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跪哭

    崔家如今正关了门在吃着东西,崔世福过来开门时手上还端了碗,看到是儿女以及女婿回来了时,他忙有些惊喜的就招了招手,一边唤几人进来:“天冷得很,赶紧先进来坐会儿,免得在外外头冻着了,如今家里正煮了饭呢,正好一块儿过来吃了。”

    透过大开着的门里头,崔薇看到杨氏与王氏等人正端了碗站在门口瞧这边看,崔佑祖忙挤开这两人跳了出来,嘴里稚声稚气慌忙道:“姑姑,给我带糖没有,我要糖。”他走得快了些,杨氏端着碗,一只手没能将他抓得住,便看这小子冲进了院中,顿时有些着急,忙喊道:“慢一些,地上有青苔,仔细摔着了哩。”话音刚落,崔佑祖顿时一下子便打了个滑,‘扑通’一声便坐在了地上,两只手撑着地,顿时便张嘴‘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哎呦,你这小祖宗。”

    杨氏连忙回头搁了碗便朝院子里跑,她面上还带着病容,头上拿了白色的汗巾帕子裹了一大圈儿,更显得她神色惨白憔悴了些,一边拉了崔佑祖起身,杨氏一边就看到崔佑祖身上已经带了不少的湿青苔,两只手掌上头全是青苔与湿泥,顿时大急,忙回头就冲王氏喊道:“赶紧打些热水,给小郎将手洗了,裤子给换了。”一边说着,她一边抱起了孙子便喊了起来,目光还朝崔薇这边看了一眼,眼中忍不住带了怒意来嫌恶之色。

    “我要糖,我要糖!”崔佑祖一边哭着,一边伸手便朝崔薇这边喊,任杨氏怎么哄他,他两条腿蹬着甩得厉害,杨氏好不容易将人抱到屋檐底下。那头他跳下来了又要往这边跑,杨氏有些无奈了,忙看了崔世福一眼,嘴里便道:“当家的,你瞧瞧这……”

    崔世福根本没理她,嘴里还在问着崔薇这一趟去城里玩得好不好的话。他并不知道崔薇这一趟进城是要开铺子的,只当她是去玩呢。崔薇与他说了几句,后头崔佑祖哭得更厉害了些,直吵得人耳朵都跟着有些嗡嗡了,连忙就道:“爹。您先吃饭呢,免得等下凉了,我自个儿回去再煮就是。”

    这会儿天色都已经大黑了。崔世福一手端着碗,一边忙又冲她招了招手:“进来吃啊,天已经晚了,你回来得晚,懒得也做。就进来吃吧。”

    有了杨氏刚刚的眼神,崔薇自然是不肯的,依旧摇了摇头,想到自己在离开城中时在客栈里买的几只做好的烤鸭,忙就笑了起来,还没开口呢。那头聂秋染便像是知道了什么一般,回头冲崔敬平说了几句,便让他取了只鸭子出来。这鸭子是已经烤好了的。虽然放了一天皮已经不像早晨时那么脆了,但香味儿却还在,崔薇朝崔世福递了过去,崔世福本来不想要的,屋里崔佑祖哭得更厉害了些。他看女儿几人站在门外风雨交加的,忙从怀里掏了钥匙递给她。一边示意她先回去,一边自个儿则是进了屋。

    崔薇拿了钥匙,跟聂秋染回了家,崔敬平哆嗦着从马车里出来,刚开了门进去,黑背便冲了出来,一边兴奋的甩着尾巴,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崔薇深怕它扑上来印自己一脚的脚印,忙将它喝斥得远了些。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屋里依旧是那副老样子,原本晾在院子中的肉倒是被人捡到了屋檐下,厨房这会儿已经变得大了些,羊圈里的羊也被人迁走了,羊圈被拆了,照着崔薇之前留下的话,崔世福让人给改成了一大间厕所。

    没了羊圈,院子里一下子便宽敞了不少,这会儿天色晚了看不大清楚,恐怕白日里看时院子中还要宽一些。聂秋染赶了马车进来,崔敬平正往车下搬着东西,崔薇拿了钥匙将屋门打开,刚进屋将灯点上,那头崔世福便进来了。来得这样快,刚刚还看到他捧着一碗饭呢,估计饭也没顾得上吃就过来了,崔薇忙让他进来了,一边让他坐会儿,一边进厨房里将火生上了,打了米先将饭煮上,又烧了些开水准备等下灌羊皮袋子,这才回了堂屋,就看到崔世福正替崔敬平搬着东西进来了。

    “爹,您刚饭没吃多少,要不等会儿留在这边将饭吃完了再回去吧。”崔薇出去收了帕子,又打了些热水进来放到了聂秋染两人面前,自个儿刚刚已经洗过脸了,碰过了热水,身上才暖呼呼的。崔世福呵呵笑了两声,跟崔薇说了一下将她羊已经迁到了新建好的牲畜房里的事情,崔薇点了点头,这事儿她感激崔世福还来不及呢,又哪里会去怪他。如今一回来便省了不少的事儿,她看着院子也高兴,连忙就道:“爹,我正想跟您说,您家里的地不如就租出去,这边帮我看看羊,我每年给您一些钱,若是您一个人不够,再让大哥帮着照看,或请几个人,这样一来也要轻松一些。”

    照看羊圈的事儿虽然也麻烦,但也总好过崔家里那一堆杂事儿既累又挣不了多少钱的活儿。崔世福现在家里确实不富裕,他听了崔薇这话,虽然不想占女儿好处,但一说到钱的事儿,却是有些心动了,他之前借了林氏的银子,现在还没能还得上,林氏当初守寡将他们兄弟拉拨长大,吃了不少的苦头,因此崔世福兄弟对林氏很是孝顺,若是旁的便罢,可那些银子却是母亲往后的棺材本儿,现在棺材不便宜,林氏身体骨儿如今瞧着虽然不错,但毕竟年纪大了,若哪天有个万一,手里却没银子,那就是晚辈的不孝了。

    在村里人们一向是估着自己年纪约摸要到了,便早早的要备下棺材的,这几天崔世财也在跟他商量这事儿,岁月不饶人,林氏现在年纪不小了,现在眼看着精神一年不如一年,若哪一天撒手西去,她自己存得有银子不要晚辈出钱,可做儿子的两人纵然不孝。可至少也不能让母亲往后没钱下葬。崔世福心里挣扎了半晌,脸上露出煎熬之色来,半晌之后才咬了咬牙,痛苦的点了点头,一边就道:“那也好,只是,我这做爹的没本事,给你添麻烦了。”

    他说完,有些惶恐的看了聂秋染一眼,一边就低声道:“姑爷。都是我这个做爹的没本事,若是,你们也为难。那也就算了……”他如今虽然缺银子,但也害怕因为自己的事儿让女儿女婿吵起来,因此犹豫了一下,仍是将这话给说了出来。

    “岳父放心就是,这事薇儿说了就是了。只是往后还要劳烦岳父费心一些。”对于这样的事,聂秋染根本是不管的,因此温和笑着冲崔世福说了一句。

    崔世福顿时喜出望外,心中既是感动又是欢喜,连忙就点头道:“那是肯定的,肯定的。我一定好好照顾那些羊和牛。”他这会儿心中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拿袖子擦了擦眼角,脸上神色放松了些。只是那心刚放回原处,崔世福脸上顿时又变得严肃了起来:“对了,薇儿,你婆婆回来了,前两天才过来哭了一回。”说到这儿时。崔世福眉头就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苦恼之色来。

    对于崔世福口中所说的婆婆。崔薇恍惚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才明白崔世福说的是孙氏回来了。而孙氏之前被聂秋染送去侍候姨祖母了,上回聂夫子想拿捏她,不是还说要让孙氏好好儿的呆在那姨祖母那边么?怎么这样快便回来了,自己几人去临安城还没几天功夫呢!崔薇吃了一惊,抬头就看了聂秋染一眼,又看到崔世福脸上跟吃了一只苍蝇一样的表情,崔薇现在敢肯定,若是聂秋染不在这儿,恐怕平日里不会说人好歹的崔世福现在一定能说出满腹对孙氏的不满来!

    “聂大哥,她不是去侍候长辈了吗?”崔薇有些吃惊,回头就看了聂秋染一眼。听到女儿嘴中没唤婆婆,崔世福心中是觉得孙氏根本不值得她唤,不过到底是长辈,又怕聂秋染心里对她不满,因此忙斥了她一句:“没大没小的,怎么也要唤声娘的。”他说完,看聂秋染根本不在意的样子,这才心中松了口气,又更加觉得自己女儿这是嫁对了人,这会儿见聂秋染没有一味的站在自己母亲那边,崔世福心中也放心了些,也顾不得自己再隐忍,想到之前孙氏闹出的事儿,顿时就气愤道:“你婆婆一回来便跑到你门前跪着哭了半天,说是求你让她回来,还说你若不同意,便长跪不起了。幸亏村里人最近帮着做事儿,没人肯听她的。”否则恐怕崔薇这会儿名声早就坏了。

    孙氏不明就里,前几天一回来顶着雨便跪在了崔薇门前,那两天在崔薇家里做事儿的人又多,都围了一圈儿,孙氏哭闹了半晌,后来听说崔薇根本不在家里,也顾不得她自己所说的长跪不起,被聂夫子给唤了回去。不过村里人这几天都说着孙氏的事情,虽然他们拿了崔薇的工钱,不好意思说崔薇,但总归这事儿说多了对女儿名声也不好,更何况孙氏到底是个婆婆,女儿又嫁到了他们家,若是能好好儿过下去,崔世福当然也不希望他们闹出事情来,因此才想着今儿过来给崔薇提个醒儿,免得孙氏到时天天过来闹,打崔薇一个措手不及。

    PS:

    第三更到~~~为小粉票435票加更~~~

    嘘,悄悄的,今天五更~~~~~

    感谢:yangyang0412、满满啊、谣言卫道、米蝶香、yanyanr520、锕Q、可爱喵、紫色d回忆、豆豆糖22、花家露水、喜欢你的人、水印花、、感谢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18912529299、亲打赏的财神钱罐~~~介个慢慢来加更~~~~~

    感谢:镜子一面、亲打赏的香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18》,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一十八章 跪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18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一十八章 跪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