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赡养

    孙氏拿着别人的钱来做人情倒是挺大方的,但崔薇不过是听到几文钱而已,心中也不在意,想了想便点了点头,一边看了聂晴一眼,一边就向孙氏打听消息道:“不知小姑子说了哪户人家,现在就要开始穿起耳朵来?”此时人穿耳朵的方式,崔薇记忆里也是有过的,她当时也穿过,是拿大针直接从耳朵上扎过去,是个女孩儿便要过这一关,许多女孩儿都盼着穿耳朵时,只是崔薇想到记忆中的情景,却依旧是心里有些泛怵。

    这厢崔薇问着话,那头阮家婆子已经取了一截粗白线来穿在了约有小指长短的针上,一边拿口水捻了捻线,一边还在自己的包里翻着东西。崔薇探头过去瞧了一眼,见到里头黑漆漆的,有好几个竹筒罐子,就这样竟然也敢说是手艺一流的!那婆子取了两块萝卜片儿出来,又拿了火折子将灯烤热,崔薇看得眼皮直跳,那头孙氏也瞧得不眨眼睛,这穿耳朵可是代表自己女儿已经能说亲的标志,她当然也在意,听了崔薇问话,本来不想理睬的,但想到自己还想让她帮忙出些银子,顿时又勉强忍了心里的不耐开口道:

    “凤鸣村的陈家有人过来提亲了,反正说了你也不懂,老娘还在,聂晴的事儿又轮不到你来做主,要你问这样多做什么!”孙氏极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崔薇本来有些无语,这过河拆桥说的就是孙氏,可是她这会儿顾不得跟孙氏计较。一听到凤鸣村陈家,本能的觉得有些耳熟,忍不住就多问了一句:“婆婆,凤鸣村陈家,哪一户啊?”她好像从哪儿听过凤鸣村陈家的字样,但又有些记不清了,孙氏表情不耐烦的盯着那阮婆子手中的针,没有理她,崔薇也皱了眉头。这会儿众人目光都落在聂晴那已经被萝卜片儿夹起的耳朵上,没有注意到聂秋染的眉头已经一下子便皱了起来,眼睛里闪过吃惊之色。

    那大针被阮婆子拿在火上烧了一回,有些通红了,这才随意拿了块帕子擦了擦,捏紧了萝卜片儿。狠狠就往聂晴耳朵上扎了过去!聂晴脸上露出有些期待,又有些吃惊害怕之色,身子本能的要往后躲时,后头的孙氏在她背上便拍了一下,嘴里骂咧间,那阮婆子已经将针穿好。把萝卜片儿扯了下来,麻利的将线打了个疙瘩。一边拿了剪子剪线,一边道:“这耳朵穿好了,每日转一下,免得合拢了,拿线疙瘩转,你也不要怕疼,往后可是要戴耳饰的事儿!”说话间。她如法制炮的将聂晴另一只耳朵也穿好了。

    崔薇看得耳朵都有些发凉,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耳朵。聂晴还有些新奇的伸手摸了摸耳垂。她耳垂这会儿有些发红了,但她还没哭,显然并不如何痛,估计也有可能是痛到麻木了,这会儿还没反应过来。崔薇伸手戳了戳聂秋染,示意他回屋取钱,半晌之后,聂秋染才像是回过了神一般,回屋里拿了些铜钱出来,还没数,那婆子便又开口道:“照规矩,还要给两文的出手费,聂状元是老爷,肯定不会不知道这一点的。”聂秋染这会儿想着凤鸣村陈家的事儿,也懒得跟这婆子多计较,数了十文钱过去,那婆子欢天喜地的道了谢,收拾了东西便出去了。

    孙氏屁股坐着稳稳的,没有要走的意思,正好这会儿聂秋染也有事儿问她,便也拉了崔薇跟着坐下来,看着孙氏便皱眉道:“娘,你说的凤鸣村陈家,是不是那陈小军?”孙氏目光还在他刚刚拿钱的手上掠过,满脸贪婪之色,听到儿子问话时,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陈小军?我也不知道老陈头家里儿子是不是叫这个的,反正凤鸣村姓陈的人家可不少,你管他哪一户呢!”

    陈小军的名字确实熟悉,崔薇刚刚听到孙氏这话本来心中有些瞧她不起的,可这会儿听到聂秋染嘴里所说的陈小军,又眉头皱了起来。聂秋染目光幽暗的看了她一眼,崔薇却是在想着自己到底在哪儿听过这名字,便并没有注意到聂秋染的神色。

    “好了,管他哪一家,总归要给聘礼就是了。”孙氏挥了挥手,也不管聂晴听到这话时眼里露出的怨恨之色,只是看着聂秋染,陪着笑道:“大郎,你瞧瞧娘也养你一场,将你养得这样大了,如今娘年纪也老了,往后你是有出息的,娘不愿意给你添麻烦,不如你便每年给我些养老的银子吧,这样一来,你们两夫妻也轻松一些,免得来照顾我这个老太婆。”孙氏说到这儿,便哈哈的笑了起来,一副豪爽的样子。

    本来她以为自己这样说崔薇会感激不尽的,毕竟自己这个做婆婆的又不要儿媳妇来侍候着,只消拿些银子,便能免了他们的麻烦,这在孙氏看来是很划算的事情,毕竟若她像是崔薇那样有羊,她婆母又像那老不死的姨母一般令人厌烦,她也是宁愿拿点钱出来打发了,也好过自己去侍候。

    孙氏一开口,崔薇顿时便震惊了,也顾不得再去想那陈小军名字有些熟悉的事了,盯着孙氏说不出话来。这样的时候,一般最好开口的就是聂秋染了,果不其然,聂秋染眯了眯眼睛,提醒孙氏道:“娘,我爹还在呢。”聂夫子都还没死,孙氏便想着要靠儿子养老,这是不是太早了些?孙氏被他这样一问,脸上现出几分慌乱之色,显然她对于聂夫子的害怕已经是根深蒂固了。但一想到这回险些被聂夫子折腾得命都没了,她现在还花着银子吃药,聂夫子根本不怎么理睬她,若不是之前嫁了聂明得了些聘礼,恐怕孙氏到现在还爬不起来床。

    也因为如此,孙氏知道银子的重要,聂秋染再出息,可他现在到底还没真做官儿,更何况他跟自己又不亲近,哪里有银子来得好使。若是他现在给了自己银子,反正往后他真要有了出息,也不可能真不认自己这个老娘,否则也不怕他名声坏透了!孙氏心里打着主意,一边面上就露出得意之色来。

    母子间的争斗,一般碍于一个孝字,吃亏的几乎都是晚辈。孙氏也认为自己也不要找崔薇帮自己磨汤圆面了,直接喊他拿钱给自己抓药吃饭,晾聂秋染也不敢再拒绝。孙氏心里打着算盘,看聂秋染沉默了片刻的样子,心里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得意来,原本还想要再开口,刺聂秋染一回的,谁料聂秋染突然抬头看了孙氏一眼,一边竟然点头将这事儿给答应了下来。

    “娘这话说得有道理,不知道娘一年想要多少钱?”

    本来孙氏还打着主意若是聂秋染拒绝自己便哭闹一场,也好煞煞他威风才好。谁料聂秋染一口便答应了下来,使她顿时愣了一下,待听清楚聂秋染的话之后,孙氏心里又生出一股狂喜来,想了想,本来一开始她想张嘴说自己一年要吃一两银子的米粮加一两银子的菜与油盐等。可现在聂秋染答应得这样爽快,孙氏顿时眼珠一转,想了想便伸出一只手掌来,试探般的答道:

    “你看看,五两银子成不成?”她说完,像是深怕聂秋染一口就要拒绝般,连忙掰着指头算:“我一年要吃些药,又要养养身体,做几件新衣裳,算下来便要花不少的钱了。”

    崔薇听着她这话,险些没气乐。孙氏倒也当真敢开口,像崔家那边的,崔世福父子俩做着九个人的庄稼,可一年到头忙得要死就是不吃不喝将收成全卖了,也凑不齐五两银子,孙当自己是个摇钱树不成,一张嘴竟然说她要吃药养身体还要穿新衣裳,感情她生了个儿子出来便就为了来养她还债的!一想到这儿,崔薇心里不由有些同情起聂秋染来,人家都说儿子生来是给父母疼的,可他这样倒像是被生出来还债的,孙氏生他是为了传宗接代,又为了等他长大便好养她,孙氏对聂秋文倒是如珠似宝的,可对这个大儿子却跟捡来的一般,难怪聂秋染对她养淡得很。

    “也行,五两银子就五两银子!”聂秋染听到孙氏的话,竟然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点了点头。不止是聂晴有些吃惊的看了他一眼,就连孙氏也是又惊又喜,险些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面高兴的哈哈大笑:“大郎,我就说你是个有孝心的,知道心疼你娘……”聂秋染看到孙氏心花怒放的模样,淡淡的跟着笑了起来,一边也温和的看着孙氏道:

    “娘这事儿我作主了,可以,一年给五两银子赡养费。但娘也知道,我如今是还没有谋个功名的,这银子先记下了。”他一说到这儿,孙氏便滞了滞,脸上的笑意也跟着僵了片刻,谁料聂秋染又接着道:“只是娘,我如今要谋功名,不如你先借点儿银子给我吧,往后等我出息了,也好加倍的连带这赡养费一并给你。我借的也不多,就借二十两吧,秋文那儿娘不是给他存了三两银子往后准备等他娶媳妇儿的嘛,反正表妹也是自己人,娘省些聘礼也无所谓的,剩余的十七两,娘找外祖家借些,再找村里人也借点吧!”聂秋染看了孙氏一眼,脸上露出极其温和的笑容来,想了想便要朝屋里去:“我拿张纸出来,咱们写张契约,免得往后娘说我反悔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啊啊啊啊啊啊,睡着了。。。晚了,抱歉啊亲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3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三十七章 赡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37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三十七章 赡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