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招狼

    这些活儿平日里聂晴也是没少做的,这会儿做来自然不会扯得孙氏头皮生疼,只是孙氏刚将帕子捂到脸上,还没擦洗,伤口沾到温热的水,孙氏顿时便倒吸了一口凉气,重重将帕子一扔,忙就要站起身来。她的头发还在聂晴手中,这样一扯顿时疼得厉害,脸上的疼加头皮的疼痛,令孙氏想也不想便一巴掌朝聂晴头上抽了过去,嘴里厉声道:“死丫头,你是要将我头发拨光是不是!”

    聂晴连忙摇了摇头,看孙氏兀自不肯甘休,眼睛四处望,像是要找东西打自己的样子,顿时怕得脸色都有些变了,慌忙开口道:“娘,大嫂买这样多牛羊,她哪儿来的钱?”聂晴这话又说得又急又快,深怕自己这祸水转得晚了孙氏拿了东西便抽到自己身上。那头孙氏听她这样一说,顿时便愣了一下,接着就回过了神来,哪里还顾得上打聂晴,嘴里破口大骂:

    “哪儿来的银子,肯定是你大哥的!那小贱人,年纪不到便知道勾搭男人的下贱胚子,那银子肯定是你大哥的!”孙氏一想到这儿,心中如同被猫抓抓着一般,难受得紧:“那银子本来该是聂家的,若是这些银子放在咱们这边,便能将地再建得大一些,到时秋文也好说媳妇儿。”孙氏说到这儿时,声音越发有些尖利了,聂晴见她没有再要打自己的意思,不由自主的便松了一口气,听孙氏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骂着崔薇。刚刚一阵后怕,后背沁出了一层冷汗来。

    孙氏早就憋着一股火气,若是今儿让她将火气烧到了自己身上,说不得今日自己要狠狠吃上一回苦头,凭什么自己好端端的要吃这份儿苦,倒不如将孙氏这把火烧得旺一些,让她去找崔薇麻烦。都同样是女孩儿,她凭什么能得大哥喜欢,而自己却根本不被大哥照顾。如今还要挨孙氏的打,崔薇哪儿比自己好了?聂晴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而孙氏顾着骂崔薇,根本没注意到她脸上的异样之色,半晌之后才听聂晴轻声道:“娘,既然大嫂的地是大哥出钱买的。里头也该有二弟一份儿的,不如就让二弟去瞧瞧,顺便也帮着照顾,往后也好让这些银子跑不掉,二弟有了银子,什么样的媳妇儿又说不着了?”

    一听到女儿这话。孙氏顿时觉得有道理,眼睛不由一亮。连忙就点了点头,只是她脸上笑意还没露出来,又想到聂晴所说的聂秋染买的地,顿时心中又大怒,自己之前只想到那些畜生是聂秋染出银子买的,却没想过那块地也同样有可能是聂秋染买下来的,现在一想到如此大笔银子最后却险些便宜了崔薇。孙氏心中便跟刀割似的,连忙就下决心点了点头。冲聂晴道:“你将你二弟唤过来,我有话跟他说!”

    聂晴眼珠转了转,凑近孙氏耳边说了几句,孙氏连忙就点了点头,让她去找聂秋文过来,吩咐了几句,让他前去找崔敬平,使他进崔薇隔壁的羊圈中瞧瞧,想让他先将消息打探出来再说。聂秋文被聂夫子跟孙氏两人拘在家中不知道多久了,早就闷得受不了了,咋一听孙氏让他出去玩耍的话,顿时便跟在做梦一般,还不肯相信,待听到孙氏肯定的答案之时,他登时便高兴得跳了起来,也顾不得此时外头还下着雨,没管身后孙氏叮嘱着让他穿件蓑衣出去,拿手遮着头,不一会儿便没了影子。

    孙氏跟聂晴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嘴角边不由自主的都挂出一丝笑意来。

    对于羊圈那边的事儿,崔薇现在几乎都放了手,现在每天早上崔世福自个儿将羊、牛乳挤了直接给她挑过来,每天还要帮她挑水,家中又没有再养羊了,每日只消自个儿煮饭吃而已,闲得很,第二天便是大年三十了,天色还没黑崔薇就在跟聂秋染商量着第二天要吃什么菜。崔薇现在又不缺银子,平日里几乎肉食没断过,家中她自己又是做糕点零食的,对于像人家过年时能穿新衣裳以及吃肉买糖这样的事儿并不如何兴奋,过年时要吃的东西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期待的。

    本来想晚上宰些肉出来,等明儿包饺子吃,不知是不是今年雨水特别多,她之前在院子里种的几茬韭菜这会儿长得水灵灵的,刚好能割个约摸三五斤下来,正好可以用来包韭菜饺子。天色渐渐黑了起来,崔敬平这几天也不知怎么回事,成天就往外头跑,到了这会儿功夫还没有回来,崔薇刚生上了火将饭煮上,还没将菜下锅去炒,外头便已经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屋里黑背疯狂的冲着门口大叫了起来。

    到了傍晚雨下得更大了些,也不知道是谁在这个时候过来了,崔薇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柴渣,还没有出去,便看到聂秋染已经拿了伞撑开,冲她摆了摆手,自个儿去开门了。门外不知道站的是谁,聂秋染说了几句之后竟然转头打着伞就冲她过来了。

    “薇儿,是岳父过来了,说隔壁的羊圈出事了!”崔薇一听这话,顿时心里便有些发慌,忙转身将饭端了起来,又拿一个干净锅装了水放在灶上,忙就跟着聂秋染出来了。

    这会儿崔世福正站在门口处,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头上的水流顺着头发往下流,让他整个人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站的脚下原本是有门槛上方的瓦片挡着,可这会儿也被他裤管下流出来的水滴得如同汇聚成了一个小溪般。崔世福满脸冻得发青,一脸焦急之色,也不知脸上那些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崔薇瞧他这样子,顿时吃了一惊,连忙道:

    “爹,你浑身都湿透了,先回屋里换件衣裳吧,万一冻着了可怎么了得?”过年了,要是在这个时候生了病,可不是闹着好玩儿的,乡下里的人都忌讳这个,认为在过年时生病,若是到了大年初一还没好,那便是要霉一整年的事情。崔世福浑身直打哆嗦,整个人冻得都有些麻木了,一边摇了摇头:“不,不用了,我,薇儿,我对不起你了。”崔世福说到这儿,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一个平日里只知流汗的汉子这会儿却是捧着头哭得厉害。不远处崔敬怀穿着一身蓑衣戴着斗笠过来了,脸色也有些发沉。

    崔薇瞧他们这模样,心中也有些发慌,但仍是强作镇定了,回头让聂秋染拿条干帕子出来,让崔世福隔着背心了,才朝羊圈那边行去。

    一路崔世福便跟她说着经过,不多时几人便已经来到了羊圈边。这会儿羊圈大门紧锁着,崔世福浑身冻得僵硬了,掏了好几次还没将那铁钥匙掏出来,眼睛通红发涩:“我晚上过来时,就看到这门没锁,那羊被咬死了两头,还有几只不见了。”

    虽然听崔世福说着里头的情况崔薇已经猜出了些什么,不过等到真进了羊圈看到里头的情景时,她却依旧忍不住吓了一跳。

    羊圈里面这会儿两只羊的尸体早已经被摆到了一旁,许多羊这会儿受了惊吓,嘴里正发出‘咩咩’的叫声,有头奶牛也受了伤,一些刚生出不久的小羊这会儿更是死了个干净,羊圈地方宽敞,里头虽然下了雨,将大部份的血腥味儿吹走了一些,但许多羊圈里依旧能瞧见地上羊踩出来的血蹄印与毛皮。

    “这是怎么回事?”崔薇一靠近羊圈,里头的羊便惊慌失措的四处乱拱,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崔世福眼圈通红,既是觉得自己收了钱可惜最后却没能将羊瞧好而感觉过意不去,又是觉得无颜面对女儿,这会儿听她问话,好歹振作起了些精神来,抹了把脸便道:“这几日聂家那二郎说是听他娘的话,来瞧瞧这羊圈。”崔世福说到这儿时,不由自主的便看了聂秋染一眼,心里又是沉重,又是有些难受:“他说他娘讲过了,这羊圈往后也有他一份儿,因此时常想过来瞧瞧,这几日我也将钥匙给了他一把,早晨时我喂了羊还好端端的,晚上过来本来准备跟你大哥冲洗羊圈添些草的,谁料就看到了这个。”

    崔薇一听到这儿,顿时气得面色发白,身子摇晃了两下,一旁的聂秋染忙伸手将她给揽住了,看到崔世福焦急担忧的脸色,聂秋染沉声道:“岳丈,这事儿与你无关,是聂秋文的错,您不要自责。”崔世福听他这样说,慌乱的就点了点头,显然心中还残留着惊惧,虽然嘴上说不自责了,但以他为人哪里就真正能将这事儿给揭过的。

    聂秋染也不多说,与崔薇又检查了一些羊,将受伤的隔离到一旁,死了的则让崔世福拖回去,几人淋着大雨收拾妥当,聂秋染沉着脸,衣裳也没换,拉了崔薇便朝聂家走。

    刚走到崔家那边,就看到崔敬平头上顶着两片芋叶,一边缩着身子朝这边跑了过来,看到崔薇二人时愣了一下,接着又露出笑容来,只当他们是来找自己的,冲他们招了招手:“妹妹,我在这儿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三两步便朝这边跑了过来,每跳一下脚上就溅起一串泥点,等他跑过来时,崔薇看到他身上裤腿都已经沾满了泥浆,湿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为小粉票455加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26》,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六章 招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26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六章 招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