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长嫂

    孙氏说了这一句,原本以为崔薇马上会哭哭啼啼或是慌慌张张与她求饶的,而儿子也没有理睬自己,一抬头便看到聂秋染的动作,顿时便有些沉不住气,一边就急声道:“大郎,你听到了没有!老大家的,你该不会是嫉妒吧?”她一边说着,一边看聂秋染护着崔薇的样子,心里跟有猫抓似的难受,恨不能上前将崔薇头上的两朵绒球扯下来扔掉才好!越看越是心烦,孙氏干脆别开了头,只等着儿子给自己一个答案。

    “孙家表妹跟秋文是有婚约的,此事还是娘你亲自提的,娘难道忘了?”聂秋染神态看似轻松的拨弄着崔薇头上的小毛球,一边口气里却是含了些警告出来。

    一听到他这话,孙氏险些睁着眼睛气晕死过去!

    那事儿哪里是她答应的,分明是聂秋染自个儿做的主!原本她是想将孙梅许给聂秋染做妻的,谁料聂秋染猪油蒙了心,非要娶崔家这死丫头,幸亏他自个儿有出息,中了举人,自家那大嫂知道孙梅配他不上,这才肯松口答应将女儿送过来为妾,否则这事儿恐怕还真是没完。如今聂夫子对她已经很不满了,若是将娘家人也得罪,往后连个走亲戚都没去处,孙氏哪里敢。

    “那只是你胡言乱语的,如何能做得真?孙梅现在年纪大了,那样的事还是不要开玩笑,否则坏了人家的名声。”孙氏心里对这个大儿子又是气,又是恨,忍不住板了脸便教训他。

    可聂秋染哪里是她拿捏得到的,听她这样一说便冷哼了一声,刚刚脸上还带着笑意,可下一刻便是阴沉了起来,冷声道:“长兄如父。秋文一门婚事,我还不信我不能替他决定了,这些事儿娘不要管了,难道娘不知道三从四德?”聂秋染这话一说出口,孙氏脸皮不由自主的便抽搐了好几下。

    她当年年轻的时候刚嫁给聂夫子时,很是被他收拾过一通,教她背过三从四德,无外乎就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而夫死从子罢了!可现在问题是孙氏是要将自己的侄女儿嫁到自个儿家的。而自己的小儿子比孙梅可小了足足三岁,孙梅现在已经十七了,已经成了老姑娘。如何配得上秋文,孙氏又气又怨,却是看着聂秋染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聂夫子并不会管,聂夫子前几日便已经给她撂过明话了,若是她有本事说服聂秋染纳了孙梅。只是一个妾而已,他不介意,可若是聂秋染不愿意,她要自个儿没本事拿捏着,聂夫子当然也不会帮她,孙氏左右为难。一时间急得都险些哭了起来。

    那头聂明擦着一双早已长了冻疮化了脓的手,裹在胸口中进来了,感觉到屋里的气氛。又看到孙氏铁青的脸色,她也不敢开口,目光闪烁了几下,便站到了孙氏身后。聂晴抬头看了崔薇二人一眼,眼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亮色。突然就开口怯生生的笑道:“大哥,您对大嫂真好。大嫂头上的钗花也漂亮,比大姐的嫁妆还好看呢。”她说完,便咬了咬嘴唇,眼中露出羡慕之色来。

    聂晴一开口,屋里几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崔薇身上,崔敬平看着聂家人的模样,沉默着坐在了聂秋染身旁。

    崔薇头上的两朵小绒毛球是用雪白的皮毛制成的,上面用两颗细小的猫眼石点成了眼珠,又用一颗小的黑曜石点成了嘴,看起来确实精致可爱,孙氏看得一阵眼馋,那头聂明也跟着难堪的低下头来。孙氏见到女儿这脸色,顿时眼中生出一丝贪婪,也顾不得再跟崔薇说纳妾的问题,连忙就道:

    “你年纪小,戴这东西也没用,反正都成婚了,哪里用得着这个。大丫头的婚事已经定下了,那罗老头儿如今已经不行了,听说家里人寿衣都准备好了,只吊着一口气,想等大丫头冲喜过去,恐怕就是在这几天的事儿,家里一时间忙,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东西,毕竟之前大郎让我去给长辈进孝道了。”说到这儿时,孙氏虽然有心想要从崔薇这儿掏些好处出来,但仍忍不住语气里露出埋怨来,显然很是记恨之前聂秋染将她送去那姨祖母家受折磨的事儿。

    末了,孙氏也不敢看聂秋染的脸色,说了一句心中痛快了,这才又接着道:“反正长嫂如母,你是个能耐的,连大郎如今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可见是个有本事的,不如大丫头的嫁妆,你这做嫂子的帮她置办了吧,反正你也只得这么两个小姑子!”

    这话里的意思竟然像是要让崔薇往后也替聂晴出嫁妆一般。若是这孙氏是个好相处的,而聂明、聂晴两个又是跟她合得来性格好的丫头,出些钱崔薇也不在意,可如今孙氏对她又不怎么样,前一刻才说要抬妾进来,后一刻便说要让自己给她两个女儿出嫁妆,孙氏是将自己当成冤大头了吧!

    聂秋染拉了她的手要说话,崔薇这会儿气得狠了,拧了聂秋染一把,一下子站起了身来,看着孙氏便冷笑:“婆婆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人家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是对的,不过那可是在父母双亡的情况下,如今公公婆婆还在世,要让我们这做哥嫂的给小姑子出嫁妆,岂不是咒婆婆你死了?我可不敢那样做。”崔薇嘴舌伶俐的,一句话将孙氏噎得半晌回不过神来,等她一旦悟过味儿来,顿时便勃然大怒,一下子站起身来,气得脸色铁青,身体不住颤抖,指着崔薇便道:

    “好大的胆子!你这小贱人,你敢咒我死了,这大过年的,你敢说这样的话……”

    崔薇无辜的回头看了聂秋染一眼,看他无语的神色,故作不解道:“聂大哥,我这话没说错吧?我是个年纪小的,又不知道什么道理,但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聂秋染眼角不住抽搐,看孙氏气得要发疯了,深怕她等下暴动起来不顾一切揍崔薇,忙将这小丫头拉到自己怀里护好了,这才看着孙氏,满脸诚恳的道:“娘,薇儿说得对,你跟爹现在活得好好儿的,我们实在不能触这个霉头,这样吧,到时聂明出嫁,我到时必定好好替她在祖宗面前烧几柱香,保佑她往后过得顺心。”

    他这话一说出口,不止是孙氏脸皮抽动,连聂明兄妹也跟着眼皮跳了起来,崔薇也忍不住想笑,忙低了头,死死咬了一下嘴唇,这才这将到嘴边的笑意又咽了下去。

    孙氏这会儿是看了出来这个儿子已经铁了不是站在自己这边,这个儿子算是白生了,根本靠不住,顿时心里生出一股悲凉来,也不愿意再坐下去由着这对夫妻给自己气吃,忙站了起来,恨声道:“你们舍不得银子便罢了,反正我自个儿的女儿,我自己赔嫁就是,但孙梅我回头挑个好日子,给你们送过来!”

    “只要娘能腾得出手来,尽管送就是!”聂秋染这会儿也不再掩饰自己眼中的寒意,看了孙氏一眼,语气之中暗含了警告与暗示,孙氏想到他当时将自己弄去给人做牛做马的情景,顿时激伶伶便打了个冷颤。这个儿子不是好相与的,若是惹恼了他,恐怕最后吃苦受累的反倒是自己,而且聂秋染手段层出无穷,惹了他,恐怕不止是心里难受,连身体也吃不住,孙氏心中犯怵,也不敢再提孙梅的事儿,骂着两个女儿,一边拧着她们,一边气冲冲的便出去了,结果毛球不知从哪儿又跑了出来,吓得孙氏跑也跑不赢,没一会儿便不见了影子。

    “这下我要恭喜聂大哥了,早日娶得如花美眷,往后给你生儿育女呢。”等孙氏一走,崔薇看着聂秋染,含着笑便说了一句,只是她眼神中却是丝毫笑意也没有,全剩下些冰冷,冻得崔敬平打了个哆嗦,干脆站起身来,一边慌忙道:“我去隔壁瞧瞧爹。”说完,取了斗笠,一边也跟着如同火烧屁股般跑了。

    聂秋染看着崔薇,顿时硬着头皮哄她道:“没有的事儿,这孙表妹可是秋文的未来的媳妇,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最近崔薇好像对他发过好几回脾气了,这可不算是一个好现象,令聂秋染既喜且忧的,喜的是崔薇现在越来越没把他当做外人防着,也会对他发脾气了,可忧的却是这小丫头如今越来越不怕他,自己根本治她不住,反倒像是被她给治住了。

    崔薇一想到之前孙氏的话,顿时心中就不痛快,现在听聂秋染这样一讲,抬了一下眼皮,嘴角边笑意更浓:“我都没说是聂大哥的孙梅表妹,你怎么就提了她的名字?看来聂大哥心里早就有主意了。”聂秋染哑口无言,顿时欲哭无泪。

    早上崔世福将崔薇后头养的一大群羊和牛给喂过又挤了奶之后刚跟崔敬平挑着奶过来,就看看到屋里奇怪的气氛。

    PS:

    第一更~~~~

    感谢的话晚点再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2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一章 长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21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一章 长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