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算计

    若是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凤鸣村陈家既跟聂家订了婚事,而这又转头上门来崔家提亲之后,恐怕崔家立即便会成为小湾村里最大的笑柄了!

    刚刚刘氏嘴里所说的那两亩地,几乎可以让崔薇肯定来向崔梅说亲的那家便是陈小军了,虽然不知聂家那边怎么突然便没了下文,但这会儿崔薇却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这几天孙氏一直都在催着聂秋染赶紧将嫁妆给她送过去,一副嫁妆要从她那儿抬出去的架势,既是想要脸面,又不肯出一分儿银子,说不得以孙氏为人,还想贪一些留下来给聂秋文,聂秋染不知为何,总将这事儿给推了,要说聂晴将人嫁出去他才肯抬嫁妆,孙氏也无奈,过来哭过几场,但她可不敢找聂秋染麻烦,只能闹过之后又焉焉的回去了。

    “你放心,我猜的而已,这事儿你不要管了。”聂秋染表情淡然,劝了崔薇一句:“这回你大伯娘若是聪明些,不要贪小便宜将人给推了便罢,若是她想贪些礼金,又想着要将女儿嫁好些,那便是她自找的了。”

    一般这样的事情闹大了,最吃亏的便是女方。聂晴那头有聂夫子与自已名声在,她根本吃不了亏,再加上若这事儿一出来,说不得她便会成为一个受害者,人家只会对她同情的,使她名声更好,如同前一世般,背了骂名的,便是那个受她算计的女人,一辈子吃苦受累。最后深受夫家折磨而死。这一世聂晴干出这样的事儿来,恐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对崔薇不满了,她那人永远都是宁叫她负别人,也不会让别人负她,一有丁点儿不如她意的,便百般算计报复。

    前世时的自己便吃过她这一点亏,拿她当亲近的妹妹看,以为小时亏欠了她,谁料最后百般照顾。也没暖了她的心!

    只是不知道,这一辈子她瞧崔薇不顺眼儿,因此这事儿她才推到崔家来,只是不知道前一辈子,崔薇又怎么惹着了她,或者她只是随意挑个替个鬼而已!

    聂秋染心里一瞬间各种念头一闪而过。他想到那日里崔薇口中所说的面白瘦弱的少年,若是没有记错,那应该便是陈小军了,他后来时曾看过这个人一眼,崔薇拦路求他帮忙之时,他曾远远的看到过那人一次。依稀记得个印象,就是面白瘦弱。只是不知聂晴什么时候与他见过面。前一世时因为陈家先与聂家说亲,这事儿也是先谁也不知道,最后莫名其妙与陈家的婚事没了,聂晴成日哭哭啼啼,最后陈小军另娶,众人都怜惜聂晴,就连聂夫子后来对这个女儿也多有关注。

    以至到后来他对崔家没什么好感。聂晴后来另嫁,又有罗石头一路撑腰照顾。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若不是后来崔薇拦路求他看在同乡份儿上主持公道,恐怕聂秋染也不会记得有这样一个名叫崔薇的小丫头。这一世重头来过,重新经历一次当初曾经自己忽略过的事情,发现聂晴在其中的影子之后,聂秋染越发有些佩服自己的这个妹妹,恐怕她在寻求自己未果之后,便已经去过陈家,而上一辈子看来崔薇最后的结果有那样凄惨,最后竟然死无全尸,也是拜聂晴所赐了!

    只是上一辈子她得了罗石头的善缘,无意中的一个举动令后来的令人惧怕的罗石头对她倾尽全力报答,如今的她已经没了这个本事,又有自己在一旁不会如她之意,不知她现在该怎么重复上一辈子的辉煌了!

    聂秋染一想到这些,心里不由有些翻涌,眼睛里露出几分阴戾来,倒是令崔薇吓了一跳,又推了他一把,聂秋染才极快的将眼底的思绪隐了下去,重重握了握崔薇的手:“薇儿,你不要管这事儿了,我瞧着你大伯娘不像是会听你话的,你就算是一片好心,说不得在她看来便是驴肝肺!”他一想到上辈子这小丫头嫁的是旁人,心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一股酸水儿来:“那陈家的,总有一天我会好好收拾他们。”他说到这儿时,语气有些严厉,看到崔薇的眼神,他这才解释一般的道:“他视咱们聂家如无物,轻易便毁了聂家名声,我倒要让他好好瞧瞧,咱们聂家可不是他们陈家好摆布的!”

    上辈子的聂晴就是因为陈家毁婚而占尽众人怜爱,这一回再来,聂秋染当然不会如了聂晴的意,只是事到如今,事情的轨迹大多都随着上一世在发展,上一世发生过的事情,也必会应在某一个人身上,他阻止不了。就如同与罗石头的结缘,不是聂晴便是崔薇,只不过聂晴是无意中一个厌烦的举动,而崔薇是真有些同情那小子而已。上一世嫁人的是崔薇,而这一世,嫁人的则是崔家大房的崔梅。

    “聂大哥,我再试试吧,若是我大伯娘不听,我也不说了。”崔薇想到那个与原主性格相差不多的小姑娘,心中也有些怜惜,想了想之后,歪了脑袋看着聂秋染说了一句。

    聂秋染看了她半晌,突然之间就笑着点了点头。不知为何,这辈子崔薇与前世时性格完全不同,前一世时她就是到快死了,所求的也不过是让夫家给她孩子留口小小的活路便成,她自己本人是忍到了死也是要忍下去的,倒与她这一世时不同,这一世时小姑娘不知为何,脾气看起来厉害了许多,杨氏打她时也敢还嘴,听说当时还敢砍了她大嫂王氏,更是敢搬家出来另过,要知道前世她嫁了人之后回娘家被嫂子打得没了孩子,也是忍气吞声不敢多说,回了婆家又遭折磨的软绵性子,哪里想到她会像现在这般,简直如同变了一个人的样子。

    当时崔薇这事儿闹得极大,王氏也因此坏了名声,最后崔佑祖说亲不上,一个乡里乡亲的,当初孙氏又爱说这些这闲话,每回说起都是一脸不屑与嘲笑的样子,因此他对于崔薇多少有些同情,所以在后来她拦路相求时,才替她援手过一回。

    一想到当初崔薇嫁人生子的事儿,聂秋染心里有些不悦,嘴唇也抿了起来,半晌不开口说话,脸色漆黑。崔薇还在说着大房那边的事儿,又猜着陈小军那边是个什么盘算,回头便看到了聂秋染的脸色,不由就轻轻推了他一下:“聂大哥,这陈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管他们现在如何,反正他们现在与你无关!”听她总是说起陈家的事情,聂秋染眼皮跳了半晌,好不容易才咬了咬牙,忍不住拧了她脸蛋一句,这才开口道。

    崔薇有些莫名其妙,拍了他的手,却又被他顺手将自己还带了些小孩子特有肉感的手抓在掌心,她挣扎了好几下,没挣得脱,聂秋染反正力气用得又不大,这会儿天气虽然回暖了,可还是有些僵手脚,他的手带了些温暖,指边有薄茧,骨节分明,虽然一握便知道是读书人细致修长的手,可却并不令她反感,因此也不挣扎了,任他拉着,一边就睁着眼睛不满道:“什么现在跟我没关系,我本来跟他们就没关系。我现在说的可是我大堂姐的事儿!”她跟崔梅并不是真正亲近的堂姐,就是崔薇原主本身与她感情也并不如何深,毕竟在这农家里头,一天到晚要做的事儿都不少了,杨氏与刘氏两人可不是疼女儿到愿意让她们一天到晚不做事儿出去窜门子的。

    她对于崔梅,只是有些同情而已,想尽自己的努力帮她一把,免得往后她嫁得不好,自己想起来有些后悔,说到底,她还是本能的觉得陈家有些信不过。

    “是是是,他们本来与你也没关系。”聂秋染听了她这话,心情跟着大好了起来,也不去想那些糟心的事儿,眼角唇边都带了笑意,一边摸了摸她脸蛋,不知为何,心里一种舒坦感觉掩都掩不住,令他不自觉的就想笑。崔薇前世时跟现在完全如同变了一个人般,虽说想到她当初嫁过人,聂秋染心中还有些不大舒坦,不过若她当真是另外换了个人,那前世的事情也与她无关了,她至始至终全是自己的!

    聂秋染没料到自己这会儿心里的想法,本能的就觉得很爽,一边抓着她的手不想放开,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与想法有何诡异之处,便开始想起崔家这事儿能不能解决来。

    与一心二用的聂秋染谈了半天,崔薇没料到他脑海里还转着其它的念头,看了看时辰不早了,也不知道崔世福吃完没有,她想再去瞧瞧。崔家那边突然传来一阵说笑的声音,崔薇一下子站起了身来,聂秋染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嘴角抽了抽,本来不想让她去多闲事,但一想到她现在嫁给自己了,反正不可能会像上辈子般中聂晴暗算,也由得她去折腾吧,反正最后自己也能替她收拾,不如随她心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一更~~

    感谢的话明天传。。。今天提前上传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5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五十三章 算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53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五十三章 算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53。