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疑问

    看得出来崔敬平这一趟出来得知自己往后就要留在这边店铺里做事时,心情很好,崔薇刚忙了一半,便见到外头似是有几个人影停了下来,她连忙抬头去看,就见到一顶小轿停在门口间,一个年约三十许的妇人正好奇的撩了轿边上的帘子起来往这边看,走在边上的少女侧耳听她说了几句,忙福了一礼,这才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蛋糕店的铺子几乎是将整面墙都开成了门,这会儿人家一眼就将屋里看得清清楚楚的,那丫头还没进来,崔薇便已经站起身走了过去。

    那丫头站在门口瞧了一眼,见到崔薇出来时,不由就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这才福了一礼,抿了抿嘴脆声声的道:“我是隔壁冯家的,我家老爷乃是备守,那外头的是我们家夫人,不知你们是何时搬过来的,这又是要做什么?”这样的房间外表看起来倒挺像店铺,但又跟店铺瞧起来有些不同,因光线充足,里面的情形一眼便看完了,那丫头心中也不免有些好奇,头一回见这样更趋向于现代的装修法,她脸上的惊奇神色掩也是掩不住。

    崔薇侧开身子大方的任她打量了片刻,这才看着她笑道:“原来是守备家的姐姐,这地方是前几年我夫君刚买下来的宅子,如今改成了店铺,准备卖些糕点零嘴儿等,姐姐若是不嫌弃,不如先尝尝?”崔薇也知道自己这店铺空了许久,如今才开始弄难免许多人都不知道。因此也乐得先送些吃食给人家让人家先来试试。

    那少女笑了笑,抿了抿嘴就道:“倒是看不出来,你年纪小小的,竟然成婚了。”

    自称为冯守备家丫头的这少女年约十六七岁的模样,脸貌长得倒是端庄,并不算是娇艳的美人儿,不过那身气派却远比崔薇见过的林家下人强得多了,恐怕就是林管事跟她相比也略有不足,这样的人家平日里不好打交道。若是现在能与人结个善缘,她自然也乐意。

    这丫头对崔薇嘴里所说的点心糖果等看样子并没什么兴致,只是勉强摇了摇头,抿嘴笑道:“我是冯家的家生子,姓冯,糕点倒也不必了。咱们府上也有,只是不知道你这样年纪就嫁了人,你家夫君是哪位大人?”她说到这儿时,上下便打量了崔薇一眼。

    崔薇一看便是年纪还没有及笄,一张巴掌大的小巧鹅蛋脸,眼睛倒是水灵灵的。那身肌肤倒是极好,细腻白皙。双颊剔透饱满,带着一股清新之感,穿着一身简单的青色衣裳,身段没长成,看不出婀娜之感,满头乌丫丫的长发梳了简单的妇人发髻,也没戴什么首饰。透出一股清丽之感,但不知为何。看到崔薇这模样,那少女便跟看到了一个小孩子想要装大人一般,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我夫家姓聂。”崔薇也有些不好意思,回头便指了指还在擦柜子的聂秋染:“那位就是。他如今并没有任什么官职,今年秋刚入试中了举人。”崔薇看得出来这少女就是过来打探自己背景的,索性将聂秋染的事儿给提了出来。她现在还对于举人身份并不如何看重,介绍起来也极为随意,并没有多将举人放在心上,虽说小湾村里因为聂秋染的事儿炸开了锅,她也只当乡下里读书人少,所以才有些惊奇而已,可没料到像聂秋染这样年纪轻便中了举人的,就是在整个大庆王朝中也少之又少的。

    那丫头听到了崔薇的话,顿时视线便越过崔薇头顶朝后头看了过去,就见到聂秋染拿了帕子擦着柜台的情景,虽然只看到了半张侧脸,但依旧能看得出来聂秋染年纪并不大,反倒很轻,那半张脸依稀能瞧着五官深邃,倒是一副好皮相,身段也高大,顿时脸孔便有些发烫,想了半天之后突然间捂着嘴便惊呼道:“莫非夫人的郎君便是今年取了一元的聂举人?”

    没料到聂秋染的名声倒是不小,崔薇不知道这丫头如何知道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却是回答道:“我夫君是姓聂,但却不知道是不是冯家姐姐嘴里所说的那个。”

    一听到崔薇承认了,那丫头顿时便连忙摇了摇头,又不住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夫人直接唤奴婢冯柳就是,奴婢乃是冯夫人身边的大丫头,往后夫人若是有什么事儿,便与奴婢打声招呼,些许跑腿卖力的小事,奴婢还是能做的。”这丫头听到了聂秋染的名字便变了脸色,崔薇眉头挑了挑,转头便看了聂秋染一眼,嘴里客气的应了,一边又朝厨房里喊了一声,不多时屋里崔敬平拿了两个竹蓝子就出来了。

    这里头装的是一小蓝饼干和一小蓝子奶糖,若是一开始不知道崔薇身份,这名为冯柳的小丫头肯定不会要崔薇递来的东西,毕竟这些糕点等物一般大户人家里都有自己专门做糕点的厨子,比起外头的店铺来说,许多大户人家中的厨子做出来的糕点不仅是精致,而且美味了不知多少倍,实在没有必要吃外头买的糕点。但崔薇的丈夫聂秋染是今年名动临安城的举人,在所有今年中的举人中,他是最出彩的一位,年纪最轻不说,而且文章做得也好,背地里便有人称其乃是今年秋闱当之无愧的头名。

    如今临安城中好多人都听过聂秋染的名字,也有不少人想与他结交,毕竟像聂秋染这样年纪轻轻便中举人的少之又少,可以说往后前途不可限量,不少人见他年少,都打着想与他结亲的主意,毕竟聂秋染翻过年才十七岁而已。之前住在这附近的众人便都似是有听人回报说聂秋染似是在附近出现过,只是一直都未曾真正碰着他本人,今日那冯守备的夫人瞧见这边门开了,因此才停了轿,让身边的丫头过来询问一番。

    之前住在这附近的众人便都似是有听人回报说聂秋染似是在附近出现过,只是一直都未曾真正碰着他本人,今日那冯守备的夫人瞧见这边门开了,因此才停了轿,让身边的丫头过来询问一番。

    崔薇虽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但多少还是猜得出来人家知道聂秋染名字,恐怕是打着什么主意的,她在说了自己的身份时,那丫头虽然脸上还带了笑,不过眼里却闪过一丝异样之色。崔薇抿了抿嘴唇,只装作不知道一般,将蓝子就递了过去,一边就笑道:“都是些咱们这边自己卖的,现在还没开店,送给冯家姐姐尝尝。”她这副作派瞧起来倒不像是还未及笄的样子,那丫头忙提着蓝子就点了点头,又冲屋里福了一礼,这才脸色有些尴尬的退了回去。

    也不知那主仆人说过什么,那冯守备夫人探过头来与崔薇点头笑了笑,这群人才离开了。崔薇这才回头看了聂秋染一眼,一边拧了帕子擦着桌椅,一边看着聂秋染就笑:“聂大哥名声真响亮,连那冯家的都认识你。”

    她脸上虽然带着笑,但聂秋染却本能的听出她话里不满的滋味儿,顿时头皮有些发麻,还没开口说话,却看她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又擦桌子了。聂秋染松了口气,原本以为这事儿就算到这儿了,谁料几人做了一天的活儿,才几乎将屋子收拾了个大概,回了客栈之后,几人岁吃了饭,崔敬平累了一天还想着要回自己房间睡觉呢,那头崔薇就抬了抬眼睛,看着聂秋染笑道:“聂大哥今儿也累一天了,这边床小,我睡觉又总爱翻被子,怕吵着了你,要不你跟我三哥睡去吧!”

    两人成婚有一个月时间了,聂秋染还是头一回尝到要被赶出去睡的滋味儿,顿时傻了眼。他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被女人赶出房间过,顿时有些发呆,他虽然聪明,也有心机手段,可这会儿面对崔薇让他出去睡的话时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连忙下意识的就摇了摇头,坐在椅子上不肯挪脚步。崔敬平今日做了一天活儿,眼皮都睁不开了,可偏偏崔薇说要让聂秋染跟他睡,他又走不了。

    说实话,崔敬平心里是不敢跟聂秋染一块儿睡的,这个聂大郎阴险凶残难对付的形象都在他心里生了根了,虽说聂秋染跟崔薇来往也好多年了,崔敬平也没少跟他打过交道,照理来说聂秋染这样长时间还真没为难过他,只是小时候看聂秋文被聂秋染收拾的经验教训太多了,每回看聂秋文那倒霉样,吃了苦还说不出的滋味儿,就让崔敬平在面对聂秋染时心里本能的犯怵,否则若是别人娶了崔薇,他哪里有这样容易便同意的。

    “薇儿,三郎这样大了,我跟他挤也不太好吧。”聂秋染这会儿头都大了,一下子就想到今日找到店铺里的冯家人,当时崔薇看他表情就有些不大对劲儿呢,没料到小丫头当时沉得住气,这会儿却开始算起账来。崔敬平连忙点了点头,崔薇瞪了他一眼,崔敬平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肩膀,一边打了个呵欠,一边就看到聂秋染冲自己摆手的动作,看他已经跟崔薇说起了话,崔敬平忙悄悄的就退了出去,顺手将门给搭上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为小粉票430票加更~~~提前传的,所以再有小粉票明天感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1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一十五章 疑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15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一十五章 疑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