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算账

    崔敬平跑了过来时才看到崔薇脸色有些不好看,顿时只当自己迟了没回家让她有些担忧了,连忙有些着急道:“下这么大雨,妹妹怎么出来了?是不是来找我的?都怪我,早知道我不跟聂二那家伙玩耍了,早早回来。”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崔薇脸色就有些变了:“聂秋文那家伙现在在哪里?”崔薇这会儿气得狠了,说话时都有些咬牙切齿,那羊圈明明是自己的,聂秋文这家伙倒是胆子挺大的,如今竟然敢说是他自己也有一份儿,现在还闯了这样大的祸出来。

    “回,回家了。”崔敬平瞧她脸色有些不对劲儿,忙又凑了过来,一边有些忐忑道:“妹妹,怎么了?聂二那家伙做什么事情了。”

    “他说羊圈有他一份,跟爹要了钥匙去,没锁门,羊被狼叨了几头走,还咬死了一些。”崔薇一说到这儿,心里便有些烦燥,想到聂秋文,顿时又有些气愤了起来。

    崔敬平一听说聂秋文闯了这样的祸,自然是要跟着崔薇一块儿去聂家的,几人来到聂家时,这会儿聂夫子前脚刚回来,聂家里还摆着饭,几人还没动筷子,崔薇等人进了院子时孙氏看着他们便冷笑了起来:“还知道这边是你婆家呢,我当你拿我们这边当客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了!”她这会儿看到崔薇新仇旧恨便涌上来,连对聂秋染孙氏心里也生出一股恨意来。这儿子一娶了媳妇儿便胳膊肘朝外拐,实在是让人气愤。自然现在也瞧聂秋染不顺眼儿,端了饭碗也没喊这几人坐下吃饭,自个儿刺了一句,只当不晓得几人还站着般,便开始扒起了饭来。

    “聂秋文,你这几天去过我那羊圈了?”崔薇根本没理睬孙氏,只盯着聂秋文冷冷便说了一句。聂秋文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他还没开口。那头孙氏却听不得崔薇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的儿子说话,刹时脸色便沉了下来,‘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筷子拍到了桌子上,站起身来指着崔薇便骂道:“不要给脸不要脸,你在跟谁说话呢,有你敢这样跟小叔子说话的吗。果然是个没教养的,杨淑那贱人有本事生没本事教,人家当你从小没爹娘呢,学的什么规矩!”

    这些话孙氏早就想骂出来了,一直忍了这样久,直到现在才有机会说出口。骂出声来顿时心里便一阵痛快。

    崔薇这会儿顾不得聂秋染想要替自己出头了,跟孙氏这样的人闹要是不她不亲自出马都消不了心头的那口恶气。看着孙氏便冷笑道:“我这个没有教养的,也总比某些人强一些,厚颜无耻竟然敢说我那羊圈有他一份儿,没得想钱想发疯了吧?如今聂秋文将我的羊圈打开,放了狼进去咬死了几头羊,又被叼走了一些,婆婆之前还欠我几百铜钱呢。这会儿算起来一并暂时先给我三两银子,看在自家人的份儿上。我也不讹你了,若是圈里的牛和羊还有死的,价钱再跟你另算!”

    孙氏没料到她竟然敢骂自己,顿时愣了一下,接着回过神来时又听她说羊圈里有畜生被叼走了,心中又是一阵畅快,只是还没高兴得起来,那头聂夫子已经沉了脸色,拍了筷子在桌上,沉声问道:“她差你什么钱?”

    “婆婆当初可是亲自签了纸欠条的,只是儿媳瞧在她是长辈,不好将这事儿拿出来说了丢了她脸面而已。”崔薇这会儿气得狠了,看了孙氏有些慌乱的脸色,一边拧了聂秋染一把:“夫君可以给我作证!”

    孙氏没料到崔薇这一回过来竟然这样凶,顿时便有些慌了神,下意识的就看了聂夫子一眼,却正好看到他脸色铁青,表情不善的模样,吓得双腿发软,再也没有之前的气势,一下子便跌坐在了椅子上,一边摇了摇头慌乱道:“不是的,不是的,是他们诳我。”

    “娘,我是你儿子,只有为你好的,怎么会诳你?”聂秋染看了孙氏一眼,温和冲她笑了笑,可越是这样,聂夫子脸上的神色便更加阴冷,看得孙氏有些索索发抖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慢慢给我说。”他这会儿语气虽然平静,但孙氏等人都知道他是动了真怒,儿媳妇亲自找上门来管孙氏要债,这事儿搁谁身上脸面都挂不住,尤其是像聂夫子这样爱好脸面的,更是容忍不了,自己的丈夫脾气自己知道,孙氏这会儿心中忐忑异常,悔得肠子都青了,却是硬着头皮将事情跟他说了一道。

    她话音刚落,崔薇便将今儿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她还没开口,聂秋染就已经笑了起来:“爹,你也知道中了举人就算是有些银钱,可也并不多,若是要用来买上这样一些东西是断然不够了,薇儿的羊和牛是她自己成婚之前便已经买好的,村里人都知道。莫非爹以为我没本事,只能靠媳妇儿不成?”若真是那样,聂秋染一个大男人还要靠妻子来养,就算是他是举人,可若事实真如此,恐怕名声也不见得会好听到哪儿去。

    聂夫子对这个儿子是有大期望的,哪里能容得他在没有功成名就之前名声被污影响了自己心中的野心与**,一听这话,顿时便回头眼神阴冷的盯紧了孙氏。

    孙氏被他盯得喘不过气来,下意识的便将聂秋文重重搂在怀里。聂秋文到底还是个孩子,今日这事儿虽然不是他成心要做的,但他心中恐怕也是听了孙氏的话,认为这羊真有自己一份,心里生了心思出来,自然才有今日一祸。崔薇对这小子恨得牙痒痒的,这小子到底年纪是小了些,经的事也不多,被孙氏这样一挑着便昏了头,也没来问她一句便朝羊圈那边跑,今日惹了这样的事儿,孙氏肯定是不会赔银子的,她现在过来最多也就是陷害孙氏被收拾一回,出口心里的气而已,事实上真正吃亏的也就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聂夫子这会儿气得额头青筋都已经迸裂了开来,紧紧盯着孙氏不出声,半晌之后才忍了心里的火气与崔薇二人笑道:“老大家的,这事儿是聂秋文的错,既然他这样爱跑,我今日便将他狗腿打断,让他以后再出不了房门,你也别跟他计较了。”一听这话,不止是孙氏母子吓了一跳,就连崔薇也吓了一跳,聂秋文吓得浑身直哆嗦,他是知道他爹性格的,这事儿恐怕还真有可能做得出来,若是自己当真成了一个瘸子,往后可怎么了得?他又怕又慌,忙转头就看了孙氏一眼,凄厉道:“娘,救我。”

    这当口孙氏都已经吓得双腿直打摆子了,连坐着都觉得浑身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那心跟要跳到嗓子眼儿一般,嘴唇发干,她本能的将儿子搂进怀里,半晌之后才指着聂晴道:“是这丫头说的,是她让她二弟去的,不关秋文的事。”在聂夫子气势之下,孙氏艰难的将责任推到女儿身上,回头便看到聂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满脸惊慌的神情。

    纵然是孙氏平日里对两个女儿并不在意,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救儿子而不得不将女儿推到前头顶着,她这会儿心里到底也觉得过意不去,在聂夫子的冷眼与聂秋文的惊慌哀求之下,一旁聂晴死死盯着她的眼神,孙氏心中顿时又慌又怕,恨恨的将崔薇给怨上了。

    这事儿聂夫子说了会给崔薇一个交待,自然聂家那几个人便是跑不脱了,聂秋染也知道他爹的意思,与他保证了三年之后入场一试,纵然不中进士也要结交打点官场的承诺之后,聂夫子这才心满意足的将儿子儿媳给送走了。

    几人刚一出房门,透过还没关的院门里,便看到孙氏母子俱都跪了一地,屋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一道戒尺打在皮肉上的声音一下子传了出来,声音大得让出了门的崔薇与崔敬平二人都跟着打起了哆嗦来,聂秋染温和的替崔薇抚了抚脸颊边湿漉漉的头发,又替她将身上披着的斗蓬给系紧了些,免得寒风灌进脖子里,这才打了伞撑在她头顶上,温柔冲她笑道:“走吧。”

    刚刚聂秋染对孙氏等人时毫不留情的模样,以及与他如今满脸温和,甚至连眼中都像盛满了笑意的情景根本不同,崔薇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嘴里轻唤了一句:“聂大哥……”

    这个人外表看似温和文质彬彬,实则只有相处久了才知道,这个人其实骨子里都透着寒意,从他对孙氏等人的态度便能看得出来,以前每回都能诳得聂秋文回去挨打,以及对聂晴等两个妹妹时毫不在意的态度,都证明了聂秋染并不像是他表面上那般温文尔雅好相处,可他对自己时却是处处照顾周到细致,崔薇脸上露出不解之色来,聂秋染伸手摸了摸她脑袋,叹息了一声,透过崔薇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半晌之后才又说了一句:“走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

    感谢的话晚点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2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七章 算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27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二十七章 算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