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跑了

    敲了好一阵,崔世财有些不耐烦了,连忙拿手指将烟杆给按熄了,扯了扯身上披着的旧袄子,一边道:“老二,你这样可不行,还是让我来吧,那门先给下了,若此事不是二侄儿干的,我这当大伯的杀了鸡鸭摆桌酒给他赔罪,再花钱给他重新装门。”他话音刚落,杨氏便忍不住道:“到时若不是二郎,摆桌酒成什么道理,二郎名声都坏了……”她话音刚落,原本便脸色涨得通红的崔世福抡起拳头便一下子重重打在了杨氏脸门儿上。

    ‘嘭’的一声,这一下子直打得杨氏头晕眼花,身体打了个旋儿,若不是后头的崔敬怀见机得快将她揽进怀里,恐怕杨氏这会儿便要坐到地上去。王氏抱着儿子,既觉吃力,可看杨氏被揍又觉得痛快得很,忙别过脸了咧嘴去笑,正好与站在后头满脸冷静的崔薇与聂秋染二人对上,又觉得尴尬与害怕,脸色涨得通红,忙低下头不敢再去闹什么了。

    崔世福一拳将杨氏打得不敢吱声只剩了‘唉唉’呻吟,这才胸口不住起伏,捂着胸口,声音有些虚弱道:“大哥,你只管去,若真是这逆子干的,我将他打死给娘赔罪!”

    本来崔世财心中还气恼得很,觉得这个弟弟年纪越长越不省心,连个儿子也管不住,家里更是闹腾得厉害,也实在太没本事了些。可这会儿看他满脸痛苦之色,又想到他年纪比自己小些。可这几年日子过得比自己还难受的情景,每日怎么熬的也知道,心里便软了下来。两兄弟当初早早失了父亲,早年日子都过得不好,可兄弟感情却好,刚成亲没分家那会儿,两人感情本来也深,这会儿看他模样,将披着的袄子递给儿子拿了。一边转了转手腕,一边还是劝道:“老二,你自个儿还是当心着些,若真是敬忠干的,只要他把银子还给娘便是,那是娘养老的钱。咱们哪个人都不能要的。”

    “我省得。”崔世福这会儿只觉得胸口闷疼得让人都喘不过气来了,却仍是强忍着心里的不适点了点头。

    从后头看到崔世福矮了一截的身影,崔薇心里叹息了一声。她现在有了银子,给崔世福还这五两银子倒没什么,可是却怕崔敬忠有一便有二,她决定等这事儿一了。好好跟崔世福说说,若这事儿真是崔敬忠干的。以他以往的性格,恐怕这会儿早跑得不知去哪儿了,哪里还会在屋里等着,将那四两银子还回去。

    崔世财抱着门,又招呼了两个儿子一起,三个儿子同时使力,一下子便将这门给卸了下来。这情景看得崔薇眼皮直跳,此时的门卸下也太方便了些。回头她准备等过段时间将屋里重新弄弄,把门框边装成铁块,门上再包些铁皮才好,免得被人这样轻轻一弄,便把门卸下了。

    门一被打开,众人举着火把冲了进屋。崔敬忠的房子里透出一股阴冷来,可惜四处却都无人。崔薇跟着踏了进去,聂秋染紧紧牵了她的手,几人四处打量,都没有人。崔敬忠的房子是当初杨氏建的,只有两间房屋的隔局,一间里头睡的,一间外头厨房连着吃饭的地方,里头可以说是真正的家徒四壁,四周连个柜子都没有,床上只铺了一张草席,一件破袄子,却是没有人影,崔世财等人打着火把,在床铺底下把吓得索索发抖的孔氏给提了出来。

    “你躲什么!敬忠哪儿去了!”崔世财好不容易进来,可是却没有料到崔敬忠不在,这会儿心里已经隐隐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崔世福想到前几回崔敬忠拿了银子便开跑的情况,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杨氏由着大儿子扶着,这会儿眼睛渐渐肿了起来,还有些看不清眼前的情景,但一句崔敬忠不见了,却是令她一下子站直了身子,眼睛纵然有些看不清了,但手依旧是在四处摸索,嘴里慌乱道:“二郎去哪里了?孔芳,二郎去哪里了!”

    “你还顾着那小畜生!先将娘的银子还了再说吧!”崔世福这会儿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勉强忍着胸口的闷疼,骂了杨氏一句。

    众人先将孔氏连拖带拽的弄出了屋子,一边崔敬怀指控着王氏将堂屋门打开了,众人都拥了进去。杨氏由崔敬怀扶着也进了屋,林氏这会儿缓过了气来,但面色还有些不好看,毕竟丢失的是自己一辈子的积蓄,若就这样没了,她一想到晚年生活,到底还是露出几分惶惶不安来。

    这事儿众人都不约而同让聂秋染来做主,聂秋染年纪虽大,但到底是个举人,众人对他本能的都有些敬畏之感,再加上崔世财等都已经被丢失了银子的事儿弄得心里惶惶不安的,这会儿早就方寸大乱,也只有让聂秋染来做主了。

    “你夫君拿了银子,前往何方去了?”聂秋染这会儿也不称崔敬忠二哥,直接一坐下便问了孔氏一句。他并不是问孔氏是不是崔敬忠拿了银子,而是直接问她崔敬忠拿了银子去哪儿,这会儿杨氏虽然有些不满,但她被崔世福喝住了,也不敢开口,只能任由着聂秋染将这事儿堆在崔敬忠身上,孔氏见众人都盯着自己,只当事情败露了,吓得浑身颤抖,只哆嗦着摇头:

    “我,我不知道。”她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又当崔敬忠拿银子的事儿露了底,面对聂秋染时孔氏本来就害怕,这会儿听到他一问,连忙捂着脸就哭:“夫君只说去与奶奶借银子,借段时间,以后会还的,会的……”

    她这话一说出口了,众人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问自取就是偷!再说屋里人都没有,他找谁去借?”聂秋染冷冷看了面色慌乱的孔氏一眼,这话音刚一落,崔世财等人便跟着点起头来:“对,就是偷!”这会儿肯定了干那事儿的便是崔敬忠,大房刘氏等人气得心窝子疼,崔世财没有说话,刘氏却忍不住了:“二叔,也不是我这做长嫂的苛刻,崔敬忠可是你的儿子,如今偷了娘的养老银子,您瞧着怎么办吧!”

    刘氏话一说完,崔世财嘴唇动了动,没有开口,显然他心里也是同样的意思。虽说打从心里讲,他也是同情这个弟弟的,但四两银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就是存一辈子除了每天嚼用的,也不见得能存得起来。林氏这银子可是兄弟二人的爹当初过世时给她留了二两多添底的。如今一下子全被崔敬忠弄走了,崔世财心里既是觉得心疼,又有些无奈。

    一听到说钱的事儿,杨氏也不敢张嘴了,如今知道确实是自己儿子偷的钱,若是她再敢替崔敬忠求情,恐怕崔世福能活活的打死她。杨氏一想到这儿,心里既是焦急,又是替儿子心疼,忍不住抹着眼泪哭了起来。崔世福沉默着没有开口,半晌之后才抬起头来,整个人有着说不出的疲惫,看着崔世财道:“大哥,这事儿是崔敬忠不孝,敢干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认了。”他一说完,便看到崔世财不由自主松了口气的样子。林氏心里既是心疼银子,又心疼儿子,只一旁哭得厉害。

    崔薇看着崔世福的样子,心中有些同情,刚想开口,聂秋染便捏了捏她掌心,崔世福转头看了聂秋染一眼,突然便道:“姑爷,如今劳你想个法子,将这逆子给治住才好,若是不然,三天两头的这般闹,时间久了谁也吃不消。”崔敬忠偷银子不是一两回的事情了,若每回都这般算了,他倒是无所谓,但他不能总让一家人跟着崔敬忠倒霉。一旁王氏听到崔敬忠又将这事儿给揽了下来,顿时只觉得晴天雷劈,抱着孩子半晌说不出话来,刚想嚎哭时,便又听到崔世福这样说,算是勉强将哭嚎忍下来了。

    “我有个法子,只是不知道岳父舍不舍得。”聂秋染早已经心中打定了主意,从一开始使崔敬忠进城读书开始,慢慢将他逼到现在这地步,好不容易到了收网的时候,这会儿眼见轻易便能将这人能除了,他嘴角边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意来,看着崔世福道:“他已经犯了盗窃罪,且之前又有在赌场欠银子的事儿发生,若长此以往,再多来几趟,恐怕岳父长着三头六臂,也难以替他还债,如今他既然偷了银子,岳父不如直接进县里投了贴子,状告他偷窃,如此一来,证据确凿,他也能受应有惩罚。此罪又不致死,且还能给他一回教训,正好可借朝廷法例,替岳父教训儿子!”

    聂秋染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温文俊郎的少年脸上这会儿那笑容里却是透出一股让人心寒的冷漠来。崔敬忠这样的人,上辈子根本没资格与他说话的,如今这辈子少不得因为崔薇的事儿要跟他打交道,此人心狠手辣且毫无廉耻之心,乃是真正地道的小人,其狠辣之心就是比罗石头也不遑多让,只是没什么才干,才成不了什么气候,只折腾自己人而已,崔世福这老好人受了折腾,可若不除去此人,他往后受苦的日子还在后头,如今也不枉他布了这样久的局,终于将人给绕进去了,这也算是他为崔世福做的一件好事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4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四十九章 跑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49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四十九章 跑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