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石头

    聂明好端端的婚事,最后因为孙氏跟赵氏二人的打闹而添了几丝火气。等到聂夫子出来将这两人喝斥开来时,孙氏脸上早就已经开了花,今儿特意穿的新衣裳也被扯破了,连头发都被抓散,这可是孙氏昨儿特意花了十文钱让人给自己盘的头发,据说是城里夫人们才会盘的,她昨天一盘上晚上就没怎么敢睡,可今天被赵氏给抓散了开来,险些没将她气得发了疯,孙家的人这会儿也是又气又怒,今日天不亮他们便过来了,本来就是想为了孙梅的事儿找聂家落实下来,可谁料结果却摊上了这个,孙梅哭哭啼啼的被赵氏等人拉走了。

    若是换了平常,少不得孙氏这会儿要慌忙上前将孙家人拉住,不过她刚跟赵氏打了一架,心里火气正旺,自然巴不得他们早走,孙家人气冲冲的离开了,孙氏昨儿起便收拾打扮,可谁料今日却因为被赵氏抓伤了脸而被深感丢脸盛怒之下的聂夫子勒令不准出去,心里的郁闷就不要再提了。

    孙氏一不能出门,出面的自然就是崔薇了。罗家过来抬人时看到主事的是个面容稚嫩的少女,心中无不诧异,但因为聂秋染身份足够了,崔薇这个当嫂子的亲自给聂明操办婚礼,罗家的人自然也不会心中不满,自然兴高彩烈的进来抬新娘子了。

    逮着空闲,崔薇瞧了一眼那穿着一身大红喜袍的新郎倌儿,表情有些流里流气的,身材中等,年岁瞧着倒是不小了,与他一同过来的是他本家一个婶子,罗大成的娘并没有亲自过来。村里两个热心的妇人扶了聂明出来,将她抬上了花轿。一路吹锣打鼓的就要走。孙氏今儿不能出门,崔薇自然是要一路跟到罗家去的。

    迎亲队伍沿路倒是极热闹,如今天气虽然冷,但道路两旁却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们,个个好奇的站在旁边,一面跟在后头欢呼热闹。崔薇拧着裙摆走在队伍中,双脚溅得满是泞泥,一路打着晃,队伍才刚出聂家不远,倒有人不小心一扑爬摔倒在地。聂秋染看崔薇皱着眉头的样子,忍着满耳的喧哗,一边凑近她耳边道:“我去将马车赶过来。咱俩坐车过去。”

    要真是能坐车,崔薇自然求之不得,忙就点了点头,站在原地等着,幸亏今日下雨。队伍走得并不快,地上路滑,若是走快了将新娘子摔出来,才真正是出了大丑。聂秋染不多时将马车赶了过来,抱了崔薇坐在前头,自个儿也跳了上去。赶着马车不远不近的跟在轿子边。

    这罗大成家所在的黄桷村正是紧邻着凤鸣村,隔小湾村也并没有多远,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众人便已经到了。罗家人这会儿早已经准备妥当了,屋外的大坝子上一溜儿摆开了七八套桌椅,许多妇人都在坝子中忙活着帮忙煮饭拆菜等,看到这边新娘子队伍过来时,一些半大的小孩子连忙就涌了上来。有人便拿了糖果出来,坝子上欢笑声更响亮了些。崔薇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打量了这罗家一眼。罗家的房舍约有七八间,看起来倒是不错,趁着那罗大成扶聂明下轿子的功夫,崔薇眼角余光看到一个年约四十许的妇人挺着个大肚子,牵了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童正往这边看着,一边不时的便抹下眼泪。

    “那是罗大成的娘。”聂秋染看到她眼神,一边就凑近她耳朵边轻声说了一句,末了,又盯了那小男孩儿一眼,嘴角边露出一个若有似无的笑容来,语气多了几丝凝重:“那是她七儿子,罗石头。”

    不知为何,听到聂秋染说到罗石头几个字时,崔薇像是听出了他话中的一丝冷意,顿时打了个冷颤,抬头看着聂秋染时,又见他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意,一双眼睛深邃迷人,刚刚就像是自己的错觉一般,顿时就甩了甩头。本来想问他为何会认识罗家的人,可谁料经他这样一打岔,却又忘了个干净。

    这罗大成的娘倒也能耐,生了好几个孩子了,肚子中还揣了一个,崔薇看她肚子,顿时打了个冷颤,古代女人都不避孕,一旦有了孩子便生,光是瞧着就已经很吓人了。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聂秋染提起罗石头时的语气有些奇怪,崔薇目光总不自觉的朝那小男孩儿身上转。这孩子瞧着瘦弱得很,一双手腕跟芦苇杆似的,只剩了皮包着骨头,脸颊极为瘦弱,凸显得一双眼睛便大了些,看人时的目光带着警惕又带着好奇,死死的跟在那怀着身孕的妇人身边,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瞧着这模样,倒不像是能被聂秋染另眼相看的样子。崔薇打量了他半晌,没发觉这孩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倒是看他瘦成这模样,心中也觉得有些怜惜,众人忙着将新娘子送进房中,那挺着大肚子的妇人也跟了进去,那孩子也想进,只是罗大成的娘魏氏根本没功夫搭理他,自然将他一个人留在了外头。

    屋里面挤得很,崔薇也懒得跟进去凑热闹,坐在了屋外,见那孩子怯生生的模样,干脆冲他招了招手,一边笑道:“过来。”

    那名叫罗石头的孩子犹豫了一下,大眼睛中露出惶恐与惊骇之色,摇着头想要往外退,崔薇见他这模样,干脆起身蹲在了他面前:“你叫什么名字?”虽然早已经从聂秋染嘴中知道了这孩子的名字,但崔薇依旧是问了他一句,原本是想打消他的顾虑,谁料这孩子抿紧了嘴唇,脸上现出一丝倔强之色,一边背脊更是贴紧了门一些,没有开口。

    崔薇也不以为意,见他消瘦的脸颊,以及身上明显已经短了一截的衣裳,手腕与脚裸处露出来的地方竟然已经冻得有些发紫了,心中不由更是怜惜,干脆伸手过去摸了摸他手,入手便是冰凉一片,冻得她打了个哆嗦,一边就皱了皱眉头道:“真冷,怕不怕感冒了?”崔薇话音落了,那孩子却依旧盯着她不肯出声。崔薇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她早上出来时怕自己半路想吃东西了,拿油纸包了几颗奶糖,这会儿取了出来,干脆拈了一颗冲这孩子示意他张嘴,可谁料这孩子满脸倔强,崔薇最后也没法子了,干脆将糖全塞到他手上,一边摸了摸他脑袋,感觉到这孩子身体紧绷了起来,这才站起身来又朝聂秋染走了过去。

    “聂大哥,这罗石头怎么穿成这样。”此时人一般都是重男轻女的,而这罗石头是个男孩儿,平日里却像是没过什么好日子一般,罗家看样子又不像是穷得连饭都吃不上的,怎么对儿子却这样苛刻,连大儿子娶媳妇儿都舍得花银子办得这样热闹,偏偏对这个小儿子看起来却根本不太重视的样子,一般人家都爱幺儿,这情况倒当真是有些稀奇了。

    那孩子捏了糖,定定看了崔薇半晌,这才往外蹿了出去。

    聂秋染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来,眼神渐渐变得温和了些,替崔薇理了理头发,这才拉了她坐在自己身边,与她低声说道:“罗石头他娘生他时难产,是寐生,先出腿,险些命也没了,而那一年他爹也受了伤,罗石头在五月五日出生,这一天是毒日,他爹娘认为他不吉利,对他并不喜欢。”聂秋染看着崔薇,语气温柔而缓和,却是听得崔薇愣了一下,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聂秋染看。聂家跟罗家是姻亲,虽然聂明当初没有嫁过来,可到底两家之间换过庚贴,聂秋染对于罗家的一些情况知道也并不足以为奇,但为何他对于这罗家人竟如此熟悉?尤其是这罗石头,他竟然连罗石头几月几号生都一清二楚,崔薇顿时有些惊讶,看着聂秋染就道:

    “聂大哥,你怎么知道这些?再说五月五日生怎么就不吉利了?”

    听她问话,聂秋染的表情有一瞬间不自在,看了门外一眼,脑中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里露出深邃神秘之色来,半晌之后才看着崔薇道:“五月初五自古以来便是被人认为乃是一年之中最毒的一天,罗石头生在这一天,黄桷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他说到这儿,忍不住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来,表情冷得让人心寒。如今这个名为罗石头的孩子,小名为寐生的不起眼小孩儿,在多年之后,却是成为了一个大庆王朝之中上至王公皇亲,下至达官贵人俱都无人不怕的存在,多年以后,他下令将整个黄桷村屠杀干净,亲手将自己的父母兄长与侄儿女等都一一手段残忍的杀死,许多百姓平民不知道他的手段,但权贵之中却对其大名如雷惯耳,又有谁知道,他现在不过是黄桷村里,一个受人瞧不起的孩子而已?

    当初自己跟他斗了大半生,不分伯仲,此人的心狠手辣与阴毒残忍他是深深领教过的,对他的出生来历只差没有刻进骨子中,如何又能不晓得?

    PS:

    第一更,感谢的话晚点传。

    码字到早上,我太高估我自己了,以为两点能起来,结果事实证明我起不来,嘤嘤,晚了一个小时。。。

    今天看到有个人留言,说女主恶毒,还放狗咬一个老人杨氏,我震惊了,杨氏要来把她卖了做妾,还不要放狗咬,要怎么样圣母的行为才能这样宽宏大量,我如果真写女主像那位亲说的圣母的话,估计有不少的亲们要骂我小说憋屈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2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四章 石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24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四章 石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