一边就将手递到了那木把手上,同崔薇一并握着把手转起了石磨来。

    “大嫂,这事儿让我来干吧,我干这个可拿手呢。”她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那石磨转得非快,果然力气倒是比崔薇大一些,但她穿的衣裳像是大人的改小的,衣袖拖大半进豆浆里头,崔薇眼皮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马上拿了木勺将那块沾了衣袖口变了些颜色的豆浆给舀了起来,一边推开了聂晴的手笑道:“还是我来吧,哪里有让客人留下来干活儿的道理。”

    聂晴哪里看不出来自己刚刚将衣袖伸到了豆浆里的事儿让崔薇有些介意,顿时眼圈便红了起来,吸了吸鼻子又道:“那我去帮大嫂生火,洗盆子。”

    挤豆浆时大盆子都是派得上用场的,崔薇看她忙上忙下的样子,顿时有些头疼,冲聂秋染使了个眼色,一边就轻声道:“你妹妹来干什么的?”她跟聂晴不熟,平日里连话都说不上一句,如今聂晴一过来便帮着做事,也实在太诡异了些。聂秋染眼中露出一丝讥讽之色,嘴角微微往上挑,露出一个极冷且淡的笑纹来:“还能干什么,你看看你有什么好送她的吧,另外恐怕就是爹跟她说了什么,让她不将咱们带回去,便也不准回去呢。”

    说这话时,聂秋染眼中神色有些奇怪,崔薇打了个哆嗦。本来若是留聂晴吃一顿饭倒是没什么,但他话里的意思竟然像是聂晴会惦记自己什么东西一般,顿时令崔薇有些犹豫了起来,她现在是被人惦记得怕了,杨氏之前先是惦记着她的银子,然后又惦记她的房子,末了还惦记着她的人,如今聂晴也不知想要什么,崔薇犹豫了一下,干脆将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踌躇了半晌,突然抬头道:“要不咱们一块儿先回你家瞧瞧,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她现在唤聂夫子做爹还有些不大习惯,因此喊到那个字时故意便略了过去,聂秋染也不以为意,听到她这样说便嘴角含着笑意,一边替她理了理头发,表情温柔和煦,只是与他神情不符的,却是他的声音冷冰冰的:“还能有什么意思,只是让你不要搞这么大阵仗罢了。”弄的阵仗多了,万一连累了自己的名声,往后使自己仕途不如他想像中的一般顺利,连累了他心目中的大计,自然是为他所不容的。多年以来,对他的脾气,聂秋染是早就已经知道了。

    崔薇原本还忘了这一茬,她只记得嫁人之后便不像以前还有来自崔家杨氏等人的威胁,却忘了聂家那边也不是好惹的,走了一个泼辣的孙氏,如今还留着一个不知性情的聂夫子呢!一想到这儿,崔薇顿时脸色有些发黑,一边伸手转了转把手,一边就翻了个白眼:“原来也是引虎驱狼了。”她话里的意思聂秋染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听她将自己家比作虎,顿时忍不住就大笑了起来。

    那头那聂晴正拿东西洗刷着盆子呢,听到聂秋染的笑声,动作刹时便是一顿,这厢聂秋染已经招呼着她起身回去了。崔薇的话聂晴恐怕还能装下迷糊只当自己听不懂,但如今聂秋染都开了口,她也只得乖乖应了一声,将手擦干了,又将袖子放了下来。如今冬天已到了,聂晴刚洗过盆子,那双手便冻得跟个胡萝卜似的,崔薇看到她手指头肿得厉害,有些地方已经化脓裂开了,显然是长了冻疮,心里也不免有些同情她,再想到她刚刚洗盆子的样子,神情一动,还没开口,这头聂秋染便已经捏了她手心一把。

    这两人的小动作聂晴走在旁边根本没有注意到,聂秋染本来就拉着崔薇的手,聂晴低垂着头,哪里敢看向这边。

    书名:重生之从娘做起

    简介:萌宠,带着动物混古代。

    PS:

    第四更~为小粉票415加更~

    今天三合一了,我想大家一定不习惯,我看到有人留言啦,所以还是拆分,今天还是五更吧,等下还有一更~~

    小粉票晚点来感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0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零八章 召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08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零八章 召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