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忘恩

    杨氏发泄了一回怒火,回头便看到孔氏绿着一双眼睛往这边溜,崔敬忠那边的房子刚弄好了厨房,但两人都是个没成算的,孔氏自个儿娘家穷得揭不开锅还指望着她补贴,自然不可能来补贴孔氏,崔敬忠之前倒是骗了崔世福几两银子,可那天被聂秋染三言两语的给挤得将银子全扔了,眼见着快过年了,这两口子却没个吃的,杨氏心中见不得,冷了脸便问道:“你们那边米还有没有了?”

    孔氏在门边站了半晌,就正等着杨氏问话呢,听她这样一说,忙就摇了摇头:“娘,没有了,我不吃没什么,可夫君是读书人,饿不得肚子的。”

    这样的两口子,分家出去又怎么过?杨氏叹了口气,朝外头看了一眼,见着没人,连忙就回屋里拿了个簸箕打了约有六七斤米在里头,刚端出来递到了孔氏的手上,便看到崔世福父子俩跟着踏进了门口,正好就瞧见了这婆媳二人递米的过程。

    崔世福之前被崔敬忠气昏了一回,早就对这个儿子失了望灰了心,现在见到杨氏还在给他米养着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上前便将孔氏手里的米夺了回来,交到一旁的大儿子手上,劈头盖脸一巴掌便朝杨氏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杨氏顿时被打得有些发蒙,身子转了两圈儿才坐在地上,一边捂着脸一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崔世福,瞪大了眼睛,竟然说不出话来。

    “你既然这样舍不得他,你便跟着他一块儿过去,我倒是要瞧瞧,你这样百般维护的儿子最后要怎么孝顺你!”干了一天活儿回来,崔世福这会儿早就累得不行了。崔薇平日里补贴给他和崔敬怀二人的铜钱比别人家足足多了好几倍,崔世福也知道女儿这是借机在给自己银子让他还林氏的债呢,崔世福心中都知道,可他却仍是将银子忍着心中的难受收了下来,一边做活儿也更卖力了些,回来便见到杨氏这样的行为,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如今自己拼死拼活的在外头做事,崔敬忠现在马上翻了年便二十一了,可这样大个人了,媳妇儿也娶了。照理来说都应该是做爹的年纪,可他偏偏成天就在家里耍着,一天到晚的不做事儿。饿了自有孔氏做好饭端到他面前侍候着,渴了也有人照顾,没饭吃了还有杨氏这样帮衬着他的母亲,成天日子过得比谁都好,他这样一大把年纪的人为了替他还债。如今还在辛苦的做着事儿,可偏偏崔敬忠读了这样多年的书,花了这样多钱,供出来的不是一个秀才,而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废物,现在还要靠爹娘养着。不像聂秋染,人家年纪还比他小几岁,都能自个儿养媳妇了。

    崔世福一想到这些。越发对这个儿子恨铁不成钢。更何况那天他虽然昏倒,不就是醒不过来而已,崔敬忠跟杨氏的话,他是听在了耳朵里头的,虽然没将话听完。但也够让他心寒的,崔世福养了儿子这样大也足够了。在他身上花的银子不少了,算得对得起他,也算是全了父子俩一场情份,那欠的银子他自个儿去还,但往后崔敬忠再有这样的事儿,他也不会再帮忙了。

    “当家的……”杨氏吃惊得厉害,她做梦也没料到,崔世福现在对她竟然如此冷淡与厌烦。若说是为了崔薇的事儿,杨氏现在也看透了,崔世福就是将女儿看得重,愿意为她跟自己闹,现在崔薇也嫁出去了,杨氏不找她闹腾了,可她没想到自己现在不过是帮着儿子一些,原本以为被他瞧见最多面上崔敬忠会不大好看,两人吵回嘴便成了,可崔世福回来看到这样的情况,竟然是想也不想的便给了她一巴掌,杨氏顿时被打蒙住了,半晌回不过神来。

    “大郎,你去给你娘将东西收了,搬到你二弟那边去。”崔世福端着手里的米,气不打一处来。他如今为了几文钱还在外头拼死拼活的做事儿,每日忙得没个歇气儿的时候,崔薇这个姑娘都知道补贴娘家,可偏偏从小花费了最多心血的儿子却只知道张嘴管爹娘要吃的,这样大的人了,文不成武不就的,也不知要搞个什么名堂,莫非还要自己一辈子来养着他?若是没有之前崔敬忠那番话,恐怕崔世福多少也会认了,但现在他心寒之下哪里还愿意管崔敬忠,端着米便进了屋中。

    厨房里王氏幸灾乐祸的站到门口来往外瞧着热闹,刚刚杨氏全还拿东西打她呢,没想到报应来得这样快,她自个儿也被收拾了一回,一想到刚刚崔世福赶杨氏走的话,王氏脸上的笑意便忍都忍不住。崔敬怀还站在院子里满脸尴尬的不肯动,王氏恨不能自己亲自进屋里替杨氏将东西收拾好,一边连饭也顾不得做了,就扒在门口偷看,不多时就见到崔世福拧了杨氏的一堆东西出来,朝一旁手足无措的孔氏扔了过去,这才自个儿又回房间里了。

    杨氏一个人呆愣愣的站在自家堂屋门口外,明明这是自个儿住了几十年的地方,可这会儿却觉得陌生无比,竟然不敢抬腿进去,崔世福神色冷淡得很,不知何时有说有笑甚至这个对自己还极为体贴关怀的丈夫如今变得竟然对自己如此的冷漠。杨氏这会儿是真有些怕了,但她却张不开那个嘴去求饶,崔世福当着儿子儿媳的面打她,实在是让她丢尽了脸面,她寻思着自个儿先到崔敬忠那儿睡一晚,等明儿崔世福气消了再回头与他求求情也好。

    一想到这儿,杨氏摸着滚烫红肿的面颊,面色惨淡的便看向了孔氏。

    孔氏一向是个软弱胆小又没主见的,一看杨氏望着她,便期期艾艾的将杨氏手中的东西拧了过来。崔敬忠分家出来之后为了赌气,便将门另外开了个方向,这会儿孔氏一领着杨氏回去,那头崔敬忠便躺在床上,还没起身,声音便传了过来:“米要到了没有,我饿了,还不赶紧做饭!”

    他声音里带了些虚弱与恼怒,杨氏一听又是心疼,又是有些气恼,一边忙就朝屋里走:“你这孩子,天还没黑怎么就躺床上。”

    听到杨氏的声音,崔敬忠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连忙一咕噜便从床上爬了起来,有些惊喜的道:“娘,您怎么过来了,是不是爹让您过来唤我回去的?”崔名忠以前还瞧崔世福等人不上,可一旦搬了出来,尝到了日子难过的滋味儿,顿时便有些痛苦了,这几天里时常吃了上顿便没下顿接着,连家里的蜡烛都没钱买了,崔敬忠这几天静不下心来,脾气又见长,心中毛焦火辣的,总觉得看什么都不顺眼儿,这会儿看到杨氏过来,欢喜的同时又有些气愤:“爹这样长时间不管我,要叫我回去,他怎么不过来亲自唤我?”

    杨氏自个儿都被赶了出来,哪里好意思张嘴去说,听到崔敬忠还在提要回去的事儿,顿时便吱唔了两声,接着又转了话题道:“你爹这几天忙着呢,天都快黑了,你怎么不点灯?”

    “点什么油灯?”崔敬忠一说到这话,便觉得火大,心里一股股的怒气便涌了出来,一面坐直了身子,一面就恶声道:“爹这样狠心将我赶了出来,如今可认着我是他儿子了?现在还是知道女婿不如儿子靠得住了吧!”崔敬忠这几日自从分了家之后便觉得颜面受损,再加上崔世福又不肯再借银子给他打点,崔敬忠没弄到县里的官职,而杨氏之前又大张旗鼓的将事儿给他捅了出去,如今害他平日不敢出门儿,成天就在屋里窝着。

    孔氏是个弱质女流,平日能做的事便是煮饭洗衣这一类,现在天气冷了,崔敬忠换洗的衣裳又没几件,家里挑水的人也没有,自然两人也没洗澡,平日根本连门儿都不出,天天窝在家里,没脸见人,因此崔薇的地已经建了大半个月,崔敬忠竟然到现在还不知道。

    杨氏听到儿子这话,脸孔有些发烫,一面低垂着头,一面就小心翼翼道:“你这几天没有出门访友?”

    “没有!”一说到这话,崔敬忠便气不打一处来:“我身上半个铜板都没有,之前聂秋染那小娘养的将钱给我诳出去了,娘,您让爹将那一两多银子还给我,过年后我还要再去县里念书的,若是身上没有银子,如何与同窗应酬,娘,之前您将我要谋官的事儿说得太快了,说不准便是因为您将这事儿捅出去了,我才没成的!”崔敬忠心里本来就不大痛快,说话时语气里就带了些埋怨,直听得杨氏噎住半晌说不出话来,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好一片刻之后,她才强忍了心里的郁闷,一边安慰着崔敬忠道:“好了,这事儿慢慢再来,你爹现在正在气头上呢,我现在跟他说,他哪里就听得进去。”

    PS:

    第三更~~~今天最后一更,为小粉票425加更~~~

    好吧,杨氏真正的苦逼下场在明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11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一百一十二章 忘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112并对田园闺事第一百一十二章 忘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