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是三十六章 应付

    “小石头,你回家去好好注意着自己身体,多吃些饭长得壮一些,往后想我了就过来玩耍,若是有人不让你过来,你便让人捎个信儿,我和聂大哥过来接你!”

    崔薇说这话时,聂明心中有些不大痛快,一旁罗在成站着,又有聂秋染在,她不敢由着性子,张嘴便来开骂,但面上神色却是有些不耐烦:“长壮些?就他那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连头畜生也不如!就算是养头猪,我养肥了一斤肉还能卖五文钱,他连猪也抵不上!”

    聂明只图了一时嘴上痛快,没有看到沉默不语的小孩儿一下子紧握起来的手掌。

    崔薇有些恋恋不舍的摸了摸罗石头的脑袋,有些舍不得让他离开,那头罗石头抬起了头来,定定看了她半晌,那眼神看得崔薇又有些心软,一边看着聂明便道:“大姑子,反正小石头你们也没什么用,不如将他养在我这边得了,我到时给你些银子做补贴……”她话没说完,罗大成脑袋便点得如同鸡啄米一般,聂明却是怀疑似的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警惕之色来,重重的拍了罗石头肩膀一把,厉声喝道:“还不赶紧走了,杵在这儿,当门神啊!”她说完,一边看了聂秋染一眼,勉强冲他点了点头,扯了罗石头就走。

    身后罗大成不住给崔薇陪着笑,崔薇站在门口看着罗小石小小的身子被聂明拍得不住踉跄,远远的还传来聂明的声音:“你说这罗石头是不是有什么好处。不然崔薇怎么就非看中了他?可惜这死小子嘴壳子硬,怎么打骂也不肯说……”一句话听得崔薇心里火起,回头看了聂秋染一眼,抓了他就摇:

    “聂大哥,等罗大成他娘生了,咱们想办法将罗石头给要过来吧,好不好。”她还从来没有对自己像这样撒娇过,聂秋染不知想到了什么,原本冰冷的目光一下子便柔和了起来。望着崔薇,伸手摸了摸她脸蛋,半晌之后才点了点头,像是松了一口气般:“都依你的。”

    崔薇本来想着要将原本用来空置的客房布置成罗石头的房间,她屋里本来就有间空房子,聂秋染又答应了要帮她要罗石头。他说过的话,那一定便会做到!崔薇很是相信他,数着日子准备去打听一下罗家的消息,谁料初十刚一过,崔薇正在院子里磨着糯米浆,准备做汤圆面。以备元宵节吃,那头午饭刚吃过。孙氏掐着点儿便过来了。

    过来的并不止是孙氏一人,还有一脸惨白,身体瘦弱得跟风吹就能倒似的聂晴与一个年约五十许,头发都花白的老太太。

    孙氏一来就看到了崔薇正在磨着的糯米面,顿时便眼睛一亮,连忙道:“你在磨汤圆面啊,给我也磨十斤。我正巧爱吃汤圆!”她一张嘴就要十斤,把自己当成驴子了吧?崔薇脸色一黑。没有答话,那头正洗

    净了手准备往屋里走的聂秋染听到这话顿时抬头看了孙氏一眼,弯了弯嘴角道:“娘要十斤?”

    孙氏一听儿子说话,顿时浑身打了个哆嗦,她现在是真有些怕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儿子了,简直整死人不偿命,这回她因聂晴之话撺掇着聂秋文去找崔世福要了羊圈那边的钥匙招了狼之后,这儿子一回便借着聂夫子的手折腾了她一回,聂夫子对她从来不会心软的,险些没将她这条命给折了进去。

    这会儿孙氏一听到儿子开口,本能的就害怕,聂秋染容貌儒雅俊美,可不知为何,看在孙氏眼里却如同厉鬼一般,简直对他是丝毫疼爱之心都生不起了,唯有的仅剩了些害怕与惶恐躲避而已。

    聂秋染话音刚落,孙氏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抖了两下,她原本以为自己当着外人的面,崔薇也不敢拒绝自己的话,毕竟若是崔薇不肯给自己磨汤圆粉,那便是她不孝,这婆子走乡窜户的,平日最是嘴碎,若是由她将崔薇名声传了出去,看她吃不吃得消!

    可这会儿原本打得极好的主意,在遇着聂秋染时,孙氏突然间心里觉得有些忐忑了起来,她每回一想端起架子,遇着这儿子总有吃不尽的暗亏,孙氏心中忐忑不已,那头聂秋染已经笑了起来:

    “上回爹还跟我说要给我们五十斤糯米,正巧我等下便回家去取,也好分十斤出来给娘您磨汤圆粉。”聂秋染温和而清雅,脸上带着浅笑,让人一看便极容易对他生出好感来,哪里会想得到他此时只是在胡说八道而已,孙氏一想到五十斤糯米,顿时心里一慌,连忙就要摇头。

    如今聂夫子对她不耐烦得很,若是她再惹出些事儿来,恐怕聂夫子不会对她客气的,一斗米最少都要七八文钱了,而这糯米比普通米还要贵,五十斤便有四斗多了,怕是要百钱不止了,孙氏心里有些发慌,刚想开口说自己刚刚是开玩笑的,那头穿着一身青色底子外绣了花色短袄,收拾得还颇为齐整的妇人便冲着孙氏笑了起来:

    “倒当真是母慈子孝,聂夫子果然不愧是书香门第,不是一般乡下人家可以比的,聂夫了自个儿是秀才不说,又生出了一个聂状元,也是聂大嫂您实在会生了!”

    那婆子想讨好聂秋染,嘴上便跟抹了蜜般,说话时一字字迸出来,讨好的话让孙氏本来想摇头否认的字句堵在嘴边,再也说不出来。她若是说这婆子讲的不对,那便是破坏聂家声誉,聂夫子对这个看得紧,她要敢胡说,恐怕聂夫子饶不了自己。

    孙氏沉默了片刻,心里突然一股火气涌了上来,早知道便不去多那个嘴,要什么十斤汤圆面,如今弄得自己下不来台,若是不想被聂夫子知道这事儿,少不得自己要掏腰包,她私房本来不多,上回聂明出嫁虽然得了二两银子,但置办酒席以及给她做被套帐子便花了两百多钱,如今剩余的还得挨到下个女儿出嫁的时候,孙氏哪里舍得,只能沉默着,装没听到那婆子的话般,笑了两声,自个儿进屋里去了。

    崔薇翻了个白眼,对孙氏也是有些无语了,不过她本来也没想过要占孙氏便宜,只是聂秋染故意吓她而已,看她这下还敢不敢过来找自己帮她做汤圆面。一面洗净了手,崔薇一面便朝屋里行去,那头孙氏已经自个儿坐了下来,倒是毫不客气的在吩咐着崔敬平:

    “崔三郎,咱们过来是客,你赶紧烧些水,泡点茶过来,我有话跟你妹妹说呢。”崔敬平又不是傻的,哪里会由得孙氏使唤,只装着听不懂般,坐在椅子上嘿嘿的笑:“姻伯母,咱们这边没有茶的,要不我去您家里让聂二给一些?”

    上回聂明成婚时孙氏称了半斤茶,现在还有,孙氏听到他这样说,顿时心里便暗自咒骂了个遍,这小东西也是个精明不好惹的,她气恼的拍了下桌子:“没茶,凉水总有吧!”本来孙氏是想这样出口气的,谁料崔敬平点了点头,不多时果然端了几碗冷水出来……

    孙氏郁闷得要死,深呼了一口气,见到外头的崔薇二人还没进来,顿时扯了嗓门便道:“老大家的,你赶紧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一看就知道孙氏来这儿不是像有什么好事的,崔薇慢吞吞的洗了手,这才进了屋来。孙氏这会儿脸色难看得紧,一见崔薇进来,便忙扯了她手臂将她拉了过来,对那婆子道:“这是黄桷村的阮婶子,一手穿耳洞的手法好得很,聂晴年纪不小了,有人上门来说亲,我想给她将耳洞给穿了。”孙氏一边说着,一边就看崔薇脸色,见自己说到这儿,她还没有表示,顿时脸色就耷拉了下来:“怎么,你这当嫂子的,难道连给小姑子出个穿耳洞的钱也不肯?”

    自过年时生了病之后,孙氏整个人便瘦了一大圈儿,这会儿面皮松垮了下来耷拉在脸上,便显得她那张脸特别的严肃,面皮包着骨头,透出几分阴戾与刻薄来。

    崔薇皱了下眉头,出个耳洞钱当然是无所谓,但就怕孙氏有一回便有第二回,往后直将她当成摇钱树般整了,若孙氏要的只是小数目还好,就当多养个老人尽尽自己尽力,但崔薇却知道孙氏就是个无底洞,因此自然不想这样痛快便如了她心意,想了想痛快点头道:“给小姑子穿个耳洞当然没什么,只是婆婆,这穿耳洞有个什么讲究法,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出钱,你还没跟我说呢。”

    兴许是听到她答应了下来,孙氏脸上好歹神色才好看了些,拉了一旁脸色有些羞红的聂晴道:“这阮婶子是个有本事的,一般与人家穿耳洞只消给五文钱便罢,但咱们这样的人家,总归要给点跑腿费,你等下给八文钱就是了。”孙氏说得好像极大方,那阮家婆子听到她这话,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惊喜之色来,连忙拱了身子便朝孙氏道喜,孙氏满不在乎的便摆了摆手。

    亲们,田园闺事建了一个群,有兴趣的亲可以加群里,平日讨论剧情。群号:314773859(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为小粉票475加更~~

    另,招个副版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是三十六章 应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并对田园闺事第二是三十六章 应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