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要人

    崔薇听得冷笑,刚想张嘴,聂秋染便伸手替她理了理衣裳,眼角余光看到柴房里钻出的一个小脑袋,顿时嘴边笑意更浓,这才转头看着聂明,满眼的警告之色:“你在跟谁说话?没大没小的,若真这样,往后你们家这门亲戚,我也不走了,你既然如此能耐,往后有事不要回娘家来!”

    他这话毫不客气,聂明脸色顿时涨得通红,连忙就要开口,谁料那头看起来对她容忍无比的罗大成却是扯了她一把,示意她不要开口,可聂明嫁到罗家之后婆母是个软弱的,而公爹又躺床上要死不活,那罗大成新婚不久,对她也正是温存不舍之时,底下几个弟妹都没成婚由她拿捏,刚出来几天她便有种扬眉吐气之感,这会儿聂秋染当众下她脸面,她哪里忍得住,连忙便站了出来大声道:“大哥这话我不懂,人说有了媳妇儿便忘了娘,大哥这模样,瞧着样子不像是只忘了娘而已……”

    聂明话没说完,那罗大成便抡起胳膊一耳光朝聂明甩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将聂明打得愣了一下,幸亏罗大成顾忌着聂家人还在,没敢真使了力气,否则这下子非将她打到地上坐着不可,但就算是如此,聂明也是吓得够呛,她这几天嚣张全靠了罗大成的纵容,这会儿见罗大成都伸手打她了,一看罗大成像是要吃人的样子,她顿时不敢再张嘴,捂着脸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罗大成却顾不得管她。连忙冲着聂秋染赔不是:“大舅子不要跟她计较,往后还望大舅子多加照拂,妇道人家,不懂事,大嫂喜欢寐生,只管将他带走就是,带走带走。”

    “不行!”聂明这会儿哪里能真让崔薇将人带走,若真是这样,她往后脸也是丢得差不多了。她咬了咬牙,看到自己一说话之后罗大成的脸色,顿时心中一慌,想到他这几天对自己的态度,以及现在对自己的凶狠,聂明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恐怕这罗大成对自己百般忍让,说不得便是看在了聂家的份儿上,一想到这些,刚刚聂明还心中暗藏着得意与兴奋,原以为自己嫁了人之后便如同脱离了苦海般,谁料此时看来根本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般。心中不由生出怨恨来。

    她强忍了心里的难受与怨毒,一边伸手捂着脸庞。也不敢再像之前一般的嚣张,看着聂秋染便低声道:“大哥容我给那小子收拾一天,他还有东西呢,明儿我便将他亲自送到大哥那边。”她一边说着,一边咬了咬嘴唇,到底还是不甘心,脸上流露出几丝扭曲来。

    聂夫子在一旁看了半晌。最后点了点头,看了罗大成一眼:“你爹现在没了。你便是家里当家作主的,男人便该有个男人的模样,将家里撑起来,不要事事都由着别人来做主,家里成什么体统了,该管教的还是要管一些的。”他这话虽然没提半个聂明的名字,但话里的意思众人哪里有听不懂的。虽说聂明是聂夫子的女儿,但到底她如今已经嫁了出去,是个外人,而崔薇无论怎么说是嫁进聂家的,可算是自己人,聂明分不清这些,只当自己与聂夫子亲近一些,可在聂夫子心中儿媳远比女儿来得重要多了,至少儿媳生的孩子还姓聂,而聂明生的孩子是跟着别人姓的。

    罗大成在一旁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这才将聂夫子等人送走了。崔薇上了马车,便听到外头聂夫子正在教训着聂秋染,今日他做的事实也实在出乎崔薇意料之外得很,聂夫子刚刚没有出面打断他的话,已经是够给这个儿子脸面的,这会儿他心中肯定是很火大。

    因聂夫子出来时是直接到的崔薇家,坐的也是聂秋染的马车,自然赶车也是直接朝崔薇家赶的,这会儿天色还早,没有完全黑下来,几人回来时崔敬平正准备烧火做饭的,一看到聂秋染等人回来顿时就吓了一跳。崔薇看着院里几头死了的羊,心中也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想了想看了看天,虽然这会儿有雨还显得外头有些阴沉,但距完全黑下来还有一段时间,这几头羊扔了也可是可怜,长得这样大,崔薇挑了其中一头稍壮硕些的准备拿出来烤着吃。

    自家门口外的走廊下宽敞无比,架个篝火是足够了,到时将羊烤好直接再拿到屋里吃就是了。她一打定主意,便回头看着聂夫子笑道:“今儿晚上公公不如留下来吃饭吧,正好还有羊。”她原本只是想客气一番,毕竟聂夫子此人一看便极其严肃不好相处,她本以为自己这样一说聂夫子肯定是会摇头拒绝的。谁料她一开口,聂夫子犹豫了一下,竟然点了点头先拧了衣摆朝屋里去了,嘴里一边道:“也好,你婆婆病了,聂晴正照顾着她,我今儿便打扰了。”

    崔薇呆滞了一下,就连聂秋染也眉头微微皱了皱,看了屋里一眼,知道聂夫子这留下来是有话要说的,又看了看崔薇,还没开口,就见她点了点头,唤了崔敬平过来吩咐:“三哥,你去帮我唤爹过来吃饭,顺便将这只羊给收拾了。”这羊是要剥皮的,否则不好下嘴,而且羊肚子里的肠肚也要收拾,崔薇人小力气也不大,这羊一看怕是有快两百斤了,她自己是拖不动的。那头崔敬平答应了一声,连忙取了斗笠便出去了,聂秋染本来想跟崔薇说话,谁料小丫头傲娇的一扬脑袋,哼了一声,取了个簸箕准备去崔家地里找崔世福要些青辣椒了。

    趁着天色还没黑下来,崔世福一听到女儿让自己过去帮忙收拾羊,忙就拉着大儿子过来了,两父子扛了羊去溪边,不多时便收拾了干净回来,还带回了一张剥得整齐的羊皮,崔薇这会儿早已经捡了不少的柴火出来,又摘了一些鲜嫩的辣椒,一些新鲜蔬菜等之前在买肉时顺便花了些钱也买了不少下来,足足抱了好大一簸箕。这会儿天色不早了,崔薇忙着生火剪了些晒干的辣椒出来在锅里炒干了,又将辣椒给放进石钵里拿石杵成辣椒粉,一边招呼了崔敬平过来生火做饭,自个儿则是让崔世福父子砍了不少约有拇指大小粗细的竹子出来,把羊头砍下之后将羊身穿上了架了起来。

    下面生火烤着,另一些羊内脏以及羊头羊蹄等则是洗净了放进一口大锅里,加了一些羊奶粉熬了起来,外边儿生起了火,崔薇先是将之前剪下的一搓羊毛捆成一只小刷子,洗净之后沾了酱油与猪油在羊身上刷了几下,渐渐的,香味儿飘了出来,又连忙进屋里加了八角、茴香等制成特殊的酱料出来,大半个时辰下去,那羊身上渐渐冒出油来,皮肉被烤熟了,泛出阵阵香味儿来。

    这会儿天色已经大黑了,崔薇一面刷着酱,一面抹着额头因靠近了火堆而出的汗水,等到羊皮表面泛出油珠时,忙又沾些辣椒沫儿往羊身上刷去,一股香辣味儿传来,既是香,却又让人忍不住有些呛,忙转过头进屋里拧了一把热帕子将脸捂住了,长舒了口气,这才觉得舒坦了些。

    屋里聂夫子念了聂秋染一通,但儿大不由爹娘,他自说他自已的,聂秋染却根本当做没听见一般,这个儿子如今有了出息,又不像是之前能由得自己拿捏的情况,聂夫子心下有些烦闷,今日一整天他赶到了罗家去,中午时人家家里死了人,他自然也不好意思放开怀抱大吃大喝,因此挨到这会儿早就是有些饿了,说了聂秋染一顿,心火直往上涌,却看他根本不在意的样子,闻着外头的烤肉香味儿,只觉得心里饥饿与火气都涌了上来,让他整个人坐都坐不住。

    “老大家的这手艺还不错,也能想出吃的方法来,只是男子汉大丈夫,主要的心思还是应当放在书本上头。”聂夫子闻了一口烤肉香,也不知道崔薇放了什么东西,那股香味儿馋得人直流口水,勉强又教训了聂秋染一句想转移注意力,那头聂秋染却是坐不住了,忙起身就要朝外头走,一看他那样子就不像是出去看的,聂夫子忙跟着儿子出去,果然就看到他已经蹲在了厨房外的走廊下,接过了崔薇手里的刷子,正往羊肉身上刷着酱料,顿时脸色就黑了下来。

    他从小教育聂秋染君子远庖厨,谁料现在看来聂秋染根本没听到心里去!

    当着亲家的面,今儿又正巧大年三十,崔薇留了自己下来吃饭,吃人嘴软,哪里还好意思在这会儿教训聂秋染不能帮忙,只盯了聂秋染几眼,见他根本不理自己,聂夫子也只有郁闷的又坐回到了屋子里。只是人人都在外头忙着,只得他一个人坐在屋中,聂夫子既感尴尬又感无奈,连书也再看不进去,勉强坐了半晌,到底没好意思坐得住,也跟着跑了出去。

    建群啦,喜欢这本书的亲们都一起来啊~314773859群号,为建个群加一更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四更~~~~为小粉票465票加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3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三十章 要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30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三十章 要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