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目的

    “她跑我门前来跪着哭?”崔薇听了这话,脸上表情有些呆滞,指着自己问了崔世福一句,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一般。

    崔世福却是满脸沉重的点了点头,表情有些痛苦:“嗯!自那日之后,天天都过来哭一通!”每回哭一阵,听到崔薇不在,又回去了,虽说孙氏根本没有过来闹多长时间,但每天过来,依旧是影响不好。而且孙氏每回过来总要去崔家找些事儿,跟杨氏闹得不可开交,两个亲家闹到这般田地倒也少见,一般亲家见面,就算心里有不和的,但面上却都是和气挺好的,可像孙氏跟杨氏这般闹得水火不融的倒也少见,平白让人看了笑话。

    “你二哥最近也是个不省事儿的,前些天偷了些银子跑了,留了你二嫂一个人在家。”崔世福说到这话时,脸上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疲惫之色,这才是他答应崔薇愿意替她帮忙看羊最要紧的时间。没料到崔敬忠竟然又干出了这样的事情,崔薇有些无语,看了崔世福一眼,不由将孙氏的事情扔到一旁,看着崔世福便道:“爹,他的事你不要管了,我怕你往后被他害得惨,既然都分了家,你管他们干什么!”孔氏又不是个省心的,一旦住到崔家便要捞些东西回去补贴娘家,又何必,她是崔敬忠的妻子,难不成还要崔世福来替他养着?

    崔世福脸上露出羞愧之色来,对女儿这番指责,说不出话来。崔敬忠再是不孝,可至少也是他儿子,如今崔敬忠一个人跑了,又带了家里的东西,连剩的米粮他都换了钱一并弄跑了。若是不收留孔氏,莫非眼看着她一个人活活饿死不成?

    见到崔世福这模样,崔薇心里堵得说不出话来,她又想着孙氏的事儿,崔世福看她不说话,也没敢久留,匆匆留下来吃了饭就回去了。虽然崔薇知道这事儿不能怪在他身上,可就是想着不舒坦。晚上崔敬平累得狠了,自个儿早早洗漱了回屋里去睡,反正是崔薇哆嗦着点了灯。分别跟聂秋染两人洗了个澡,这才窝到了床上。刚烧的汤婆子将床煨暖了一大块,崔薇紧拉着被子将脖子压得严严实实的。一边打着哆嗦问:“聂大哥,你娘回来干什么?她不是去侍候你姑奶奶了?”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带着湿气,就算是绞得干了,又拿火烤过。聂秋染还怕她头发没干完睡枕头上往后脑袋疼,因此伸手搁在她脖子下,替她将头抬着,听到她这句问话,想也不想就冷笑了起来:“估计罗家要来说亲了。”他说完,看崔薇有些疑惑不解的模样。顿时与她解释:“罗家并不是你大嫂娘家嫂子那个罗家,而是隔壁黄桷村的罗家,聂明自小就跟那里一户姓罗的人家说了亲。那罗家父母都死光了,聂明现在年岁又到了,若是给她说亲,我娘不在家中恐怕不行,因此我爹这才将她接了回来。不过她恐怕是不想去了,所以才跑你这儿哭呢。你放心就是,我在家里陪你几年,她为难不到你的!”

    “聂明说了亲事?”崔薇听到这儿,倒是有些好奇,撑起了身子盯着聂秋染看。

    聂秋染拿了帕子隔在她头发下,又拉了被子替她盖得更紧了些,一边伸手替她揉着头发,一边就点了点头道:“说了的,早就定下了,那罗大成的父亲今年恐怕是不成了,因此这才想将她娶回去冲喜的。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聂秋染的目光在昏暗的灯光下透出几分幽暗之色来,崔薇看了半晌,随口就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那罗大成应该就是聂明的未来丈夫了,崔薇一听到冲喜的话,本能的就想到那孔家,心中难免添了些不喜,忙就睡了下去,对这事儿也少了几分兴致,一边就叹道:“只是可惜了,冲喜过去,哪里有什么好日子过。”

    “那可不一定。”聂秋染眉头跳了跳,听到崔薇问起后来的话时,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扬了扬嘴角,不知想到了什么,原本俊秀的脸庞露出几分狰狞来:“罗大成在家中可是长子,他父亲一死,他娘又是个没什么主意的,聂明嫁过去便是长媳,下头几个弟妹不是由得她搓弄了?”

    赶了一天的路,崔薇也累了,聂明跟她又不熟,因此她也懒得再管人家的闲事,胡乱就点了点头,睡意一波波袭上来,使她不由自主的闭了眼睛。那头聂秋染还在替她擦着头发,一边又将汤婆子朝她肚子处推了些,将她脚夹到自己腿间暖和着,崔薇嘴里嘀咕了一声,这才真正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倒是好,醒来时天色都已经大亮了,透过半撑起来的窗户,看到外间屋檐下雨水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头顶的瓦片上也响起‘沙沙’的声音,让人越发贪恋起被窝的温暖来。聂秋染还躺在床上,拿了本书披了件衣裳半坐着,将窗户撑进来的光线挡了大半,帐子撩了一半起来,使得床里自成一个小世界。崔薇在床上不肯起身,一边干脆撑起身子往他手里的书上看去。

    那一本薄薄的手钉纸书上写着大约是书生与小姐的话本故事,崔薇刚一动,聂秋染便伸手将她揽住,一边替她拉了拉被子,崔薇这会儿却是眼睛都瞪了起来,将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指着聂秋染有些不敢置信:“你看小说!”聂秋染这人平日里一看就是认真学习天天向上的五好青年,她原本还以为这人一大早就起来用功呢,没料到他竟然捧了本小说在看!崔薇好奇的推了他的手,去看那书本的名字,上头便写着‘西厢传记’几个大字,顿时嘴角就抽了抽。

    聂秋染眼中露出笑意来,斯条慢理的将书本反扣着放在床铺边,替她拉了拉被子,脸上丝毫没有被她抓到看小说的窘迫,反倒是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他这模样实在是太淡然了,倒是让崔薇觉得自己刚刚那样大惊小怪有些过了。聂秋染将她给包好了,确定不会使她被子中进了风而受凉,这才温和的看着她:“醒了,要起来了不?”

    他这模样与口气听起来实在是跟照顾女儿有些相像,崔薇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一边就点了点头。聂秋染拍了拍她脑袋,跟摸狗似的:

    “好好睡着,我去给你取衣裳,放在被窝里里暖热了才起来,外头可冷了。”

    衣裳他早就是准备好了的,是一件淡粉色绣了大团姹紫嫣红花朵的小袄,下身是一条加了袄的厚裙子,衣襟与袖口处都用绒毛裹了边儿,摸上去倒也暖和厚实,是这回进城聂秋染给她新买的,颜色倒是鲜艳,看上去使得她脸庞也显得更为粉嫩了些,比她年纪瞧着还要像小了几岁的样子,聂秋染本来还想给她梳头的,谁料外间院门被人拍得‘啪啪’作响了起来,黑背一下子便冲了出来,嘴里不住大叫着,崔薇忙打开大门出去,还没来得及去开院门,孙氏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大郎,你在屋里不?”

    院子里被雨水冲洗得倒是干净,露出青色铺得平整的方砖来,屋檐滴落下来的雨水汇聚在一起,跟条小溪般,水不住往低处流着,崔薇刚想去开门,聂秋染却是拉了拉她的手,自个儿取了墙上挂的斗笠前去将门打开了。孙氏领着两个女儿,头上顶着一把油纸伞,原本就要往地上跪的,谁料看到前来开门的是儿子时,她险险的将手撑在门框上,一边诧异就问道:“怎么是你?崔薇呢?”

    崔薇拿了把梳子正坐在门边挽着头发,院子里黑背抖了抖满身的毛冲着孙氏便是一阵大叫,吓得孙氏一阵哆嗦,隔着门便朝崔薇喊:“还不赶紧将狗拴了,我有话说!”崔薇跟孙氏没什么好说的,尤其是昨儿听崔世福说她来自己这边闹过了一回,更是不想跟她说话,见她站在门口大喊着,又没说名字,崔薇便只当做没听到一般,偏了脑袋挽头发。

    见她这模样,孙氏顿时有些着急了,连忙张嘴便要骂,聂秋染警告似的看了她一眼,孙氏这才忍气吞声的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现在是真怕了这个儿子了,之前一段时间去侍候一个不是自己婆母的人,险些没将孙氏给逼疯了,这会儿是真领教了聂秋染的厉害,忙深呼了一口气,回头便瞪了两个女儿一眼,冷声道:“你们这两个死丫头,看不到我现在正淋着雨啊,眼睛是长到后脑勺了,拿刀划的两窟窿,塞的两个绿豆啊?”

    孙氏一边说着,一边到底是气不过,狠狠在两个女儿身上便拧了一把!聂明跟聂晴二人忍气吞声的咬了咬嘴唇,将到嘴边的痛呼忍了下去,只是眼睛里却浮出一丝水光来。崔薇懒得看孙氏,将头发梳好了把梳子放回到房间里,一边将房门给拉上了,这才出来便沿着走廊去了厨房。孙氏瞧她这模样又是一阵气恼,却是拿崔薇没办法,只能恨自己生了个儿子却是胳膊肘朝外拐,如今刚有了媳妇儿,便把自个儿扔到了天边去了。

    PS:

    第四更~~为小粉票440票加更,今天五更啊亲们,真是一边吐血一边更了,求小粉。

    感谢的话来不及复制了,稍后传,或是空了下来明天再弄~~~大家抱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1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一十九章 目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19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一十九章 目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