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针对

    虽说崔薇不想在崔世福面前跟聂秋染争了,但崔世福到底还是看出了几分端倪来,忍不住就转头看了儿子一眼,崔敬平小声冲他道:“早上聂二他娘来过了。”因他以前跟孙氏是一个村里头的,跟孙氏也算熟悉,那句姻伯母崔敬平实在是唤不出来。崔世福一听这话,顿时大怒,将羊奶桶担到厨房里放好了,这才沉着脸道:“薇儿,你婆母是不是又跑到你门前跪着哭来了?”

    若是任由孙氏这样三番四次的闹下去,恐怕村里人就算是再收着崔薇的工钱,也会有些风言风语的传出去了。崔世福好不容易才看女儿从崔家出来,如今目子稍微过得好了些,当然不希望她再出个什么波折,因此语气就有些不好听。只是这事儿崔薇心里却知道,她跟聂秋染发发脾气也就是了,也不想让崔世福担心,因此就摇了摇头,一边道:“爹,没事,村里这次的工钱可是算出来了?我正好今儿在家里头,把工钱给结了,正好没几天就过年了。”

    崔世福虽然仍想再说上几句,但想到崔薇如今已经出了嫁,并不是以前自己还能时时的护着,哪个儿媳妇到底都要在婆母手下讨生活,因此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下午时村里人陆续过来将工钱给结了,有人心里虽然好奇,也想留下来跟崔薇这个举人娘子说说话,但看到一旁聂秋染不声不响坐着的样子,虽然他没摆出脸色,也没出声赶人,但众人心里就是不由自主的觉得敬畏与不自在,因此领了钱感谢了几句,便出去了。

    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流年不利。前两日孙氏还说回来是给聂明主持婚礼的,但谁料回去没几天,罗家那边便派人过来说罗老头儿不行了,非要让聂家现在便将女儿嫁过去。那罗大成如今已经十八了,本身也是拖不得,两家之间本来是早就已经说好,又早过了媒聘,原本就想等到聂明十六岁一满便将人抬回去的,如今出了这个意料,罗家想要抬人。孙氏又怕自己一旦将女儿嫁过去便又要回聂夫子的姨母那边侍候着,本来是不想同意,可谁料罗家救人心切。竟然又答应只要孙氏肯在这会儿将女儿嫁过去,便愿意再加二两银子给孙氏做添头。

    如此一来,不过是提前一些时间而已,可却能凭白得二两银子,孙氏心中顿时大喜。哪里还顾得上冲喜的名声不好听,自然聂家便开始操办起婚事来。

    这事儿崔薇躲也躲不脱,提前一天便被孙氏唤了过去帮忙。这几天雨还没停过,外头冷得厉害,崔薇早晨天不亮便睁了眼睛,聂秋染也跟着她一块儿起来。看着外头漆黑的天色,屋顶上还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两人热了些羊奶喝了。地上湿嗒嗒的,深怕崔薇会着凉,聂秋染拿了厚斗蓬替她裹得严严实实了,两人出了门,一股寒风刮来扑在脸上。跟刀子在割似的,聂秋染看崔薇冷得厉害。一边将她搂进怀里,一边把伞往她那边移了些,嘴里不由叹息道:“这样冷的天,你只管睡就是了,起这么早干什么。”

    “还不是你娘唤的!”崔薇说一句话就抖一下,钻进聂秋染怀里直哆嗦。

    聂家这会儿灯火通明,远远儿的就听到了屋里传来的人声,门口大开着,隐约能瞧见里头红影闪烁的情景。崔薇两过来时,聂秋文早已经穿着一身新袄子坐在门口边儿上了,看到聂秋染二人过来时,他顿时便兴奋得跳了起来,连忙冲两人招了招手:“大哥,你们可来了,这会儿里头热闹着呢,有糖果子,只是没有崔妹妹做的好吃,我去替你……”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聂秋染瞪了一眼:“喊的什么呢,没个尊卑!”他语气有些冷,一边替崔薇取着披在身上的蓑衣,那表情吓得聂秋文身子一缩,不敢再开口了。

    天上还下着雨,院子里没半个人影,但厨房里倒还有人忙碌着,兴许是听到了外头的声音,堂屋里走出来一个穿着身洗得已经有些褪色的青布袄子的中年妇人出来,看到外头的几人时,那妇人脸色刷的一下便沉了下来,眼里闪过嫌恶之色,尖声道:“我倒是谁呢,原来是染哥儿回来了。你们这两个做大哥大嫂的,怎么不来得再晚一些,以为自己是来做客的,还知道找得到家啊。”

    这妇人脸貌生疏,不像是自己见过的,崔薇打量了她一眼,听她说话尖酸刻薄的样子,顿时就抬头看着聂秋染,眼里带着询问。聂秋染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来,看也没看那妇人一眼,便与崔薇细声道:“这是大舅母。”一句话便点明了这妇人身份,崔薇脸上顿时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难怪这妇人一大早便气不顺,原来也是有缘由的。

    赵氏心中气不过,原本自己的女儿本该做那举人娘子的,可却不知道从哪儿冒了一个死丫头出来,累得如今孙梅只能做个小的,如今妾身份低微得很,一般人除非是家里过不下去的,都不愿意卖了女儿受人戳脊梁骨,但因聂孙两家本来就是姻亲,孙梅又是聂秋染的表妹,聂秋染如今身份又不同了,孙梅给他做妾人家只会说结两家之好,不会有什么难听的话传出,赵氏又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当初女儿嫁给聂秋染这个秀才便都已经是高攀了,如今他考中了举人,就算是不娶崔薇聂夫子也不会准孙梅嫁给他。

    可赵氏心里明知道这些,但谁料聂秋染娶的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而是跟孙梅一般的乡下小丫头,她心中自然是气不过。此时看自己说了一句话,本来以为聂秋染会跟自己解释几句的,可谁料他根本像是没看到自己一般,赵氏心里的火气不由更大,脸色耷拉得厉害,忍不住便气愤道:“染哥儿,你不要中了举人便忘了长辈!”她这样一大声嚷嚷着,屋里孙氏等人听到动静,忙就跟了出来,正好看到聂秋染跟没事儿人一般护着崔薇进来了,孙氏深恐聂秋染在这会儿说出自己不娶孙梅的话,忙就开口道:

    “你们怎么来得这样晚?”她说完,又看了崔薇一眼,想借此阻了聂秋染回答赵氏的话,便将气朝崔薇发,故意骂她道:“你这小贱人,故意这样晚过来,你要是不愿意过来,自个儿回去就是,没哪个求得你过来的!”孙氏这样一开了口,那头大舅母赵氏与她娘戴氏的脸色顿时便要好看了许多,孙氏心里刹时便松了一口气,可谁料这会儿崔薇脸色却是一下子了就沉了下来,冷笑了一声,将之前才挂在墙上的蓑衣又取了下来披上,扬了扬眉头道:“既然婆婆不想我过来,也不想看着我,那我就回去了!”

    刚刚屋里跟出来的孙梅看到崔薇身上披着的那件鹅黄色披风,鲜艳的颜色就算是沾了些水珠,可是衬得少女还带了稚气的面容像是能滴出水来一般,顿时心生妒忌,咬紧了嘴唇站在一旁,险些将衣袖都给拧破了!

    孙氏没料到自己一句话崔薇真的要走,顿时就发慌了,连忙看了聂秋染一眼,谁料聂秋染也跟着将拿在手中的伞又撑了开来,一边揽着崔薇就要走。这样正大光明跟着媳妇儿走的举动顿时将孙氏气得发愣,又害怕他当真走了,等下聂夫子问起来不好交待,忙不迭就唤他:“大郎,你去哪儿?”她原本骂崔薇是想要出口气,又是想要借骂她而转移赵氏等人注意力,也有着想要给自己娘家人挣脸面的意思,谁料崔薇这样不给她留脸子,若是等下村里人过来帮忙了,看到自己家中聂秋染不在的情景,恐怕聂家要丢大脸面,而聂夫子也饶不了她!

    一想到这些,孙氏心里气得便发慌,忙忍了怒气,陪着笑慌忙将这两人给拉住,一边死死捏着崔薇的胳膊,一边勉强笑:“你这孩子,气性也太大了些,我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而已,你们这就要走,小小年纪,哪来这样大的脾气。”孙氏这会儿心里气得想吐血了,却是不得不将人好声的给哄着了。

    崔薇手臂被她扯得生产,皱了眉头便将自己的胳膊扯了出来,由着孙氏又笑了几句,她自个儿给自个儿搭了台阶下了,这才跟着留了下来。孙家的人心中对此既是愤恨,又是无奈,看崔薇的目光都带着敌意,尤其是一个年约十五六岁左右,身材略为粗壮的少女,看着崔薇的目光时既是有嫉妒,又是有怨恨,还有伤心。光看此人坐在孙家那边,年纪又到了,再加上看着聂秋染的表情带着哀怨,崔薇便猜得出来这个恐怕就是孙氏之前想让聂秋染纳的孙梅了。

    这姑娘年纪看起来不小了,若是男子家没成婚便还好,像她这样现在还没个着落,又没正二八经说亲的,恐怕孙家还真应该着急,难怪想让聂秋染接着。只是崔薇可没有跟人共侍丈夫的打算,看了孙梅一眼,又见到一旁还在上窜下跳着找糖吃的聂秋文,顿时忍不住嘴角边露出笑意来。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2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二章 针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22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二章 针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