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拒婚

    要是再晚一些,等孙氏唤了媒人过来跑到了凤鸣村那边,自己可就是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因此聂晴也等不及晚些时候,直接收拾完家中的碗筷便跟了过来。她说完这话,小心翼翼的便打量了聂秋染一眼,见他脸上带着微笑,只是那眼神却是让自己后背泛起阵阵寒粟,顿时吓了一跳,忙哀求似的又看了崔薇一眼,眼圈通红,唤了一声:“大嫂。”

    崔薇听她这样说,虽然也觉得那陈小军不是什么好人,但一想到聂晴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光是之前她挑着孙氏唤了聂秋文过来要自己的羊圈便能看得出来她心思不简单,更何况孙氏可不是好惹的,聂晴的父母都在,哪里有自己替她出头的道理,再加上孙氏的为人一向是过河拆桥的,若自己将聂晴婚事搅黄了,要是最后她嫁了另外的人过得不好,说不定要将由头怪责到自己身上,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崔薇当然不肯去做,聂秋染是她亲大哥自然会有考量,求了自己,就算她开口,难不成孙氏跟聂夫子便会听她的了?

    “我年纪小,还不懂这事儿,但婆婆一把岁数了,对这事儿经验肯定是有的,小姑子也别着急,夫君自然会想出一个办法的。”崔薇安慰了她一句,聂晴顿时咬着嘴唇,低垂下眼皮儿来,眼睛里掠过了一丝怨毒之色,却是被她将心思藏得严严实实的,外表看来她倒是楚楚可怜的。聂秋染嘴角边不由自主的露出讥讽的笑意来。聂晴一向便爱用这样柔弱可怜的姿态求得人家帮她达成心愿,若是那心愿结果是好的便罢,若是不好的,最后她总有法子让自己成为无辜的受害者,而使旁人好心替她办事的成为恶人。

    这样的把戏她不是第一回耍了,只是她现在年纪还小,就是有手段也略显稚嫩,不像后来时手段耍得炉火纯青的时候,若不是因为她。自己上一辈子哪里会落到后来的结果,哪里会因为她一句话跟罗石头争斗多年。那凤鸣村的陈小军确实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她上一辈子时既然能跟人家勾搭上,使得陈小军对她死心踏地,一边与她相好,一边又听她指示污了别人名声。强娶了他人,这辈子她也有本事该将人好好拢在掌心才是。来求他干什么?若不是因为要嫁陈小军的是她,聂秋染连嫁妆都不会替她出一分。

    “这事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那陈小军当真如此不堪,你应该回去与娘好好商议才是,爹今日已经发过话。让我不要管这些闲杂事,若是这事儿。我恐怕不能去多那个嘴了。”聂秋染冷冷看着聂晴,摇了摇头。见她眼里的光彩迅速黯淡了下去,顿时心里涌出一股痛快来。也懒得再理睬她,直接端了桌上吃完的面碗便要进厨房。崔薇一看他动作,是要留自己跟聂晴相处啊,连忙起身勉强笑着看了聂秋染一眼,抢过他手里的面碗。躲进厨房里去了。

    她磨蹭的在厨房里呆了半晌,为的就是要让聂晴自个儿回去。可谁料她将灶头都抹了个干净,那屋里却依旧是没有动静传来,崔薇原是想硬着头皮在厨房里再呆一阵的,谁料这会儿功夫崔世福却是担着奶桶过来了。崔薇忙起身开了门将崔世福迎了进来,崔世福后头还跟了个崔敬怀,两父子往客厅里瞧了一眼,客厅里窗户大开着,那光线十足,一眼便将里头的情景看了个遍,崔世福感觉出不对劲儿,忙担了羊奶桶跟着崔薇进了厨房,搁了担子才道:“聂家的小姑娘来你这边讨要嫁妆了?”

    最近孙氏跟女儿说亲的事儿整个小湾村都知道了,崔世福跟聂家也是有姻亲的,自然多少对聂家的事儿要关注一些,虽说杨氏跟孙氏不大对付,但依旧是听村里人说了不少聂家的事情,聂晴身为聂夫子现在唯一一个没嫁出去的小女儿,父亲是个秀才,大哥又是个举人,她自己本身样貌又不差,这样的女孩儿当然好说亲,最近聂晴的事儿都让人给传遍了,崔世福因此这会儿看到聂晴在崔薇这边,才开口多嘴问了一句。

    崔薇摇了摇头,一边准备洗锅将羊奶给煮上,也没接崔世福这句话。若聂晴只是来问些嫁妆便罢,瞧聂秋染那模样也不像是不给她嫁妆的样子,但她要的可比嫁妆麻烦得多了。崔薇想到刚刚聂晴张嘴问的话,连忙挽着柴和,一边就道:“爹,那凤鸣村的陈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她这话问得没头没脑的,可偏偏崔世福却是笑了起来,帮着她将羊奶倒进洗净的锅里,一边就道:

    “你关心一下小姑子也是好的。那凤鸣村陈家就是要跟聂家那丫头结亲的人家吧?”这事儿虽说还没确定下来,便孙氏今儿都过去找媒婆了,恐怕这事是铁板上钉钉的情况了,但到底是聂晴的私事,想到她刚刚说不想嫁给陈小军的话,崔薇没有吱声儿,那头崔敬怀却是将一挑奶担了起来,听到这话就连忙答道:“那凤鸣村陈家我知道。你大嫂娘家离那边不远哩,说是家里还算殷实,自个儿有两亩地,算得上是凤鸣村有名的人家了。”崔敬怀说到两亩地时,憨厚的脸上不由露出向往之色。

    此时人虽然不愁吃不愁喝的,但日子也不过勉强撑得下去而已,一般庄户人家里种的地都是租借的朝廷地,根本没钱能买得到自己的地方,那凤鸣村陈家能有自己的两亩地,在此时人看来确实算得上是比较殷实的人家了。崔薇原是想让崔敬怀说说那陈小军是个什么模样的,谁料他竟然憨厚的笑了两声,不说了。崔敬怀为人老实,根本没想过要说人家是非,崔薇嘴角抽了抽,索性也不问这个问题了,反正她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去对聂晴的婚事指指点点,问多了也没用。

    但说到这地,崔薇倒是想起了自己之前买潘老爷家的地来,那块地已经买了几年了,种的瓜果树苗等这会儿已经发到了人高,虽然还没结果,但也是过不了几年的事儿,那树苗今年遭了冻,虽说之前她跟崔敬平等人已经悄悄买了不少的油纸给树包上了,但这会儿地里也长了不少的杂草出来,她一个人没什么时间去整理,便想着要找人帮帮忙,原本她是想使钱找崔敬怀的,但谁料崔世福年节时因为崔敬忠的事儿气得厉害,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气来,身体大不如前,平日里羊圈的事儿也得要崔敬怀帮着做才成,她自然便熄了这个心思,想了想干脆问崔世福道:

    “爹,不知您认不认识哪家比较老实,地里干活儿又好又勤快的?”

    崔世福本来准备去给她挑些水回来,一听到崔薇这话便愣了一下:“你问这事儿干什么?有倒是有这样的人,但莫非你是要种地的?”聂秋染如今有了举人功名,租借朝廷的地也不用交租子的,崔世福本来以为女儿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可心里又觉得不用交租是个好机会,但一想到崔薇平日里虽然做事也勤快,但地里的粗活儿倒还真没种过,一时间便有些犹豫。崔薇看他这表情,忍不住就想笑,连忙摇头道:“不是的。隔壁潘老爷家那片地人家不是买了么,正巧买的那人是聂大哥的同窗,两人也算认识的,他买地原本是想种些瓜果,可没什么时间来打理,便想着托聂大哥帮忙找个人顾上一二,他愿意每年给二两银子钱。”

    这二两银子用来请人打理一片地自然是绰绰有余了,又不是成日的在里面守着,不过是抽空过去除草,以及在六到十月份时帮忙修剪嫁接一番而已,活儿忙的并不多,就是自己要种庄稼也顾得过来,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好请人的。但崔薇种的是果树苗,如今种了都几年了,树苗都发了出来,再过不了几年那果树便要结了果的,到时若是遇着那些心术不正的,她也怕人家给她偷去卖或是自个儿摘着来吃,因此她选人守着,当然是要找那老实本份的。

    一听到有二两银子的钱,崔世福眼睛一下子便亮了起来。如今他手里紧得很,之前崔家的银子是被崔敬忠刮得个一干二净,如今崔佑祖眼见着又大了,今年可是要满五岁了,杨氏有意要将这个孙子送到学堂去。崔世福原本是不大想将孙子送去读书的,毕竟一个儿子毁了,他实在不愿孙子也跟着毁了,可王氏还在那儿盯着呢,他一个做长辈的,也不好偏心太过,再加上崔敬平今年也是十五了,再差几个月便要满了,杨氏最近在给他打听着消息想给他说门媳妇儿。

    虽说崔敬平现在自个儿已经去城里找了活路,可手心手背都是肉,崔世福不能给两个儿子娶了媳妇儿,轮到这个小儿子时却让他自个儿打主意。女儿虽然给了他些银钱,但他几乎全将银子还林氏那边了,今年家里又没种地,林氏那儿还差半两银子才还完,若是能再找到这个活路,做上几年,除开一家人的吃喝,存个三两银子不成问题,再加上崔薇这边给的银子,足够在崔敬平成婚前将他往后要用的银子给存下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四更~~~今天收到18912529299,亲的钱罐,所以第四更啦。。。还小粉票490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4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四十二章 拒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42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四十二章 拒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