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砍手

    众人吓了一跳,连崔薇也有些吃惊,半晌之后崔世福举了菜刀出来,那诸三爷吓得脸色都有些变了,谁料崔世福却直直的朝崔敬忠走了过去,咬牙切齿的看着他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我女儿早已经出嫁,跟崔家没什么相干,你自个儿惹的祸事,你自己担着,好也罢,歹也罢,都你自个儿受着,若你死了,我最多替你出副棺材钱!”崔世福一边说着,一边提了刀便朝崔敬忠走了过去,直吓得崔敬忠身子往后退,只是不知为何,他却是站不起身来,拖着一双腿便朝后头挪。

    他那腿像是受了伤,站立不起来一般,哪里跑得过崔世福,不多时便被他逮住了,眼看着崔世福举起的菜刀,崔敬忠直吓得魂飞天外,惊骇之下声音都有些变了:

    “爹,爹,我是你儿子啊!”

    “老子没你这么不中用的儿子!”崔世福双眼通红,又咳了几声,扯了崔敬忠的手出来,捏了他右手两根指头,厉声道:“老子从小出钱供你这王八犊子,供出你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什么不好沾,你要去学赌,今儿就算不跟你算这账,你欠我的养育之恩也不你要还回来,只要你两根手指,当我白生了你一场,往后我们各不相干!”说完,手里的菜刀狠狠宰了下去,杨氏惊呼了一声:“不要啊,当家的,二郎要读书写字的……”若是手指头被砍了,那便是残疾了。往后纵然有满腹才学,朝廷也不会用他这样的人,更何况右手被砍了指头,往后连捏笔都不稳了,还提什么学文?

    只是杨氏虽然惊呼,但崔世福这会儿却是对这个儿子失了望,心里又气又恨,哪里还会放崔敬忠一回,‘嘭’的一刀砍了下去!崔敬忠嘴里发出凄厉异常的惨叫声。血光溅了起来,崔世福将手里两截还下意识的卷曲了一下的断指扔到了地上,提着菜刀看那脸色都有些变了的诸三爷冷声道:“这已经不是我儿子了,我早跟他分了家,有什么事儿,你们不要来找我。只管找他去,若是再在我这儿闹事,我也不是好惹的,拼着这条命不要,明儿便告到县里去!”

    他刚刚才露了那一手,亲自斩了儿子的指头。足以证明他的决定,看得众人心里胆寒。崔敬忠还在地上抱着断了手指的血淋淋的手掌不住惨呼着在地上打着滚儿,王氏扶着林氏,脸色惨白,眼里又透出幸灾乐祸之色来,看着崔敬忠这模样,她恨不能仰天大笑三声才好。只是看着眼前的情景,她并不敢过去触着崔世福。否则下一个被收拾的恐怕就是她了!

    “既然崔老哥这样说了,冤有头。债有主,我便找崔二郎还了!”诸三儿虽然有些惧怕聂秋染,不过这会儿崔世福自个儿都放弃了自己的儿子,又亲手斩了他的手指下来,摆明不会管他了,聂秋染看起来跟崔敬忠根本不像有多亲近的样子,顿时便大喝了一声,众人齐齐上前围着崔敬忠便打,崔敬忠一阵阵惨呼,人群里还传出他求饶的声音来:“别打了,别打了,你们把我娘子带走抵债,求求你们别打了!”

    这回别说崔世福气得厉害,连杨氏脸色也变了,既是心疼儿子,又是面对这样的场面说不出话来,两眼一翻,顿时便栽倒在了地上。

    一场闹剧之后,那些顺兴赌坊的人这才跟聂秋染行过礼出去了,地上留了一摊的血,孔氏含着眼泪在崔世福的冷眼下将崔敬忠搬回了屋里去,崔敬怀沉默着将母亲杨氏也背了进去,崔佑祖刚刚被吓过了,这会儿由崔世财的媳妇儿刘氏带到他家先暂时住上一段时间。崔世福几人坐在屋里头,崔薇看他满脸疲惫之色,顿时有些心疼,连忙道:

    “爹,您刚刚受伤没有,找个大夫瞧瞧,还是抓副药吃吧。”刚刚崔世福挨了好几下拳头,这遭瘟的崔敬忠,总是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出来,看样子崔世福如今是真冷了心了,不再肯管他,否则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尽头。

    “我没事,今日多亏姑爷了,否则恐怕我还要吃大亏。”崔世福勉强笑了笑,一旁崔敬怀出来了,崔世福也像是根本没有瞧见般,丝毫没有问一下杨氏情况如何了,只是看着崔世财有些歉疚道:“大哥,今儿都怪我那不孝子,连累着大哥和几个侄儿饭都没吃好,你们吃亏没有,若是哪儿不舒坦,问了大夫抓了药,我出钱。”他话里说不出的疲惫,这个原本还算结实的汉子这几年时间迅速的老了下来,他自个儿刚刚吃的亏最多,可偏偏他只说自己没事,反倒要给崔世财等人抓药,也实在是太老实了些。

    崔世财看着这个小了自己好几岁的弟弟,才刚满四十呢,两鬓都有了白发,心中不由就有些酸楚,连忙摇了摇头:“哪有什么事儿,你几个侄儿身体好着呢,那几下算什么,再多来几下也不怕!只是老二啊,你这几年也熬得苦啊,这回你准备怎么办才好?”

    一旁沉着脸坐着的林氏听了这话也将目光落到了崔世福身上,这几年崔家里天天的闹,就没个消停的时候,眼见崔薇如今嫁出去了,崔敬忠也娶了媳妇儿,偏偏事儿一桩接一桩的来,让人看得心里既是难受,又是有些疲惫。崔世福还没开口说话,一旁王氏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来便道:“娘偏心二叔,如今也没个边儿了,二叔惹下这样的大祸,又领了那样的凶人上门儿来,幸亏有姑爷帮着,否则今日咱们都吃了大亏找谁去?爹,您得让二郎自己搬出去单过……”

    王氏是早受不了崔敬忠这一家子了,这两人一个成天只知道读书花钱,也没见往家里划拉过一回,一个看着要死不活的,一副晦气样,时常还偷了东西补娘家,她自个儿嫁出来这样几年,还没补过东西回娘家,孔氏她凭什么敢这样做,莫非就当她自个儿是个劳什子的秀才女儿?

    “你少说几句!”崔敬怀这会儿也正在气头上,刚刚自己老娘才人事不省的昏倒了,这臭娘们儿却没完没了的闹,他哪里忍得住,伸手便要揍王氏,那头王氏原本还挺怕他,可一想到自己若是真能将崔敬忠这两夫妻赶出去,往后日子不知要好过多少,拼着被崔敬怀揍上一回,他往后就知道自己好处,疼一回换来往后的好日子,也比无穷无尽的养着这两个废物来的好!崔敬忠已经断了指头,哪里还会有什么出息,王氏一想到这儿,恶从胆边生,梗了脖子便冲崔敬怀喊道:

    “我哪儿说错了?二郎逼得爹娘借银子,如今家里养着这两个瘟伤都快揭不开锅了,不知哪儿来的扫把星,不要脸的东西,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当那贼娃子,果然是一家儿,都掉贼窝里去了!”王氏说到后来,越发火大,脸朝着崔敬忠他们那边的房子大声吆喝,显然故意是要骂给崔敬忠夫妻听的,崔敬怀听得恼怒,虽然弟弟不争气,但爹娘还在,哪里有自己二人开口的份儿,连忙一耳光便朝王氏抽了过去!

    这两夫妻吵吵闹闹的,崔世福也懒得理他们,回头便冲崔薇两人勉强笑了笑,一边就道:“我这儿不碍事,我多休息几天就是,你不要管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我做事儿哪天不受点儿伤的,又不是受不了这个,你们先回去,我有话跟你奶奶他们说,你们两夫妻好好过日子,这事儿就不要掺合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又咳了几声,崔薇知道他是不希望自己卷到这件事情里头,想到崔家里这一摊烂摊子,她叹息了一声,看到崔世福满脸坚定之色,不由拉了聂秋染出来,崔敬平就留在了那边。

    两夫妻一出门便先去了游大夫那儿,先让他去给崔世福瞧病,开了药之后再到自己那儿取钱,崔薇这才回去了。虽然仍有些放心不下,但想到刚刚崔世福的脸色,崔薇还是准备晚些时候过去看看。

    回到家中时两人还没敲门,那大门便已经打开了,罗石头站在门边,身上都淋湿了,崔薇转头看到屋门边放着一根凳子,顿时就吃了一惊:“石头,你就一直坐在这儿等着?”罗石头点了点头,一边让崔薇二人进来。想到自己刚刚无意中的一句话,竟然让这小家伙当真在这儿等了半天,崔薇心中也发软,才瞧过崔敬忠那样无耻的嘴脸,如今又遇着这样一个守信的小孩儿,心里当真是温暖了些,忙伸手替他揉了揉头发,一边担忧道:“赶紧进屋去,外头这么冷,这儿还飘着雨呢,你这孩子。”她一边念着,一边鼻子有些发酸,摸了摸罗石头的额头,又捏了捏他的手,摸到那掌心冰冷,顿时打了个哆嗦,忙进厨房里准备给他捡些火炭出来放在竹笼里头给他烤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

    感谢:随便321、qizh821、芝叶兰馨、唐卡殿下、liuyina、小语彦、aquazl、偶是福州淫啦!、亲们的粉红票~~~

    感谢:念荷、梓翔峻、亲们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luna_s

    ,亲投的评价票~~~还有一张评价票,可是被刷新木有了。。。嘤嘤,对不住了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3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三十四章 砍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34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三十四章 砍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